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老渔夫的脸庞

文/王金丁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薄雾渐渐散去后,首先出现的是老渔夫沾满水汁的脸庞,他在船舷旁倾著身体,双手奋力的抓紧缆绳,我蹲在岸上兴奋的按下相机快门时,听见几个筐啷响声,渔船就靠了岸。老渔夫船前船后跳来跳去,嘴里吆喝着向我挥手,在这个微雨而孤寂的港湾里,带给了我一丝暖意。

晨曦跟着铺上了海面,露出了渔港的明亮,两位渔妇坐在港边的矮墙下,在堆积如小山的牡蛎壳旁低头剥着牡蛎。一艘艘满身斑驳的小渔船摇晃着船舷,泊靠在码头里,迤逦向远方的白色灯塔,杂沓的桅杆插向天空。这里是台湾西部东石乡一个小渔港。

“老伯,昨晚丰收了吗?”老渔夫个性开朗的样子,看见我贪心的按着快门,一边收拾着湿漉漉的缆绳,一边抓起脖上的毛巾擦脸,大方的让我拍照,大声嚷着:“只抓了几条旗鱼,都交给鱼市场啦。”老渔夫把毛巾抛向脑后,站在船头卖力的扎着绳索,抬头望向我时,脸上映了一层早晨微黄的阳光,又抛下一句“抓不到鱼啦”就钻进船舱里去了。

早晨的鱼港特别宁静,海上传来哒哒的船声,打雷似的响彻云霄。我坐在岸边套着缆绳的石础上,看着一艘鱼船拖着一排竹筏航向外海。这时老渔夫抱着一堆渔网,从船仓钻出来,指着那艘船,拉着嗓门向我喊着:“那是去外海架蚵棚的啦。”老渔夫攀上岸来,坐在一颗大石头上,继续跟我聊着。告诉我从十八岁就开始捕鱼,现在已经七十几岁了,一生与海为伍,他望着飘渺的大海说:“到了外海看到海水的颜色,就知道那里有没有鱼。”

过去这个渔港,一个晚上就有几十艘船出去捕鱼,现在只有几艘船出海,他说是因为环境污染的原因,鱼儿不来了;“年轻人只好跑到城市里打工去了。”我看着老渔夫风霜的脸,想起《老人与海》的情节,好奇的问:“您捕过的鱼有多大?”他开怀的笑着说,要在年轻时碰到大鱼,一夜拼了命也要把它拖回来,“现在大鱼进了网,当然也很兴奋,会跟它玩一阵子,要是挣扎得厉害的话,就让它回大海去了。”

几艘渔船陆续泊进了码头,渔夫们在船里远远的向我们招手。我向老渔夫说,您应该退休了,惹得他脸上的皱纹跳了起来,沉思了一下说:“不管鱼来不来,我还是喜欢到大海里去,那是我熟悉的地方,整个晚上静静的躺在船上,就像躺在海里一样。”这时,老渔夫脸上飞上了一抹喜色。

忽然下起了小雨,老渔夫站起来掮着鱼网,抛下一句话,就走向渔村里。海风里,我一时没听清楚,大声问:“老伯,您说什么?”远远的,老渔夫转过身来也嚷着:“回家去听收音机讲《三国演义》的故事,听了好几年啦。”

老渔夫转过身来的瞬间,我看到了一张喜悦而平静的脸庞,可惜,贪婪的我却没来得及拍下这张照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散落地上的蕃薯一个个都捡回来了,小和尚们扑扑手,又跑上石阶,那位小和尚回过头来向小箭子喊着:“进寺院来看看啊。”
  • (shown)受五里坡清风客栈七然爷嘱托采办物资,海二叔赶驴车走江川,近几年世道萧条,人心衰败,江川一带引来盗贼出没,小箭子也驾马随行。坐驴车上望着天空,海二叔不觉唱出心中郁闷:黄河之水天上来啊,流向四海;咱都从娘肚里来啊,谁也回不了娘胎……
  • (shown)“我不是说只要静心专志,就能功德圆满吗?”小和尚挑起那油担子向小箭子挥了手,转身往山门飘去,不见了踪影,只见几片枫叶珊珊飘落,忽然一团团云雾从山上飘向五里坡,整个村坊已笼罩在云雾中…
  • 没等七然爷开口,那树下的老和尚已低着眉说话了:七然兄心里的事老衲知晓,您一向行事方正乡里尽知,既有老少英雄相助,就不必过虑了,人生戏梦一场,散戏前自会真相大白,恩怨也应了结。…
  • (shown)阿里山茶风味、品质特殊,隙顶国小的茶艺课及小小茶博士的评鉴制度,无形中将乡土教学和品格教育融入其中。茶艺课就像是一门艺术课一样,为资源相对缺少的偏乡小学来说,注入一股活水。
  • (shown)早上三、四点钟,天未亮,侯加福已到赤兰溪、沄水溪去找石头。清晨的溪谷露水很浓,身体都淋湿了,他却感觉很好,能够找石头,还可以找灵感。侯加福创作石雕时都是用凿子直接在石头上打底稿,手工雕刻的作品给人的感受就是不一样。
  • (shown)小箭子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碎银子,就朝拉琴的老者掷去,海二叔急忙叫着:“不要胡闹。”只见那碎银子已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击上了拉琴的老者,还是软绵绵的坠了下来,看得海二叔惊呆了,手里的酒杯子停在嘴前,嘴里念着:“这是那门子功夫,这趟路可没白跑了。”…
  • (shown)可我一生飘泊江湖,拉琴卖唱只是求个糊口,真为的是寻访正法大道,小兄弟喜欢武功,武功自有其精巧奥妙之处,岂知这正法大道才是人间至宝…
  • (shown)恍惚中听到了一串小调儿,老者才从晕眩里醒转过来,发觉已进了一个村庄里,只见眼前红墙白瓦,村人悠闲来去,天空仍然稀疏下着细雪,也不沾身子,却有片片粉红梅花残瓣在空中飞舞,煞是好看,抬头望去,原来那屋后小山坡上植着一排梅树…
  • (shown)待到了天亮,大地正沾了露水,那时的菜儿最对味,花儿最娇美,竹笋子也正是肥嫩的时候。村哥哥们就从山上一路采摘下来。敏儿一面说着,只见一群汉子从前面山脚下向溪边奔了过来,雄浑歌声跟着一圈圈扩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