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丞相糊涂

作者:秦自省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同仁暗合,各具心智

陈元方十一岁时,按时去拜访袁公。袁公问他:“你父亲在太丘做官的时候,远近的人,都称赞他,他都施行了一些什么好政策呢?”

陈元方说:“我父亲在太丘时,对于强者,用说服教育,来安定他们;对于弱者,用施行仁爱,来抚恤他们。因此,时间过得越长久,百姓对我父亲,就更加崇敬。”袁公饶:“我过去曾经担任过邺县县令,恰恰也是这样做事的。不知道是你父亲学我 ,还是我学你父亲?”

陈元方说:“周公和孔子不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但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虽然时隔那么远,却完全一样。周公不是向孔子学习的,孔子也不是向周公学习的。同仁者暗合。他们都是按照自己的心灵与智慧去做的。”

山涛任人准而贤

山涛任职司徒(官职名)期间,先先后后,所选拔的人才,差不多遍及所有部门。他所选拔的人,没有不称职的。凡是山涛作出的书面推荐评语,与被推荐者的所作所为,都完全符合。

只是任用陆亮,是皇帝下诏书叫任命的,与山涛的意见不合,经山涛奋力抗争,皇帝也没有依从他。不久,陆亮就因受贿,而身败名裂。皇帝因此也有所悔憾。

小吏盗鱼

王安期:王承,字安期,晋代太原晋阳(今山西太原市南)人。为人冲淡寡欲,为政清静。历官东海内史、从事中郎等。

王安期在东海郡做官时,有一名小官,偷了养鱼池里的鱼。综理府事的主簿(官职名),要按律追究他。

王安期说:“周文王的园囿,尚且与老百姓共同拥有,我们公府里养的池鱼,又有什么值得怜惜的?”

护送犯夜人回家

王安期任东海郡太守时,有一天,负责治安巡逻的官吏,逮来了一个违犯宵禁命令,而擅自夜间行走的人。

王安期审问他:“你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对方回答:“我叫宁越,从老师家听课回来,不知不觉天色太晚了。”

于是,王安期说:“鞭打像宁越那样好学的人,来树立执法人的威名,恐怕不符合达到治理好天下的根本原则。”

于是,他命令负责治安巡逻的官吏,护送宁越安全回家。

丞相糊涂

丞相王导,晚年不愿再过问政事,但皇帝还是要他担任丞相。他就选拔贤才任事。自己只是在各种文书送来后,在上面写上表示同意的字样。

他自己叹息说:“别人说我:有官不当,有权不用,真是糊涂。后人将会思念我这种糊涂人!”

陶侃当官俭朴,爱行小事

陶侃性格方正严肃,办事勤勤恳恳。任荆州刺史时,他命令监造船只的官员,把锯木头的锯屑,全部收集起来,不论多少,一点也不许丢弃。大家都不了解他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后来,正月初一集会,碰上久久下雪天刚放晴,大堂前边的台阶上下,还是湿漉漉的,于是陶侃叫人用锯屑,覆盖在湿地上。人们过往,都很方便,一点儿也不打滑了。

官府使用竹子,陶侃下令收集锯掉的竹节、竹根,堆积得像小山一样。后来,桓温征伐蜀地,打造船只,那些积存的竹根、竹节,全部用来作了船钉。

又有人说:陶侃曾经调集当地竹子做竹篙,有一名官员连根伐竹,用竹根代替竹篙的脚,结果,陶侃就超越两级,提拔任用了那位官员。(均据刘义庆《世说新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叛军兵临项城、县令“不知所为”的危急情况下,杨氏挺身而出,当机立断,帮助丈夫谋划抗敌对策,激励胥吏、百姓,坚决守城,并亲自为士兵烹煮食物,鼓励丈夫带伤参战,终于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使项城免于沦陷。
  • 绿云答非所问地说:“事不宜迟,绿云告辞了!”说完,竟像飞鸟一样,一纵身,就跃到了窗外,转眼之间没了踪影。在场的人无不惊奇地呆愣在一旁。
  • 陶侃性格方正严肃,办事勤勤恳恳。任荆州刺史时,他命令监造船只的官员,把锯木头的锯屑,全部收集起来,不论多少,一点也不许丢弃。大家都不了解他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 傅玄指出:“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他强调“人和”,注重安民。要想稳定社会秩序,使各阶层的人,都能够各务其业、各行其事,关键在于安民和发展生产。
  • 孟子回答道:“大王喜欢战争,请允许我拿战争做个比喻。战鼓咚咚地响,双方战士持着武器交锋,打了败仗的丢掉盔甲,拖着兵器逃跑,有的跑了一百步停下来,有的跑了五十步停下来。那些跑了五十步的土兵,讥笑跑了一百步的士兵,是逃兵,是胆小鬼。请问:您怎样看待讥笑者呢?”
  • 汉武帝在金殿上闲坐,忽然有一个人,坐着白鹿拉的云车,从天而降,来到金殿前。来者看上去三十多岁,但面色像孩子般红润,穿着羽衣,戴着天神的金冠。
  • 郑国公富弼,官拜枢密使。时值宋英宗即位,赏赐朝中大臣。富弼已拜领了赏赐,英宗又额外另有专赏。
  • 世宗皇帝又曾对张廷玉说:“我做诸侯王时,与人一起行走,从来不用脚踩别人的头影,也从来不践踏蚂蚁小虫。”
  • 东汉时的许昌人陈元方,十一岁时,按时去拜访袁公。袁公问他:“你父亲在太丘做官的时候,远近的人,都称赞他,他都施行了一些什么好政策呢?”
  • 由于姚察清正廉明,俸禄又大都接济了别人,素无积蓄,因而家中常常入不敷出,十分拮据。每当有人劝他想些办法,搞些资财,来改善一下家中清贫生活时,姚察总是笑而不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