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请问方丈 生命的意义

文/王金丁

归意浓(彩墨)68×69cm(图片来源:大纪元 徐明义画集)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

拖着疲惫的身体踏进寺院前庭时,抬头望见寺前几棵高大的枫树正浸润在夕阳余晖里,枫叶在风中映衬出透明的琥珀色,心里顿时感到一片宁静,才觉得下午这趟登山路程的辛苦有了代价。

阵阵晚风从树上吹过,沙沙的树叶声在寺院间回荡,几片褐黄色叶子带着温软的阳光从枝桠间飘落,有两只麻雀从树叶里飞了出来,只叫了几声,就落到了寺院瓦檐上,原来是麻雀惊扰了枫叶。

站在枫树下,寺院前已铺满落叶,一个和尚正拿着扫帚远远的从墙角扫过来,才扫过的地上,枫叶又从和尚头上缓缓飘下来,构成了一个有趣的画面,我在心里笑着,和尚却一手握着扫帚,挺起身来笑着向我招手。

望着笑眯眯的和尚,才发觉自己的心情已平静了下来。最近因为工作不顺遂,心里烦躁,想到山上这座寺院来逛逛,放松一下心情,于是就匆匆上山了。平常在都市里望着山上的这座寺院,感觉近在咫尺,哪里知道绕着山路走了三个小时,只看到寺院忽远忽近,忽前忽后,自己却仍在山中徘徊着,心里就慌乱了起来,一度想下山,还好半路遇见一位村人,告诉我寺院快到了,才安下心来,既然来了,不能半途而废。

后来就不去瞧那寺院哪去了,只管静下心来慢慢走,心情反而轻松了。一路上,看到西斜的太阳在竹林间穿梭,一根根修长的翠竹往身后退着。经过了一片松树林后,就踏上了一座木头搭成的便桥,溪水从脚下流过去,真想停下来听潺潺的水声,可惜薄雾渐渐逼近,只好继续前进。又走过了峡谷边的一段黄土路后,一段长长的石阶出现眼前,那时才想起寺院哪去了,抬头只看到蔽天的枫树,想不到,攀上了石阶后,就进到了寺院里了。

站在崖壁上往山下望去,隐约还能看见刚刚走过的蜿蜒的山路,远处的高楼大厦像玩具积木,积木间似乎还有游动的东西,应该是街道上的汽车了,虽然听不见城市杂沓的声音,却让我感到阵阵喧嚣,长年的烦燥又袭上了心头。转过身来,看见和尚仍然殷勤的扫着落叶,一阵风吹起了地上的几片叶子,他拿起扫帚追逐着。阳光从树梢渐渐褪去,鸟声跟着聒噪了起来,此时,我的心里已一片宁静。

寺院的钟声响了起来,和尚停下来转身向我招手,我经过那几棵枫树朝寺院走去,想要向和尚讨杯水喝,也想请问方丈,生命的意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月的晨雾从五里坡山坳里悄悄泊进七然爷的“清风客栈”时,客栈前“酒”字旗旛高高的飘扬在晨曦里…
  • 果然小箭子料想的没错,大胡子侠客走到“江东画杰”赵富客的小孙子的画摊前,抱着胸膛停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摊上挂着的画卷…
  • 老和尚继续说着:“各位大侠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武林中人首重武德,不管那张宝图有什么神功密笈,孤儿老仆江湖卖画,理应济弱扶倾,怎可为了武功而把人家祖传遗物据为己有…
  • 有三十年手工制鼓经历的制鼓师傅梁正颖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之后说:“这鼓是天上来的。”
  • 在遨游名山大川后,把在大自然中的感受化成文字则成为诗词;体现在绘画中就成为山水画;将宏伟秀丽的山河缩影到家居庭园,就成为树石艺术。
  • 散落地上的蕃薯一个个都捡回来了,小和尚们扑扑手,又跑上石阶,那位小和尚回过头来向小箭子喊着:“进寺院来看看啊。”
  • (shown)受五里坡清风客栈七然爷嘱托采办物资,海二叔赶驴车走江川,近几年世道萧条,人心衰败,江川一带引来盗贼出没,小箭子也驾马随行。坐驴车上望着天空,海二叔不觉唱出心中郁闷:黄河之水天上来啊,流向四海;咱都从娘肚里来啊,谁也回不了娘胎……
  • (shown)“我不是说只要静心专志,就能功德圆满吗?”小和尚挑起那油担子向小箭子挥了手,转身往山门飘去,不见了踪影,只见几片枫叶珊珊飘落,忽然一团团云雾从山上飘向五里坡,整个村坊已笼罩在云雾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