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仁:马英九总统需要深入了解台湾经济脉搏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04月09日讯】服务贸易协议(服贸)所针对的是服务性行业,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第三产业。由于这一行业就业人口巨大,历来都是各国政府监管的重点,尤其是金融,出版,娱乐等要害部门严禁外人入住。从2008年美国经济危机是由银行业的危机引起的就知道金融行业的重要性。而新闻界的独立报导原则更是事关国本。所以很多服务行业的开放都应该慎之又慎,更不用说60多个行业一下放开。美国号称世界自由贸易的榜样,很多服务行业审查起来之严连盟国都发怵,不信出价买个美国电视台试试。

台湾第三产业就业人口占三分之二以上,且竞争力不强。多数还是小作坊式经营,所以如果对方可以不计成本的和你耗,失败破产是必然的。因为资本是有成本的,赚钱是目的,加上保障公平竞争的各种法规,所以一般情况下贸易开放所带来的短期风险一般小企业也是可以承受的,但大陆的国营公司可以不计成本,且兼有统一祖国的神圣历史使命,遂使服贸协议在很多台湾民众中产生了巨大的问号和对前途的担忧。尤其是两个经济体政治上的不对等使任何协议当出现严重问题是无法得到公正的裁决的。

服贸协议对大陆基本没有影响,其中一个原因是台湾的服务业在大陆没有多大竞争优势:从78年改革开放以来,大陆希望引进的服务业先进技术通过香港和西方资本基本都在大陆立足了,而台湾的服务业和别的先进国家比并没有太大优势。更重要的是大陆整治外国企业轻车熟路,决不允许看不惯的公司正常经营:就连美国世界第一大连锁店Wal-Mart(沃尔玛)都被整得动辄关店整顿而美国政府毫无办法,可是这家公司在中国一共才400家左右分店分布在100多个城市,没有对谁造成商业威胁,且雇佣大量中国员工。目前哪家公司出个好价钱,沃尔玛会兴高彩列的把中国业务转让。

服贸协议对台湾的前途长远看有可能产生巨大的伤害,如果防范措施周全到位且执行机制健全,也许伤害的风险可以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但是对台湾的经济不可能产生大的促进作用,因为台湾的服务业竞争力不强。服贸协议的初期效应必然是:台湾公司到大陆设据点,带走资金,技术和人才;大陆来台撒大钱买公司,房产,媒体。

说到底学生运动规模如此之大还是台湾民间对大陆当局广泛的不信任所致。虽然台湾民众不关心大陆政治,但国际上广泛报导的新闻还是知道一些的。中国政府几十年来对世界宣传对新疆的各种优惠,让人觉得生活在新疆的维吾尔族人简直太幸福了,比美国黑人地位还高,结果多年以后世界大多数民众才知道被中共骗得好惨。西藏就更惨了:语言丢失,尼姑还俗,95%寺庙拆毁,,,如果说台湾民众对新疆和西藏还比较陌生,那香港就太熟悉了。“一国两制“才17年,历来安分守己的港人相当一部分对大陆客的行为举止和对香港市民日产生活造成的困扰忍无可忍,2月16日,香港“反赤化、反殖民”团体在内地游客经常购物的尖沙咀举行所谓“灭蝗”游行,表达对特区政府考虑扩大自由行人数的不满。

连马政府自己也承认服贸协议一旦实施,短期内对台湾经济没有明显的益处。而国际上这类纷繁复杂的商贸双边商讨就是在实力相当的两个国家也要很多年:像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 也要六到七年的时间,美韩贸易协定也是谈了六年以上;为何才三年,马政府就急着通过对台湾前途如此重要的经贸协议?

其实这是马英九个人性格和台湾政治环境相互矛盾的产物。马出生在香港,台湾政治经济稳定后于51年来台,由于父亲曾是蒋介石总统侍从官,来台后如鱼得水,家庭条件优越,相当于大陆流行的官二代,由于是五个孩子中唯一男性,倍受宠爱。成长为清廉自持,温良恭俭,而且他口才极佳,是个难得的具有中国文化思想的传统知识份子。早年留美,从小到大一直在校园和上层社会一帆风顺,结果是书生气太重。马总想做一个蒋经国式的总统。殊不知经国对大陆政权和台湾民主生态的深刻了解马英九根本无法相比;因此马屡次被中共利用而不知,还以为自己在创造历史。一生一帆风顺的人基本上都不是合格的政治家,因为他没有机会深刻体察民情。

书生气太重导致自信心过强,听不进不同声音,加上08年总统大选时民进党贪污丑闻连身,激进政治诉求接连败北,遭民众唾弃,马英九得以高票当选,如日中天,导致高傲自打,刚愎自用。接连犯非常愚蠢的错误。像疯牛病期间的美国牛肉进口问题:本来小事一桩,因台湾95%以上的牛肉靠进口,只要形式上检验入关严格一些就是了,而马政府直接宣布美牛肉过关进口,导致政府支持率大跌,显然马和亲密僚属不了解民意。和选民的认知距离如此之大,自然支持率也一路下降直到一位数。

不能容纳反对声音导致党内分歧加大,各路人马纷纷重新组合以求在党内的未来占有一席之地,而此时的党主席马英九不仅不反省自己,改变策略,反而处心积虑剪掉对手,去年九月用很难坐实的指控想拿掉立法院长王金平,充分突显了对政治游戏规则的天真。司法关说案铡王金平不成,反而自伤严重陷入空前权力低潮之际,弱势孤立,加上2014年底“六都”外加县市长选举如国民党大败后,马英九必将遭逼下台的小道消息传布党内各阶层,马四面楚歌,不得已拚死一搏,在去年十一月国民党十九全大会动员仅有党内资源通过修正案以保总统必任党主席来巩固权利,甚至在致词时放下身段,恳求代表支持过关,至此马变成了一个末日政客。

剩下的两年多任期马英九已难有作为,因很多立法委员已离他远去。只是马不甘心总统八年无耀眼成绩单,想在两岸统一上掌握发言权,再加上马身边很多人与大陆商业利益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想尽办法要服贸协议走过场。马奢望侥幸通过实施,而大陆又因此碰巧全面走向民主,马英九将青史留名。

经过太阳花运动的警钟一敲,服贸协定基本破产了。支持的商界人士大多和香港一些富商一样都是在大陆有利益或协议通过后有短期好处的,但毕竟是极少数。更多的人是受害者,台湾的自由民主核心价值将更面临中共政权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那些政坛人物会愿意和民意对着干吗?

评论
2014-04-09 10: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