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17)

首度进入大金字塔 不同凡想的景象

文:正见网丛书编辑小组

埃及的金字塔。(大纪元)

      人气: 1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是谁造了大金字塔

埃及大金字塔,高一四六公尺,其四面底边长分别为二三○公尺,占地五二九○○平方公尺,共用了二三○万块石材。早在希腊罗马时代,人们就将世界上的伟大建筑,选出七项最为人称颂的。然而岁月悠悠,被称作世界七大奇迹的建筑物,几乎已消失殆尽,独有埃及大金字塔屹立不摇,见证著当时文明的辉煌。一般认为大金字塔建成于公元前二千多年的第四王朝,由胡夫王所建。但是由于史料的缺乏,后代史学家们透过传说,以及相关线索才得出这项推论。关于这么庞大的工程如何建成?不可思议的智慧来自何人?以及为了什么目的而造的等等谜团却始终没有解开。目前这个说法随着许多研究结果的发布而被质疑。

大金字塔 非法老的王墓

胡夫金字塔 (图片提供:许晓倩)
胡夫金字塔 (图片提供:许晓倩)

史学家们一般认为金字塔与法老的墓葬有着密切的关系。然而,在西元八二○年,开罗回教总督阿尔玛门(Caliph Al-Ma’mun)率领人马,首度挖出通道进入大金字塔,看到的景象却是非常朴素的房间,连一件陪葬品、珠宝、雕像都没有,甚至连碎片都找不到。而取名为“王殿”的房间里只有一口空空的、没有盖子的箱状石盒。墙壁也是光秃秃一片,毫无装饰文字。史学家们对这个首次进入大金字塔的事迹作出“遭到盗墓”的结论。然而,实际研究指出盗墓者想从其它通道口进入大金字塔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在常理下,盗墓者也不可能偷到一个碎片都不剩,更不可能将墙上描述法老的碑文全数抹净。而埃及人为了纪念与称颂法老王,向来将王墓内部装饰的极为华丽,并摆设丰富的陪葬品。这么看来,朴素的大金字塔很可能不是法老王的坟墓,甚至可能毫无关系。

建筑物的数字展现惊人的精确度

一八八○年代末,现代建筑学之父威廉弗林德斯.皮特里指出大金字塔最惊人之处在于其方位上。因为其各个棱线都极为正确地面向东南西北,各方位的误差也都在五分(一分是一度的六十分之一)以内。这不但是非常精确的观测技术,更令人惊奇的是建造者竟然能在这样庞大的建筑物上保持超高的精确度。 其水平度的正确度也令人震撼。因为其误差仅一.五英寸(约三.八公分),即使是现代的建筑也难以媲美。科学家推测要造出大金字塔这样高技术的水准至少要经历数千年的进化,然而翻遍埃及历史,却找不到这类技术发展的记录。

非凡的技术

大金字塔的力学构造极其巧妙。它并不是将二百多万个石头直接堆砌成锥型。若构造如此单纯的话,只要其中的一部分崩溃,就会因为过于笨重,而全数崩坏。支撑大金字塔的,是类似树木年轮的构造,也就是由称为扶壁的硬体构造和填塞其空隙的填石层所组合成的。这种构造使得大金字塔在十三世纪时的一次大地震中,只有少部分的外侧石块崩落,整体结构丝毫不受影响。然而在大金字塔之前建造的第三王朝金字塔或之后的第五、第六王朝所建的金字塔相比之下结构相当粗糙,甚至许多已经完全崩坏。

再者,如何从地面到一百多公尺的高空中,将二百三十~二百六十万块,每块平均重达二.五吨(二千五百公斤)的大石头始终都摆在绝对精密的位置上也令人不解。埃及学者们前后推测了三十种以上建造的方法,然而经过分析检验,发现以当时埃及人所能有的技术与能力,这些方法实际上都不可行。攀爬过大金字塔的学者汉卡克(Graham Hancock),便具体地提出他的疑问。他说:“在此颠颠巍巍之处,一面需保持身体平衡,一面又得将一块一块至少有现代自用小汽车两倍重的石块,从下面搬上来,运到正确的地方,对准位置,当时这些石工的心中不知所思何如。”

有“现代古埃及学之父”之称的法兰西斯.强波林(Jean-Francois Champollion)认为建造金字塔的人在智慧上是属于巨人型的,他说:“他们的想法有若身长一百英尺的巨人一样高人一等。”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说法,既然种种证据显示埃及人并无法造出大金字塔,那有没有可能是由有着巨人般智慧或身材的史前文明的人类所造的呢?事实上,学者们对于此点已有相关研究发表了。

史前文明的推测

狮身人面像也是学者们研究的重点。它高二十公尺,全长七十三公尺,被认为是第四王朝的法老王卡夫拉所建。但近来科学家从狮身人面像表面的侵蚀痕迹推测它的建成年代很可能更早,起码在公元前一万年以前。


邻近大金字塔的狮身人面像,看起来非常的古老。科学家们从他身上似水侵蚀的沟渠研判他曾经历了一段潮湿的气候,因此推测他很可能在一万年以前就已存在。

数学家史瓦勒.鲁比兹在《神圣的科学》谈到,狮身人面像的狮身部分很明显有被水侵蚀的痕迹,他推测是公元前一万一千年的一场大洪水和连绵大雨而造成的。

学者约翰.魏斯特认同上述说法,并否定了风沙侵蚀之说。因为如果是风的侵蚀,那同一时代的其他石灰岩建筑物也应有同样程度的侵蚀,然而我们却发现留下的其他建筑物中没有一块像狮身人面像那样严重的侵蚀。

