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留学去 袋鼠相伴(9)

作者:陈迈克

(摄影:/Fotolia)

【字号】    
   标签: tags:

介绍台湾
我们班上有十几个同学,国籍几乎都不一样,大家围坐在一起上课,感觉就像小型联合国在开会。听同学说才知道大多数都是有工作经验后才来念MBA,而且不少人在大学主修的科系与管理无关。

在一门国际企业课程中,老师初次上课就要求我们毎个学生准备5分钟的自我介绍,包括自己的成长背景、生活环境和国家特色等,发言顺序自行决定。

轮到我发言时,我简单地说明一下自己的求学和工作经历,然后花一些时间介绍台湾:“台湾与中国大陆原本属于相同的国家,亦即中华民国,因为国共内战而在1949年分裂,中华民国政府被迫迁往台湾。”

我望了几个大陆同学一眼后继续说:“台湾深受中华文化的影响,使用正体字和国语,重视孝悌忠信,同时保有敬天祭祖、慎终追远的传统习俗,这与大陆有明显不同,因为中共主张无神论,多年来藉由各种运动破坏传统文化。”

“由于台湾曾被日本人统治,所以日本文化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台湾。以台湾人常用的方言台语来说,诸如苹果和番茄等字词的台语发音就来自日文。而日本人留下的一些制度和基础建设,迄今仍被台湾人使用。”

“台湾本地人常自称番薯,而把来自大陆的外省人称为芋头,这有几个原因。第一,台湾岛的形状像番薯;第二,早期台湾人生活困苦,无米饭可吃,通常以番薯为主食,所以对这种农作物有特别的情感;第三,老一辈的人常说,番薯的外型很丑,但里面甘甜,这教导人们要重视内在,不要只看外表。”

当我说到这里,老师点点头并插话说:“这段话我会在论文中引用。”

我最后说:“台湾人很友善,喜欢请客。将来如果你有机会到台湾的话,请告诉我一声,我一定会请你好好吃一顿。”

当我下台一鞠躬时,教室内响起一阵笑声与掌声。

下厨之乐乐无穷
搬到新宿舍后,三餐都得自行料理。早餐可吃面包,容易解决,但午餐和晚餐就得自己准备,非得下厨不可。

我和很多学生一样,在家里有老妈伺候,所以没煮过菜,但到了国外之后,就得学习做菜,拿自己当白老鼠做试验。

其实做菜并不难,多做几次就会,诚如西方人所谓:“Practice makes perfect.”(熟能生巧)。而且就算做不好也没关系,反正菜煮熟了都能吃,吃下肚都能消化,不怕浪费粮食。

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我已经会做一些简单的菜,包括青椒炒牛肉,还有煎蛋、蛋炒饭、番茄炒蛋和蛋花汤这样的“全蛋大餐”。

鸡蛋
鸡蛋

有一次我特地打越洋电话回家问我妈怎么做卤肉和卤蛋,随后自己照着做,结果还满像一回事的。做一锅卤肉和卤蛋,就够我配饭吃一个星期。

我本来用微波炉煮饭,但很麻烦,后来小娴将一个二手电锅卖给我,煮饭就方便多了。在我离职来澳洲留学前,一位曾到英国留学的同事建议我买电锅,可以用来煮饭和炖东西,看来他的建议是对的。

为了节省时间,我通常是一个星期去市区买菜一次,回宿舍后立即烹煮,然后冰在冰箱,留待后续几天食用。因为用微波炉加热很快,所以不用担心吃冷的。宿舍的室友常看到我每次都做好几道菜,误以为我很会做菜,他们不知道我这只是三脚猫的功夫。

有个中国大陆女同学阿玉听说我会做菜,夸我是“台湾新好男人”,还说想尝尝我的手艺。为了不让她失望并破坏台湾男人的形象,我直说:“做得不好,改天再请你到中餐馆吃饭。”

与我同宿舍的澳洲女生琳恩也经常下厨,她特别喜爱做甜点,有一次请我吃她做的柠檬派,我感觉味道不错,但甜了点。

“你喜欢烹饪?”我问她。

“是的,但我更喜欢吃。”她笑着说。从她日益发福的身材来看,我知道这句话并不是开玩笑。@*

评论
2014-05-04 5: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