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正义(15):简化字对正体汉字的戕害变乱

作者 : 子正
(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174
【字号】    
   标签: tags: ,

作者 : 子正

大陆所用的“简化字”,是中共废除汉字、实行文字拼音化的过渡性产物。由1956年1月大陆所公布的《汉字简化方案》正式推出。至1964年5月《简化字总表》出版时,总数已达2236个。

中共“文字改革委员会”估计,汉字难以在短时间改为拼音文字,中间会有新旧文字的过渡时期,因此在汉字改革上奉行的策略是:破坏汉字形体,削弱汉字效用,以简体字创造汉字内部利于拼音化的条件。(中国语文杂志社编《简化汉字问题》,中华书局,1956年,第98页)

既然“汉字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而奉行的策略又是“以简体字创造汉字内部利于拼音化的条件”,因此,大陆“文改”专家们在对正体汉字进行简化时,可谓不择手段,极尽戕害变乱之能事,无所不用其极。

以下,是简化字变乱正体汉字的主要手段。

一、剜肉抽筋,空余皮囊(所谓保留原字轮廓)。如:

二、随意肢解,致残成伤

1.所谓保留原字的特征部分而删除其它。如:

2.删减原字的一部分再加以变形。如:

三、草鸡硬充金凤凰(草书楷化)。如:

四、俗野压雅正,复辟启旧章(采用俗字、罕用异体字或归原古字)。如:

五、麻雀配鸳鸯,乱滚屎壳螂(偏旁改造,符号替换)。如:

六、珠目相混,鹊巢鸠占(同音替代)。如:

七、趋陋就简,李鬼当家(声符以简换繁)。如:

八、冒名顶替,不伦不类(加入声符,替换原字的一部分,余下的部分未必是形声字里的形旁)。如:

九、僵李代桃,稻稗不辨(借用与部分合并)。

1.借用:用一个音意不同、历史上很少通用的字替代一个通用字。如:
2.部分合并:将某字部分意义载入到另一个笔划简单的字上,该字其他意义仍然保留的。如:
十、弃宗背祖,离经叛道(全面改造,另造新字)。

十一、谬种流传,余毒泛滥(类推简化)。如:

既然汉字简化的目的,是为“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而简化的策略,又是“破坏汉字形体,削弱汉字效用,以简体字创造汉字内部利于拼音化的条件”,所以“二简字”更加荒唐,以至简化者自己后来也难以接受,不久夭亡。

下面,我们大致地扫视一下“二简字”的荒谬乱相:

◎声符改造:

◎会意改造:

◎字形假借:

◎部分删减:

◎符号替换:

◎同音合并:

正因为“简化字”是有意变乱正体汉字,所以满身破洞,遗害无穷。对此,我们将在后文中一一剖析。@*

点阅【汉字正义】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代不同,名号也不同,皇、帝、王代表着三种不同的境界和三种不同的治理人民的方式。顺便说一下,三皇五帝的存在,并不是神话传说,而是在历史上确有其事的,这一点,已经为考古学、考古天文学、古文字学所证实。所以中华民族的历史上下五千年,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事实。
  • 与“国语罗马字”(简称“国罗”)运动南北相映的是“北方话拉丁化新文字”(简称“北拉”)运动。发起者是1920年代旅苏的中共党员瞿秋白、吴玉章、林伯渠、肖三、王湘宝(刘长胜)等
  • 国语罗马字,全称“国语罗马字拼音法式”,是一套汉字拉丁化方案,即用26个拉丁字母表示汉语的声、韵、调。1928年南京国民党政府大学院(相当于教育部)作为“国音字母第二式”公布,与注音字母同时推行。
  • 《说苑》云:“天地动而万物变化”,所以动与变之间有着密切的因果关系,动则变。其于时空经纬之间有着广阔而深邃的内涵,正因为宇宙中有着错综复杂的变化,天地万物方得以呈现。日月运行,在天成就日月星辰昼夜晦暝的变化,在地成就山川河域动植高下的气象。
  • 智,从日从知。知谓通晓事理,通晓天地之道、深明人世之理为智,也就是知。其本义作“智知也,无所不知也”,即智慧之称。
  • 与“国语罗马字”(简称“国罗”)运动南北相映的是“北方话拉丁化新文字”(简称“北拉”)运动。发起者是1920年代旅苏的中共党员瞿秋白、吴玉章、林伯渠、肖三、王湘宝(刘长胜)等人。
  • 中华汉字是神传文字,是中华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的重要载体。古人造字时,把自己的道德标准也融入了构字之中,“字小乾坤大”,反映出古人的正统信仰、道德至上、天人合一思想。一个方块字,就是一方天地,汉字的形像呈现着宇宙乾坤的万象纷呈、蕴含着造化的神秀灵气。
  • 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清末维新派人物谭嗣同(1865~1898)其所着的《仁学》一书中提出︰“尽改象形文字(即汉字)为谐声(即拼音文字)。”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明确主张废除汉字改用拼音文字的人。
  • 当今世界上唯一传承下来至今愈显活力的古老文字--汉字,近代以来亦曾遭遇两次重大挑战。
  • 让我们先看看历代字书(及韵书)的收字情况: 商(公元前1600~前1046年):甲骨文已发现单字4378个(《甲骨文字编》,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李宗焜,2012年),其中已识2000余字,公认1000余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