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叙机轰炸叛军据点 极端主义蔓延多国

2014年6月21日,图为巴格达西部的拉马迪一栋被战争摧毁的建筑物。(AFP/Getty Images)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6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万平综合报导)在沿幼发拉底河的部落长老宣誓效忠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或ISIS)一天后,叙利亚空军轰炸了东部边境地区ISIL控制下的代尔祖尔地区(Deir ez-Zor)。而ISIL散播的伊斯兰极端主义,也成为西方国家的隐忧。

距离伊拉克边境100公里的穆哈珊(Muhassan)上星期六(6月22日)遭到叙利亚空军五次空袭,至少炸死16人,炸伤数十人。

这个近期与盖达总部分裂的恐怖组织不但在伊拉克攻城掠地,也持续在叙利亚北部扩张势力,最近才拿下穆哈珊。

据目击者和活动家说,叙利亚战机从被围困的代尔祖尔军用机场起飞,轰炸了数个ISIL占领区,在靠近伊拉克边界的阿布卡迈(Abu Kamal)地区。

半岛电视台报导,在穆哈珊支持ISIL的居民通过Skype说,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什叶派阿拉维分支)轰炸支持ISIL的该城镇是对伊拉克什叶派总理马利基(Abdullah al-Mashour)的支援。

据反对派团体来源说,ISIL已占据了代尔祖尔省70%地区,虽然有些城镇己被反抗军团体激烈围攻,还有一些部落的城镇已经被ISIL通过胁迫和利诱的手段顺利占领。

联合国人权调查员17日警告,随着宗派战火肆虐伊拉克及叙利亚,大肆处决平民及战俘的事屡见不鲜,中东地区战争罪行泛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忧伊拉克急剧失稳。他表示,伊斯兰宗派暴力已达到大屠杀的规模,其危险性绝非空言,而且不限于伊拉克境内。

恐吓胁迫战略

一些居民说,ISIL在攻占摩苏尔市(Mosul)后,扣押了当地军队的大量武器和银行的钱,令叙利亚的追随者有底气,在(叙利亚)东部地区的部落领导人之间散播恐惧气氛,迫使许多人不敢对抗,并接受他们招安。

路透社报导,一名代尔祖尔当地律师拉曼(Aziz Abdul Rahman)透过Skype说,ISIL以威胁和利益获得部落的效忠,借此保存部队实力。

然而,代尔祖尔区主要部落族巴基尔(Bakkir)和阿凯达特(Al-Akaidat)一向与伊拉克部队交好,强烈支持伊军,ISIL仍需获得他们的支持,同时也需要在省会拉卡市(Raqqa)获得部落的支持。

新世界恐怖组织

英国媒体6月18日报导,自2012年起,ISIL开始发布年度报告,用数字和地理记录过去一年中实施的暴力活动。最新一份年报显示,该组织2013年在伊拉克共发起约一万次行动,这些行动包括1,000多次暗杀、5,000次路边或汽车炸弹,多次劫狱并成功释放数百名激进囚犯、吸纳数百名叛投士兵等。

《纽约时报》访问一名北美出生的极端分子慕哈吉(Abu Muhajir),这名自称为高中科学老师的他暗示,在叙利亚的西方圣战者可能在返国后,展开恐怖袭击。而另一位抛妻弃子、来自英国的极端份子则称,希望战死叙利亚,“祈求来生可以得到报偿”。

伊斯兰极端组织相信,通过反复制造大规模的自杀式恐怖袭击事件,让别人产生恐惧、丧失安全感,把仇视派系(逊尼派和什叶派彼此仇视经年)的人清理,把西方人赶出他们的地区,可以摧毁美国、恐吓欧洲,他们相信这样可以保持伊斯兰世界的“纯洁和虔诚”。这些人企图将他们奉行的极端教法强加给他人,还图扩大世界的伊斯兰化。

