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幸存者证词 再揭恐怖性酷刑

人气 948

【大纪元2014年07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姚久仁综合报导)曾拍摄过揭秘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内幕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的导演杜斌,他出版的新书《阴道昏迷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酷刑幸存者证词》,7月21日在香港上市。该书对数十位酷刑受害人和见证人进行了访谈。
  
杜斌在推特上写道,“‘我们是人,不是牲口’,正是基于这一点,才有了这本书。这本书是要铭记肩负繁衍人类的重任的女人们所遭遇到的无可言说的凌辱和悲剧。”

把手里的东西全拿出来 让外面世界知道
  
杜斌表示,他所做的一切,“就是要外面的人知道这些事情不能发生在人的身上,因为我是一个人,我不能接受,所以我才会做,我做了就不怕,怕了就不做了。有一点必须要说出来的,我们是一个人,不是牲畜,不能想怎么折磨我们就怎么折磨我们。……我会把手里的东西全部拿出来,要让外面的世界知道,我们是人,不是牲口,中国政府不能这样污辱我们人。”

杜斌的朋友、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马三家的受害者刘华最担心的一点是,马三家的姐妹们用阴道带出来的在里面写下的马三家暗无天日的情形有关的资料,贴在一张旧报纸上,留在杜斌那里,很怕被警方抄走。马三家的血泪史某种意义上是杜斌这本书的初稿,女性用私密的阴道带出的资料以及杜斌写的书,既是历史的证据,也是历史的证言。”
  
刘华已被摧残得满身是病,她曾经被扒光衣服电击,她说:“有学员被电过乳房、阴道,还往阴道里灌辣椒面,上死人床;有学员被电棍插到阴道里;有学员裤子被脱光,用棉签往他小便处戳。”
  
朱桂芹说:“把我绑在死人床上,两腿八字形拔开,把我的外裤、内裤都脱到膝盖以下,上面灌食,下边倒尿灌肠,大小号都不让,造成我妇科炎症,拿棉签捅我阴道下边,惨无人道。把我关到法轮功小号,这个小号可曝光到国际社会,可以看清中共迫害法轮功到什么程度。”
  
另外,杜斌还拍摄过一部揭秘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及上访者内幕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该片已于2013年5月1日在全球网络公映。

杜斌在2011年三月还出版了一本题为《牙刷》的后现代诗歌体小说,作品隐喻1999年中共对法轮功发起的迫害。《牙刷》描写在监狱里,狱卒用牙刷插入女性囚犯的阴道这样一种灭绝人伦的酷刑。这种酷刑正是法轮功学员向国际社会曝光的酷刑。

杜斌表示:“发生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里面的事情,如果真的要揭开来的话,我想中共政府将无法面对这个事实。因为发生在里面的事情,就是反人类的事情。”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使用电击、“老虎凳”、“死人床”、上“大挂”等酷刑迫害关押人员的真相一直被中共封锁。

“我做了每个人都应该做的,那就是讲真话”

杜斌的多本书籍,由于揭露了中共罪恶,不可能在大陆出版,因此在香港等地出版后,非常热销。2013年6月1日,因拍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以及出版新书《天安门屠杀》,杜斌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抓捕,北京丰台国保直接参与抓捕。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犯罪,在任何时候,审讯我的时候我也很坦然。”他说:“我做了每个人都应该做的,那就是讲真话。”
  
杜斌说,当局反复问他为什么要拍摄和写书,是不是有人组织和授意?但杜斌就坚持自己做一个人的本分,“我就说因为我是一个人,我就是本着一个做人的本分,我当时告诉他们,我是一个爷们。我对发生在女人身上的酷刑、虐待,我不能接受。是一个爷们都不能接受的。”
  
当局审讯他时,以他没有亲眼目睹酷刑为由,质疑为何敢指控酷刑,但杜斌表示,有关马三家的揭露,最早是《视觉》杂志4月7日披露,他的纪录片在5月才发表,而且是真人实据,“他们问我有没有见过酷刑,我说这些酷刑是对女人的,我是男人,怎么可以看到?我采访了十几个受害者,她们都是不同时期进去的,她们关在不同的房间里面被虐待,她们讲述的,证明里面确实有这样的事情,如果你们觉得是虚构的话,她们可以给我作证。”
  
