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

在曲巷里寻找洛津风华

文/王金丁

鹿港 意楼(摄影:苏玉芬 / 大纪元)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瞻望鹿港龙山寺殿宇雕刻、门神彩绘,鲜丽色彩中蕴含着古朴风韵,百年耸立的山门巍峨庄严,寺前执戟持斧的众将官石雕,历尽风霜雨露,蚀透的纹理更显露嶙峋风骨,微风从檐角徐徐拂来,恒古不变的雄姿依旧守护着沧桑岁月。

走过寺院凹蚀的石板,从天井筛进来的微光里,仿佛听到了远处传来,昔日洛津码头工人粗犷的吆喝声,帆樯云集的港口,海面风帆争飞,一艘三桅帆船装满了米、糖、樟脑等台湾土产,正扬帆待发,顺着风向将驶往宁波、上海,甚而远至天津等港湾。码头一边,正在泊岸的大帆船,从泉州带来了大批木材、布疋、药材等物资,船底还载满了绍兴酒、花岗岩,兼为压船舱之用。港城是一片繁华忙碌的景象。

想昔日码头上,挑夫挑着货物急步往五福街闹区奔去,牛车也摇着铃声,沿着河边沙石路碾过去。人声鼎沸中,夹杂着附近铁铺传来的打铁声。此时洛津城里,米市街、金盛巷、暗街仔、车埕、九崁仔与后车站交会的路口,正热闹了起来。

如今的鹿港,热闹的中山路上光鲜亮丽,一辆仿古人力三轮车载着客人滑入车潮里。观光客们穿梭店铺骑楼间,忙着采购百年流传下来的茶点小吃,最脍炙人口的是凤眼糕、绿豆糕、牛舌饼、面茶及杏仁茶等。骑楼里,挂满彩绘灯笼的商铺前,一位师傅正在为灯笼描绘一对嬉戏的鸳鸯。

走过一家家店铺,仿佛踏过唐山老师傅的脚印。神轿、神桌、神像雕刻及纸扇制作,还有制香及金雕锡器的传统工艺,仍然在鹿港街上一代代传承着。

无意中走进了金盛巷内,昔日厦郊“庆昌号”的宅第“十宜楼”横跨小巷天空。十宜意指“琴棋诗酒画花月博烟茶”,鹿港竹枝词云:“九曲巷中风不到,十宜楼上士闲吟。”眼前,十宜楼虽只剩天桥残壁,仍引人想像昔日楼台窗前,诗人墨客吟诗弄月的风流景况。

而如今,长巷深处已闻不到陪嫁“女儿红”的酒香,然而老街巷弄里,仍然尽是多院落多层次的长条街屋,格局仿地小人稠的原乡泉州商铺建造。穿过店面进入天井里,虽只透进一片阳光,却豁然开朗。街人说,若商铺顾客拥挤,可邀批发客户穿过天井,至后院饮茶商议,让人体会长条街屋设计的人情巧思。

这一天夜色刚刚降临,福建梨园剧团来到了鹿港老镇演戏,镇民扶老携幼赶往龙山寺观赏。戏台上丝竹齐鸣,阵阵琵琶声委婉动人,想必昔日渡海来洛津搬演的泉州七子戏斑,当更为风华醺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母亲已近九十岁,一生过着农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风檐下忆起了年轻时,经历的“煮三年烂饭,娶一个媳妇”的故事,说出了半世纪前农家妇女的辛酸。
  • 我托着下巴从棋盘这端望过去,正好跟四岁小孙子投射过来慧黠的眼神撞了个正着。这一刻,我们孙爷俩正厮杀得紧。
  • 金秋阳光下,一袋袋收割了的稻谷被驮进晒谷场里,黄橙橙的谷粒在庄稼汉吆喝声中,一粒粒从麻袋里洒了出来。烟尘中,姥姥绷着皱纹可看清楚了,戴着斗笠围巾的农妇把稻谷耙舒坦了,姥姥的皱纹也舒坦了,阳光自然公平正义地铺了上去。
  • 晨曦里的莲花开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红的花在静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着温柔的晨风,瘦长的枝梗撑着大如脸庞的绿叶,护着花朵。叶掌里滚动着点点露珠,盛的都是种莲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还重,难怪尽管晨风温柔,叶子仍然摇荡不停。
  • 祖父到了八十岁还挑着担子在街上卖竹帚,难怪那根扁担常累得直挺挺的躺在暮色里,祖父却敞着胸膛,坐在院前脸盆旁,拧干了毛巾擦背,吩咐我说:“赶紧吃了饭去戏院看戏去。”
  • 顺着小孩胖胖白白的小手臂向窗外望去,一群白鹭鸶绕着耕耘机飞舞,耕耘机在农田里一步步辗过去,黄色的泥土从草地里翻了出来,远处连绵山銮飘渺无际。这是一趟回家的路,我们的女学生却突然觉得熟悉又陌生。
  • 晨曦里,姥姥煮了一大锅大麦茶,卷起宽袖筒,向窝在灶边的我说:“省得他乡外里奔波的人,口渴了跑进庄头灶房来化缘。”
  • 妇人望见一位穿着褂衫的老者,脸上挂着微笑迎面走来,飘逸的长衫带着一阵微风,只觉神态高雅。妇人才一转身,一堆男女青年手上执著高高的饮料杯,带着一股热气迈步开了过来,轻松的把那位老者挤到边角去了…
  • 我心里有坚定的一念:这是我最后一次魔窟行了,将来我不会再进来了。既然这次又来了,就没想回去,我是大法铸造的,谁也毁不了我,我要清理邪恶,救度众生。有了这样的一念,旧势力就把我死死的定了二年,后来还加期了六十多天。
  • 刚一进劳教所就把我们带到操场上,强迫超强度的军训,我体认大法弟子应该炼功,不应该练这些东西,就在操场上盘腿坐下来,其他大法弟子也跟着坐下来。结果只训了一天,就不训了。后来又强迫我们做操,我们就炼动功,做了一天操,也不做了。真是否定啥,啥就解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