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鲁拜,春夏秋冬咸宜――

傅正明:《鲁拜诗词新译五百首》三题

作者:傅正明(瑞典华人作家)
  人气: 46
【字号】    
   标签: tags:

在波斯大诗人奥玛•珈音(或译莪默•伽亚谟)《鲁拜集》的多家中译中,黄克孙先生依照英人费兹杰罗(Edward FitzGerald, 黄译为费氏结楼)衍译的101首绝句独树一帜,自从1956年付梓之后,备受赞誉。

黄译《鲁拜集》中有译者<题诗>(三首七绝)。半个多世纪之后,在五卷合为一册的译著《鲁拜诗词新译五百首》(台湾唐山出版社,2015年1月)中,我步黄克孙原韵三首奉和,却反其意而用之。同样题诗珈音《鲁拜集》,为什么诗意可以截然不同?那是因为,如考威尔(E. B. Cowell)教授早就指出的那样:珈音像罗马神话中的两面门神一样,有两个截然不同甚至相互矛盾的面相。

因此,黄克孙原诗与我的步韵,所写既是珈音原有的两个不同面相,也是不同译者各有不同的解读诠释。值得注意的是,黄氏的衍译,依照的是费氏自称的波斯文原作的“变形”(transmogrification),我的移译,大部分可以视为依照波斯文和依照英译的翻译,一部分类似于黄氏的衍译。收入集中的新译五百首,是从千多首四行诗中遴选出来的。因此,至少在内容上,比费译和黄译更能把握珈音的两个乃至多个面相。至于本书的得失,当由学者和读者评判,由阅读的历史来估量。

一 读鲁拜,春夏秋冬咸宜

人的不同面相可以是同时的,也可以是历时的。约翰•济慈在十四行诗《人生四季》中认为,人生也有与年龄相应的心灵四季:欢快多梦的春天,爱意洋溢的夏天,静如港湾的秋天和苍茫衰老的冬天。像常人一样,诗人的心灵四季必然反映在不同时期的诗歌中。珈音享年八十二岁,一生写下的鲁拜当然可作如是观。黄克孙《鲁拜集》<题诗>其一写道:

草绿花红夏又深,满天星斗读珈音。
赤蛇头对苍龙尾,指点微茫天地心。

黄氏译鲁拜时,二十出头,正值译者人生的青春盛年。这首题诗表明,黄氏写的是他在春夏期间读鲁拜的体验并为之题诗。赤蛇,中国古代祥瑞之象。珈音盛年,在塞尔柱帝国(土耳其人入主波斯的王朝)宫廷中主持历法改革,建造天文台,撰写哲学和科学著作,当此之际,可以说有赤蛇之象。苍龙,可以解读为象形的东方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尾宿和箕宿都是苍龙尾,并称为析木。就像从木纹可以分析一棵树的成长轨迹一样,占星师可以通过天宫图解析一个人的人生走向。这正是作为天文学家的珈音的特长。晋 傅玄<大寒赋>:“日月会于析木兮,重阴凄而增肃。”照此理解,黄氏已暗示出珈音的人生四季。

我与黄氏不同,译鲁拜时已年过花甲,步入人生晚秋,但尚未像济慈所说的那样“收拢倦飞的羽翼”。读鲁拜,春夏秋冬咸宜。春读鲁拜,让人珍惜春光韶华,感悟到“碧醅红玉情依旧,水榭春园风暖吹”(卷二005);夏秋之间读鲁拜,在观赏夏花灿烂的同时,让人伤感“茫茫一片秋原上,来去浮生若夏虫”(卷五043);秋冬之间读鲁拜,便会觉得无论穷通贫富,人生如过客,“客舍同宫殿,秋冬风雨侵”……(卷二017)。因此,我的和韵如下:

月隐花残夜又深,寒林暖室听悲音。
波斯魂卷天涯雪,呼啸灯前逐客心。

寒舍在北欧森林一隅。处在全球化的今天,不但可以读鲁拜,而且可以“听悲音”,即借重 YouTube听波斯文和英文鲁拜。我的“逐客心”也许是寓居海外的黄氏所没有的。但是,珈音有“逐客心”,这是费氏并不看重的。在荐举珈音的宰相尼让谋和重用珈音的苏丹死后,塞尔柱王朝陷入王后党与太子党之间的权斗,曾经嫉恨宰相的王后断了珈音尚未竣工的天文台经费,可能还断了他的皇粮,导致诗人名为到麦加“朝圣”实为流亡的苦旅,下面这首诗,可能写于珈音流亡期间:

