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泽民过生日 张德江和习近平干上了

张德江的7月南下深圳行,目的是安排江派的“最后根据地”——香港8月17日的“反占中”运动,为当天生日的江泽民以游行庆生,挑衅习近平阵营。(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3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08月30日讯】(新纪元周刊392期,记者王净文报导)《大纪元》独家获悉,张德江的7月南下深圳行,目的是安排江派的“最后根据地”——香港8月17日的“反占中”运动,为当天生日的江泽民以游行庆生,挑衅习近平阵营。

张德江策划的这场闹剧,动员了香港中共地下党全力活动,也花钱从大陆雇民众充数,据估计耗资约一两亿元,不过即使如此,“反占中游行”的头面人物寥寥可数,多数港民也拒绝此撕裂香港社会的活动。

这场庆生闹剧一结束,高层博弈随之升级,首先,官媒发文报导〈中国将严查违法买卖人体器官 器官捐献将建监管体系〉;江苏连云港市“610”主任陆云飞被查;亲江派港星成龙之子吸毒被抓……

2014年7月31日上架销售的388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张德江南下遭中南海冷处理江派最后一个大佬和习公开唱反调〉,讲述了一件奇怪的事:中共人大委员长、名义上的第三号大佬、主管香港问题的头号人物张德江,于7月19日南下深圳,3天内与香港特首梁振英、香港六大商会、建制派自由党、经民联、新民党及民建联等的核心成员进行了10场正式会面,不过出人意料的是,习近平办公室并没有允许官方媒体给予这次出行应有的政治局常委规格报导,官媒“新华网”没有报导,“人民网”只是转载了中新网香港记者发在“港澳栏目”中的小文章。

据《大纪元》集团独家获悉,张德江7月南下深圳、广泛会见香港地下党组织的首领,主要就是为了安排“反占中”运动。图为388期《新纪元》封面。(新纪元)
据《大纪元》集团独家获悉,张德江7月南下深圳、广泛会见香港地下党组织的首领,主要就是为了安排“反占中”运动。图为388期《新纪元》封面。(新纪元)

江泽民集团日渐溃散,在江派第二大佬曾庆红被秘密抓捕关押后,名列第三的张德江走到前台,南下深圳公开力挺江派在香港所培植的秘密特务梁振英。这也是江泽民南下深圳2个多月后,张德江南下深圳力挺梁振英,公开和习近平唱反调。不过张德江到深圳到底对香港亲共团体的首领们谈了什么、安排了什么,当时外界都不得而知。而等到8月17日江泽民过88岁生日时,这个谜底就揭开了。

(大纪元视频 张德江南下挺梁振英 民主派斥失职)

香港是习江博奕的主战场

8月17日周日,香港亲共团体策划了一个号称十多万人参加的“反占中”游行运动,反对香港市民提出的“占领中环、争取普选”的“占中”运动。中环是中联办等大陆官方机构所在地点,对于下一届香港特首的选择,香港民众要求实行一人一票的普选,而不是由中共小圈子进行的变相指定。

但香港民众的这种心愿,却被张德江、刘云山等江派人马在6月10日抛出的香港白皮书所颠覆,白皮书变相剥夺了港人治港的邓小平政策,从而令港人极端愤怒,结果引发了近80万香港人参与的公投,以及51万人参加的“七·一”游行。白皮书发表仅4天后,江派副国级官员、中共政协副主席苏荣落马,外界称这是习近平回击江派的香港搅局,旨在打击江派吉林帮,敲打张德江。

(更多详情请看新纪元出版的特刊4《习江曾 战火延烧海外:香港绑上中南海政争战车》。)

据《大纪元》集团独家获悉,张德江那次南下深圳、广泛会见香港地下党组织的首领,主要就是为了安排“反占中”运动,一是给一个月后的江泽民生日“送大礼”,二也是满足江派人马生死存亡的需要:利用香港这块依旧掌握在江派手中的“最后根据地”,挑衅习近平阵营,以双方列阵的方式摆出决战架势。据悉游行前,香港各种协会特务头目还被召集到深圳秘密开会,布署这次游行,与会者在开会前手机都被收走,非常保密。

不少大陆民众不关心香港的政局,认为离自己太远,不过关心中共政局的人一定不能忽视香港政局的变化,因为香港是中南海两派博奕的最后主战场。

以前江派人马还控制大陆一些省份,比如周永康原来掌控的四川省、新疆自治区,曾庆红掌控的上海,江泽民心腹季建业掌控的南京,罗志军掌控的江苏,冀文林、谭力、蒋定之掌控的海南,万庆良掌控的广州,还有薄熙来的同盟秦光荣掌控的云南,苏荣控制的江西等,随着周永康、苏荣、万庆良等人的落马、曾庆红被秘密关押,剩下的江派人马都不敢出头了。

