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

散文:唢呐少年与画家的对话

文/王金丁

抽象的音乐线条与笔记。(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昨天放学后,在乡里的艺术学校画展里,当我看到那两颗轻灵的眼珠时,就认出是那间学校里吹长笛的姐姐了。画里的她,长笛横贴嘴上,眼睛静静的望着前方,一种熟悉的亲切感悄悄向我袭来,让我佩服起画家的功力,一时激动得想找个人说话。画家叔叔,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您,可您也画了那么多画了,怎都不曾给我那样的感受。

画家叔叔,您知道我喜欢吹唢呐,刚迷上这尖尖长长的玩意儿时,成天将它带在身上,想到就吹两声,兴致来时,就跑到田野里狂嘶乱吼,把太阳吹成了月亮,才肯回家吃晚饭,连您在村里的画室里也听到了。画家叔叔您可知道,我只要把唢呐朝向天空,声音要多高就能飙多高,要拉多长就多长。连庙里吹唢呐的老师傅听到了,都把我拉到庙会的乐队里去,当然我就越吹越起劲了,村里都知道有个吹唢呐的少年。

直到有一天黄昏,我又在田野里吹唢呐,这位画里的长笛姐姐出现在向日葵花田间,微笑着从田埂那端走来,我以为是被我的嘹亮优美的唢呐声吸引来的,想不到她却告诉我吹奏的原理,告诉我如何换气,如何控制声韵的回旋,还说最重要的是,演奏家随时要保持一颗纯净的心。她平静的神情与广阔的心胸,使我如沐春风。那时,我才知道音乐里还有这样的境界。

我慢慢的咀嚼着长笛姐姐的话,才领悟声音飙高不是功力,拉长也不神奇,心灵纯净了,吹出来的声音自然意境深远。后来,庙里那位吹唢呐的老师傅也拍着我的肩膀,问我怎么听起来更舒畅了。画家叔叔你应该记得,去年田里蕃薯收成时,我还在县里的音乐比赛拿了第一。我说这些也顺便要告诉您,那张画确实很奇妙,画家叔叔,您的画里怎么都找不到这样的感觉。

这张画让我发觉油彩真的很厉害,被画家涂抹在画布上,悠扬的声音就从长笛姐姐手里晶亮晶亮的笛孔里流泻出来,好像长笛也有了自己的生命。画家叔叔,您该去瞧瞧那张画,一定会有这种感觉。

好家伙,一张油画竟然让你这么激动,你也真是坦白得可以,可把我这个乡土画家损透了,真想拿油彩把你涂得满脸满嘴。我也要坦白的告诉你,你以前吹的唢呐确实吵人,可现在变得悦耳动听了,原来是这个道理。

听了你这一串唠叨,却发现你这家伙浑身都是纯真稚气,我们搞艺术的,追求的不就是那一片童心吗?看来,我也要纯净自己,下一次让我画你吧,让你瞧瞧我的功力,唢呐少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一条街道跌跌撞撞的商店招牌,红红绿绿的遮蔽了整片天空,一路迤逦向街尾的北门口,下午软软的阳光不争不闹的铺洒在市街上,菜摊子、行人塞满了街道,一辆机车后座堆了高高的蔬菜,把骑车的人都遮住了,噗噗的弯来转去,闪过一堆人后,带着一股白烟,钻进了路口那家文具行旁边的窄巷里。
  • 砰然一声巨响,大师啊!我终于看见了那一道曙光;亘古繁衍的三千纹路被断然劈开,鸿蒙浑沌中,赫然划破宇宙洪荒的,就是这一道斧光。
  • 天空濛濛黑黑的,还看不清楚屋外的苦楝树,大城就被站立在墙外斜坡上的公鸡给叫醒了,“咕咕咕……”的长长啼叫声,一年的日子里就只这一天听起来不吵人,若在往日里不嘀咕几句,心里准不舒服的,可今天就过年了,各行各业都忙,米店掌柜老大昨晚还叮咛今天要提早个把时辰上工……
  • 大师茶艺工夫一流,这武夷大红袍进了大师壶里,才显其意境高远,端起茶杯即似闻风声,茶一入喉又像看见高山清泉,及入腹顿觉熨人心脾,中国茶道文化深厚悠远,大师的茶艺想必与修行相辅相成。
  • (shown)“我不是说只要静心专志,就能功德圆满吗?”小和尚挑起那油担子向小箭子挥了手,转身往山门飘去,不见了踪影,只见几片枫叶珊珊飘落,忽然一团团云雾从山上飘向五里坡,整个村坊已笼罩在云雾中…
  • 没等七然爷开口,那树下的老和尚已低着眉说话了:七然兄心里的事老衲知晓,您一向行事方正乡里尽知,既有老少英雄相助,就不必过虑了,人生戏梦一场,散戏前自会真相大白,恩怨也应了结。…
  • (shown)阿里山茶风味、品质特殊,隙顶国小的茶艺课及小小茶博士的评鉴制度,无形中将乡土教学和品格教育融入其中。茶艺课就像是一门艺术课一样,为资源相对缺少的偏乡小学来说,注入一股活水。
  • (shown)早上三、四点钟,天未亮,侯加福已到赤兰溪、沄水溪去找石头。清晨的溪谷露水很浓,身体都淋湿了,他却感觉很好,能够找石头,还可以找灵感。侯加福创作石雕时都是用凿子直接在石头上打底稿,手工雕刻的作品给人的感受就是不一样。
  • (shown)小箭子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碎银子,就朝拉琴的老者掷去,海二叔急忙叫着:“不要胡闹。”只见那碎银子已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击上了拉琴的老者,还是软绵绵的坠了下来,看得海二叔惊呆了,手里的酒杯子停在嘴前,嘴里念着:“这是那门子功夫,这趟路可没白跑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