ISIL最近在伊拉克一战成名后,积极利用各种媒介在外国招募新血。据说,号称有15,000名战士的ISIL,其中约12,000名战士为该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招募,其余是透过社交网络从中东、美欧及马来西亚、印尼等东南亚国家招募的宗教狂热份子。有些人不但加入该组织,还倾家荡产资助ISIL。

ISIL近日上传一段视频,显示在叙利亚代尔祖尔占领区,极端组织训练完成一批作战儿童兵后,宣誓效忠组织的视频。

据估计,到叙利亚参加圣战的西方人约3,000人,其中西欧有千余人,法(700人)、英(400人)、数百名比利时人、荷兰人和北欧人;美国约有70人、加拿大约130人;澳大利亚约有150人;其余来自东欧国家;马来西亚和印尼人近期也有人投入极端组织。

ISIL对英国发的招募广告中说:“你不用做太多。还有不错的薪水,包吃包住。”不过,有许多人是被应召参加“赶死队”–自杀炸弹攻击。

欧洲经济不景气,在“增产创造劳动力”的伊斯兰世界,许多年轻人面临失业的困境,还有一些生活优越的伊斯兰青年憧憬极端主义描绘的“美好未来”,加入ISIL。

一名20岁出头的索马里裔加拿大年轻人史尔顿(Farah Mohanmed Shirdon)在海外参加ISIL伊斯兰极端组织的圣战。ISIL近日公布他焚烧加拿大国旗的视频,并在视频前对加拿大发出威胁。

据报导,史尔顿的家庭在索马里非常有背景,他的叔父曾做过索马里前总理,并一直致力于反对伊斯兰极端组织,盖达旗下的恐怖组织曾数次试图暗杀他。

据加拿大情报机构的调查,目前有130名持加拿大护照的人在海外参加伊斯兰极端组织;美国至今则有约70人参加极端组织。

ISIL图并伊、叙 建伊斯兰国

ISIL以凶残、暴力见称,因打着反抗独裁旗号,暗中扩张势力偷袭反抗军各集团,被盖达头目赶回伊拉克后,靠着掠夺打劫来的财富,在世界各地以激进言论招兵买马迅速坐大,令伊拉克首都告急。

早在去年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采访报导,就直指ISIL已是叙利亚北部最强的武装组织,因为西方国家主政者高瞻远瞩,看到叙利亚的反独裁抗争,已逐渐脱离民主诉求,演变成伊斯兰宗派意识形态之争。

西方强国不愿善意的军援最终成为盖达恐怖组织危害世界安宁的原罪。但观察家说,因为西方军援迟迟不至,令资源丰富(武器和资金)的盖达组织在反抗军后继不力时乘虚而入,掌握主控权。

尽管这个逊尼派极端组织被许多非极端逊尼派、西方国家,甚至盖达恐怖主义所排斥,却靠着掠夺来的财富和偏激的言论吸收年轻无业和宗教狂热份子,加入所谓的“圣战”。宣传要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逊尼派聚集区建立一个跨国界的伊斯兰教国家。

ISIL借口对抗阿萨德,在伊拉克没有市场时,在叙利亚与反抗军抢夺取武器装备、油田、粮仓、银行和区域控制权。被盖达头目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下令驱离时,再拉回日益坐大的队伍回伊拉克打天下。

如今ISIL西方国家也感受到,奥巴马最初做出的不武装叙利亚温和反对派决定的缺失。

ISIL也受益于跨境伊斯兰国家目标的左右逢源,在叙利亚境内专抢占反对派组织控制乏力重要地区;在伊拉克则利用逊尼派不满伊拉克总理马利基(Nuri Kamal al-Maliki)的宗派执政和用人唯亲的政策。

许多部落民兵因反对马利基而与ISIL结盟,但ISIL坐大后,部族民兵只能支援ISIL对抗伊拉克政府军,却无法从与ISIL结盟中获利,甚至被ISIL胁制。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4-06-23 7: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