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高级警督说给中国同行的心里话

文:德国法轮功学员/古容编写

德国高级警督卡斯滕(明慧网)

font print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

德国高级警督受益法轮功

德国高级警督卡斯滕修炼法轮功十几年了,最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时候,最吸引他的就是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卡斯滕说:“其实我们社会中很多东西都有所遗失。例如,德国一词,用中文讲,叫做‘道德国家’。德国的道德也有一些在整体发展中被压制。当我读到这些(真、善、忍)原则并且学习和理解这些原则时,我感到非常美妙。”

卡斯滕说炼法轮功使他重建生活质量。警察的工作要接触人,卡斯滕说他以前上班时压力很大,很容易发脾气。有时如果同事们办事不够快,他就会生气;有时市民问题太多的时候,他就会逃避工作,他说修炼法轮功后他变得沉着,而且多为别人着想,矛盾也少了。

卡斯滕从小学习音乐,他是欧洲天国乐团的大鼓手。乐团的所有成员都是法轮功学员,卡斯滕和乐团成员曾经到过欧洲所有大城市。从伦敦到巴黎,北到瑞典和丹麦,西到捷克和匈牙利,南到意大利罗马,所到之处人们都感受到法轮功的美好,卡斯滕自己也是感慨万分:“音乐中人们不需要太多的话语,也不需要会很多种语言,因为音乐本身就能触碰到每个人的心灵。我们的愿望是,希望通过音乐让人们看到法轮功的美好。”

说给中国同行的心里话

今年(2014)3月20日发生在中国大陆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地区,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私设黑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且绑架、毒打四位到黑监狱维权的律师的一则新闻引起世界广泛关注,《美国之音》、《德国之声》、《自由亚洲电台》都做了报导,微博热搜一度排第二名。

到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维权而被绑架的四位律师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和唐吉田。(明慧网)
到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维权而被绑架的四位律师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和唐吉田。(明慧网)

这个“法制教育基地”既不是学校,也不搞法制教育,更没有执法权,实际上是一个地方政府主持的邪恶的“洗脑班”(*注),一个地地道道的黑监狱。建三江黑监狱至少曾秘密绑架五十三位信仰群体公民(法轮功学员占多数),黑监狱抓人无需手续,关人没期限,折磨人没底线。一伙人对法轮功学员罚站、罚蹲、拳打脚踢、搧耳光、长时间昼夜不让睡觉、火烧下巴、铁棍打肋骨、野蛮灌食。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张俊杰、唐吉田、江天勇、王成等四位律师和三十多名受害者到黑监狱维权却遭到绑架,张俊杰律师被警察野蛮殴打致腰椎三处骨折。

卡斯滕知道了这个中共警察助纣为虐、逆道违法的案件,他以德国高级警督的身份发出呼唤,建议中国同行快看《九评共产党》,顺应自己的良知做事,认清独裁的共产党。他深知,在独裁专制的中共体治下的警察(公安)可怜的危境。

形同黑社会的中共警察可怜的危境

卡斯滕说,民主国家的警察和中共的警察执法上有很大的不同,德国的警察在执法的时候,是受到良知制约的:“在德国,如果有一个警察在没有法律明文规定的权力之下打了人,这位警察是要因为伤害他人身体而受到处罚的。这是跟中国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我们在对别人干什么事情时,首先有良心上的约束。另外我们也有义务为公民排除危险。也就是说,当如果有一个公民来电话并且告知处于危险中,我们必须保护他脱离这些危险。”

卡斯滕说,如果和平的民众,在没有违反任何法律的情况下被关押,那么这种关押行为在德国这里就是非常明显的违法。警察会因此而得对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并且被召到法庭上。在德国,警察必须预料到,当他们不在法律框架内办事的话,他们将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并且被叫上法庭,可能也会因此而被审判,被关进监狱。在有证据的情况下,由于伤害他人身体或者严重伤害他人身体,根据受伤程度,一位警察的职责将被取消,他必须到法庭对其行为作出解释。他有可能丢掉工作,被解雇以及受到严重处罚。

