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公主岭监狱迫害人权面面观

人气: 7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9月09日讯】说大陆的监狱是黑监狱,人们都不理解,没进过监狱的人,你很难想像当下中国大陆监狱迫害人权的程度,也很难相信发生在这里的那些不可思议的事,下面就让我来给你描述一下中国大陆公主岭监狱的黑暗与无人权。

一、侮辱人格,践踏生命

在公主岭监狱里,警察对犯人,张嘴即骂、举手即打可谓是司空见惯、随处可见的常态,小到一般狱警大到监狱长,全都这一身恶习,而且把谁能打人、骂人,谁够狠,视为本事、视为威风,一点没有羞耻的感觉,骂出的脏话,一个正常人不堪入耳,这不仅是公主岭监狱一地的悲哀,也是大陆所有监狱的涂鸦,什么“监狱法”、什么“六不准”,在监狱里就是一纸空文,这里根本没有法,也不讲法,警察就是法。监狱警察每天都在践踏他们自己制定所谓《监狱法》以及监管人员的行为准则。监狱是矫正人的地方,警察肩负着教育犯人、改造犯人责任,他们这样一副嘴脸和行为,又如何能教育了人,改造了人呢?只能使人越变越坏、越变越恶,在大陆监狱改造人纯是扯蛋,也是一个最酷的谎言。目前“二劳改”、“三劳改”已经占到公主岭监狱在押犯人80%以上,这在里没有人过问你犯的什么罪、为什么要犯罪,今后怎么重新做人呢?从近年来大陆监管部门强调降低刑释人员重新违法犯罪率作为衡量监管工作的“首要标准”,这一点上可以得到印证。

在公主岭监狱曾多次上演警察群殴犯人一幕,被服车间(做服装的监区)有一种张姓的犯人因劳动态度不好被多名警察群欧,扒光衣服,屁股露外面打,笤帚打飞几把。劳动现场打人,木方打拆的,骨头打断的,肢体打残的每个监区的都有。白山市一名王姓犯人因记录犯人生产材料错误,被警察打了27个耳光,还有一名犯人被打40多个耳光,这种暴打只能等到警察自身没有力气,或手掌疼痛为止,否则不会罢休。


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明慧网)
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明慧网)

公主岭监狱设在禁闭室,即“小号”,小号每个房间或3-4平米不等,犯人被押小号就在这几平米屋里吃、拉、睡,屋里终日不见阳光,昏暗潮湿,冬天没有暖气,这里手铐脚镣、电棍、约束服、死人床等刑具设施一应俱全,随时都可能听到犯人被酷刑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哀号。2011年被服监区有一名延吉市的张姓犯人与吉林舒兰市的一名柳姓犯人分别被关押13个月小号。公主岭监狱还设有严管队,严管队顾名思义就是对犯人严加管理的场所,除小号具有的酷刑外还多出两种折磨与摧残犯人的手段,一个是坐6公分宽木方,从早晨5点一直坐到晚上9点,稍有晃动或身体不正直便会招来电棍和暴打。另一种是饥饿惩罚,每人每顿只给半碗玉米面糊粥,其它什么都没有,在严管队呆上一个星期身体直线消瘦,伴随昏迷、低血糖、便秘新陈代谢疾病接踵而来,这么做实质上是剥夺人吃饭权利。公主岭监狱严管队对人权的侵犯和酷刑折磨达到了相当惨烈程度。2012年,公主岭监狱六监区一名叫李志强的犯人因劳动态度不好,被管事的犯人(警察任用的)举报,被押往严管队,并当即上了死人抻床,本人忍受不了严管队的折磨,将自己一个眼珠抠出。

犯人在监狱里一旦得病特别是得了重病就很难活着出狱。那是最令犯人痛苦与不安的事,因为他们知道,监狱里根本没有人把犯人死活当成一回事,没有药,没有手术费用,很难活着出监。没有人关心犯人的健康,经常听警察说,死个犯人如同死一只鸡。得了病如果犯人家属不拿钱,那就是等死。因为犯人健康、疾病治疗、身体康复等一系列问题,在监狱里只是一种说辞,没有制度、没有机制、没有考核,与监狱、与警察升迁没有任何连带关系,公主岭监狱内设一个医院,其中用二名犯人作医生,用他们给犯人看病,可想而知犯人的生命健康如何能得到保障呢?公主岭现关押3000多犯人,每年死亡20人以上,远远超过人口正常死亡标准。为了掩人耳目与推卸责任,人死了都要挂着吊瓶,照几张相,证明监狱对犯人进行了抢救――“终于医治无效,自然死亡”。
  
二、强迫奴工劳动,透支生命

目前大陆监狱百分百从事奴工产品加工生产,特别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劳动力成本上升,那些科技含量低,附加值不高的手工加工业生产大量转移到监狱系统,这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链,监狱已经成为无偿榨取在押人员血汗的赚钱机器。为什么称为奴工劳动呢?因为监狱所从事的生产活动,劳动条件是恶劣的,劳动时间是超长的,劳动保护是虚无的,劳动强度是极限的。过去说奴隶主拿着鞭子强迫奴隶劳动,这里是警察拿着电棍强迫犯人劳动。

