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蒋介石手下改革第一人 陈诚起创台湾经济

蒋介石为撤守台湾做准备先遣陈诚赴台,陈于1949年先后施行“三七五减租”等土改政策,使耕者有其田,让多数农民受惠。(AFP)

人气: 9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09月15日讯】(新纪元周刊394期,记者赵芷菱台湾报导)陈诚,是蒋介石最为器重的高级将领之一,于1949年受命建设台湾为反共基地,先后施行“三七五减租”等土改政策,使耕者有其田,让多数农民受惠。以和平、不流血政策,让工、商、农皆提高了积极性和生产力,台湾自此进入工业化的黄金时代,被认为是起创台湾经济的主要推手。

陈诚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一位重量级人物,是蒋介石最为器重的高级将领之一。国共内战,国民党所领导的国军节节失利,1948年蒋介石先遣陈诚赴台,为撤守台湾做准备,于1949年先后施行“三七五减租”、“公地放领”、“耕者有其田”及施行“币制改革”等政策。陈诚果不负所望,为风雨飘摇的台湾完成了初步改革,达到粮食增产及稳定物价的经济成果,被认为是战后台湾由贫困走向小康的起步。

土改受国际推崇 让多数农民受惠

当年台湾的土改受联合国所推崇,为世界解决土地问题的典范,比当时的日本和韩国的土改政策更为合理。

据当年调查,台湾700多万人口中,有380万是农民,其中超过75%为佃农。因此,“三七五减租”虽遭受地主反对,却广受农民拥护。至今7、80岁以上当年的佃农,对陈诚的感念犹深,素有“台湾土地改革的推手”、“陈诚伯”之称。

蒋介石本人常说:“中正不可一日无辞修(指陈诚)也。”陈诚自1950年出任行政院长后,继而当选副总统兼国民党副总裁,在台湾拥有广泛的政治基础和实力,彼时官运亨通,在台湾曾是位居蒋介石一人之下的“二号人物”。

争取升学 转考军校一路升级

陈诚出生于1898年,浙江省青田县一晚清秀才家。字辞修,别号石叟。小学毕业后,父亲打算让他佐理家务、做点小生意,让弟弟上中学。但陈诚不放弃求学的志愿,自行修习功课一年后,考取省立第11师范学校,父亲于是应允他继续升学。

毕业后,陈诚不想当教师,转而报考保定军校。毕业后,被推荐至国父孙中山先生所创建的黄埔军校任职军事干部。后来追随蒋介石,在国民党军队里,从一介炮兵连长,逐步升级为高级将领。

1947年,蒋介石将陈诚派赴东北战场,顶替熊式辉担任东北行辕主任,意图夺取整个东北。此时东北战场的情形并不乐观,国民党可说一败再败,国共双方的实力是此消彼长,且差距愈形加大。

遣散伪军被声讨 贫病交加

陈诚当时下令遣散东北的“伪军”,此举给国民党军队带来了巨大的损失,数十万伪军顿时解体,其中精华遂悉为中共所吸收。国民党连吃败仗,元气大伤。1948年公主屯战役中,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新五军遭至全歼。时党内舆论一致声讨陈诚,甚而有人提出“杀陈诚以谢国人”;但蒋介石多次强调“东北失利,与辞修无关,责任在我。”此风波才渐平息。

此时,陈诚胃疾复发,亟待治疗,但无积蓄,且职务皆遭免除,可谓贫病交加。其实陈诚生活十分简朴,从不讲排场,饮食极简还曾遭人戏谑犹若“和尚”。在他还是中下级军官时,就常戴斗笠、穿草鞋和士兵一同行军。因此,他领的“土木系”(陈诚时任十八军军长,兼任十一师师长,十八、十一即土木)也是国民党最廉洁的部队之一。向来与陈诚不和睦的何应钦也说:“辞修是个奉公守法又廉洁之人。当时一般军队受旧军阀影响,风气并不好,假报销很多,但辞修的十八军,每次都据实呈报。”

