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街头12年的静坐故事

街头静坐仁者无敌 英骨医感动中国博士

文:文华

伦敦的中国大使馆前的法轮功学员静坐反迫害,12年如一日。( 新纪元)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英国伦敦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牛津大道附近,中国在海外设立的第一个驻外机构前,自从2002年6月5日以来,中领馆大楼对面就多了一群人或一个人:他们24小时不间断地出现在那里,或坐或站,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华人也有西人,有学生有教授,有初到待业的难民,也有家藏万贯的富豪。

无论是漫天飞雪的严冬,还是烈日炎炎的盛夏,无论是绵绵不断的秋雨,还是肆虐无情的暴风,无论是喧嚣热闹的白天,还是清凉孤寂的夜晚,这里,在正对着中共国旗国徽的地方,永远都会有至少一个人坚守在那里,他们就是法轮功学员。

截至2014年6月5日,12年过去了,4380天消失了,10万5120小时、630万分钟,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静坐将持续下去,直到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一刻。

在英国伦敦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牛津大道(Oxford Circles)旁,拐弯走几分钟就是一条幽静宽敞、很有品位的大街:波特兰大街(Portland Place),这里不但有著名的波特兰宫殿,还有英国广播电视台BBC的总部,以及英国王家建筑研究院(RIBA)的总部,不过令华人更难忘的是,自从清朝打开国门以来,中国在海外设立的第一个驻外机构,就坐落在波特兰大街49-51号的办公楼里。

波特兰大街的今昔对应

这座大楼原建于1785年,由英国著名的亚当兄弟俩设计。1972年中英关系升为大使级后,中方把它全部拆了重建,但按照英国要求,外墙保持了原貌。于是1985年后人们看到一个即新又旧、占地830平米的大楼,里面藏有120年来中领馆收集保存的各类文物。

在大使馆和对面RIBA之间的街心花园里有个雕塑,那是47号的波兰大使馆为了纪念波兰将军乌拉迪斯拉夫.西克尔斯基而设。二战时波兰被希特勒占领后,他不屈服于纳粹统治,辗转来到英国建立了流亡政府,并担任临时政府的总理兼国防部长。1943年他指控苏联共产党在1940年秘密屠杀了上万名波兰军人,因曝光“卡廷森林万人塚”事件而遭到史达林亲自授意的谋杀,不久他乘坐的飞机坠入了直布罗陀海域。

2013年奥斯卡最佳电影《国王的演讲》(The King’s Speech)热映后,人们发现很多取景就在波特兰大街。影片讲述的是现任女王的父亲、乔治六世国王治疗口吃的故事。因为他的哥哥温莎公爵“不爱江山,爱美人”,说话结巴的弟弟不得不担任国王,并在全世界人面前演讲。在正信力量的鼓舞下,国王终于战胜自我,并坚定地向希特勒法西斯宣战,成为后世景仰的人。

然而近年来让这条大街闻名于世、并频频出现在全球各大媒体上的,却是露天马路上一个简朴的展架。

自从2002年6月5日以来,法轮功学员24小时不间断地坚守在伦敦中领馆前,截至2014年6月5日,12年过去了,4380天消失了,10万5120小时、630万分钟,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包括现在。

12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瞬间,在中国人眼里就是12生肖的小轮回,对每个参与者来说,那就是他们生命的六分之一或五分之一、七分之一,也许一生中最精彩的日子都坐在这里了。12年能让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长成英俊少年,12年也能让青春消失、暮年来临。

坐在伦敦街头的他们,到底是群怎样的人呢?他们为何坚持在此静坐呢?他们用这样和平的方式来抗议残暴的中共,能管用吗?让我们走近他们,走近法轮功,走近这群被中共宣传妖魔化、特殊化而显得有些神秘的人。

一位英国老人 退休骨科医生罗伯特.吉布森的故事

最早到伦敦中领馆前抗议的是一位70岁的英国老人,他叫罗伯特.吉布森(Robert Gibson),时间也提前到了2000年。

最早到伦敦中领馆前静坐抗暴的退休骨科医生罗伯特.吉布森(Robert Gibson)(左一),右一为他的老友瑟罗爵士。(新纪元)
最早到伦敦中领馆前静坐抗暴的退休骨科医生罗伯特.吉布森(Robert Gibson)(左一),右一为他的老友瑟罗爵士。(新纪元)

罗伯特出生在苏格兰,退休前是位骨科医生,不过他从事过很多职业:森林植树员、教师等,用他的话说,他的一生都在探索人为什么活着。他去过印度,学习过很多修炼方法,他和英国著名外交官、曾两次授勋的弗兰西斯.瑟罗爵士(Lord Francis Thurlow)是好朋友。俩人曾经约定:谁先找到真正的修炼法门,一定要尽快告诉对方,结果罗伯特先找到,于是两人都成了法轮功学员。