劳动强度大,干活时间长,是监狱的实际情况,以公主岭监狱为例,犯人平均每天工作12小时,每周没有休息日。每天早六点就把所有犯人都轰到劳动现场,晚六点收工,劳动现场是密封的,由警察把守。这种违背《劳动法》侵犯在押人员基本劳动权益的做法,其实上下都知道,人人心知肚明,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因为背后强大的利益和灰色收入的推手在起作用,公主岭监狱二监区2011年就创收近300万元,可想而知全监狱八个监区创收的规模有多大了,2012年监狱给二监区创收计划是390万元。这些创收来的钱,从监狱中层领导开始上至监狱长,再上至省劳改局、再上到政法委等各级官员都有份,人人都在往腰包揣钱,谁能来遏制这股加班加点势头呢?下边的官员对加大工作强度能不尽力而为之吗?上边的官员对下边监狱的加大工作强度又怎么能不支持呢?在中国大陆追逐利益,一切向钱看的社会风气带动下,大陆监狱加班加点劳动的势头是阻挡不了的。据说吉林省劳改局每年接到基层警察抱怨加班加点的举报信件就有上百封,但仍无动于衷。

那么监狱犯人干的又是什么样的活呢?都是无技术含量、效率效益低下的,社会上其它部门不愿做的手工劳动,因为监狱生产没有劳动力成本,承接的任何项目都是以挣钱和利益最大化为目的,都是在以犯人的无奈(强制性)不得不心态下进行和警察行为无度的条件下实施的。如:公主岭监狱一监区和七监区手工制作仿旧小汽车模型,该项目从2005年就开始了,一直延续到现在,并且十分盈利,产品出口到美国、欧洲等西方国家,据说仿旧小汽车模型,是西方死人时用的祭品。其中打磨与喷漆等工序都是有毒的特殊劳动工种。但监狱在这方面劳动保护却是极其简单或没有任何防护措施。还有编汽车坐垫、手工扎花、包装牙签等生产,有些产品生产本身要求卫生条件十分严格,但是在监狱里根本谈不上卫生安全,没有什么检测、消毒等过程,犯人在劳动过程中没有健康保护,而且生产的产品同样存在卫生安全隐患,干这些活不是适量的,而是强制性的,都有任务和数量跟着,完成不了任务,那就要加班加点,否则就要对没完成任务者进行体罚处罚,通常有罚站、反省、不让睡觉、甚至用电棍电击。公主岭监狱二、三、五、六监区从事服装加工,目前在市面上能见的各类服装除几大知名国际品牌外,基本都出自于监狱劳改犯之手,特别是社会上的劳保服装绝大部门都是在监狱加工完成,其中二、六监区还承接长春际华3504军工厂军服加工项目,包括陆军夏季训练操作服与冬季的棉服。四监区犯人曾经承包火车装卸水泥、农药等重体力工种。

由于超负荷劳动,加之长时间得不到休息,近而造成犯人过度疲劳,精力难以集中,精神恍惚,生产安全事故频发。如公主岭监狱服装车间2010年12月份一个月内连续有三名犯人的手指被机器轧伤,其中二人是食指粉碎性骨折,即使出现这样的伤害,监狱也只是做简单的包扎处理,并没有任何赔偿和补偿,更谈不上伤残鉴定。而且要求犯人不得反映真实情况,必须承认是自己劳动过程中,违反操作规定所为造成的,否则不但不给你医治处理,还要扣罚你的考核分值,其中一名犯人当场食指被轧的鲜血直流,监狱还逼其在警察拟好的责任保证书上签字,承认是自己责任,否则就不给你进行包扎处理。对这种违反劳动法给犯人造成伤残事故时有发生,但监狱从来不承担任何责任,其损失与伤害只能由犯人自己无声无息的忍受。事实上那些在监狱服刑十年以上的犯人出监时都患上胸膜炎、肺结核等疾病。

三、践踏生理权,控制大小便

大小便是一个人的正常生理活动,也是生命的权力,也是与生俱来的权力,但恰恰是这个所有人都应每天每时行使的生命权力,却成为大陆监狱惩罚犯人的一个手段。以公主岭监狱为例,公主岭监狱有八个监区,每个监区管理三到四百名犯人,犯人每天都要出工劳动,劳动现场设10平方米的厕所,厕所有专人管理,设有门锁,犯人上厕所叫“放茅”,现场劳动时间平均为12个小时,每天一般放茅4至5次,放茅时间为10分钟,除放茅时间以外,厕所要关锁,犯人在放茅时间以外要大小便,那就要进行“报告”(请示),要向现场管教请示,得不到批准,那你就得憋著,否则你自行上厕所那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给你扣上不服从管理帽子,对你进行拳脚相加或体罚。由于长期在这种摧残身体的条件下生活,很多犯人患上肾炎,以及由此引发的其它疾病。对于哪些劳动表现不好,或警察看不上的人,上厕所就困难了,因为你每天都得上厕所,所以你每天都要硬著头皮,面对警察的刁难和非议,由此带来的身心损害十分严重,尿裤子事情也时有发生。人人都有“三急”但这却成了整治和摧残犯人手段。

