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司法界巨头回应中共白皮书

香港律师会媚共会长被罢免

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强调,司法独立对香港的现在和未来都很重要。(潘在殊/大纪元)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大纪元2014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李逸香港报导)在香港民主派和北京就政改问题的拉锯进入关键时刻,一直对白皮书保持沉默的香港司法界的两位领头人物──香港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国能和现任首席法官马道立接连首次表态,一致强调香港的司法独立,法官和法庭判案不应该受其他因素影响。现任和前任首席法官的发声,加上香港律师公会刚刚罢免“爱共产党”的会长林新强,这对中共近期在特首选举上不断要求的“爱国爱港”隐然形成三连击。

中共国新办6月10日发表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在香港掀起轩然大波,也引发国际社会关注中共是否信守《中英联合声明》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国际承诺。白皮书里要求法官“爱国爱港”、法官和司法人员是“治港者”(政府机器)等内容,激发了大约1800名法律界人士在6月27日参加反对白皮书的黑衣沉默游行,也成为7月1日超过51万人上街游行抗议的主因之一。

香港终审法院现任和前任首席法官发声前,香港律师会8月14日晚举行特别会员大会,通过对会长林新强的不信任动议,今次也是律师会成立108年以来首次有律师会会长被通过不信任动议要求辞职。

法官判案不考虑政治等其它因素

马道立8月16日出席香港大学的研讨会时表示,白皮书引起涉及本港法治和司法独立的讨论,他认为法治和司法独立对本港过去和未来同样重要;法官及法庭判案只会按照法律裁决,不会受其他因素影响;而《基本法》已经订明行政、立法、司法机关三权分立的原则,三者互不隶属;法官获委任与否,其司法专业是唯一考虑因素,毋须再考虑其他因素。

对于白皮书引发法官须要“爱国爱港”的讨论。马道立说,“香港现时对法官这样那样的争论,全部都应该回归《基本法》的要求”,《基本法》除对终审法院法官及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有国籍限制,第92条对法官的唯一要求是“按其司法和专业才能选用”,可从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聘用。

马道立的上述观点,等同否定北京和白皮书中强调的法官必须“爱国”的言论。

马道立又表示,公众可透过四项指标来判断司法是否独立:包括法庭在具争议性或涉政府案件的取态、法庭的透明度、法律界对司法独立的意见,以及法庭裁决是否客观地能符合法律原则。

对于前任首席法官李国能昨日(8月15日)首次评论白皮书,指法官只应忠于法律,以及认为白皮书英文版用词错误,不应将法官置于行政体制之下,马道立说,自己对司法独立和法治上观点,与李国能大致相同,法官判案时不会考虑政治等因素。

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国能就白皮书首次公开表态,强调法官没有任何主人,司法机关不属于行政当局。(潘在殊/大纪元)
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国能就白皮书首次公开表态,强调法官没有任何主人,司法机关不属于行政当局。(潘在殊/大纪元)

李国能:法官只对法律忠诚

作为97后首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李国能,退休后虽然一直保持低调作风,但其言论一直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今次也是他退休后首次在报章上撰文发表评论。

李国能在文章《The RULE OF LAW法治》中指出,白皮书在香港引起对司法独立广泛的关注是有理据的;因为《白皮书》英文版,将法官列为管治者 “those who administrate Hong Kong” ,中文版就以“治港”一词来形容,意思看来是指政府的广义说法。但英文版用了“administrate”这个字,“是很不幸的,也是不适当的”,因为这个字在香港一般理解是行政当局。例如梁振英政府,英文会采用”the CY Leung administration”。因此,“很明显,司法机关不属于行政当局(立法机关也不是)。”他希望当局能予以澄清,以消除疑虑。

李国能又说,更加令人关注的,是《白皮书》对法官应该爱国的要求,至于何谓爱国并无举世公认的定义,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见解,同一个人可以被某些人视为爱国,被另外一些人视为不爱国。社会广泛认为(白皮书的)爱国要求,带有亲中或香港政府的意味,意指支持政府、保护政府利益。但在司法独立的原则下,法官不应该亲或反对任何人或事,“法官没有任何主人”,只对法律本身忠诚,根据法律公平和不偏不倚地判决纠纷。对法官而言,入职时要宣誓拥护《基本法》、效忠特区的司法誓言的法律规定,已是足够和合适的安排。

李国能还在文章中直言,内地官员可能对司法独立有不同见解,但相信他们会明白和理解香港的看法;虽然有些人对法治的前景较为负面,但他不认同这种悲观的看法,在《白皮书》发表后,社会各界都反映他们保持警惕,包括法律界、尤其是大律师界别都是令人鼓舞和欣慰,他更引用西方一句谚语:“恒久警惕乃自由的代价”,认为只要时常警惕,法治和司法独立在未来的岁月,仍会继续蓬勃发展。

另外,李国能在文章的开段先提及港府已将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办法的报告提交人大,他对“当前社会愈趋两极化感到忧虑”,在未来数月盼望社会大众可以在《基本法》的框架内作出理性的讨论,一切活动依法进行。

今次也是李国能退休后第二次公开评论中共对香港司法体系的冲击,他上次发声是在去年11月强调中共人大不应在香港法院的裁决后释法。

(大纪元视频:中共“白皮书”引发香港各界抗议)

(大纪元视频:香港法律界创纪录 千八人黑衣游行拒白皮书 )

