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

法轮功使我洗心革面 照片就是见证

文:大陆大法弟子新宇明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家里有一张照片,是我在炼法轮功之前照的。来我家的人,只要看到这张照片,就询问照片上的人是谁,是干什么工作的等等。当我告诉,那是我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

这时候,我妻子就证实说,照片上的人就是我。每次这么证实以后,客人更是惊讶,看看我,看看照片,摇摇头,无法表达心里产生的那份落差。这张照片因此就成了我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最好见证。

说实话,我炼法轮功以后,真真切切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这不是简单的用个形容词儿的问题。现在的我是方脸,五官很端正。修炼大法前,我长的是三角眼、尖下颌、刀条脸,眼神是凶巴巴的,一脸凶相。我妻子时常给人描述我修炼大法之前的长相,说那模样啊,又丑又恶。有时端详照片的人也这么说:“不是你吧?倒是像个被追捕捉拿的凶犯。”大家哈哈大笑。实际上,我还真的曾经因为赌博打砸抢,成为被当地警察追捕捉拿的首要人物。

我出生时,也许在娘胎里营养不良而发育不好,落个身体畸形:先天性罗锅,罗圈腿,三角眼。七岁的时候,妈妈离开人世,爸爸是游手好闲不过日子的那号人,也不疼爱我。我没有得到过父爱母爱,更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继承了父亲身上的恶习,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又沾染了各类恶习,偷抢砸砍、吃喝嫖赌,样样都干。因为罗锅,从小养成了背着手走路的习惯,不会正面瞅人,背着手弯斜着头,左顾右盼的走。熟人老远见我就躲着走,生怕遇到我不顺心的时候,被我揍一顿。我好打仗,搅的四邻不安。我妻子时常被我打的头破血流,她要说离婚,我就用菜刀顶住她的脖子问她离不离?她乖乖的说不离。而我在外边吃喝嫖赌,妻子没有一点能力管得住我。有人说我是亡命徒,打起人来是不要命的那号,人人怕我,因为赌、盗、偷、抢,我曾被当地公安追捕。

久而久之,由于没有节制的混日子,我的身体糟蹋的很不是样子了,医院检查出我身体的毛病,说当地治不好,让我转院。那时的我,就是这么一个身残、心残、不可救药的人。

就在这时候,有人送我一本《转法轮》。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读完一遍,书中阐述的道理,让我心服口服。我明白了什么是人,如何做人,如何做一个超越好人的人。我决定修炼大法。

法轮功能使人发生洗心革面的变化,这是真实不虚的。我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着真、善、忍的理念约束自己的言行,待人接物都高标准要求自己,所有的恶习,一股脑儿都戒掉了,我的思想变得纯净光明,心地变得善良,一身疾病不治而愈。现在我的罗锅没了,罗圈腿直了,也不是三角眼了。这脱胎换骨的变化,赢得四邻亲朋对法轮功的赞扬、称奇,很多人,我的妻子因此也走入大法修炼,我们的家庭也变成了人人羡慕的幸福家庭。

修炼大法后,我变得宽容大度,在单位里,按照法轮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无私无我,总考虑别人,人缘极好。同事们都愿意与我打交道,现在他们全都退出了中共党、团、队,并且认可大法好。在中共的独裁暴政下,他们敢于作出这样的抉择,就是亲眼从我的身上见证了法轮功的美好、超常。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不管我因为修炼大法变得多么善良正直,我仍多次被警察骚扰,还被非法关押过,警察的目地就是逼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二零零一年新年之前,我遇到这么一件事:当时当地派出所警察紧紧的盯着我的行踪,怕我去北京。跟我熟悉的警察透露说:千万不要去北京,除夕那天天安门要发生人命案。后来“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了,我一下就明白了:“天安门自焚”是中共导演的骗局,不然怎么警察们能事先就知道了呢?这个中共真是邪恶透顶了。

记得当时警察还对我说,打砸抢任我干啥就干啥,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我做坏事,就是别炼法轮功。可见邪党的邪恶本质,纵容人干坏事,却不让信奉“真善忍”。我切身认识到了。