2000年10月,当明慧网传出山东招远警察打死法轮功学员赵金华的事后,这位英国老人的心就被素不相识的中国农村妇女的惨死所打动:他独自一人来到中领馆前,从早上使馆上班一直静坐到晚上他们下班,无论刮风下雨,第二天接着来,就这样,两天、三天、四天……他在那静坐了整整一周,中领馆也没有接受他递交的抗议信。

一天他正在大使馆对面的建筑研究院RIBA的大门外打坐,就见一个中共女官员从使馆冲出来,气势汹汹地质问RIBA的人:你们怎么能允许他坐在这里?!她不知道法轮功的每次活动都是经过警察批准的。只见罗伯特笑眯眯地站起来跟她解释。这位中共女官员不适应他的苏格兰口音,问道:“你说的是什么语言?”他平静地说:“我是苏格兰人。”结果反招来她的讥笑:“怪不得你英语这么差!”在旁的英国人都惊愕地长大了嘴,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有伤英格兰和苏格兰人团结的话。

在大学做科研的张志毅博士回忆起当年第一次加入罗伯特在使馆前的静坐经历,依旧被西方人的中国情怀所感动。“那天听说罗伯特一个人在中领馆前抗议,我决定也去。太太一听吓得尖叫起来:你这不是反对国家吗?我说,一个外国人都这样关心中国人的生活,我作为中国人,怎么能不去支持呢?我经常对华人朋友讲:谁是中国人民的真正朋友?就是罗伯特这样的西方人,他们对中国没有任何物质利益要求,只是为了维护中国传统文化而站出来呐喊。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感到自豪,我们有五千年的神传文化,让西方人羡慕不已。我们有几千年的修炼文化,我们应该珍惜。法轮功就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结晶,很多西方人为了学法轮功,他们到天安门请愿、甚至自己学中文。谁爱中国,谁爱中华文化,这不一目了然吗?”

“仁者无敌 我们走的是最正的路”

伦敦学者张志毅。(新纪元)
伦敦学者张志毅。(新纪元)

张志毅加入了罗伯特静坐抗暴的行列。之后,他俩以及其他学员一起制作了抗议展板展架。张志毅回忆说:“那时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想到要结实的,能在英国的大风天气吹不倒的,于是设计了一个大三角架形状,长4米、宽1.5米、高1.8米,前前后后花了一周多的时间才做好。后来警察以市容整顿为由要求我们拆除这个展架,我们就按照警方要求做了个小展台,大概长1.5米,宽1米,高1.7米。无论别人怎么刁难,我们就是按照修炼人的要求不断提高自己,把抗议进行下去。”

“我们就想让人们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坐在这。明白真相后很多人都在问:我们能为你做点什么?于是我用英文写了这首短诗,中文意思是:请坐到我身旁,微闭双眼,让我们静静地呼唤:制止杀戮、制止迫害。慈悲在心中生长,于无声处,我们的愿望能让世界改变。”

这张海报贴出来后,很多路人停下来坐在了我们身边。后来关贵敏先生把这首词改编成了一首歌,美国(法轮功)学员还配了‘7.20’华盛顿烛光守夜的照片。”

英国法轮功学员邀请路人同坐一起的诗句搭配“7.20”华盛顿烛光守夜的照片。(大纪元)
英国法轮功学员邀请路人同坐一起的诗句搭配“7.20”华盛顿烛光守夜的照片。(大纪元)

“我一般是周五的晚上到使馆抗议。12年下来,经历的事很多。比如有一天,一个西方中年人把他那辆高级轿车停在附近,下车走到我面前,我给他讲真相,他说我们在搞政治,毫无用处。看他这么糊涂,我就很严肃的问他:我们是受害者,只是想制止迫害,怎么是搞政治?搞政治这话你应该对施暴者去说,是他们在搞政治迫害。我们没有任何政权诉求,只是呼吁停止迫害。反过来说,假如搞政治能制止迫害,政治能帮助人们了解真相,这样的政治为什么不可以搞呢?人们到底应该谴责政治、还是谴责迫害呢?他听了后默默地离开了。第二天早上,他给我送来了一杯热咖啡。

我还碰到过很多西方年轻人,听到中国发生的迫害他们都很生气,很多人说,你们应该叫啊,呐喊啊,用石头砸他们!但是,法轮功和历史上任何抗议者都不一样。中国有句古话叫‘仁者无敌’,法轮功是没有敌人的,我们到这来抗议,不是针对使馆的人,也不是针对哪个中共党员。中共用50年谎言毒害人,就是要煽动人们产生仇恨,让人去斗去争去搞暴力,但我们不这样搞。

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我们不会用恶的、用不正的手法去对付中共,我们就是始终如一地坚持真、善、忍,坚持用善良和平的方式反迫害,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反迫害,我们走的是最正的路。”

