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互动设计 行销梦想的魔术师

创新台湾系列报导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6月29日报导】(中央社记者苏龙麒台北29日电)2010年台北花博登场前,备受瞩目的,就是充满未来性与科技感的梦想馆,这梦幻场馆,吸引民众大排长龙,争相一睹,它的设计出自于一群“行销梦想的魔术师”。

1990年代末期,当时的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规定,公有建筑物必须设置公共艺术,让台湾的设计产业开始向上发展,“天工开物”也就应运而生。

“天工开物”是由一群设计师组成的公司,属于mimosa集团,会取这么特别的名字,是因为mimosa是含羞草的英文名字,它也是最具代表性、会互动的植物。

“天工开物”2006年开始转型,走进互动设计领域,包括故宫博物院、台湾科学教育馆等,都有他们设计的足迹。2010年在工研院牵线下,设计了令人惊艳的花博梦想馆。

2013年“天工开物”改造花博梦想馆,变成“二代行动梦想馆”,让参与的民众只要花上新台币100元,就可以拿着一只手机入场寻梦、圆梦,入场后可以靠发放的手机对着橱窗,跳出一个个的梦想。

当你踩上设计好的U-bike,眼前的景色会随之改变;当画面转入森林,还会搭配释放芬多精;拿起手机对准萤幕,还会闪烁出灿烂的烟火。历经1小时的体验后,还能列印出梦想启程的门票,这不仅满足了民众的心,也圆了互动设计者许多的梦想。

如今,互动设计,也融入商业行销中,甚至可以设计出与艺人互动等趣味情境。

“天工开物”的创研长苏巧纯,自小喜欢看迪士尼动画的她,成天幻想着有一天能够成为动画师,大学念台大动物系的苏巧纯,研究所远赴纽约学设计,回国后加入“天工开物”团队,除了自己圆梦外,也开始为他人实现梦想。

从网页互动游戏设计做起,苏巧纯就一直很想得知使用者的操作情形,于是在2006年投入互动设计领域。

她说,要定义何谓“互动设计”,重点是在有没有电脑运算在内,先有各种设备感应使用者形成input,经过电脑运算后,再以有趣的形式做出output,这就是互动设计。

互动设计产业在台湾,广义来说产业不小、合作厂商也很多,不过都以小型工作室为主,30多人的“天工开物”,已经是最大的公司。

苏巧纯也曾试着将互动设计的概念,引进2010年的台北市长选战中,希望唤醒对政治冷感的年轻人,重新关注政治,是互动设计的另一种投入形式。

在光鲜亮丽的背后,互动设计工作者也遇到许多困难的瓶颈。“天工开物”副总经理杜建兴说,台湾老板对新的东西接受度不高,不会想当第一个使用者,常要看到别人先成功的案例,让互动设计很难推动。

“要比你的客户更懂他产业的生态,并做好行销与市场分析,是互动设计最大的挑战”,他说。

他说,如果互动设计要从原来想的到的领域去做,就会产生“撞墙”,未来必须要有新的突破点,将互动设计结合演唱会或是棒球赛,是“天工开物”下一步想要做的事。

杜建兴说,互动设计产业虽然不小,但却没有被认定为一个产业。他说,英国与德国的互动设计产业蓬勃发展,原因来自于英国的博物馆活跃、德国的汽车工业很强,设计公司靠博物馆与汽车工业就可过活,台湾则没有类似的产业,让互动设计产业过得相当辛苦。

不只产业经营辛苦,就工作人员来说,也常常废寝忘食、没日没夜的几天没睡,苏巧纯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这样,年轻时还常常被关在公司大楼内一整夜。

在年轻化的互动设计产业,天工开物员工的平均年龄约仅30岁。对于未来想要投入互动设计产业的学生,苏巧纯坦言,目前小工作室太多,公司待遇与成果品质都很混乱,但只要兴趣在3D相关产业,有才华、愿意认真做下去,就会有人会挖角。

“天工开物”目前除了不断向世界各国学习新的互动设计技术,服务对象的触角也伸向中国大陆、甚至是越南的胡志明市,让台湾的互动设计登上国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