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东南随笔】我走入和修炼佛法的经历

人气 5
标签:

二、消业、过关

修炼中,我对师父所讲的“病业”相关的法的理解、体悟甚为深切。师父指出“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还说“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

多年来,我自身也发生了几次极惊险的事故:1. 一次过马路,看了看路上没有汽车,行走的信号灯也亮着,我便前行,走到中间时,突然地一辆汽车向我冲来,躲无可躲,车子贴近我的衣服停了下来;2. 也是过马路,也是躲无可躲,右转弯的一辆车里的人可能没看到我还在开,紧急中不由自主地我忽地跳起来趴到那车的前盖上!3. 一次自己给车子换机油,因为曾听朋友说其3年新的车被车行换油死掉的事,就自己换。将我的Camry车支起后,还用手推了推,很安稳,钻到车底下,正侧着身子拧螺丝时,就听着猛的一声响,整个车身呼的落下来,清楚的感到车底的一根粗横管子已经碰触到我的左上臂,危急之极,耳朵听到“呼”的一声,一阵风从四周吹来,整个车身被提了起来,我毫发未损。我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退出来发现,整个车子仅靠右前部的一个支架撑着。之后还发现,垫支架的木板上有一浅一深的两个印,就是说在这过程中,支架自己还挪了位。那个横管离地面大约20公分,而我的肩宽是40公分,不是师父保护,当时就会没了命。顺便一提,其后为了少让师父操心、承受,我再也没用过支架换机油。

修炼中遵照师父的讲法实修是极重要的。我虽然能坚信师父与大法,修大法的心也是坚定不移的,可实际的修炼中总不怎么精进。例如我一直就不怎么炼功,虽然明知炼功的重要,师父明确的讲“修炼的人不能不炼功。”可我总以太忙为借口,还拿师父的话安慰自己,(师父的话是:“如果你真的很忙炼的时间确实很少,师父也有办法给你做。”)我的“病业”就尤其多且重,也印证了师父所说的“被干扰最多的、被迫害的多数是那些个不太精进的学员。”在此就讲两次的。

大致2001年初,我突然有了阑尾炎的症状,右下腹部疼,早几天还忍着,后来疼的很严重,我太太、儿子及朋友们多次要送我去医院,我知道是消业,都一直拒绝。最后疼的实在厉害,大家要强行送医院。我学过人体解剖与生理,知道那个阑尾(盲肠)没什么用,且常带来麻烦,心想:要不就去医院切掉它?免得以后麻烦。这就去了医院急诊室。医生用手稍做查探,也断定是阑尾炎。因为几天没怎么吃喝,就打点滴补补水什么的。那个针头倒是扎入血管了,可护士一走,自动控制器就停工、叫起来,连着发生了4、5次。护士大感奇怪,明明好好的,怎么会停呢?我还不悟,心想:补点水、维生素之类的该可以吧!嗯,真的可以,控制器再没叫过。这也是我一生中打过的唯一一次点滴。

为了确诊是阑尾的问题,我被做了各种检查,B超、X-射线、核磁等等,可医生说就是看不到我的阑尾,甚至说我与别人不一样。因为还疼,医生决定给我做手术,我与太太也同意了。记得安排在下午1点左右,到了1:30,医生来告知第一个联系好的外科医生因为别的事不能来了,已联系了第二个,大约在3点钟开始;到了3:30,我的那位主治医生来说,第二个医生也因故来不了了,又安排了第三个,大致5:00 开始。我们继续等,到了近6:00,又被告知第三个医生也来不了了,要我等到8:00,第四个外科医生会来做。。。

到了这时,我才顿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接受常人医院的处置呢!立即决定回家!我太太还犹疑不决,我已果断的脱掉医院的服装、套环等,下了床,腹部也不大疼了。让太太告诉护士一声就走了出去。护士急的不行,追到门外,高声要我留下,不然会死人的。我肯定的对他说绝对不会。

回到家里,腹部已经不疼了,令我惊奇的是,我看到两个粉红色的小法轮从椅子转到墙上!我明白,是师父在鼓励我呢!更让我难忘且记忆犹新的是,我接着盘腿打坐,一会儿就看到许许多多的五颜六色的小法轮围着我在转!

另一次,我的胃部突然又常疼起来,周末尤为严重。平时的工作倒基本未受影响。最厉害的接连几个周末,无论吃什么都得吐出来,喝点水也得吐,疼也成了连续的,体重降了10多斤。妻子几次帮我联系好医生,逼着我去医院,不成。又发动我的父母,姐、弟、妹等,老父母被她的描述吓的惊慌不已,哭哭啼啼地打电话要我上医院,姐姐、姐夫,弟弟、弟妹等亲自到我家来,几次要强行送我到医院,甚至要打911叫警察来;工作单位的同事发觉了我的失重、消瘦,加上我妻子也告诉他们说我生病,同事们也都劝我去医院,一个同事还把他的好朋友医生介绍给我,最后连我们平时难得见面的大老板,一个有几千人的单位的副总裁也专程前来劝我去医院,并把他认为最好的医生介绍给我,还说已向这个医生写了信。等等吧,对这一切我均以不动制万动,好言谢绝。靠着自己对师父、对大法坚定的信,“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不吃不喝也无所谓,实在坐不住,就躺在床上或靠着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突然的,我的胃痛消失了,饭量恢复正常,什么都能吃了,五、六个周之后,体重也返回来。

可师父说了:“得你自己亲身去做、去修、去实践,辛苦是你修炼的一部分。” “要是什么都不做,那算修炼吗?”我们都很自豪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也很荣幸,能助师正法。 最后,用师父说给我们的一句话作结束语:“完成大法弟子的责任,归位后你都会感到无比的荣幸。”

(责任编辑﹕ 泽霖)

相关新闻
美太空司令部入驻阿拉巴马亨茨维尔
田纳西州长承诺教师加薪
无畏缠身官司  韩国电池厂SK 按计划进行
长期护理保险购买指南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选拜登的人后悔了?习色厉内荏
【西岸观察】大法官退缩 弹劾势必难产?
【时事纵横】习批新冷战 拜登织网遏中共?
【财商天下】美盯上新疆棉花 品牌服饰背后故事
【远见快评】中共舞剑意在拜登 习喊话投石问路
【珍言真语】刘锐绍:人大将改香港特首选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