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安平追想曲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气: 78
【字号】    
   标签: tags: ,

攀着旋转梯登上安平古堡旁高耸的瞭望台时,眼前宽阔的盐水溪汹涌入海,胸中不由得一阵澎湃。溪流右岸麕集着层层叠叠的建筑物,荷据时期以来形成的旧聚落及街道隐藏其间,在阳光下闪耀着热闹景象。顺着溪流向入海口望去,一艘观光渡轮摆荡溪上,在蓝天碧海间映出一圈圈光芒,正往内海缓缓驶进安平港。前方溪畔,隐约看见一座白色建筑物,应是清领时期英商建造的“德记洋行”了。

三百多年前的台江帆影云集,荷兰人的商船航行波浪间,载着从中国买来的生丝、瓷器转往日本、欧洲各地。公元1624年,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的船队航行来到台南的一鲲鯓,兴建了热兰遮城,就是现在的安平古堡遗址,以及普罗民遮城(赤崁楼一带),作为与中国贸易的据点。当时的安平只是一个小沙洲,连接附近的沙洲与本岛间形成一条内江,后来称为台江,那时是个可容纳千只海船的大港湾。经过泥沙的堆积,浩瀚台江早与台湾本岛连成一片,形成如今热闹繁华的安平。近代台湾史就是从这里发展开来的。

从古堡里陈列的模型看来,热兰遮城规模壮观宏大,城内的房舍、营堡高低错落,各层间楼梯相通,城堡周围布建炮位以为攻防,俨然海岸堡垒。当时的热兰遮城分内城和外城,内城呈方形,叠建参层,底层是仓库,地上两层有长官公署、瞭望台、教堂、士兵营房等设施,做为行政核心。外城呈长方形,衔接于内城的西北隅,增强内城的防卫,严防敌人长驱直入;城内设有长官宿舍、会议厅、办公室、医院、仓库等,还有商贾宅院、歌亭舞榭,想见繁华盛极一时,是当时海上贸易的重镇。

如今热兰遮城已经不见踪影,现在的古堡是日本人在1930年,于原地建造的白墙黑瓦,具有南洋风味的海关宿舍。古堡前方,能看到一堵厚实班驳的城墙被老榕缠绕,那就是热兰遮城的外城南墙,在瞭望台下方还有残存的内城北墙城壁与古井,这些热兰遮城遗迹,静静的诉说着几百年的历史沧桑。

踩过一阶阶磨蚀的红砖,踏上现在称为“安平古堡文物陈列馆”的古堡,堡里墙上挂着一幅油画,画中女子跪立着张望一长者,另有一女子晕躺在伙众怀里,画里众人面露惊恐神色。那是描述郑荷对战时期,荷兰牧师汉布鲁客被郑成功派遣到热兰遮城当说客,两个女儿担忧他的安危,央求他不要回到郑营,但他仍坚持回去,后来被郑氏杀害。站在这张油画前,海风徐徐吹来,把我带进了历史的时空里。

安平经过荷兰人、郑氏、清廷及日人几个治理阶段,留下了时空邅递的历史痕迹。在安平古堡东侧,荷兰人建造的街道,及辐凑街道两旁的旧聚落仍然保留了下来,游走巷弄间,不免让人回想先民渡海来台,艰辛奋斗的岁月历程。如今这条老街一片繁荣,从街头望向街尾,市招遮蔽天空。在街头茉莉巷口,一位卖蜜饯的老婆说,从前街上居民婚庆喜事的队伍,都要先绕经这条街道,可见老街在先民心中的地位。

走进巷里,海风迎面吹来,感觉一阵清凉,经过一堵白墙,再穿过木雕屋檐,正觉曲径通幽时,只几个脚步,又回到热闹的街道。人群中,发觉对面药铺旁有一小巷,就快步钻进巷里。转了几个屋角,周遭一片宁静,原来“海山馆”就在眼前,那是清领时期,从福建来台驻守的班兵聚会的场所,我穿梭廊柱间,想像着班兵们谈话家常,互解乡愁的身影。