2013年4月7日晚,大陆媒体《Lens视觉杂志》的“走出马三家”的报导,以《还原女子劳教所真实生态:坐老虎凳 缚死人床》或《揭秘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坐老虎凳绑死人床强制孕妇劳动》等标题被转载,是大陆媒体少有的碰触中共禁忌。
 
强奸轮奸频繁 “那里面的情景是想像不到的邪恶。”

过去十几年来,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一直是中共标榜为迫害法轮功的先进,以残酷迫害法轮功而出名。
  
大量有关马三家邪恶的真相仍被掩盖,其中包括2000年10月马三家发生的性侵害事件,震惊世界。当时有18名女法轮功学员被剥光衣服投入男牢房惨遭蹂躏,之后这一疯狂恶行被其他劳教所及监狱效仿。
  
联合国“妇女暴力”监察专员2001年度报告写道:在1999年10月,1,5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拘留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改所。学员们被强迫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拒绝的人遭到身体的摧残,被电棍电击、被关禁闭,和被强迫做繁重的体力劳动。女学员的胸部和阴部遭电棍电击。
  
2000年10月,马三家发生了另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18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扒光衣服后强行投入男牢房。有人目睹几个犯人直冲年轻姑娘去了,事后没有几天其中一位姑娘就自杀,后来被救活。

据一位被关押在那的女学员对亲友说,“那里面的情景是想像不到的邪恶。”
  
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讲述,马三家恶警还叫嚣:“什么是忍?‘忍’就是把你强奸了都不允许上告!”
  
2001 年4月,被劫持在一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邹桂荣(被迫害致死)、苏菊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含冤离世)、尹丽萍(下肢瘫痪,一度精神失常)、周敏、王丽、周艳 波、任冬梅(未婚)、赵素环等九人,先后被马三家送到张士男子劳教院,与四、五十个男人关押在一起受尽蹂躏和摧残,有的女学员18天后精神失常。
  
对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成为马三家普遍使用的邪恶手段。并且传至全国各地的劳教所,强奸、轮奸等恶性事件频发,大批法轮功学员遭此性虐待。而马三家女二所所长苏境当年因配合迫害法轮功得力而被司法部奖励5万元人民币,还被评为所谓的“一级英雄”。

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表示,这种存在的酷刑他们早就控诉过,只不过它太反人性、太残酷、太阴毒了,对女性进行性虐待,比如用牙刷捅下体、用拖把戳下面……可以说世人觉得都不相信、难以置信。

除了对女性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性虐待,对男性法轮功学员性迫害手法形形色色,根据男性生理特点,电击生殖器、捏睾丸、扯生殖器,用刷把、笤帚把往肛门插……,令受刑者生不如死,许多人因此被折磨得昏死过去。

领导都是知情者、指挥者、参与者
  
江天勇披露,马三家多种多样的酷刑长期存在,而且领导都是知情者、指挥者、参与者。北京大兴女子教养院、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河北高阳劳教所、黑龙江前进劳教所、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湖北沙阳劳教所等等,里面存在的全面酷刑,与马三家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江天勇表示,对上访者可以这样做,那对法轮功只会更狠毒,只是国内媒体不敢报导,这些酷刑先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然后再用在别的群体,所以说一个人没有人权,所有人的人权都可能被践踏。

马三家是全国劳教所的样板,也是缩影。据相关统计,像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一样的酷刑虐待和对在押人员的迫害,在大陆劳教所中相当普遍,数据显示,大陆几乎每一个劳教所都有多达数十种的酷刑,总体酷刑达上百种。

虽然大陆于去年底宣布取消劳教制度,但一批劳教所被重新命名为“戒毒中心”,劳教制度仍以其他形式继续存在。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马三家酷刑事件当事人证实中共撒谎“未调查”
微博曝人民网两记者抗命:拒绝在马三家调查上签字
刘云山设局“习近平打的”假新闻 惧酷刑真相续曝光
【周晓辉】江系借辽宁调查组报告再度逼宫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中共将全球化当武器 5因素干预西方
【新闻第一现场】军疫严峻 习近平怯步军营?
【直播】川普听“强力缉毒行动”汇报并讲话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自曝其丑 引美英制裁
【罗厨寻味】栉瓜扣花菇
【珍言真语】郑达鸿:保全港人自由意志 黑暗中前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