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6月17日讯】我从小是在大红龙所大力倡导、弘扬的“当兵最光荣、保家卫国、为国奉献”的号召中长大的,因深受这些东西的熏陶,所以我从小就特别向往将来能当一名光荣的军人、战士,能保家卫国、报效祖国,所以,上学时,老师问我的理想是什么,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要当兵、当警察,并且长大后,我也为实现这一理想而努力争取,最后,我如愿以偿当了一名对我来说极其光荣的军人。但是自踏入军营后,我亲身经历、亲眼看到了太多不公平的事,看到现实中的部队、军人的形象与国家所宣传的简直大相径庭,格格不入,这里与社会一样的黑暗、邪恶,甚至比社会更胜一筹!这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我还是从我一开始参军说起吧。

我十七岁那年就参加了验兵并且体检也过了关,但当时年龄小,去济南炮兵连的话年龄还不够,因我表叔的同学在济南是个军官,所以当时表叔说不要紧,只要派出所那里弄好就行了,但过后因关系不够硬,再加上到派出所找关系找晚了,所以那年我没去成,只好又等了一年。等第二年征兵时,我爸早早就把礼物送上了,并且后来的体检也过关了,但我爸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在征兵的军官来我家家访时,就又给他一些钱,只见那军官嘴说着不要,却急忙把钱顺手放进了口袋里。就这样,我参军的事业就板上钉钉了。

到了部队刚几天,那个征兵的军官就来找我说:“这里的大队长是我老乡,以后有什么事就找我。”我看着他,心里嘀咕:前几天穿的是军官的衣服,怎么今天穿的是士官(即志愿兵)的衣服呢?过后,听班长和老兵说才知道,每年部队到地方征兵时,部队里去征兵的都是通过关系送礼,混个征兵的职位后,便趁这个机会到地方上捞钱,这些到地方征兵的人不管是兵还是官,只要送给领导钱,就可以去。更可恨的是,就连部队军医也纷纷送礼,加入了征兵的队伍中。怪不得有些志愿兵借套军官的衣服就能冠冕堂皇地到地方去征兵,去糊弄、欺骗老百姓,肆意地榨取老百姓的血汗钱,原来里面有这么大的“学问”!

这些征兵人员到地方后,因老百姓不知内情,认为凡是来征兵的都是军官、管事的,就对这些人毕恭毕敬、唯命是从,在对方的各种暗示下送礼送钱,以保证自己的儿女参军能顺利过关。那年我们去的这一批兵都送过礼,有的刚开始没送礼,征兵的就找事,说些“名额有限、竞争激烈”之类的话,以暗示家长们抓紧时间送礼,别错过机会。我们区队的同年兵有一个东北兵,体重有240多斤,不用查体,打眼一看就知道严重超重,可就这样的人也混进了部队,原因是这人家里很有钱,早送了厚礼。知道了部队征兵的这些黑幕、诡计后,我们新兵都有被耍了的感觉,都偷着骂他们太贪婪、太可耻,竟用这种手段欺骗、讹诈老百姓!这时,我才知道这个“纪律严明、军令如山”的部队也经不住金钱、权位的诱惑,他们天天鼓吹、标榜的美称都是骗人的把戏!

大红龙总是搞极端变态,让人实在接受不了。踏入军营后,这里的生活让我一下子联想到了监狱里的境况。刚来的新兵就像监狱里刚去的罪犯一样,处处得受奴役,新兵吃不饱,熬成老兵就吃不了。在新兵连,伙房炒菜不放肉、不放油,有时炒点肥肉基本都是清水煮,即使这样,我们也没有一顿能吃饱的。没当兵时,家人都说千万别到炊事班,这太丢人,没出息,若去炊事班做饭还不如不去部队,可没当兵的人哪里知道,新兵只有在炊事班帮忙才能吃饱饭,否则都得经受饥饿之苦,所以来了部队后,每个新兵都愿意去炊事班。其实,新兵连的炊事班并不是不买肉,每天炊事班都带着一两个新兵去买菜买肉,我就去过好几次,但肉没到食堂就被抢没了,那肉呢?一部分流向了那些厚脸皮的军嫂的菜篮子。每天炊事班买菜时,那些军嫂早就等着了,她们都分别从自己丈夫所管辖的中队、分队、区队的炊事班那里将部分肉拿走,说白了就是抢;另一部分肉则流向了比较“文明”的上一级的领导家里:每天,炊事班负责买菜的买回菜后,都会亲自将肉送到领导家。最后还剩下一部分肉就被炊事班的人员或领导、班长开小灶享受了。

经过这多层的瓜分,新兵连食堂里的肉就全不见了踪影,新兵们只得当起了不吃荤的“小和尚”。其实,对于新兵连里这一毫无人道的实况部队领导都心知肚明,所以到过年新兵连改善伙食时,开饭前中队长都会“好言相劝”:少吃点油的,不然会肠胃不好。可新兵们哪有听的!个个都狼吞虎咽,结果接下来就是拉肚子,上厕所都排队。对于这一生理反应,相信大家都很好理解,因为人平时不吃带油、带肉的食物,突然一顿吃这么多,肠胃肯定受不了。这是年年过年出现在新兵连的怪事。