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酷刑逼供早已是长期、大范围的存在,如今他们把这些暴力延伸到了为法轮功学员维权的律师身上,这更是社会的一个大倒退。中共体制下警察的权力从一九九九年以后被无限放大,这些警察被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利用,一次次作出挑战人们道德底线的事情,法律被他们置之脑后,暴力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被中共体制违法的利用下,这些施暴的警察其实也是最可怜的一群,他们长期被中共洗脑,在中共的黑伞下无知的犯罪,警察的不符合国内外法律的行径终究会被制裁。

恶法非法 纳粹主要刽子手受审的警示

阿道夫.艾希曼曾经是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主要刽子手,在被屠杀的600万犹太人中,大约有200万犹太人的死跟他有直接的关系。1961 年4月,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受审。艾希曼为自己辩护,说自己的屠杀行为是在恪守职责,因此他本人不应对屠杀罪行承担责任,当然,这样的自我辩护遭到所有人的痛斥。

审判艾希曼,是纽伦堡审判创立的规则的延续:一个人因为接受军事命令而犯下罪行,他将承担作为一个人的法律责任,没有豁免权。1961年12月15日,艾希曼以屠杀200万犹太人的罪行,被定为反人类罪、反犹太罪,以及参加犯罪组织罪而判处绞刑。 1962年5月31日,艾希曼被绞死。

恶法非法 无法无天

不管是人民还是“执法”警察,都要顺应自己的良知做事。尤其是中共的警察一群,被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修炼“真善忍”佛法的人,却不知道自己“听命”的却是毫无法律的依据,迫害善良人更是违反道德良知的。在中共的法律下找不到“法轮功违法”的法源,迫害核心“六一零”办公室本身就是非法组织,听命的是专政当权者的邪恶指示,而且是不立文字的口头指示。

高级警督卡斯滕出身于德国。东德也经历过共产党邪恶荼毒生民的历史。独裁专制的共产党的本质是邪教本质、流氓本性,它的起家就是一部杀人的暴政历史。利用邪恶的手段操控毁灭人性。卡斯滕不希望同行被共产党毁灭,呼唤中共的警察们要去看一看《九评共产党》,认清独裁的共产党,顺应自己的良知做事。

*注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其实是中共治下的怪胎,它是农业产品企业集团,在管理上又是一个地方政府,行使地级市政府行政执法权。

“洗脑班”,被中共掩饰称为“法制教育学校”、“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学习班”、“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教育转化学习班”、“关爱教育中心”等。无论叫什么名字,其共同特征是,被办班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失去人身自由,办班过程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洗脑班”不属于任何政府部门(尽管有时会有政府部门出面举办)、执法机构、社会团体、未经登记注册,没有任何法律条文或公开文件确认其性质、地位。洗脑班有可能设在任何地方,例如宾馆、学校、废弃军用基地、戒毒所、甚至帮教的家里,工作人员没有执法者的身份却有超出执法者的权力,甚至打死、打伤法轮功学员而尚未受到追究。

一九九九年七月,在江泽民的主导下,中共成立610领导小组开始了对全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式迫害。

洗脑班其实是通过迫害人权来挣钱的黑色产业,无论产值还是利润都相当惊人。根据案例估算,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青龙山洗脑班)从每位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平均能够得到3万元“教育费”,另外,还可以拿着被“转化”人员写的“三书”向上级申请最少每人2万元的政府“奖金”。根据调查估算,一个洗脑班每年收入就有上百万,甚至几百万,单黑龙江省内,各洗脑班的每年收入总和可能高达几千万人民币。为了确保洗脑班的金钱收益,610犯罪组织甚至制定了“先收钱再收人”的规定,要求各地区把人送来之前先要把每人每月1万元的“教育费”打给洗脑班。

