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道义以济世 视师志为己志

作者 : 智真

图为清 王翚《法范宽山水》,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629
【字号】    
   标签: tags:

颜回,春秋末鲁国(今山东曲阜)人,字子渊,一作颜渊。十三岁从学于孔子,毕生力行师教,据《论语》中记载,颜回敏而好学、德行出众、志向远大、尊师重道,真正能够做到“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多次受到孔子的赞许,被后世称为“复圣”。

学以明道

颜回勤学、善思,学以致用,尽管学习条件很艰苦,但他早作晚息攻读研习诗礼,对孔子所授反复温习,做到“闻一以知十”。孔子多次夸奖颜回好学,称赞其一闻师教就能立刻去实行,“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称赞其虚怀若谷的品德,“回也其庶乎,屡空”;称赞其能择善而从,“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

孔子说:“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论语.雍也》)颜回使用非常简陋的竹器吃饭,用瓢饮水,住在陋巷,别人受不了这种贫苦,颜回却处之泰然,不改变其自身的快乐。

这与孔子所说:“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的心境相通,意指如符合正道,即使吃粗粮,喝白水,弯着胳膊当枕头,也是乐在其中了。

在忧患艰辛的生命历程中,老师孔子能“乐而忘忧”,在贫寒困苦的生活境遇中,学生颜回能“不改其乐”。对于孔子、颜回这样品德高尚的人来说,快乐不在于物质享受,而在于精神境界的追求,人们把他们这种融于道的心灵深处的快乐,安贫乐道的精神,合而称之为“孔颜乐处”。

后来,儒家知识分子都以寻求“孔颜乐处”的精神之美,作为自身内心世界充实的理想境界。

“学”是培养君子德行和进行伦理道德的实践,鲁哀公曾问孔子:“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回答:“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迁怒”意指不迁怒于别人,“不贰过”意指不重犯同样的错误。

颜回在各个方面都严格地要求自己,对老师所讲的每句话都不懈怠,他善于自省,“反求诸己”,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最终成就了其仁人君子的人格,儒者的风范。在待人处世上,颜回曾说:“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亦善之。”

颜回终身追随孔子,随孔子周游列国而弘道,归鲁之后,除讲学外,便是帮助孔子整理古代典籍,是《易经》主要整理人之一。

颜回一生好学不倦,孔子的学生子贡称赞他说:“夫能夙兴夜寐,讽诵崇礼,行不贰过,称言不苟,是颜回之行也。”宋代程颐称赞他说:“颜子所独好者,何学也?学以至圣人之道也。”

崇礼行仁

颜回素以德行着称,他认真领悟孔子关于“仁”、“礼”的涵义,并真正地去躬身力行,“敏于事而慎于言”。他曾向孔子请教什么是仁,孔子回答:“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意指能克制自己的欲望,使自己的念头、言行符合礼的原则,就叫做仁。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到,天下则归于仁。

颜回又问关于仁的具体要求有哪些,孔子回答:“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在孔子对他进行“克己复礼为仁”及“四勿”的教导后,颜回马上表示“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论语.颜渊》),意思是我虽然不聪敏,但是我能够遵照老师的话去做。

孔子称赞颜回是一位仁德的人,并赞其具有君子四德,即强于行义,弱于受谏,怵于待禄,慎于治身。《孔子家语》中记载,颜回、子路、子贡三人应其师孔子的要求,谈及各自的志向。

颜回是这样讲的:“回愿得明王圣主辅相之,敷其五教,导之以礼乐,使民城郭不修,沟池不越,铸剑戟以为农器,放牛马于原薮。室家无离旷之思,千岁无战斗之患。”

孔子对他们三人各有评论,对子路的评论是:“勇哉!”对子贡的评论是:“辩哉!”而对颜渊的评论则是“美哉!德也。”

孔子倡导仁政和道德,颜回所向往的也是德教风行,人人讲仁义、个个言规矩的崇仁尚礼的理想社会。而这种理想的实现,颜回和孔子一样主张教化为主,无论环境怎样艰难,也要难行能行。

《韩诗外传》记载颜回之言:“主以道制,臣以德化,君臣同心,内外相应。列国诸侯,莫不从义向风,壮者趋而进,老者扶而至。教行乎百姓,德施乎四蛮,莫不释兵,辐辏乎四门。天下咸获永宁,虫宣飞蠕动,各乐其性。进贤使能,各任其事。于是君绥于上,臣和于下,垂拱无为,动作中道,从容得礼。”颜回还说:“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孟子.滕文公上》)

孟子称赞颜回说:“禹、稷、颜回同道。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由己饥之也;是以如是其急也。禹、稷、颜子,易地则皆然。”(《孟子.离娄下》)

师志己志

两千多年来,颜回一直被后人奉为尊师的楷模。他深深体会到孔子思想的精深博大,说道:“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论语.子罕》)

他极其敬重孔子,对孔子无事不从无言不悦,他时时跟随孔子,《庄子.田子方》中有所谓“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在《论语》中记载:“子行颜随”,当然颜回不仅仅是身随,更是毕生依教奉行的心随。

孔子也认为“回也,视予犹父也”。颜回的仁德,也影响了同门中的许多人,孔子说:“自吾有回,门人益亲”(《史记.仲尼弟子列传》),意思是说自从我有了颜回这个学生,学生们更加一天天地亲近起来,大家更加和睦了。

《孔子家语》中记载:少正卯鼓吹邪说,与孔子同时讲学争夺弟子时,孔子很多学生为此而动摇,竟使“孔子之门三盈三虚”。唯有颜回未离孔门半步,有人问他:“你何不去向少正卯学呢?”颜回回答:“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且夫子之学,遵天命,倡仁德,示人以正道,足吾之为学也,何去之有哉?!”

