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命运是以前定好的吗?(20)马铎

作者 : 泰源

(fotolia)

  人气: 81
【字号】    
   标签: tags:

明代状元马铎(1366~1423),字彦声,号梅岩,福建长乐潭头岭南村人。永乐十年(1412年)壬辰科中一甲第一名进士(状元),授翰林院修撰,深得明成祖信任,被命辅佐太子朱高炽。

有史料记载永乐十六年(1418年)戊戌科状元李骐是他的同母异父弟,因而以“一母两状元”传为佳话。

马铎从小读书就十分踏实刻苦,每日埋头窗下,诵读不辍。l3岁时,他到县里参加儒童考试,本已内定为案首,由于考官特别欣赏他的考卷,单独放在一边,结果却弄丢了,反倒使他名落孙山。

三年后方才跟长乐另一状元李骐同时进学。之后,他们又一同到本县东溪精台拜名儒陈洵仁为师。陈先生也是长乐人,洪武十八年(1385)进士,官至给事中,因直言敢谏,得罪皇帝,便退隐田园。其文章名于一时,长乐知县王遵道特聘他讲学于东溪精舍。他十个得意门生后来都成为进士。

马铎进入精舍不久,父母相继去世,家道一天不如一天。后来又屡次乡试不利,终至三餐不继,曾一度靠卖卜算命度日,由于口才不佳,不善逢迎,又不愿意恫吓、哄骗顾客,所以这种生意也做不下去,他和妻子过着困顿的生活。

永乐四年(1406),马铎在东溪精舍的同学陈全(陈先生的侄子)考中榜眼,而马驿的妻子高若珠又是陈全的表妹。困境中的马铎,得知后受到极大震动、鞭策,更加勤奋向学。

永乐九年(1411),马铎以岁贡生资格入京会试,微薄的盘缠都是向亲友筹借,所以只能脚穿草鞋,身背包囊,步行入京。

一天,他正趱程赶路,见一女尸暴露路旁,于心不忍,不仅脱下身上的衣服将尸身盖住,还将尸体设法移至一古墓中安葬。这样一来,耽误了不少时间,眼看旷野茫茫,夜幕四垂,正凄惶间,忽见远处有一微微灯光。

他走过去一看,原来是疏林中有间茅屋,就大着胆子叩门求宿。不料开门的却是个素装少妇。那少妇不卑不亢,得知来意后,便答应借宿,这使马铎倒有些犹豫,但见天已大黑,自己又奔波一天十分困倦,只好硬着头皮进屋歇息。

他低着头不敢看那少妇,也不多说话,放下行李,倒头便睡,很快就进入梦乡。及至醒来,天已亮,便匆匆告别少妇,想继续赶路。那少妇不说别的,口占一绝道:“寒夜多蒙到妾家,炉中无火未烹茶。郎君此去登金榜,雨打无声鼓子花。”

马铎一边听着一边低头向外走,觉得头三句都好懂,唯末句难以理解,就想问清楚。一回头,却令他大吃一惊:哪里有什么茅屋、少妇?只见树木扶疏,一堆黄土,睡处则是古塚旁边的一块大石头!惊讶归惊讶,还得急忙赶路。

又一天,马铎穿行在田间小径上,这小径仅能容一人行走。走着,走着,突然一位农妇挑着一担柴,挡住了去路。马铎想退回去避让,但退要退半里多路,心下又有些迟疑。

农妇看出他的心思,就主动搭话道:“先生大概是进京赶考的举子吧?我出一句对联,您对得上,我宁愿涉泥淌水让路;对不上,您只得屈尊下田或回头,怎么样?”马铎心想,被你一个农妇难住,我还进京赶什么考?便爽快答应。

农妇抬起一只脚对马铎说:“我女儿善于刺绣,还特别喜欢绣菊花。我这双鞋就是女儿所做。不过她自己的鞋绣的是菊花,我的鞋却绣菊蕊。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娘天天清晨出门,路草中多露水,蕊遇露水不就开了吗?’但我鞋上这菊蕊却从来都不开,因而戏成一句下联:‘青鞋绣菊,朝朝踢露蕊难开。’可是上联老想不好,先生是饱学之士,请以上联赐教。”

乍一听,马铎觉得并不难对,但认真推敲,确实还颇难。这些时日急于赶路,形同脚夫,思路也枯涩不灵了。想了一会,觉得一时还对不好,又不想多耽误时问,正打算脱鞋下水让路,忽然一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飞过。

他一抬头,农妇已经不见,眼前阡陌纵横,小径笔直通向大道。原来是走得太早,误入叉道而已。遂快步折入大道,一路上追忆当时的情景,玩味刚才的对句,心下好生惊诧。

总算到京城了,并顺利通过会试。当殿试交卷时,主考官见他两鬓霜斑,长相跟永乐帝十分相似,心中暗暗称奇。读过他的文章后,觉得笔力雄健,火候纯熟,便力荐此卷,拟选为状元。

不料,当时宰相白云庆有个刚成年的爱女,欲选本科状元为婿,他所属意的是林志。林志是福州人,乡试第一,会试也第一,且年少英俊,确实是最佳女婿人选。林志本人也以为本科状元稳拿。后来,听说已拟定马铎为状元,心中怏怏不乐,很是不服。

白云庆得知状元拟选年近半百的马铎,也十分气恼,便使尽千方百计,想为林志挽回。但主考官却一步也不肯退让。

传胪当天,永乐帝听说定元尚有争议,便令两人上殿面试。两人上殿叩拜后站在一旁,永乐帝见马铎年龄虽大,但稳健非常,其貌又与自己相像,也暗暗称奇;又见林志年少翩翩,气宇轩昂,也是个人才。