以上是我修炼法轮功的经历,请大家千万不要再受邪党谎言的骗,不要受无神论的局限,用心了解一下法轮大法,他是伟大的佛法,是最超常的科学。

--转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神奇的是,一觉醒来,我居然全身不难受了,喘气也顺畅了,危险的症状全消失了!我的身体很快康复了。我的内心受到很大的震撼,很激动,原来婆婆说的都是真的啊!可我还是困惑:“法轮功为什么会这么神奇呢?”…我们这个五口之家在大法中归正了!我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
  • 如果不修大法,我早已死于心脏病或胃癌,已不在人世了。大法给了我全新的生命,使我脱胎换骨。回忆十五年来,修炼的点点滴滴,走过的每一步,闯过的每一关,无不在师尊的精心呵护和慈悲点化下,师尊给我的真是太多太多,即使用尽人类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恩。
  • 年8月份,我在大渔船上进行拖网作业时,我一不小心,手被滚车绞了进去,整个人被带着转了三圈。当时光顾往外抻手了,也没想起大法。旁边的工人赶紧拉闸,滚车停止了转动,我这才把手抽出来,整个右手和胳膊分离了,只连着一层皮,还有一条肌肉被抻出五、六厘米长,垂在外面,这时我才突然想起:师父救我。船主吓坏了,问我咋办,我说,没事,我有师父呢。工人们用围巾把我的右手缠上,我就用左手托着右手,坐在船上,请师父加持,当时也没觉的多痛。
  • 我是一名中国大陆高校的教师,大学学的专业就是党文化的内容,毕业留校讲授的也是与其相关的课程,邪党学说塞满了整个大脑,唯物唯心是我评判事物的标准,思想中没有神灵、轮回、另外空间等概念,认为佛法是虚幻、迷信,是愚昧无知的产物。所谓的“唯物论”如毒瘤占据着我的大脑,无神论如泥潭使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这些东西使我在修炼的路上磕磕碰碰、步履艰难的前行。
  • B> 我一夜之间来了“特异功能”一九九五年我学起了太极拳。因不讲心法,只练动作和功法套路,炼功不见长功,心里很苦。一九九七年冬天我迷上了太极拳中的站大马步桩,每天晚上在北大俄文楼前站一、二个小时,直到累得全身大汗淋淋,腿累的站不住了才回去休息。二个多月每天坚持,有时学校保安十二点查夜,用手点筒照着我眼睛,示意我不要练了,但我还坚持练,后来学校保安也不打扰我了,随我练到多晚。我非常着迷,以为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 B> 得法入道一九九四我在校上学时,继续暗自追寻“真法”、“真道”,我常年在图书馆里博览群书,却一直未果。我找啊找,感觉很苦,却并不知道确切地在找什么。我经常一个人沉思默想,静静打坐,冥冥之中像在等待着什么。
  • 一九九九年,中共却无理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打压,我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抓捕,那些受到中共谎言欺骗的警察打我,我看着被谎言蒙蔽的警察,为他们在无知地犯罪而痛心,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是信神的人,我深知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对他们说: “你们打我,我不恨你们,我为你们痛心,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因为你们不知道真相,你们被谎言欺骗,以为是在对待敌人。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是在无知地害你们自己,毁掉自己的前程。”慢慢地,明白了真相的警察不再作恶了。真相可以唤醒人的良知,可以救人!
  • 再显神迹乳房再生…邻居大姐激动的说:“我真的相信了!人都那样了,快不行了,就是上医院用最好的药也不见得能好。炼法轮功真能炼好,而且好的这么快!这回我服了!法轮功就是好!”在场的所有人都服了,知道这件事的人再看电视造谣的那一套都非常气愤,都说共产党就会撒谎,专迫害好人。一个同修问我:你咨询过医生吗?世界上有过这样的先例吗?我回答说:绝无仅有,只此一例。
  • 用亲身经历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到哈尔滨北方股骨头坏死研究所,我要取回我的病历和当时拍的CT片。我见到了曾给我看过病的研究所所长,见我走进来他们很震惊:你不是那个双侧股骨头坏死二期,在地上爬的那个患者吗?我说是啊。他惊讶的说:“你能走了?”我说:“你看我这不是走着来的吗”!张医生说:你走一个我看看?他忘了我是走着进去的。我就在屋里再给他走,我说我在家啥都能干了,我盖房子,打工什么都能干。他问我我就乐,他说搞的什么名堂快说说。张医生马上查找我的病历,一看只拿了一副药,就说:“你这绝不是用药的结果,快说说你是怎么好的?”我认真的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 (shown)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双侧股骨头坏死病,瘫痪在地上爬,成了活死人。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缘修炼法轮功,三天里股骨头坏死奇迹般的恢复正常,成为当地的爆炸性新闻。我爸当时一字一板的说出了谁都想不到的一句话:“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接下来发生的神迹一个接一个,让我周围的人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