在洗脑班这个黑色产业中,短期内将法轮功学员“转化”所获得收益是最高的,于是,种种惨绝人寰的酷刑就不断在洗脑班上演着。

15年来,中共一直在全国范围内利用“洗脑班”这种无法无天的黑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位于建三江的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是其中一个,不是孤立存在的。从二零零零年开始,隶属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的“法制教育基地”就一直设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地区。建三江最早一个洗脑班是在一九九九年九月建立的。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我是中层领导,管理着八十名素质不高的警察和五十多名保安,这些人吃喝嫖赌,坑蒙拐骗,黑白两道,样样精通,这群人招来是领导收了钱的,进一个就是几万。我问他们怎么进来的,他们说:“虾有虾道蟹有蟹道,我们进来也是各行其道,说到底是金钱开道。”领导跟我说:“你去把某队这个烂摊子收拾好,把它理顺,只有你的威信才能镇住他们。”
  • (shown)这时处长听到了吵闹声过来说:“老革命,你先冷静,我给你先讲一下,现在全党、全国从昨晚开始就抓法轮功,你休假可能不知道情况,每一个炼法轮功的都要说清楚怎么回事,党委紧急会议决定,纪委书记代表组织找你谈话。”凭一个警察的直觉,我反应过来了:全国开始大迫害了!我在心中直说:“完了,完了,共产党完了,好坏都不分了,我忠于邪党几十年,今天成了罪犯,我相信苍天有眼,好人有好报。”纪委书记打电话请示书记说我态度顽固,书记说:“把他押回来,市公安局的还要找他。” ──本文作者
  • (shown)我说:“不就是共产党不准炼法轮功吗?那我退出共产党!”说完我顺手抓了一张纸写上了退党申请:“因炼法轮功多次被整,我严正申明退出共产党。”这时我心中什么也不想,没有了任何的怕和恐惧,什么劳教判刑都不管了。此念一出,震撼我的心中天地,正气浩然,身如天高,志如钢硬。我写好交给他们就离开了,他们追出来拉着我说:“老革命,你这样做不行,你退党我们领导全完蛋,……”我说:“不行,写出如山重!”他们把我拉进办公室说:“算了,我们相信你,以后不再打扰你了,调动是党委决定了的,你还是去,自由就不限制你了,还是在家里住。”当时我明白了师父说的“念一正 恶就垮”的法理。
  • 谈到自己如何从一个死心塌地的中共党徒走进法轮大法修炼,陈女士感到这真是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从善与恶的对比中,她选择了自己正确的人生道路。她说,中国大陆的迫害还在继续,在三千多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就有两个她熟悉的朋友,她不能求自己的安逸,必须到国际舞台发出声音,让全世界知道,共同来阻止迫害,也是让全世界的人,在邪恶横行时,有一个选择良知正义的机会。
  • 亚伯拉罕•汤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师。他从小生长在一个美国天主教家庭中,没有成为虔诚的天主教徒,但是对于生命的目的存在着许多疑问,也对佛家、道家和东方宗教的内容很感兴趣,他看过一些佛教的书,却没有产生共鸣。此外,他还常常看到,在两眉的中心有一种很大的眼睛看着他,这令他非常惊奇不解,这只大眼睛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断地追寻,探索……直到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他才获得了解答。
  • “真善忍”这个信仰改变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炼前截然不同。我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知道,我们痛苦、抑郁、有暴力倾向、心胸狭窄和狂热都是因为我们对宇宙法理的因果关系知道得越来越少,相反的由于无知和无神论使我们不断地背离宇宙法理。把对“真善忍”坚定的信念作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础,我天天努力做到对己对人真诚、宽容、恭敬有礼、有责任心、不自私。
  • 着自己在这几年中的不断修炼,对大法认识的不断提高,自己意识到救人的紧迫。我就利用各种机会,联系上了过去许多的同事、朋友以及过去的工作部门的领导。他们看到目前我的身体状况、精神状态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们觉得我不是那个修炼前心胸狭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个修炼初期消极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认真努力、心地善良豁达的我。我再向他们讲起大法的真相,他们也都愿意了解接受了。
  • 我是六十年代初本科医大毕业生,从事临床医疗、保健和业务领导工作五十二年。退休时,心想这一辈子对家庭和事业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来的余生就追求强身健体,净化心灵,不断完善自己的人格,安度晚年。然而,至今我仍在门诊全天上班,继续给人治病。
  • 一九九五年,我开始炼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至今已有十六年了。自己经历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和平时期的红红火火的炼功场面,也亲身体验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要写的事情不少,要说的话很多,限于篇幅,仅介绍以下点滴情况,敬请谅解。
  • 河北省南皮县法轮功学员南宝光在自己最需要钱,扒旧房打工时,捡到两万元现金归还了房主,连续四年来,逢年过节房主总是买着礼物来看望这位法轮功学员,拿他家当亲戚走。附近村民纷纷说,法轮功学员是真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