张志毅说:“中共制度其实就是一个用谎言筑成的红墙。中共用这道谎言红墙把中国人和真相彻底隔开了,而法轮功面对中共所做的,我个人理解,就是在一点点地拆除这道红墙,因为这道红墙阻止了人们了解真相,阻止了人们进入未来。”

“每当我坐在使馆前,我就觉得我们在拆除这堵墙,一块一块砖的拆,目前这堵墙已经开始松动了,很快就会轰然倒下,里面的人就能自由地走出来,看到真相,看到未来。”说到这,他双眼闪烁着明亮的光。

──转摘编自新纪元周刊:〈伦敦街头12年的静坐 〉(第383期2014/06/26)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亚伯拉罕•汤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师。他从小生长在一个美国天主教家庭中,没有成为虔诚的天主教徒,但是对于生命的目的存在着许多疑问,也对佛家、道家和东方宗教的内容很感兴趣,他看过一些佛教的书,却没有产生共鸣。此外,他还常常看到,在两眉的中心有一种很大的眼睛看着他,这令他非常惊奇不解,这只大眼睛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断地追寻,探索……直到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他才获得了解答。
  • “真善忍”这个信仰改变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炼前截然不同。我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知道,我们痛苦、抑郁、有暴力倾向、心胸狭窄和狂热都是因为我们对宇宙法理的因果关系知道得越来越少,相反的由于无知和无神论使我们不断地背离宇宙法理。把对“真善忍”坚定的信念作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础,我天天努力做到对己对人真诚、宽容、恭敬有礼、有责任心、不自私。
  • 我是六十年代初本科医大毕业生,从事临床医疗、保健和业务领导工作五十二年。退休时,心想这一辈子对家庭和事业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来的余生就追求强身健体,净化心灵,不断完善自己的人格,安度晚年。然而,至今我仍在门诊全天上班,继续给人治病。
  • 一九九五年,我开始炼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至今已有十六年了。自己经历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和平时期的红红火火的炼功场面,也亲身体验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要写的事情不少,要说的话很多,限于篇幅,仅介绍以下点滴情况,敬请谅解。
  • 我的父亲是中共所谓的“老红军”,在这种家庭背景下,我毕业后从事了和我的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公安工作。我是“二级警督”,这是我所居住的城市中女警最高的级别。
  • 我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记得那时刚搬到一处新居,小区里一位大叔让我们夫妻俩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以避免将来天灭中共时受到牵连。由于痛恨中共的腐败,我们当时就答应了。同时这位大叔还向我们介绍了法轮功。当时我很吃惊,大叔向我讲了中共在天安门搞假自焚,陷害法轮功的真相。我听后感觉非常吃惊,中共的造假真是太恶毒了。
  • 十八年中,为修炼中摔跟头,给大法抹黑流过痛悔的泪;为不严格要求自己,没达到大法的要求流过伤心的泪,但流得最多的是感恩的泪。想到师父的慈悲苦度,想到师父的无量慈悲,经常让我泪流满面。有时走在街上,看着来往的人流,心中常常充满自豪和喜悦:“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我有世界上最伟大、最慈悲、最了不起的师父!”
  • 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后,奇迹出现了,妻子身上的病全没有了,身体轻松了。当时我悟到:这是师父给她净化了身体,是师父帮她消了业,身体才达到了无病状态,心中十分感恩大法师父!从此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家里也成立了炼功点,积极的做洪扬大法的事情。十八年过去了,回顾十八年中,有十四年的时光是在邪恶的迫害中度过的,十四年的迫害中,有十年是在邪恶黑窝监狱里度过的。在那样恐怖的邪恶环境中能够走过来,十年囹圄,九死一生,是师父的看护,是大法的威力,是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才能走到今天。迫害还在延续,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邪恶黑窝里的同修还在遭受着邪恶的迫害,酷刑折磨,中共犯下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滔天大罪。望联合国人权组织,全世界正义团体,伸出缓手,伸张正义,共同制止这场迫害,早日结束人类的浩劫。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闻悉天津动用防暴警察抓打法轮功学员的消息后,赶到位于中南海附近(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为在天津市被非法逮捕的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是谓“四.二五”事件。“四.二五”隔天,台湾报纸大幅报导该事件,许多人自己寻找炼功点,有人甚至认为“中共说不好的事,这功法肯定是好的”,很多人就在那时候走进大法修炼。
  • 在当今中共治下的中国社会,诚信已成危机。对于买卖双方,更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买方想赊账,如果卖方认识你,你又是个诚信的人,卖方也许会赊账。如果是不认识的人,卖方是不会轻易赊账的。尤其今天,骗子太多,有的亲戚朋友借钱都不还,要都要不回,欠钱的成了大爷,借钱的成了孙子。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社会中却有一片净土,在那里,人们互相不认识也赊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