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盖弥彰的呼兰监狱致使张金库母亲嚎啕大哭

人气 4

【大纪元2014年05月10日讯】2014年4月14日下午张母和张妻来到呼兰监狱已经中午,张妻给监狱610的王晓臣和医院监区的主管姜亮打电话他俩都关机,张的妻、母在监狱等着下午上班接见,在监狱里找不到领导很着急,后来又给王晓臣打电话,王说他在外地得半个月才能回来,他让给姜亮打电话,家人说大老远来了,今天一定得见见家人,让王晓臣帮助联系。王晓臣给接见室打了电话,家人办完手续后等了好久也不见人,家人又给姜亮打电话催问。

过来一个多小时才看见张金库,用人力手推两轮车把张金库推到接见室的门口,两个犯人架着他,很吃力艰难的一点点走到接见室的屋里,张的面部表情非常呆滞、不自觉的张着嘴,伸舌头。是用手推车推到接见室的门口,他很吃力的下了车由两个犯人包夹,架着他的胳膊好不容易走到窗口。

当张母看到原本健壮的儿子怎么变成了这样。这是张母自2013年张金库送到呼兰监狱以来第一次见到他,母亲顿时悲愤交加跺脚、双手捶打窗台,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愤和心疼便嚎啕大哭,张母万万没有想到儿子怎么变成了这样。感觉儿子随时都要失去生命的可能,恨不得用手把儿子拽回来。哭得是那样的凄惨。哭声使旁边会见的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张母,可旁边的狱警不但没有同情还一再警告威胁张母:再哭就不让你会见了。说她影响了其他人接见,要求她不能再哭。张母只好忍着悲痛,抑制如刀割一般的心,但还是情不自禁的哭声不断一直在喊着儿子、儿子……。

当家属问道一天能吃多少饭时,张说一天吃一个馒头。在以往的接见中王晓臣亲口对家属说:张金库身体挺好的,一天能吃六个馒头。

张妻问张金库:现在身体怎么样?有人打你吗?张很吃力的断断续续的说:现在没人打,以前有人打。张妻问:你头疼是他们打的吗?他说是王三用棒子打的。在呼兰监狱有个叫王三的人打过他,打完至今身体都很不舒服。当张金库说被打时,他旁边的一个看他的包夹(犯人)夺过电话(怕曝光)一再说:没人打他。我还要挣分(有分能减期)呢。电话给张金库时,张当即指出说:他扒瞎,那人打我时你还在场,你还说:打人家法轮功干什么?人又没惹着你?包夹(犯人)说:检察院查他们好几次了,现在谁也不敢打他。犯人再次试图夺张手中的电话并想按断电话,还威胁说你总说没用的(说挨打的事)就别见了。张说:抢我电话干啥。家属马上对犯人说:他说他挨打的事是他的权力。张母哭着说:我儿子从小就听话。

张金库说话吃力,一直不断地说自己很难受,全身都难受,腿不好使。总想睡觉。面部表情极其痛苦,手不自觉地摸自己的头、脸和嗓子,张金库说平时咳嗽(肺结核),现在导致倒导嗓子疼痛。张金库的身体被折磨成这样监狱视而不见,根本就没管他的死活。监狱医院是属于乡镇级的医院根本就确诊不了,只能拍片查出是肺结核,肺结核到什么程度都不得而知。家属曾要求去大医院确诊,监狱把人折磨成这样竟然让家属出钱。家属贫困拿不出钱,所以张金库至今也没得到任何化验结果。这种情况下,监狱的610王晓臣、医院监区的主管姜亮和一些监狱的负责人没有任何医疗知识,根本不懂医学常识,就成了“权威医生”给张金库“确诊”为身体挺好的,并向上级汇报,一再说:张金库的身体挺好的,不够“保外”的条件。张金库的家属不停的去上级部门监狱管理局、检察院等各部门要求看张金库的病例以及视频并控告呼兰监狱。当监狱管理局问道呼兰监狱张金库的病例时,呼兰监狱一再隐瞒事实,说生活不能自理而且有生命危险的张金库身体比以前好多了,不够“保外”的条件。家属控告张金库挨打,姜亮和家属说:是犯人打的,我都收拾他们了,现在谁都不打他。当家属去呼兰监狱要求看张金库的会见视频时, 610的王晓臣和信访办的张冬梅都说:视频不是你们想看就能看的。但是张金库被打成现在的身体状况呼兰监狱罪责难逃。

2014年1月份家属根据张金库的情况咨询医术很高的老中医,根据家属描述:老中医说:张金库已经是肺衰竭、心脏衰竭,生命很危险了。能活到现在就是奇迹了,一般正常情况已经得死几个来回了,这种情况就是垂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张说话吃力的原因,如果张没得过脑血栓那就是药物造成的大脑中枢神经被迫坏。家属去呼兰监狱说明老中医对张金库身体的判断说明张生命有危险,但是呼兰监狱草菅人命,根本就没张金库的死活不理不睬。

时间到了,张妻还想再说一句话都没让,旁边的犯人推脱说是电脑控制的不能再说了。短短的30分钟犯人一再抢夺电话占去会见的宝贵时间。张母始终痛哭流涕嘴,张母心痛得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只说了几句话:家人都想你,让你回来!张金库的母亲和妻子看到张很费力的痛苦的才站起来,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犯人参扶的一步一步的走了。张母痛彻肺腑的哭喊着儿子……。

张金库的父亲67岁年轻时就身体虚弱就不能干农活,儿子不在家失去了主要的劳动力,只好和邻居们一起互相帮工干活。多年都没干农活的张父崴了脚脖子,肿得老高穿不了鞋下不了地,大小便都得在炕上。听到张母回来诉说儿子的身体情况,张父更是着急上火,急得睡不着觉盼望儿子回家。

(责任编辑:魏敏)

相关新闻
栗志刚被呼兰监狱迫害 生命垂危
好人遭酷刑害死 妻女乞讨众人同情
残疾警察坚持信仰 两次被抬入监狱迫害
哈尔滨公安张延宇车祸毙命 身首异处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联合国讲话 对中共发重话
【有冇搞错】中共不承认的台海中线
【重播】白宫简报会:川普有权提名大法官
【薇羽看世间】一进一退联合国?何谓“一中”
【新闻看点】川习联大猛交火 中共瞒疫被追责
【时事纵横】美中联大交锋 川普追责 习诉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