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华:《为奴十二年》与司马光砸缸

王华

《为奴十二年》主人翁不是好莱坞仰慕的英雄,而是一个卑贱求生的奴隶,该片获得了票房口碑的德艺双馨,不可谓不是天象的使然。图为电影海报。

人气: 6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6月17日讯】人类抛弃奴隶制好像很久很久了,不过想想中国的劳教所、建三江农垦农场的洗脑班、黑监狱等地,那里面的人不是过着比美国黑奴还要悲惨百倍的奴工生活吗?这个一百多年前的故事,其实离我们今天的生活很近很近。

描写1840年代美国南方奴隶制的《为奴十二年》,一举获得2014年奥斯卡最佳电影等数十项奖项。主人翁不是好莱坞仰慕的英雄,而是一个卑贱求生的奴隶,然而该片却获得了票房口碑的德艺双馨,这样的结局出人预料,不可谓不是天象的使然。

人类抛弃奴隶制好像很久很久了,假如随便问一个人:现在有奴隶社会吗?人们第一念就是绝口否认,不过想想中国的劳教所、建三江农垦农场的洗脑班、黑监狱等地,那里面的人不是过着比美国黑奴还要悲惨百倍的奴工生活吗?这个一百多年前的故事,其实离我们今天的生活很近很近。

在中国观众眼里,所罗门这个奴隶有独自的小房子住,每天吃的有荤有素还有水果,相比于《马三家女人头上的小鬼》等沈阳劳教所,相比于要用阴道来传递营救信息的电子时代,美国黑奴比中国访民的遭遇要强多了。

凡是仅仅为了生存而不得不苟活的社会都是奴隶社会,正如为奴十二年的所罗门所言:“我不要仅求生存,我要的是生活。”生存与生活,就像苏格拉底说的:“他人为食而生,我为生而食。”里面包含了人性对平等、自由、公正的天生向往。在专制集权的不公正框架下,人性中丑恶的一面:贪婪、自私、欺骗与残暴,总会淹没人性中善良、怜悯、公平与正义的一面,甚至当正义之光重来时,我们都找不到那份能证明我们本来就是自由人的文件。

当个人的命运被整个体制压制时,人们有很多种反抗方式。《为奴十二年》描述了其中之一。原本自由的纽约黑人所罗门,被欺骗拐卖到南方当奴隶,当面对毫无人性的奴隶贩子时,他的反抗只有死路一条。为了活下去再次见到亲人,他明白了:“生存并不是为了死亡,而在于放低你的头颅。”

然而他并没有走上“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消沉之路,在漫长而又无望的等待中,他没有灰心没有放弃,“我不过是为了生存,我不会陷入绝望的,我向主人奉献我的才能,并同时保持我的生命力,直到获得自由的机会出现。”

有国人总结所罗门的忍辱偷生理论是:“现实是石头,理想是个蛋,改变现实的前提是要保住这个蛋。”不过西藏喇嘛不断以自焚的方式抗议中共对信仰的扼杀,让人们看到,失去生命的反抗,对个人可能毫无意义,但对整个社会是有意义的。特别是印度甘地、美国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和平抗争出现后,人类的反抗又多了一种形式。

当然,中国人最熟悉的反抗方式就是揭竿而起的暴力抗争。与《为奴十二年》相呼应的奴隶片《被解放的姜戈》,里面的奋起反抗可能让很多人觉得酣畅淋漓,就像《让子弹飞》一样,用民众的抗争来推翻邪恶的统治,几千年来中国历史就是这样演绎的。不过所罗门为奴的1841年,比林肯当选为总统还早了20年。

要想救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个制度大缸出现漏洞.
要想救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个制度大缸出现漏洞.

中国人都知道司马光砸缸救人的故事,他当时只是一个小孩,身高没有水缸高,无法把落水人捞起来,自己也不是抽水机,无法把水舀出来或抽走──就好比我们个人无力改变制度一样,要想救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个制度大缸出现漏洞,让会淹死人的恶水自动流出。

这是一种更高形式的反抗:从体制内部瓦解邪恶。如今法轮功发起的全民退党、退团、退队的三退大潮,其实就是司马光砸缸的生动体现,也是共产红朝奴隶们的最佳反抗方式:既不与邪恶的奴隶贩子正面冲突,同时也在不断的在精神领域砸缸,不断瓦解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从而让中共无力再行大恶。

一部折射当今奴役社会、反映人类正邪大戏、唤醒人们不懈抗争的影片,能够得奖也就自然而然了。

评论
2014-06-17 11: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