海山馆拱门前,见一居民匆匆走过,我跟着他弯进小巷里,转眼间即不见了踪影,忽然听见一串丝竹音律细细传来,穿过一个单伸手宅院时,唱腔已在弦音里高声扬起,寻着声音,我轻步向长巷深处走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受五里坡清风客栈七然爷嘱托采办物资,海二叔赶驴车走江川,近几年世道萧条,人心衰败,江川一带引来盗贼出没,小箭子也驾马随行。坐驴车上望着天空,海二叔不觉唱出心中郁闷:黄河之水天上来啊,流向四海;咱都从娘肚里来啊,谁也回不了娘胎……
  • (shown)“我不是说只要静心专志,就能功德圆满吗?”小和尚挑起那油担子向小箭子挥了手,转身往山门飘去,不见了踪影,只见几片枫叶珊珊飘落,忽然一团团云雾从山上飘向五里坡,整个村坊已笼罩在云雾中…
  • 没等七然爷开口,那树下的老和尚已低着眉说话了:七然兄心里的事老衲知晓,您一向行事方正乡里尽知,既有老少英雄相助,就不必过虑了,人生戏梦一场,散戏前自会真相大白,恩怨也应了结。…
  • (shown)阿里山茶风味、品质特殊,隙顶国小的茶艺课及小小茶博士的评鉴制度,无形中将乡土教学和品格教育融入其中。茶艺课就像是一门艺术课一样,为资源相对缺少的偏乡小学来说,注入一股活水。
  • (shown)早上三、四点钟,天未亮,侯加福已到赤兰溪、沄水溪去找石头。清晨的溪谷露水很浓,身体都淋湿了,他却感觉很好,能够找石头,还可以找灵感。侯加福创作石雕时都是用凿子直接在石头上打底稿,手工雕刻的作品给人的感受就是不一样。
  • (shown)小箭子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碎银子,就朝拉琴的老者掷去,海二叔急忙叫着:“不要胡闹。”只见那碎银子已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击上了拉琴的老者,还是软绵绵的坠了下来,看得海二叔惊呆了,手里的酒杯子停在嘴前,嘴里念着:“这是那门子功夫,这趟路可没白跑了。”…
  • (shown)可我一生飘泊江湖,拉琴卖唱只是求个糊口,真为的是寻访正法大道,小兄弟喜欢武功,武功自有其精巧奥妙之处,岂知这正法大道才是人间至宝…
  • (shown)恍惚中听到了一串小调儿,老者才从晕眩里醒转过来,发觉已进了一个村庄里,只见眼前红墙白瓦,村人悠闲来去,天空仍然稀疏下着细雪,也不沾身子,却有片片粉红梅花残瓣在空中飞舞,煞是好看,抬头望去,原来那屋后小山坡上植着一排梅树…
  • (shown)待到了天亮,大地正沾了露水,那时的菜儿最对味,花儿最娇美,竹笋子也正是肥嫩的时候。村哥哥们就从山上一路采摘下来。敏儿一面说着,只见一群汉子从前面山脚下向溪边奔了过来,雄浑歌声跟着一圈圈扩大…
  •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中央研究院嘉义地区研究驻站的张雅媚小姐在台湾嘉义县梅山文教基金会展场,被一幅“真善忍国际美展”里,题为《纯真的呼唤》的画作所感动,“她的泪水不会白流。”她指着画里的小女孩说:“这位小女孩皱着眉头,从她的眼神、汗水,还有她的泪水,我看到她内心无言的抗议。小女孩在自由民主的国家,纽约曼哈吨的街头,在雨中久久站着,那心灵悸动的眼神,告诉世人说,我们可以更努力一点,展现出世界和平的状态,她所表现出来的眼神让我非常感动,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