新兵们吃不饱怎么办?部队有军人服务社,可以到那里买食物充饥。这“军人服务社”名字好像是为军人服务的,但实际上都是部队领导挣钱的地方,他们安排自己的家属在这里卖东西,东西比外边平均贵出一到两元,但人饿得没办法,再贵也得买,即使知道是趁火打劫,但也无可奈何。更可恨的是,部队还借打电话来榨取士兵的钱。2000年,在外面打长途可能就五、六毛钱,可在部队每分钟却高达两元!而且更欺人太甚的是,在这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只要拨号了,即使没打通也得交两元钱话费,原因是浪费时间了。在这里“宰人”没商量,根本没理可讲,新兵们只能忍气吞声,任人敲诈。

谈到部队的训练,实际上就是在折磨人,每次训练都是根据中队长、区队长、班长的心情而定,它们的心情好就少练点,心情不好或看哪个人不顺眼就兽性大发,狠加训练强度,简直让人受不了。若有一个人不听话,那整个队的人就都跟着受罚,本人还得多罚。一次副队长讲话,我们都半蹲着,因蹲了半个多小时都受不了了,其中一个士兵动了动,副队长看见后火冒三丈:谁让你动的?再蹲半小时!无奈,我们只好顺从命令。还有,站军姿时,如果汗流进眼睛里或被蚊子叮咬,那也都不许动,如果偷着动一下被班长发现,班长上去就是一脚或一拳,打得士兵措手不及,这种事都是家常便饭。

以前常说新兵受老兵欺负,这一点不假,老兵对新兵不是打就是骂,新兵如果反抗,几个老兵合伙一起收拾他,现在虽说部队规定不让再打人,但是那些当官的不来硬的了,来更阴的,就是以训练为名来体罚,加大训练量来整治人、打压人。比如,队长要求早操跑五圈,若我们“啊”一声表示嫌多,班长接着就冷冷地说:“六圈!”聪明的人就赶紧开始跑了,而有的不服,还站在那儿,班长见状就说:“七圈!”就这样一直往上加,越反抗越往上加,没办法,最后还得跑。连队的紧急集合也完全是根据领导们的心情,他们若心情不好,那新兵就该倒楣了,练起来没完没了,好像领导就是拿新兵取乐似的。

在新兵连熬过几个月后,我就被分到了船上。我到船上的第一个感受就是终于能吃饱了,但在这里,我又看见了部队榨取我们纳税人的钱财的一幕。我们军舰出海训练有航海补助,俗称航补,每次负责报航补的军官都是虚报、多报,比如,一天出海训练两小时,就报六小时,一个月出海三天,就报出海八天、十天,因为航补是按小时算的,所以多报几小时或几天,自然就多得钱了。其实多报、虚报这是部队早已公开的秘密,那为什么上级能批准呢?就是因为负责报航补的人早把上级领导的名字和出海时间都加在了我们船上(其实我们出海时,他并不在船上),因为有了某某领导的出海记录和航补费,这样管事的一看有领导的出海记录就给批了,如果不批,领导拿不到航补,那他就麻烦了,就该倒楣了。

还有,就是出海训练,那哪是训练啊?简直就是一部荒诞不经的讽刺剧!训练时,船在海上航行着,而士兵们在船上酣睡着,这就是所谓的训练!大红龙的电视、报纸、广播里整天颂扬什么“精兵强将、保家卫国”,实际上都是胡说八道、自吹自擂,它嘴里的“精兵强将”都是一些酒囊饭袋!根本没有什么真本事。我在船上一年多就有一次实弹训练,但这次实弹演习说起来也极具讽刺意味,完全暴露出大红龙内部的腐败、堕落与黑暗,处处可见贪官污吏的黑手与劣迹。训练时,领导让我们把三个瓷罐子打到海里,前炮、后炮共两门炮,各二十发炮弹,最后就后炮打中一个罐子。训练发射深水炸弹时,班长对我们说:“这发射药是1964年的,不一定好用,打不出去就把炸弹推到海里去,然后报发射失败。”

堂堂的国家军队就这样的装备、这样的训练成绩怎么能保家卫国?大红龙就知道厚颜无耻地吹牛皮。可见,部队的军费全部被从上到下的贪官私吞了,还上哪儿有战斗力?就他们所吹嘘的海上“陆战队”“精英部队”全是跑龙套的,他们的“演习”其实都是在“演戏”,电视新闻报导的演习画面全都是假的,都是为欺骗百姓、欺骗国际的鬼把戏,根本不是什么真功夫。一次,我们看陆战队搞演习,官兵们坐着登陆舰快到岸了,然后赶紧坐上冲锋舟上岸,接着“砰”一声爆炸,“啪”插上红旗——胜利了,演习结束了,整个演习过程一共没用半个小时!简直让人啼笑皆非。