赴台养病 为退守绸缪

后来,陈诚至上海江湾医院开刀治疗,蒋介石随即安排他到台湾养病。1948年10月,陈诚抵台。疗养期间,大陆的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蒋介石面临交出领导权的压力。

一个月后,举家赴台与陈诚团聚。养病之余,无官一身轻的陈诚常跟当地的政要、学者聊天,排遣寂寥。台湾大学校长傅斯年曾揶揄说:“我自认谈天的本领可打80分,可辞修先生谈天的本领比我还强。”

陈履安说:“其实父亲不是个严肃之人,听张志中将军说,年轻时的父亲很幽默、风趣,后因任军职,必须严肃才显军威,以致大家都很怕他。后来无任何职务在身,反而跟地方人士相处甚愉,也因此了解许多民情。”

方过2个月,1948年12月,陈诚接到蒋介石从大陆传来命其接任台湾省主席之令,旋于次年1月继魏道明之后上任。不料上任几日后,蒋介石即宣告下野,并致电陈诚,告知其治台方略。

建设台湾反共基地为模范省

此时,陈诚体悟到蒋介石对台湾的看重,也自觉重任在肩。他在案头的便条纸上写下:“生于斯、死于斯,离此一步即无死所,不能再存有尚可撤退之念。”陈履安回忆说,那时,父亲首先要解决是国民党在台湾的生存问题,而后要奠定“反攻复国”的基础,并遵蒋介石意旨:建设台湾成为“三民主义模范省”。

其实,蒋介石早已将台湾作为国民党军队最后的据守地,而陈诚之去台湾,也是源于蒋介石的特意安排。1946年,蒋介石巡视台湾时曾说:“台湾尚未被共党分子所渗透,可视为一片净土,今后应积极加以建设,使之成为一模范省。”那时蒋介石,已意识到台湾的重要性。曾在一篇报告中说:“就算整个大陆被共党拿去,只要保有台湾,我即可用来恢复大陆,因此我可不顾一切,毅然决然地下野。”

“4万旧币换1元”之币制改革

1948年起的一年时间,对台湾而言是很重要的一年,可说整个基础都打下了。陈诚时任台湾省政府主席兼台湾省警备总司令,当时大批军队和国民党机关迁台,一切费用都由台湾省政府支付,且物品需求增加非常明显,自战后初期到1949年中,物价飞涨了7000多倍,正所谓的“一日三市”。

由于物价上涨过速,台币供不应求,台湾银行不得不增发货币弥补亏空,乃于1948年开始发行面额达5千、1万、10万的“定额本票”,与旧台币并行在市场上流通。此举使本就因与大陆金圆券挂钩而贬值的台币进一步贬值,一时间,台湾金融界陷入一片恐慌。为了避免重蹈大陆时期通货膨胀的覆辙,蒋介石命陈诚稳定物价,抑制通货膨胀。

1949年6月15日,为防止台湾受到大陆经济崩溃的影响,陈诚决定割断台湾与大陆在货币上的联系,推行“币制改革”,发行新台币,公布“新台币发行办法”,规定“4万旧台币换1元新台币”,限年底前兑换完毕。此后,物价上涨渐趋缓。

行三七五减租 使耕者有其田

在币制改革同时,陈诚也开始推行一连串的土地改革政策。首先是“三七五减租”,其后有“耕者有其田”、“公地放领”等政策,使多数农民成为自耕农,同时在中国农村复兴联合会的指导下,提高农业生产量,改善农业技术,使生产面积增加,农民的生活获得改善,对台湾的经济发展也有所助益。

台湾农村“三七五减租”后之成果,农民丰收景况,农舍一景。(国家文化资料库)
台湾农村“三七五减租”后之成果,农民丰收景况,农舍一景。(国家文化资料库)

