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法来自东方 一个德国人的寻道故事

文:雪莉

德国人法兰兹几十年苦寻真法,终于得到来自东方的大法,感到难以置信的幸运。(图:明慧网)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在德国中部一个小镇上,小法兰兹退出了教会,在当时他的家乡这是绝无仅有的事。告别了教会,法兰兹继续他的寻道之路。他尝试了不同的法门,坚持打坐。虽然打坐中出现的一些人体特殊现象没人向他解释,可他从未怀疑过人可以通过打坐得到提高。“如果那是一个真道真法,我的心会告诉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心会知道,但是我的心告诉我的一定是对的。”……蓝眼睛高个子的德国人法兰兹几十年苦寻真法,现在,他终于找到了。

柏林,中国使馆对面几乎每天发生着这一幕:小广播洪亮的声音正在播放《大纪元郑重声明》,吸引着中国大陆游客:“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小广播洪亮的声音,吸引着中国大陆游客。蓝眼睛高个子的法兰兹(Franz)背着小广播,微笑着迎向游客。他做出各种手势,表达自己对中国客人们的欢迎和友好。

柏林法轮功学员常年坚持在亚诺维兹桥上演示功法、发真相传单。(图:明慧网)
柏林法轮功学员常年坚持在亚诺维兹桥上演示功法、发真相传单。(图:明慧网)

午餐过后,大陆游客三三两两地从中餐馆不紧不慢地出来。从中餐馆一出门右拐,便是亚诺维兹桥(Jannowitzbruecke),柏林法轮功学员常年坚持的讲真相点。从桥头至桥尾,挂满了法轮功真相横幅。大陆游客不时往横幅上看。

“大陆游客午饭前后上下大巴,在途中都会看到我们。”法兰兹介绍道。棕灰的头发已被斜飘而来的春雨润湿,蓝黑相间的防雨夹克显出他的有备而来,常年在这里坚持,他对天气的变化很熟悉。

法兰兹说:“一些到柏林的大陆游客会把中使馆当作背景留个影。以前很少有照法轮功学员抗议的,但是最近几个月开始,有一些大陆游客照完中使馆后,就把相机调转过来,也在我们的横幅前留影,比如那个‘法办江罗刘周’的横幅就被照过不少次了。”

从2008年以来,法兰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在柏林中使馆前静坐炼功,抗议中共十几年来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

求道之心

法兰兹出生在德国中部小镇上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每个周日他都随父母去做礼拜。慢慢地,他感到忏悔后没有了那种轻松、心灵上获得自由了的感觉。终于在复活节的时候,他拒绝随父母去教堂做弥撒。这在这个小镇上可是绝无仅有的事。就这样,法兰兹成了唯一退出教会的人。
告别了教会,法兰兹继续他的寻道之路。他尝试了不同的法门,坚持打坐。虽然打坐中出现的一些人体特殊现象没人向他解释,可他从未怀疑过人可以通过打坐得到提高,从而圆满。“如果那是一个真道真法,我的心会告诉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心会知道,但是我的心告诉我的一定是对的。”

大学还未毕业,法兰兹就自己开了个公司。每天工作紧张、事务繁忙,时不时的,他还会打坐。

疑问、不解和迷茫

“二零零五年我的公司破产了。我没有觉得天要塌下来,这不过是个幻影破灭了。现在我又回到了现实中来。”法兰兹接着说,“那段时间我又有时间思考,打坐的时间增多了。体内有各系统的运转,这个现象又产生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还有双眉中出现的那个很亮的白点,到底是什么?人坐在那里打坐,就可以成正果。具体是怎么个过程,打坐中人体到底在起什么变化?”越来越多的问题堆积起来,没有人给他解答。

法兰兹天天在网上找这类问题的答案,比如“精神和物质的关系,转换的机制是怎么样的?”“以前的师父是留下一些文字,但是到关键的地方就不说了。我强烈地想知道谜底。苦苦思索这些问题。”

“我不知疲倦地在网上搜索各种信息,输入不同的搜索词。搜索词输入对了,就可以找出大量的信息。我日以继夜的在网上找。”

难以置信的幸运

一次,当法兰兹信手输入“第三只眼”搜索的时候,被链接到了法轮大法的一个网站。那是一个法轮功学员写的心得体会,说通过炼功不治之症得到痊愈的故事。

法兰兹上到法轮大法网站后,看到了李洪志师父的照片,当时他只是认为,李洪志师父是一位讲很高层次的法的师父,直到几个星期后,他偶然发现了网页下方的经文连结。他打开连结,开始阅读。

“‘哇,天哪’,我边读边感觉全身的细胞全部张开。背脊上一阵冷一阵热。我非常强烈地意识到,我找到了真正的法。”“很快我就明白,这不同于我过去所学过的任何一个法门。”蓝眼睛高个子的德国人法兰兹几十年苦寻真法,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回忆起当年得法的快乐,他开怀大笑。

“我如饥似渴地开始系统阅读李大师所有经文,在书店购买了教功录像,自己琢磨着比划动作。我确信这是一个很正又真真切切能把人带到高层次的法门。这对寻求真法真道的人是极其有吸引力的事。我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同道中人,也许是机缘未到,他们显得不太感兴趣的样子。我真为他们可惜,更体会到自己的幸运。几十年的迷茫一扫而光。师父的法理白言明,把历来冥想打坐中没说清的地方,讲得清清楚楚。”

学了法轮大法,法兰兹异常兴奋,他急切地想找当地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可是,他们在哪里呢?