波士顿大学地质学教授、岩石侵蚀方面的专家罗伯特.修奇也赞同魏斯特的观点,并指出狮身人面像所遭受的侵蚀,有的地方深达二公尺左右,使得外观看来蜿蜒弯曲,好像波浪一般,很明显是经过数千年激烈的风吹雨打后造成的痕迹。魏斯特还指出从公元前三千年以来,基沙高原一直没有足够的雨水造成狮身人面像的侵蚀痕迹,而必须追溯到公元前一万年才有能造成这样大规模侵蚀痕迹的坏天气。因此他推测,狮身人面像必须在这个年代范围以前所建。连同大金字塔这样规模宏大而复杂的工艺品,很可能是一个更早、更伟大、比古埃及古老,我们还不知道的文明留下来的遗产,而被埃及人所继承。

古人讲“天时、地利、人和”,生活的方式随着年代或民族有所不同,就像我们现在住钢筋水泥的楼房、交通工具是车辆,而古代则是住在木造或砖造的房子、出门是骑马或乘轿子。然而像秘鲁纳斯卡平原上的巨大图画、复活节岛上的大石像、英国的巨石圈,以及大金字塔,我们目前在记载中找不到相对应的人类生活模式及能力造出这些特别庞大、壮丽的产物。它们很显然是来自与我们差异很大的文明的产物,上述科学家对大金字塔提出的推测,正好吻合了很久以来埃及人存在着的说法,他们认为基沙古迹是被“大洪水”毁灭前的一次文明时代所留下的唯一大型古建筑。这个推测是否正确有赖更多的研究,但是从目前许多开始触及史前文明的研究方向来看,很可能有一天我们能真正解答究竟是谁造了大金字塔!@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现在我们知道,三百多年前的意大利人伽利略发明了望远镜,开启了人类对于天体观测最基础的一步。然而,这颗收藏于秘鲁ICA博物馆的石头上面刻画的人像,据估计生活在公元前二百年至三万年之间,他的手里却拿着一支望远镜在观察飞越天际的火流星。是什么年代、什么样的人也同样发明了望远镜呢?
  • 进化论为学术界的主流已久,然而所有生物在分类上皆有其明确的归属物种位置,却从未发现过任何两个物种中间在进化状态的过渡生物。更令人惊奇的是进化论者所认为的文明未萌的史前阶段,却有许多高度文明的化石被发现,而这些证据恰好足以推翻进化论的理论。进化论表面上似乎是学术界的事,但实际上它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人若相信自己是由猿猴进化而来,而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人就没有道德的约束与规范,也不相信干坏事会有报应。人们对于自己不能理解的事情,若一概视为谜,视为迷信,就会障碍对现有世界的看法,那么科学就不可能会有突破性的发展。更重要的是人若不相信神佛的存在就敢做出许多违背天理的坏事,那么地球在每隔一段时间出现让人类濒临灭亡的状态,也就绝不是偶然的。
  • 除了制造、使用金属的技术与能力说明了史前人类的文明发展之外,科学家们还在古文明中发现了一些我们认为现代人才具有的医学技术,甚至发明。按理讲,文明的发展是从原始到高度发展的。拿心脏移植手术来说吧,这可是近代医学发展的卓越的成果,然而我们在考古遗迹中却发现了古人曾动过这类手术的证据,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 在相同时期不但有人类的存在,而且这些人类和我们一样具有高度的文明......
  • 作者是从事免疫学研究的,也曾对达尔文进化论想当然的深信不疑。但后来发现这个学说不仅不能被证实,也经不起科学检验。
  • 一九六八年的一个夏天,一位美国的业余化石专家在位于犹他州附近,也是以三叶虫化石闻名的羚羊泉敲开了一片化石。这一敲不但松动了一百多年以来现代人类所笃信的进化论,更替人类发展史研究敲开了另一扇门。
  • 史前文明确实存在!而且还不只一期,存在着多个不同的时期;达尔文的《进化论》的提出只是一个漏洞百出的假设,却被许多后人添枝加叶地固著成生命科学的根柢,今之人也看到了踏上进化论的重重危机。时今,报章、网站上有关史前文明的篇章常见零星掠影,在《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这本书里,将诸多科学家发现的证据加以系统性的整理、分析。本栏再一次登载,希望带给您一场别开生面的关于人类生命起源的发现之旅。
  • 油价高涨,人们不禁要问:石油还能烧多少年?全世界几亿辆汽车,这么多飞机来来往往。远程大型客机波音747一次就要加燃油85吨,最近除役停止飞行的协和式超音速客机要加96吨油。今天,充电的汽车是有了,充电的飞机看来还是飞不起来。全世界每天的原油消耗量已非常惊人,一九九六年时就已突破七千万桶,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预计到二○二○年时将达到每天一亿桶(一桶等于159公升或42加仑)。
  • 有一些自然生物现象明显的违背了提倡进化论者提到的“适者生存”、“用进废退”学说,大家看了这些例子,对于进化论,或许也能自己做出正确的判断。
  • 另一个与爪哇人相同,常常出现在生物课本里用来强力阐述进化论的例子即为“灰斑蛾与黑蛾”。教科书上通常会展示一组对比图:一只停留于灰色树苔上的灰斑蛾和一只停留在黑色树干上的黑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