关键时刻发声预警司法独立受挑战

对于前任和现任首席法官先后谈及《白皮书》,大律师公会前主席、立法会议员梁家杰认为,马李两人的言论是预警,反映香港的司法独立正受到动摇和挑战,认为港人不能轻视,要守卫这个最后堡垒。

他表示,日前香港律师会举行特别会员大会向亲共的律师会会长林新强提不信任动议时,接获中联办和内地客户致电,要求授权投票,已反映中央和特区政府正在插手香港法律界,他又认为,除了法官外,捍卫司法独立人人有责。

香港法律界重量级人物、港大法律学院前院长陈文敏表示,社会应正视马道立和李国能两人的言论。包括《白皮书》发表后,引起社会讨论法官是否行政机构的一部分,以及是否需要爱国等,反映香港和内地对一国两制的理解有落差。他认为,司法独立对现时香港尤其重要,是香港的最后支柱,任何影响司法独立的论点,都要小心处理,期望中央政府会澄清《白皮书》有关法官要爱国等观点。

此外,有泛民法律界人士认为,近日不断有北京和亲共人士拿“爱国爱港”作为普选特首必须条件施压香港的民主派,社会越来越左倾,相信马李的言论,是想提醒北京在一国两制下,不能将大陆共产党的政治要求,硬套于香港的法官及官员,因此所选的时机也很巧妙,正好处在民主派与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和中共人大常委副秘书长李飞等京官会面、中共人大将在8月25日审议政改报告的前后。

(大纪元视频:律师会会长林新强称“共产党伟大”被要求下台)

香港律师会不信任“爱党”会长

在李国能发表文章的前一日(8月14日),香港律师会继1,800人黑衣静默游行捍卫法治后,再一次为香港的法律界发出抗共拒共的强烈呼声。律师会当晚举行特别会员大会,历史性通过三项动议:不信任发表亲共言论的会长林新强和要求林撤回支持中共国新办白皮书的言论、要求律师会就白皮书再发声明、强调捍卫法治和司法独立。

代表9千多名事务律师的香港律师会8月14日晚历史性通过三项动议,包括向发表亲共言论的律师会会长林新强表达不信任和要求林撤回支持中共国新办白皮书的言论,以及律师会重申就《白皮书》提回应,重申捍卫司法独立,图为提出三个动议的任建峰(中)三人小组。(潘在殊/大纪元)
代表9千多名事务律师的香港律师会8月14日晚历史性通过三项动议,包括向发表亲共言论的律师会会长林新强表达不信任和要求林撤回支持中共国新办白皮书的言论,以及律师会重申就《白皮书》提回应,重申捍卫司法独立,图为提出三个动议的任建峰(中)三人小组。(潘在殊/大纪元)

代表9千多名事务律师的香港律师会8月14日晚历史性通过三项动议,包括向发表亲共言论的律师会会长林新强表达不信任和要求林撤回支持中共国新办白皮书的言论,以及律师会重申就《白皮书》提回应,重申捍卫司法独立。(蔡雯文/大纪元)
代表9千多名事务律师的香港律师会8月14日晚历史性通过三项动议,包括向发表亲共言论的律师会会长林新强表达不信任和要求林撤回支持中共国新办白皮书的言论,以及律师会重申就《白皮书》提回应,重申捍卫司法独立。(蔡雯文/大纪元)

事件源于林新强早前在法律界一片忧虑声中,力撑冲击一国两制和司法独立的中共国新办白皮书,宣称白皮书要求法官“爱国”(爱党)并不影响司法独立,更发表“共产党很伟大”的言论,引起法律界与社会各界强烈谴责。因此触发20年来首次有律师会会员联署要求针对会长召开特别会员大会,提出不信任林新强动议,最终2,392票赞成、1,478票反对,以914票之差的大比数通过。林新强会后离开时未有回应会否辞职。

代表9千多名事务律师的香港律师会8月14日晚历史性通过三项动议,包括向发表亲共言论的律师会会长林新强表达不信任和要求林撤回支持中共国新办白皮书的言论,以及律师会重申就《白皮书》提回应,重申捍卫司法独立,林新强动议后被问到是否会就此辞职,没有正面回应。(潘在殊/大纪元)
代表9千多名事务律师的香港律师会8月14日晚历史性通过三项动议,包括向发表亲共言论的律师会会长林新强表达不信任和要求林撤回支持中共国新办白皮书的言论,以及律师会重申就《白皮书》提回应,重申捍卫司法独立,林新强动议后被问到是否会就此辞职,没有正面回应。(潘在殊/大纪元)

律师会所代表的9千多名事务律师,不少与大陆有生意往来,多位前律师会会长获委任为中共政协成员,形象染红。中共今次更出动中联办、中资机构等庞大机器向律师施压,力保林新强。

带头发起不信任动议的律师会宪制及人权事务委员会委员任建峰,原本“打定输数”。因为中共发动强大的动员力,力保林新强。有同行称收到中联办致电,亦有中资机构拿授权票表格上律师行强求签署,反对动议。“已经可以劳动中联办、司法部诸如此类的中共政府机构或是商业团体,有这么大的机器在另一边的背后,我们根本完全没有压力,也没有任何期望动议会通过。”

他会后见传媒时表现激动,对香港仍有“企得硬”(坚持住)的律师而感到安慰,但强调今次不是一个胜利,法律界仍要保持警觉。

香港律师会的反共抗共,今次对中共的震动,也触动中共江派控制的《环球时报》的神经,发表社评进行抨击。

(大纪元视频:七一香港逾51万人上街抗共现场精华)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4-08-17 9: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