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想念绵绵春雨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多年盼不到春雨造访,不由得想起旧时南台湾故乡的绵绵春雨来。彼时的雨是踮着脚尖,吹着淅沥淅沥的口哨来的,清晨或夜半,敲打着玻璃窗户,一点一滴敲进我的梦境里。

春天带着小雨来的时候,雨丝从茅檐下斜斜的飘进来,我们几个小孩倚在门边,望向晒谷场,渴望着雨丝飘上脸庞。趁着大人没看见,拔腿就溜了出去,大人发现了追来时,只好接过斗笠不情愿的戴在头上,奔进雨林里去。

屋舍前,一位老妇还在雨里慢慢悠悠的收拾东西,墙边壮硕的芒果树下,几只麻雀正忙着啄食地上的芒果花籽,等我们跑过去才匆匆的飞起,翅膀上的雨滴扑了我们一脸。一个孩子拾起青涩的小芒果往麻雀群掷去,小芒果还没追上已乏力的墬了下来,却扰了一群色彩鲜艳的蝴蝶,在雨丝婆娑的世界里飞舞。

天空飘落的雨丝像面铺晾晒的面线,风吹过来时就顺势歪斜一下,像邻家新妇飘逸的裙䙓。我们追着雨,满足的让雨滴沾满了脸,湿也湿不了衣服,远山、稻田却染上了一片翠绿。农人仍然弯着腰在田里工作,远远的,只能看见浮在稻田上的斗笠。田埂上,农夫穿上了蓑衣,像稻草人似的缓步前行。有个农夫打着赤膊从低矮的农舍里出来,荷着锄头走进濛濛细雨里。

我们走过一段田埂后,雨水已打湿了裤管,到了街上刚好碰见了卖小吃的担子,那锅里正冒着白烟,旁边围着一群戴斗笠、撑着纸伞的乡人,在细雨里捧着大碗小碗,等着买回家去。我们经过时,闻到了熟悉的香甜味道,定是米糕粥啦。忽然一阵大雨落了下来,敲得担上的锅盖叮当响,老天爷也闻到了米糕粥的香味,凑热闹来了,却急得大伙抢着将担子搬到廊檐下。

雨追着我们,逼得我们跑进土地公庙里,不小心撞翻了厮杀中的棋盘,只好又逃向田野里去,背后清晰的听见添寿伯高亢的嗓音,理直气壮的争论着棋局的输赢。

来到都市后,每天拎着笔电在繁忙的街道上奔忙。最近想起故乡的春雨,却始终盼不来,夏天时,带来了一场倾盆大雨,听说故乡的路毁了,稲田浸了水。那天回乡,添寿伯仍然在土地公庙里下棋,他抬头望了好久,才认出我来。谈起近年气候的异常变化,他停下棋子长叹了一声,用哲学家的语气说:“人若不照天理,天就不照甲子。”意思明白,人假如不遵循道德做事,老天就不按规律运行,天灾人祸就会接踵而来。

每当大自然有了灾难,就会想起故乡的添寿伯感叹的话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没等七然爷开口,那树下的老和尚已低着眉说话了:七然兄心里的事老衲知晓,您一向行事方正乡里尽知,既有老少英雄相助,就不必过虑了,人生戏梦一场,散戏前自会真相大白,恩怨也应了结。…
  • (shown)阿里山茶风味、品质特殊,隙顶国小的茶艺课及小小茶博士的评鉴制度,无形中将乡土教学和品格教育融入其中。茶艺课就像是一门艺术课一样,为资源相对缺少的偏乡小学来说,注入一股活水。
  • (shown)早上三、四点钟,天未亮,侯加福已到赤兰溪、沄水溪去找石头。清晨的溪谷露水很浓,身体都淋湿了,他却感觉很好,能够找石头,还可以找灵感。侯加福创作石雕时都是用凿子直接在石头上打底稿,手工雕刻的作品给人的感受就是不一样。
  • (shown)小箭子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碎银子,就朝拉琴的老者掷去,海二叔急忙叫着:“不要胡闹。”只见那碎银子已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击上了拉琴的老者,还是软绵绵的坠了下来,看得海二叔惊呆了,手里的酒杯子停在嘴前,嘴里念着:“这是那门子功夫,这趟路可没白跑了。”…
  • (shown)可我一生飘泊江湖,拉琴卖唱只是求个糊口,真为的是寻访正法大道,小兄弟喜欢武功,武功自有其精巧奥妙之处,岂知这正法大道才是人间至宝…
  • (shown)恍惚中听到了一串小调儿,老者才从晕眩里醒转过来,发觉已进了一个村庄里,只见眼前红墙白瓦,村人悠闲来去,天空仍然稀疏下着细雪,也不沾身子,却有片片粉红梅花残瓣在空中飞舞,煞是好看,抬头望去,原来那屋后小山坡上植着一排梅树…
  • (shown)待到了天亮,大地正沾了露水,那时的菜儿最对味,花儿最娇美,竹笋子也正是肥嫩的时候。村哥哥们就从山上一路采摘下来。敏儿一面说着,只见一群汉子从前面山脚下向溪边奔了过来,雄浑歌声跟着一圈圈扩大…
  •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中央研究院嘉义地区研究驻站的张雅媚小姐在台湾嘉义县梅山文教基金会展场,被一幅“真善忍国际美展”里,题为《纯真的呼唤》的画作所感动,“她的泪水不会白流。”她指着画里的小女孩说:“这位小女孩皱着眉头,从她的眼神、汗水,还有她的泪水,我看到她内心无言的抗议。小女孩在自由民主的国家,纽约曼哈吨的街头,在雨中久久站着,那心灵悸动的眼神,告诉世人说,我们可以更努力一点,展现出世界和平的状态,她所表现出来的眼神让我非常感动,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幅。”
  • (shown)橘黄色的太阳已染成了紫红色,眼看就要坠入山坳里了,小箭子一时想着这世界甚是奥妙,觉着自己一路走来似乎早有了安排似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