宇宙洪流如卷轴,诗家不幸逆行舟,
与其浮泡壮潮水,不若沉江深海游。

这首诗的英文是费译第二版第107首。诗言志,诗人表明了他不愿作壮大浊潮的一滴泡沫,宁愿选择悲剧性死亡的气节。可惜的是,这首诗在费氏后来的版本中删除了,鲜为人知。它可以视为珈音的一首流亡诗,足以证明珈音那时有一颗类似于屈原的“逐客心”,但最后并未像屈原那样沉江,而是修炼出类似于禅宗的圆融。

二 读经书,可兰祆经皆可

《鲁拜集》折射了诗人的心路历程,更重要的是折射了波斯文明的发展轨迹。黄氏题诗之二,侧重的正是波斯文明的历史命运:

结楼居士最多情,重谱波斯古笛声。
伊览一城花似雪,家家传诵可兰经。

黄氏把珈音称为“居士”,相当于佛教所说的在家学佛者。珈音真正信仰的,可能是波斯的原始宗教,即俗称拜火教的祆教,同时修持与佛教非常接近的苏菲(Sufi)之道。珈音“重谱波斯古笛声”的文化精义,黄诗解读为音译“伊览”或“伊览一城”的阿拉伯传说。这一古都,通常意译为“千柱之城”或“千柱国”,相传是阿拉伯的一位国王建造的,因为国王拒绝接受先知和神明的告诫而毁于一旦,消失于沙漠中。“花似雪”的意象,令人想起穆斯林崇尚的纯白色彩,接着想像出珈音时代的波斯人“家家传诵可兰经”的情形。在珈音诞生之前的波斯,混乱的萨珊王朝早已被崛起的阿拉伯帝国击溃,进入独尊伊斯兰的阿拉伯化时期。珈音八岁那年,塞尔柱人入主波斯,仍然独尊伊斯兰。但是,黄氏有所不知的是,祆教和苏菲之道,在波斯仍然有顽强的生命力。在我看来,黄诗下联是对鲁拜精神的一种误解和误读,我的立意相反的和诗如下:

教王拜主却无情,查禁醉翁天籁声。
书剑双擎韬晦苦,可兰搁置读祆经。

诗中的教王,指书剑并重的伊斯兰教教王。在那时,皈依伊斯兰而“书剑双擎”,大多是一种“韬晦”现象。“韬晦”,是波斯文的kitmān 一词的意译,或音译为“伽曼”,这是政教合一的专制统治下波斯知识份子的普遍倾向,类似于中国文人的“韬晦”、“圆滑”或“阳奉阴违”等应对策略。祆经,即祆教圣经,多音译为《阿维斯塔》(Avesta)。珈音在一首诗中这样写到他自己:“外出系根祆教带,只因羞作穆斯林”(卷三074)。在阿拉伯哈里发(Caliphs)治下独尊伊斯兰时期,异教徒要系一根腰带以示区别。珈音的诗句可以解读为:我还不配作穆斯林,因此感到羞愧。也可以解读为,我以做一个原教旨主义的穆斯林感到羞耻。诗人表达的对波斯祆教文明的乡愁,同时是对波斯阿拉伯化的反感。

由此可见波斯文明的发展轨迹和诗人的人生四季。依照诺普罗斯•弗莱(Northrop Frye)在《批评的解剖》中建构的神话-原型批评理论,文学叙述模式或发展的类型也类似于四时更替:喜剧是春天的神话,表现新神的诞生;浪漫传奇是夏天的神话,表现神的冒险;悲剧是秋天的神话,表现神的死难;反讽和讽刺是冬天的神话,表现神死之后的世界的荒诞。以这种理论来考察波斯文明的发展史,可以说,其春天的神话是祆教诸神的诞生;夏天的神话是祆教、犹太教、伊斯兰等多种宗教并容的冒险;秋天的神话是阿拉伯化,即多种宗教被跃居正统的伊斯兰打成异端的沉痛历史;冬天的神话,是祆教命悬一线的荒诞时代,即珈音的时代。

就诗人的个人际遇而言,他在春季投师求学,夏季受到相对开明的苏丹重用,在历算、数学、天文、哲学各个学科卓有建树,秋季是在苏丹死后惨遭穆斯林打压的流亡时期,冬季是他在故乡聚徒讲学,最后见证了塞尔柱帝国在成吉思汗铁骑强攻下的黄昏岁月。所有这些方面,或多或少反映在《鲁拜集》中,例如诗人对祆教文明的乡愁:

