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 向上升华

作者:周平沙
有大忍之心的人不动任何念头,在误会面前“不动心”地解释,然后放手,静观一切变化。(fotolia)

有大忍之心的人不动任何念头,在误会面前“不动心”地解释,然后放手,静观一切变化。(fotolia)

      人气: 275
【字号】    
   标签: tags:

心情起伏了几天才平静下来!

为什么被误会、受到委屈,心情会那么糟糕?

总是把能吞下冤屈的人当作圣人。对我而言,那是有“大忍之心”的伟大行为。

那一天,我被误会了!当罪责像不可避免的炮火从天而降在身上爆开之际,本能的,开始灭火;不料火星一旦烧起则越搧越旺,最后不得不吞下那些莫名的罪名。

没有消化的罪名在内心翻腾多日,吞不下,吐不出来!默默承受的过程却反刍变成了养分。

原本不明白的是,没有与对方争辩的意图,只是把他误解的地方解释清楚,为何还招来更严重的误解。那个结不但没有因为解释而解开,反而套得更紧!?

那么,回头看看自己的目的吧!是不是抱着期待?希望解释清楚后,化开矛盾与误解,能得到对方的谅解和道歉?这个目的的背后还是存在争辩的意图,不是吗!

如果真理是“越辩越明”,那么,大家都来辩理,世界早就太平了,何苦存在这么多的不公、不义。更多时候却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是“公道自在人心”罢了!哪有真理!

想到这里,真是无解啊!

再过几天,突然发现:为什么对方和自己都强调自己是对的?我们都说出了自己认为合理的解释,为什么对方却还不能接受?中间那个屏障是什么?

为自己出征?

《为自己出征》书中那个穿着一身无法卸脱、生锈盔甲的武士,在征服第三座城堡,往真理之巅迈进的半途,被岩石堵路。当他克服对未知的恐惧,“放手”然后“信任”生命与上帝的安排后,掉落深谷。他在掉落的同时升华,最终掉在山峰之巅。感激的泪水熔化了他身上最后的盔甲,“他不再穿着盔甲,向四面八方骑去,好证明自己心地好、善良,又充满了爱……”

我想到,从小到大我们习惯于师长教导的那些观念、价值观,其中,“维护自己的荣誉”如同盔甲般脱不下来并且与生命一同成长。“看重个人荣誉”可以约束自己不犯错、争取更优的行为表现,是向上的一股力量。然而,中国人“取中”讲求中庸之道的哲学认为,过与不及都是偏激、执著,反过来必须在成长的过程中再学会“放下”。

屏障我们做不到心情平静而且委屈满腹的,不就是我们紧握的“观念”和自以为是的“真理”吗?

润物细无声,那些有大忍之心的人反而是不动任何念头,没有穿着维护自我的盔甲、没有为谁出征的荣誉感,他们在误会面前“不动心”地解释,然后放手,静观一切变化。@#

──转载自看杂志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透过层层“找自己”的过程,内心的软弱、恐惧,已经超越因果轮回。(fotolia)
    但是,儿子大一结束的这个暑假回来,我们母子无话不谈的那个深夜,这才发现,当年母亲的心情似乎可以触及、可以体会──忧郁的母亲怎么能带给孩子幸福?那条把孩子带大的心路历程,忙碌又忧郁,只觉得路途漫长、绝望。不知母亲当年是否一样。
  • Ruth Scully / Facebook
    美国马里兰州4岁男孩在即将被病魔夺走生命,生死诀别之际,妈妈告诉他:“唯一能让你安全的,就是放手让你去天堂。”然后,万般不舍的妈妈签下放弃急救同意书。
  • 当我们开始放下过去时,我们就在“清空杯子”,为它们注入“现在”。(Chepko Danil Vitalevich/Shuttersock)
    我们会如此难过、郁闷、生气或受伤,是因为我们心中有些“故事”,向我们讲述著发生了什么。我们不能不想这些过去的事,它们不断在我们头脑中回放。假使我们能够放下过去,专心致志于每个当下的时刻,情况会怎样?
  • 表面看,是在指出别人的错,但有时候满腹委屈的控诉恰恰展现了自己的问题。(fotolia)
    每当自己有意无意地要控诉别人的时候,不妨先看看自己是否也有过错,也许就发现心里的委屈其实无所谓,只是一时不理智的情绪而已。
  • 储蓄不是为了致富, 是为了更好掌控你的人生
    说到储蓄,一个简单却很容易被忽略的观念就是创造财富和你的收入或投资的回报没有太大关系,但却和你的省钱能力有关。
  • 有耐心的学会观察孩子,顺着孩子好奇的视点去引导和配合,以孩子的乐趣为乐趣,读出绘本的快乐,最为重要。(Fotolia)
    幼儿期能否体验到读书带来的乐趣将决定孩子的一生。父母只有顺势引导,必须以孩子的视角为核心,善用孩子的好奇心和模仿力,才能自然达到最后的效果和目的。
  • 《真爱每一天》电影海报。(网络图片)
    至此,已经无关乎时空旅行,也非概率或宿命,而是对人心反省、修复的能力抱持信心。想拯救一个人,真正的方法不是保护她,不是替她做决定,不是免除苦厄和遭遇苦厄的机会,而是让她自己明白,让她学会保护自己。
  • 3月22日晚,教育家Phyllis Gagnier 观看了神韵国际艺术团在亚利桑那州梅沙池田剧院(lkeda Theater)的第三场演出。他表示,完全被神韵的纯美所震撼,融化在了神韵里。
  • 看月亮的男孩(Pojke som tittar på månen)又名“铁男孩”(Järnpojke)。位于斯德哥尔摩老城。由雕塑家李斯。埃里克松(Liss Eriksson )于1967年创作。雕塑高15厘米。他是最受游客喜爱的男孩形象。经常有游客留下硬币和糖果,也有游客会在天冷的时候带来特意编织的小帽子、小围巾给他戴上。(雨莲/大纪元)
    朋友一家来瑞典旅游,我陪他们参观老城。我特意推荐了王宫对面小巷里的一个最精巧、温馨的景点,那是一个只有手掌大小的雕塑——看月亮的男孩。
  • 日本小学校。(PIXTA)
    日本的小学校每学期都会给学生父母提供一次授业参观的机会。上周去孩子读书的小学参观,本以为就是去看看孩子上课的情景而已,没想到这堂课使我大开眼界,让我初步了解了日本的学校教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