四、食品卫生安全威胁犯人健康

公主岭监狱给犯人提供的伙食十分单调,犯人吃的稻米都是多年的陈化粮,做熟了呈现黄褐色并散发出一种农药味,面食也是市场上最次等的,一句话就是劣质的,是在监狱外边没有人吃的粮食。犯人吃的副食主要就是白菜、萝卜、土豆清水炖,年复一年都是这种形式,偶尔改善就是在其上面放一些猪的脂肪,也就是通常说的肥肉,犯人们称为“油漂”,但是在监狱的对外的宣传揭示板上每天都是肉蛋禽搭配的膳食,并对外声称每年监狱为犯人提供了多少肉、多少鱼、多少蛋,实际上犯人根本就没有吃到这些食物,犯人每年吃的其它的蔬菜品种都是屈指可数的,这种弄虚作假的行为更让家属和外界感到疑惑和不解。食品卫生给犯人带来的危害更是十分严重,如时常在菜汤中出现昆虫、砂土等杂质,甚至有时还出现老鼠尸体,如2011年5月份的一天,在服装监区的菠菜桶中发现被切成段的老鼠尸体,当时刘姓教导员不让犯人声张,还戏说这是给犯人改善伙食。每到夏季肠炎、痢疾等疾病周期性发作,感染人群十分普遍。
 
五、经济上侵害,加重犯人家属的负担

2011年起公主岭监狱对犯人家属接见做出了明确规定,不允许犯人家属探视携带任何物品,这就意味着犯人在监狱里所需的一切生活必需品必须到监狱指定的超市去购买,那么超市又成为盘剥犯人机关,公主岭监狱内设一超市,叫松岭超市,犯人背后称松岭黑市,该超市商品价格是外边同等商品的两倍或更高,如:一个牙刷外边买2元,里卖4元,2元一双的袜子里边卖5元,其它商品也都是这样价差,这里商品都是市面上看不到买不着的,为什么呢?因为这里的商品多数都是没有合格证的“三无”伪劣假冒商品,而且利大。超市由警察来管理,完全是暗箱操作,每年还要给监狱上缴上百万元的利润。社会的监督机制在这里是一片空白,高墙电网将这里变成了独立王国,其商品价格完全是随机、背离价值规律的,更特殊的是监狱超市是卖方市场,独一份,你愿买不买。即使这样,犯人购买商品也不是自由的,公主岭监狱八个监区分别在每周只能一天购货,购货也不是人人都能到超市自行购买,而是由每个中队派一名或几名代表去购买。公主岭监狱从2012年开办“营养餐”。所谓营养餐就是变相的买炒菜,价格自然不菲,因为要挣钱,实质是对犯人做买卖,当时的牛姓监狱长对营养餐提出要求,一定要营利,据当时经营部门人员测算,每月全监狱净剩25万元以上,监狱3000多人,每月的营养餐毛收入达140万元。

监狱里不允许犯人使用现金,但是监狱的犯人中却流通现金,什么通融、摆事、上货、贿赂等都要用现金,这些现金是哪来的呢?警察给拿进来的呗。但是警察可不是白给你携带现金,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往前追溯也说不清是从哪年开始的,就是警察要对拿入的现金提取10%的回扣,这已经在成为不争的事实,犯人无奈的给,警察心安理得的收,但是每次监狱清监发现犯人身上有现金,就视为严重的违反监规,要对犯人进行扣分处罚,目前大陆监狱都在实行所谓的百分制考核,这个分值决定你能否进行减刑和减刑的幅度,所以犯人把这个分值视为高于一切。

综观公主岭监狱对人权的践踏与迫害,进一步折射出中共“假恶暴”本质,称其是黑监狱也就不难理解了,从1949中共在大陆窃取政权后,大陆监狱所作所为就是摧毁人性和践踏人权,积累整治犯人方法和手段。1956年中共全国监狱会议,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针对监狱管理现状指出:“要把犯人当人,改造为主、劳动为辅”,60年后的今天非但没有落实,而且愈演愈烈,全面恶化。追其根源是中共专治下蔑视生命,践踏人权,宣扬假恶暴这种邪恶基因操控所为。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士都应拒绝邪恶,站出来共同制止这种对人、对人类、对生命的践踏和迫害,在这个星球上清除共产邪恶制度带来的毒素,铲除其给人类带来的灾难,还人类一个和平、民主、自由的社会。

       
一个公主岭监狱的亲历者
    
2014年8月22日

责任编辑:卫敏

评论
2014-09-09 9: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