周永康被拿下后,大陆所有省份都公开表态支持中央拿下周永康,尽管有些省份表态很迟缓,有的表态措辞很特别,如上海的韩正在拥护习近平的同时,还抬出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来“对付”习,海南省的表态中找不到“与中央保持一致”的话语,但毕竟他们都公开宣布支持中央惩罚周永康。

唯独香港还掌控在江派手中,那里毕竟是曾庆红“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老地盘,于是香港成了江泽民反扑习近平的最后一张牌。2014年6月10日,江泽民下令让刘云山推出所谓《香港白皮书》,目的就是激怒港人,让北京当局难堪,从而乱中搞事。

不过就在江派一系列动作之后,随即也遭遇了一系列打击,如6月27日中纪委宣布调查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3天后的6月30日,在宣布徐才厚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军事法庭审判的同时,也正式宣布万庆良被免职。万庆良其实是曾庆红在香港安插的各类特务的主要联络人,广州也是香港江派人马的大后方。万庆良被抓后,江派对香港的控制力就大大减弱。

(大纪元视频 反“占中”游行选择江泽民生日举行 撕裂香港)

江派耗资上亿 “反占中”撕裂香港

江派人马在香港开始行动,策划出了一系列违背香港民意、旨在撕裂香港的事,特别是8月17日江泽民生日这天的“反占中”运动,从早上的跑步、中午的献花、到下午的游行,整个一出闹剧出笼。

据主办方声称,有1500个团体参加,香港亲共的建制派、曾庆红培植的地下特务等,都使尽招数拉人来参加游行,被梁振英控制的香港警方也积极协同,宣称“反占中游行”有11.18万人从维园出发,游行组织者“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则宣称游行有19.3万人参加,不过,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在湾仔轩尼诗道与军器厂街交界的行人天桥点算,推算出游行的总人数仅介乎7.9万至8.8万之间,而且这8万人中很多是从大陆用钱买来的。



(摄影/潘在殊)

2014年8月17日的反“占中”游行,警方宣称有11.18万人,民间统计只有8万多。而2014年7月1日,民间估计有51万人参加,但梁振英控制的香港警方宣布只有9.8万人。不过同一地点的现场照片很能说明问题。

这个由上千个亲共阵营工商、劳工、政治团体组成的“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对外宣布,早上先在中环举行“万人跑步上中环”活动,警方为此封闭了一条行车线,但香港传媒报导现场参加人数稀少,不足500人,主办单位称有1500人参与,警方估计有880人。从一万人到不足500人,反差很大。在中环遮打道行人专区的反占中“献花”,也同样是人丁稀少。

等到了游行时,原计划2时从维园出发,也许是因为大陆来的人想早点回家,游行提前了半个多小时。现场民众看见,参加游行的大部分是与大陆有关的社团,如深圳、广西、惠州、广东潮汕、湛江市等等,他们都是一团团前来,有的坐巴士,有的坐地铁。

据港媒报导,游行前后多个亲共团体在酒楼包场,据报维园附近至少7间酒楼共预订了逾200桌,向参加游行的会员提供膳食。据消息人士称,这次活动的筹委会主要是由“铁票”福建帮牵头。由于万庆良的落马,原来唱大戏的广州人退下来了。

亲共团体在8月17日发起反“占中”游行,多个参与的团体在游行前到酒楼聚餐,令游行起点维多利亚公园附近的酒楼爆满。(摄影/潘在殊)
亲共团体在8月17日发起反“占中”游行,多个参与的团体在游行前到酒楼聚餐,令游行起点维多利亚公园附近的酒楼爆满。(摄影/潘在殊)

香港市民陈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一位跟中共关系很近的福建朋友游说他去参加“817”反占中游行,说一个人有500港币的报酬,而且游行后还有专车载去吃一餐。也有一位香港媒体业广告员洪女士说,有人她叫去参加“反占中游行”,有300报酬,不过这位女士回答说,决不会帮共产党抬轿;还有一位《大纪元》的女读者也收到类似的邀请,她直言给2000元也不会去。

据观察,这些亲共社团都曾有组织地对长者进行“教育”,并按团体穿着不同“制服”,但仍有游行参与者根本不知道游行的目的,有的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是来“保占中”的。

英国《金融时报》以《香港亲中游行惹来伪造人群指控》为题报导说,这次游行有用金钱贿赂人的,游行人数存在虚报,以及游行中的大陆人比香港还多等虚假情况,比如报导说,“深圳社团总会”安排了多达2万人参与游行,每人获发300元及免费午餐。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报导称,有录像片段显示有人向参加者递钞票;还有照片显示游行人士在酒楼享用免费午餐。