孔子周游列国弘道,颜回紧随孔子,信念坚定。孔子在厄于陈、蔡的最艰难时期,依然坚持理想,“讲颂弦歌不衰”,在不为世人理解容纳的逆境中,有的学生产生了动摇,颜回始终坚定不移。

颜回说:“夫子之道达到了非常高的境界,所以不被有些人容纳。即使如此,夫子尽心尽力去推行,以仁德之心救百姓于水火之中。虽受阻遭嫉,不为一些人所容,对夫子之道有何伤害呢?这可能正是道的珍贵吧!任何环境中能够坚守正道不动摇,这是君子才能做到的。不修养正道,是我们的耻辱;我们传播正道了,却不被一些人采纳,那是他们的耻辱。”

孔子在众弟子们中,称赞颜回临难而不失其德,穷困而不改其节,“吾信回之为仁久矣”,“吾之信回也,非待今日也”。

后来,汉代王符亦称赞颜回:“困馑于郊野,守志笃固,秉节不亏。宠禄不能固,威武不能屈。虽有南面之尊、公侯之位,德义有殆,礼义不班,挠志如芷,负心若芬,固弗为也。”(汉王符《潜夫论.遏利》)

孔子天命论思想谈到敬天知命,以德配天之理。孔子及其弟子们一生的天命在于承继道统,传续千古之文脉,坚定“道济天下”,在礼崩乐坏的社会环境中,虽然一生颠沛流离,时遇困顿,屡遭艰难,然而却能始终不更其守,不遂其志,有如天地厚德,泽被苍生百千余年。

孔门弟子尊师的风尚为历代人所推崇,颜回以师志为己志,以师愿为己愿,追随孔子行义天下,为后世留下了尊师重道和矢志不移追求真理的圣贤风范。

──原载《明慧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汉人姜诗的妻子,是同郡人庞盛的女儿。姜诗侍奉母亲十分孝顺,妻子侍奉孝顺婆婆尤其专心。母亲喜欢喝江里的水,而江水距住处有六七里,妻子经常逆流取水。后来遇上大风,妻子没能及时回来,母亲口渴,姜诗责备妻子,打发她回娘家。
  • (shown)成书在春秋战国时期的《黄帝内经》是中国著名的医书,书中记载了古人对于疾病的认识与医治手段。这期让我们透过介绍古代大夫的治病工具,一窥古人的治病哲学。
  • B>四)德修命转
  • 旷,字子野,冀州南和(今河北省南部)人,他是春秋时期晋国著名的音乐家(当时地位最高的音乐家名字前常冠以“师”字)。史书上没有记述师旷出生的具体时间,据估计,师旷应该主要生活于晋悼公、晋平公执政时期,即公元前572-公元前532年。
  • 汉光武帝刘秀召董宣任洛阳令。当时湖阳公主(光武帝的姐姐)的奴仆杀了人,因为躲在公主府,官吏无法抓捕。等到公主外出时,该奴仆陪乘。董宣就在夏门亭等候,等公主的车辇走过来,董宣勒住马迫使车子停下来,用刀画地,大声斥责公主的过错,喝令该奴仆下车,当场杀了他。
  • B>一、不受秽物
  • 诗经》作为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被列为儒家“五经”之首,产生于周代礼乐文明之下,其价值不局限于文学,从多层次、多角度地体现了周人的思想意识、伦理道德、审美观、信仰等,反映了周代社会的方方面面和以周礼为核心的华夏文明的特质,是对华夏文化的颂扬。
  • 清朝时,有一位姓陈的盲人,非常精通摸骨算命的小道,远近驰名。当时漳州的一位总镇官员(注:总镇是清代负责地方军事的官员)慕名把他请到自己的府上。
  • 礼乐文化倡导“以德配天”的君子风范。“以德配天”是周人德治思想的宗旨,正所谓“王道之三纲,可求于天”,传统文化将各种美德都赋予了君子。君子人格对后来的中国士大夫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成为中国人一生的道德追求。
  • 关汉卿,号已斋,亦作一斋,大约生于金代末年(约公元1229年—1241年),卒于元成宗大德初年(约公元1300年前后),元代戏曲奠基人。然关汉卿究系何方人氏,多年来一直众说不一,主要有四:一为大都(今北京)说,见元钟嗣成《录鬼簿》:“关汉卿,大都人。太医院尹,号已斋叟。”;二为解州(山西解县)说,见清邵平《元史类编》:“关汉卿解州人,工乐府,着北曲六十种。”;三为燕人说,见元熊自得《析津志》;四为祁州(今安国市)说,见清乾隆《祁州旧志》:“关汉卿,时祁之伍仁村人也。……”比较而言,前三者皆语焉不详,且惟此仅见,缺少佐证。而祁州说所言较详,较具体,且当地又有大量关于关氏遗址、遗事的传说佐证,多数关学研究者倾向此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