更可笑的是,等这些“精英们”集合时,还有好几个晕船的连路都走不了,还得有人搀扶着走,真是成了天大的笑话,这就是大红龙口中的“陆上猛虎、海上蛟龙,空中雄鹰”!这就是展现在人民眼前的军威、国威的最真实的一面!大红龙全是谎言欺骗,它从始至终都在用谎言欺骗人民,用假相蒙蔽国际,实际上大红龙就是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它所养育的贪官污吏已经将它的内脏掏空,它现在只是自吹自擂,竭力在外表粉饰太平、繁荣、强盛,以掩盖它内部的空虚。

大红龙的黑暗腐败伤及了所有的中国百姓,而我也毫不例外,在我参军的那一天就早已注定了我失败的命运。2002年11月份,面临转士官或退伍回家的选择,我选择了转士官留在部队。那时,我还是想得太天真,虽然对部队中不公平的事也发泄不满,但我并没有看透部队是最黑暗、邪恶的团体,也并不认为部队是大红龙公开授予的实施暴力统治的权力机构,更不知道部队的权、钱交易更胜于社会,所以心想:领导都说过,我干好干坏他都看在了眼里,就凭我的实力、能力、努力,留下来的人中绝对有我一个。因为在船上我一直努力表现,吃苦耐劳,不怕脏不怕累,不管什么活动都积极参加,并且各种理论专业知识考试也都是名列前茅,再加上人缘也不错,和战友相处得都很好,老兵对我都很赞赏,在我们同年兵中威望也很高,舰领导对我一直都很赏识、认可,况且我还参加了舰队组织的第一届士官培训,去之前就说这个培训是为转士官打基础的,去参加培训的肯定能转士官。当时,我往家打电话时我爸还问是否再找找表叔的同学帮忙,我胜券在握,一口回绝,觉得自己的表现领导都看在了眼里,他们会公平合理地对待我的。

过了几天,一个山东老乡跟我说:“你得给教导员送礼才能留下,因为咱们船上跟你一年的新兵共22个,只有一人想退伍,其余都想留下,但只有9个名额,在你出去培训期间别人都早早送上礼了。”我听后不屑一顾,没当一回事。后来,其他船上的老乡也提醒我:“你要想留下,就得拿钱砸。”我还满怀信心地说:“不用,船上的老兵都说就像我这样的表现肯定能留下。”最后,虽然我心里并不相信部队有那么腐败,但还是在他们的多次劝说下花了约300元买了两瓶酒给教导员送去了。就在我翘首等待好消息的时候,退伍命令下达的头一天下午,机关里一老乡告诉我说,我们船上报出了表,我排11名,也就是转士官没我的份,听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特别难受委屈,不禁失声痛哭,心里不停地呐喊:怎么这么不公平?不是说在部队有用武之地吗?不是说只要努力拚搏就能有回报吗?那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等第二天退伍命令宣布时,果然有我的名字,但是我已不感到意外,可船上所有的人都觉得意外,都认为该留下的没留下,该退伍的却留下了。

后来才知道,凡是留下的都是通过关系送钱买下的,他们有的送2000元,有的送3000元,有的送5000元(就是排名第一的),各方面都是最优秀的人也拿出1000元来巩固。最让人不解的是,我们队的一个河南兵,他各方面都是排名靠后,而且他自己也不太想留在部队,可他竟然给留下了!后来我问他,他说他家人非让他再干几年,便给找了他在北京海军总司令部的亲戚,结果一个电话就搞定。这简直成了爆炸新闻,在整个船上都传开了,大家都说这个关系太厉害了!直接打电话跟我们大队长说:“你们某某舰叫某某的必须留下,留不下你也跟着转业吧!”大队长赶紧给我们舰长打电话说:“你们船上的某某必须留下,不要管那么多,如果他退伍了你也跟着回家!”这是舰长文书说的。

他还说,其实某某退伍的纪念品都弄好了,都写着他的名字,就在舰长房间里,只是这家伙的关系简直太厉害了。听着这些话,我心里七上八下,很失落,又很伤心,更悲愤,原来部队竟然跟社会一样黑暗、堕落!钱、权交易在这里竟然比社会还要兴盛!部队领导外表“军装整齐,英姿飒爽”,可道貌岸然的外表下竟隐藏着如此肮脏、龌龊、贪婪的心,部队领导都是这副“军姿”,那整个部队的军风、军纪就可想而知了。一直以来,中国媒体都在大力吹捧、表彰、宣扬中国军队,竭力高歌中国军队“保家卫国、舍身为人”的奉献精神,原来这全是谎言、全是欺骗!在中共领导的这片土地上,到处都是大红龙的贪官,到处都是榨取人钱财的黑手,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责任编辑:芬芳)

评论
2014-06-17 8: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