商会领袖:耗资一两亿来撕裂香港

据《大纪元》网站报导,某商会领袖透露说,他收到梁振英副手亲自打电话,“让我站出来反占中。”而中共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前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等亦拉他出来,但该商会领袖以自己立场中立婉拒,直言:“反占中令香港社会撕裂,只会令香港更加乱,不想香港变成和大陆一样。”

他说,今次有中联办幕后协调,亦有不少地下党组织全力活动,“基本上香港地下党商会都出来了”,还有不少红色富豪给钱支持,“每个人派钱200至400元,之后还有奖赏,保守估计每人600元,10万人就是6000万,还有签名都要给钱,以及包酒楼、宣传等等,至少一、两亿。”“以前立法会选举都没有动用这么多人力、物力,足以证明今次中共的恐惧。”

不过他说,参加“反占中游行”的头面人物寥寥可数,真正的大富豪没有几个真的站出来。早前梁粉富豪罗康瑞只是签名而已、霍英东孙子霍启刚也只是陪周融参加记者会,但游行时候都“缩沙了”(退缩),估计只是幕后付钱。

习借器官话题点江泽民死穴

8月17日张德江谋划的这出闹剧刚一结束,习近平当局就至少出手了三个外界能够看得见的回击。

第一,8月18日早晨6时50分,中共官媒“新华网”就发表报导〈中国将严查违法买卖人体器官 器官捐献将建监管体系〉,报导说,将建设全面立体的人体器官移植监管体系。此消息引起国际高度关注,这是中共官方首次间接承认中国大陆确实存在“人体器官的非法买卖、私下分配,及移植死囚器官”等罪恶。

江泽民集团在香港策动“反占中游行”之后,中共官方一改常态,由新华社公布中国器官管理条例,首次间接承认“人体器官的非法买卖、私下分配,及移植死囚器官”等罪恶。(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江泽民集团在香港策动“反占中游行”之后,中共官方一改常态,由新华社公布中国器官管理条例,首次间接承认“人体器官的非法买卖、私下分配,及移植死囚器官”等罪恶。(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

特别值得留意的是18日傍晚17时50分,亲习近平阵营的“财新网”马上跟进报导说,据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中国每年约有3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但仅有约1万人能够真正完成移植,器官捐献不足是主要原因之一。文章暗示中国存在黑器官来源。

第二,8月18日北京警方突然高调对外宣布,香港影星成龙的儿子房祖名吸毒被抓。其实成龙儿子4天前就被抓了,但此事一直没有公开。按中共以往惯例,这类事发生了,警方敲诈点钱财,或关十几天也就放人了,并不会这样公开宣布,而且还在电视上大肆宣传。成龙与江派人马关系很近。

第三,8月18日,中共官方通报两名官员被查,分别是南京市溧水区区委书记姜明,和江苏连云港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陆云飞,此人另一职务是连云港市“610”主任。

江泽民与习近平冲突根源

江泽民与习近平冲突根源是,江在1999年7月20日发动了对亿万法轮功群众的残酷镇压,因为欠下血债太多,江泽民生怕失去权力后遭到民众的清算,于是一直利用各种方式从胡锦涛、习近平手中抢夺权力,甚至不惜发动政变和策划暗杀。光外界知道的,习近平就三次差点被周永康暗杀。

习为了保命,不得不对江派加以还击。与此同时,江派的贪腐和对改革的阻挠,也成为习改革的拦路虎。

中南海的一系列权斗,江胡斗、江习斗的实质就是围绕法轮功问题而展开的权力争夺。(大纪元合成图)
中南海的一系列权斗,江胡斗、江习斗的实质就是围绕法轮功问题而展开的权力争夺。(大纪元合成图)

no zuo no die“不做不死”

据大陆官媒报导,就在香港大游行之前的8月8日,广东纪委书记黄先耀在全省第13期领导干部“党纪政纪法纪培训班”上给广州官员敲警钟,称要“认清形势,明确责任,严明纪律,要守住底线,不越红线,不碰高压线”,最后黄还用网路用语告诫与会干部:“no zuo no die”。

8月17日是江泽民的生日,8月22日是邓小平的生日。习近平阵营高调“纪念”邓小平之际,没人理睬江泽民,张德江搞出香港大游行来生祭黑老大江泽民,摆出一副要和习打擂台的姿势。很明显,张德江和习近平干上了,就如同2012年8月的周永康一样。◇

本文转自第392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 (2014/08/28)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4-08-30 11: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