当时永乐帝手中正持一把绘有梅花的白扇,就指扇为题,要求二人比对。皇上出句是:“白扇画梅,日日迎风花不动”。林志一时答不上来。马铎立即对道:“青鞋绣菊,朝朝踢露蕊难开”。

永乐帝高兴地点了点头,又指殿外一盆铃儿草,云:“风吹不响铃儿草”。马铎又随口应道:“雨打无声鼓子花”。

铃儿草,即沙参,多年生草本,茎直立,不分枝,秋季开花,状似花钟(见《本草纲目》)。鼓子花,即旋花,多年生草本。出句所云虽名“铃儿”,实际指“草”,所以“风吹”自然“不响”。鼓子花虽名为“鼓子”,毕竟还是“花”,难怪“雨打无声”。对仗如此工稳,寓意如此巧妙,实如天造地设一般。

永乐帝见马铎对得既迅捷又工稳,连声赞道:“真状元之才也!真状元之才也!”阶下百官同声称贺,林志亦施礼表示佩服。马铎就这样争得状元。

这篇记载中的马铎,在赶考途中,出于同情和善心,掩埋一暴露路旁的女尸,无形中做了一件大善事,积了大德,便立即得到善报。那女尸在另外空间的灵魂(元神)先后托化为一素装少妇、农妇,点化他未来殿试时将会出现的对联及最佳答案,让他有机会登科。

因为人死后,人的灵魂(元神)摆脱人身的束缚,在另外空间就能看到事物的本质,能看到他将来殿试时皇上出的对联及最佳答案,就预先告之他,以报答他掩埋之恩。

当然,那女尸的灵魂(元神)在另外空间中也看出马铎有中状元的命,所以才会说:“郎君此去登金榜”,这样才能帮得上忙。可见,人生中的一切事情都是注定的。

这篇记载中也谈到鬼魂的现象,可能有人认为这些都是些虚构故事,认为世界上没有鬼魂。最近新唐人电视台有一个视频:〈破天荒 美法院公开承认有鬼作祟〉。网址是:http://cn.ntdtv.com/xtr/gb/2014/06/14/a1116459.html

内容提到:美国一家法院公开张贴警语“CAUTION GHOST CROSSING”意即“注意,有鬼经过”。警告民众有鬼出没,小心别被吓到。

法院监控器拍到疑似鬼影的画面。片中可以清楚看到一女性鬼魂似乎在书写什么,CNN记者到现场观看,认定没什么东西可以反射或制造出那样的影像。法院的保安警卫也证实自己及一些同事,在夜间确实常常听到一些不寻常的脚步声和噪音。

美国是一个科学和技术都比中国发达的国家,但人们并没有用科学技术来排斥、压制鬼神等现象的存在,而是实事求是的忠实报导,并由法庭公开张贴警语。如果此事发生在中国,可能又会引起一场反封建迷信、反愚昧落后的辩论或政治斗争。

其实,一百多年前的中国,广大民众也和现在美国一样,认为神鬼世界也是常见的现象,有待于深入探讨和考察,无须戴上这么多别有用心的政治帽子和诽谤之语。@*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朝时期,杭州望仙桥住着一户许姓人家,据说,许家楼上有吊死鬼。一个叫朱十二的屠户,仗着自己勇猛,就拿着杀猪刀上了楼,点着蜡烛睡下。
  • 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维克森林大学医学院教授罗伯特.兰萨(Robert Lanza)认为,灵魂不但能存在于我们这个宇宙,它还能存在于另一个宇宙。灵魂意识的能量可能在某一点上被招回来放入另一个身体。
  • 明朝时期,南昌人徐巨源,字世溥,是崇祯年间的进士,以书法闻名,他的亲戚邹某请他去开馆教书。途中,徐巨源遇到一阵怪风,将他吹到云中,只见一个身穿长袍,手拿牙笏的官吏出来迎接,说:“冥府造宫殿,请先生题写榜额楹联。”
  • 过去有个清寒士子落第,他就焚烧试卷,状诉文昌君。夜里梦见神对他说...
  • 宋代的吴公才,字德充,弋阳(今属江西)人。吴公才在京城太学读书,直到五十岁时还一事无成。因此,吴公才便不想再参加科举考试了,他打算返回家乡。这天他来到二相公庙求梦,想根据作梦内容决定是否回家。
  • 陈子文(1648-1709),浙江海甯人,贡生。康熙四十七年(1708)擢南安知府,卒于官。诗歌、书法,著名当世。其书专法晋人,于秦、汉、唐、宋以来文字收集尤富,皆为题跋辨证。
  • 一般人对算命会有一种误解,以为你会算命,就应该能把所有事情都算出来,其实,这只是一厢情愿的看法。因为同是算命,有许多种方法,各种方法都有它的长处和不足,如果说能算到人和事物的细微地方,可能莫过于用宿命通功能和大六壬算法了。
  • 淸代巡抚邹鸣鹤(1793~1853),江苏无锡人,道光进士。他发迹前,有一次在梦中,向一位在阴间掌管籍册的友人,打听自己一生的命运将如何。友人写了八个字交给他,写的是“官居四品,洪水为灾”。他正想详细询问,梦已醒了。
  • 人的一生中会发很多梦,绝大多数的梦是些稀奇古怪、不相关联的梦。人一生中唯有一、二次梦,是与我们真正有关联的,就是人的灵性进入另外的空间,看到或听到另外空间的人或事物,这种梦往往十分清晰,明显的不同于其他稀奇古怪的梦,只有这种梦才是真实存在,史书上经常有记载。
  • 史浩(1106年~1194年),字直翁,南宋大臣、词人。明州鄞县(今浙江宁波)人。南宋绍兴十五年(1145)进士,任国子博士、参知政事。曾是宋孝宗的东宫教师,官至右丞相,封魏国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