为了顺利推行“三七五减租”,陈诚专门召集地主开会,把4家国营公司(水泥、造纸、农林和工矿)转为民营,以发行股票作为向地主收购土地的代价,鼓励地主投资工业。当时地主相当反弹,因中国人讲“有土斯有财”,是特别爱护土地的。

政府虽把(日本留下)4家公司的股票分给地主,当时根本不懂什么是股票,不知其何价值,但后来有人因此成为大企业家,且粮食也增产50%。

大地主辜家 成功转型

辜振甫家族即是土地改革最大受益者。光复之初,辜家是台湾第三大地主,拥有1万多公顷土地。1952年,他把大量土地和盐田主动交出,众亲友也献出土地,为土地改革在全台顺利推行做出了榜样。后来,辜振甫受到了陈诚的接见,并受聘为“经济部顾问”。按照补偿政策,政府把4家公司股票转给辜振甫作为征地补偿,辜氏家族摇身一变,成为显赫的新型巨富。1954年,辜振甫主持了台湾水泥公司的民营化,从而成为政商关系良好的“红顶商人”。

现任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的连战,父亲连震东于土地改革期间,任内政部长,深谙土地政策,他将土地转变为数目巨大的资产,到连战接掌家业时,连家财富已达百亿新台币。

而前总统陈水扁家当时是贫下中农,为此他家获得18亩田地,他的父亲当时感动得热泪盈眶。

以武力为后盾 土改争取民心

“三七五减租”系陈诚仿照之前在湖北主政时所推行的“二五减租”,时间虽不长,却让湖北在战乱当中获得稳定的发展。当时即规定佃农所交佃租不得超过生产所获的千分之三百七十五。此前,台湾最高的佃租高达70%,少者也有60%以上;并同时取消押租金及其他不合理负担。

陈诚认为国民党在大陆土地政策失败;为避免类似情况发生,必须进行土改,保证农民生活。当时陈诚还兼任警备总司令,因此他的土改政令是以武力为后盾的。

台湾土改不流血 对比大陆“黑五类”

台湾土改未杀一人,以和平、不流血政策,达到了地主进城,农民获得土地,工、商、农皆提高了积极性和生产力,台湾自此进入工业化的黄金时代。

然而,对比中共在1966年兴起的“文化大革命”,将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和右派分子(即:地富反坏右)列为“黑五类”,这些人遭受批斗、毒打和公众羞辱,各种权利和福利被剥夺,还被要求进行灵魂的自我改造。文革高峰期,红卫兵更变本加厉,私设刑堂和拘押场所,致使“黑五类”惨遭迫害。

过世后百姓跪地痛哭不愿离去

陈诚与原配妻子吴舜莲感情不睦,未有子女。后经蒋介石、蒋宋美龄介绍与谭延闿(曾任国民政府主席、第一任行政院院长)之女谭祥结婚,育有4子2女。

在国民党政治圈里,陈诚教养子女算是很成功的。子女中有4个博士,都毕业于世界知名学府。长子陈履安,延续了父亲志业,曾在黄埔受训,与连战、钱复、沈君山并称为国民党“四大公子”,任过经济部长、国防部长、监察院长等职。陈履安之子陈宇廷创办NPP(Non-ProfitPartners)公益伙伴组织, 任理事兼执行长。陈履安女儿陈宇慧有“女金庸”的美誉。

1965年3月5日,陈诚因肝癌病逝于台北,享年68岁。陈履安忆述,父亲举行葬礼那天,前往吊祭的民众络绎不绝,多少人自动跪地祭拜,扶棺送殡。有好多从中南部上来的老农民,跪地哭着不走。

陈履安说:“父亲常讲,军人不怕死,文人不要钱,这个民族、国家、政府就会有救。对于投奔他的军官、部队,都会先示以6字:‘不贪污,不怕死’,要能做到你才来!”◇

本文转自第394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