守在桥头 心系华人

二零零八年秋天里的一天,法兰兹在和邻居喝咖啡时偶尔谈及想找当地的法轮功修炼人。“离这里不远,最多两公里,就在亚诺维兹桥桥上。你找到中国使馆对面就是了,他们总在那儿抗议的”,邻居告诉他。于是,法兰兹直奔亚诺维兹桥,找到守在那里的法轮功修炼人。他激动极了,兴奋得大力拥抱那个学员。从此,他就成为了大桥真相点的一员。

“我喜欢走出来和别人说话,告诉别人法轮大法有多美好。事实上很少有人拒绝我们的资料。对华人游客我总是保持微笑。我得心里平和,才能让他们感觉到我的好意。”

“中国使馆就是中共在海外的代表。我们的存在,他们每天能看到我们,实际上就是无时不在提醒他们,中共对大陆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所犯的罪行,指认他们还在犯罪。中共对我们大陆同修的迫害一天不停止,我们就在这里出现一天。中使馆就是我们对中共政党和参与迫害的人员的广播,向他们传达‘我们对迫害不妥协不承认’这个信息。我们要让所有的人知道中共的罪恶,不遗余力地揭露中共的丑恶,直到迫害停止。”

中共不等于中国。法兰兹说:“我们对中国人民丝毫不反对。我们也不会因为揭露中共集权对我们的迫害而贬低中国人民为了得到幸福生活而付出的劳动。请记住,这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在我们心中分得很清。中共的罪恶人神共诛。中国人民能得到神佛的眷顾,有个美好未来,这是让我们深深牵挂的。”

——转自新纪元周刊(第388期2014/07/31)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4年7月19日,比利时法轮功学员在首都布鲁塞尔举办活动,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15年前的7月20日,中共发动了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的迫害,从那时起,全世界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从未间断。
  • 久很久以前,有个在山中独自修炼的道僧。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修炼打坐,修了很长时间,却什么殊胜的感觉都没有,内心不免产生了懊丧。在这种无望,看不到最终的修炼中,还要默默的坚持精进。左右摇摆的思绪,非常的困扰他,渐渐的魔障越演越烈,使僧人产生了轻生的念头。他想爬到山的顶峰跳崖自尽。
  • 刘秀蓉阿姨是一名普通的炊事员,却在锅碗瓢盆叮当响的伙房里上演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传奇”。
  • (下)我的外祖父是一个没有皈依的佛教居士。外祖父就经常给我讲一些古代善恶有报的故事,还讲敬天信神的好处。当时因为年纪小我不能完全理解或接受。后来这些事都被外祖父言中了,也可以说他的语言都应验了,现在回忆起来,不得不感叹外祖父的先见之明啊!
  • 的外祖父是一个没有皈依的佛教居士,他经常诵读、背诵一些经书内容,每逢古历的初一、十五都要吃素食。外祖父心地善良,待人一片赤诚,从来不说别人的坏话,他经常说的口头禅是“吃亏是福”。他还精通易理,会算六爻卦,几乎是每算必准。他还会看阴宅,选阳宅,以及婚丧嫁娶查日子选时辰等等无不精通。十里八村的乡亲不断的有人求他,每次他都是来者不拒,全心尽意的满足来人的要求。切实为乡亲们做了很多好事,帮了许多大忙,解决了许多难题。所以乡亲们都亲切的称呼他大善先生。
  • 2009年4月,我三姐在河北省中医院查出患胃癌,已经中晚期,并已感染淋巴组织(感染四组),必须做胃切除手术,全家人如惊雷轰顶。
  • 后妈在人们的心目中,不仅仅是没有好感,简直是不寒而栗。
  • 德国高级警督卡斯滕修炼法轮功十几年了,最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时候,最吸引他的就是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卡斯滕说:“其实我们社会中很多东西都有所遗失。例如,德国一词,用中文讲,叫做‘道德国家’。德国的道德也有一些在整体发展中被压制。当我读到这些(真、善、忍)原则并且学习和理解这些原则时,我感到非常美妙。”…“建三江事件”沸腾国际,他呼唤中国同行快看《九评共产党》,顺应自己的良知做事,认清独裁的共产党。
  • 法轮功能使人发生洗心革面的变化,这是真实不虚的。我家里有一张照片,是我在炼法轮功之前照的。来我家的人,只要看到这张照片,就询问照片上的人是谁,是干什么工作的等等。当我告诉,那是我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
  • 我是市政医院一名护士。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现在常人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在医院开病人的药自己用,吃回扣,占公家便宜的现象非常普遍。修炼后知道了不失不得的法理,把以前拿科室的物件送回科室。家人哪怕用一个注射器我都去门诊买。科领导说你也太认真了。我说我是修大法的,修炼无小事,我做的不好等于给大法抹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