唤声童子备晨酒,春笛夏歌秋意稠,
我望英魂魂望我,千秋过客坐坟头。(卷一054)

这首诗可以折射波斯文明的四季以及诗人的内心世界。“晨酒”是祆教习俗,后来的饮者保留这一传统作为反对伊斯兰清规戒律的自由的象征。译为“英魂”和“千秋过客”的传说或历史人物,直译是“历代冬去春来的千万个蒋牟西和凯霍鲁斯”。蒋牟西是波斯传说中的国王,传授了打铁、纺织、医疗、酿酒等技艺,堪称波斯文化英雄。凯霍斯鲁也是波斯传说中的国王,祆经中的英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鲁拜集》是塞尔柱帝国的兴衰史,这是费译有所忽略的,是限于原有中译的中文读者无法领略到的这部大诗书的秘辛。

三 饮美酒,玉壶瓦壶均佳

黄氏题诗的第三首是:

留得诗心伴玉壶,珈音仙去酒星孤。
一千年又匆匆过,生死玄机解也无。

诗的末行,表明黄氏把握了鲁拜精神的一个重要方面,即诗人索解“生死玄机”的心路历程。尽管诗人在本质上是一个不可知论者,但他的上下求索有助于我们参悟生死,把握当下。玉壶,可以作为珈音的一个面相的象征,重点不在于玉壶的贵族特性,而在于诗人的纯洁品格:“一片冰心在玉壶”。“珈音仙去”当然是用中国文化来解读诗人的不朽。据说珈音涉猎过道教,但他的死亡或“成仙”,是诗人自身精神苦修的圆成。我的和韵呈现了珈音的另一个面相:

淡酒浓情盛瓦壶,蔷薇零落夜莺孤。
情僧无惧他生劫,地狱天堂心外无。

瓦壶是在《鲁拜集》中出现过的意象,寄托着珈音这只诗的夜莺的悲悯之情:

莫非窑匠醉酩酊?处处为难受苦人!
日送精陶权贵府,不知茅屋瓦壶心!(卷五094)

诗中的窑匠,是造物主或真主的隐喻,也可以用来影射专制社会自命为“神子”或“天子”的最高统治者。诗人提出的质疑,是对高高在上的权势者的质疑,同时表达了诗人同情贫寒的人文精神。珈音既不惧怕并不公正的“天罚”,也不惧怕权势者的打压。佛家认为“心外无物”,意在教人放弃一切世俗欲望,心无杂念,用心来感受世界,达到真正的平和。类似的是,珈音认为心外没有所谓天堂地狱。“终日忧烦心狱里,片时虚静天门前”(卷一049)。因此,悖论的是,“生死玄机解也无”,这个“无”,可以视为“真无妙有”,是以酒为隐喻的“深玄”。换言之,求解或精神求索具有深远意义,人生的最高境界是参透死亡,这是《鲁拜集》留给人类的宝贵精神财富。@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地舞台山水轴,腾飞春鸟离枝头。 我从斗室出笼走,添翼乘风竞自由。
  • 但统治者的微笑可能只是一种假笑,因此,诗人说他的“心中爱”对此不堪忍受,或不看君王脸色。
  • 二十世纪阿根廷著名作家和诗人博尔赫斯(JorgesLuisBorges),是一位只写小故事的大作家,以构思巧妙哲理深刻见长,被誉为“作家中的作家”。他的故事往往像迷宫一样令人寻绎…
  •  赏月会她圆缺意, 听琴启我推敲诗。 婵娟老病应消恨, 来日新芽吐桂枝。
  • 在波斯大诗人奥玛•珈音的《鲁拜集》(即四行诗集)中,有一个著名的比喻:每个人像一顶帐篷一样,肉体是帐篷的支架和帆布,灵魂是帐篷里的人,灵肉一体的人是上帝造的,这个帐篷何时搭,何时拆,取决于上帝或天命,这就是人类的定命。
  • 每年诺奖公布前,我都要重温几位热门入选人的作品,以便在颁奖之后写出中肯的评论。我每年重读特朗斯特罗默的重要诗歌时,往往随手重译、新译或写下读书笔记。但我从未发表译作和评论。
  • 诗人以辛辣的讽刺笔法告诉我们:“遍身罗绮者”,实际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难免出丑弄怪,滑稽可笑。
  • 这部小说可以说是一个政治寓言。大寓言中套着许多小寓言,从中可以见出中国农民的苦难、坚韧和迫不得已的反抗。依照莫言2009年八月二十七日接受法国《新观察家》(Le Nouvel Observateur )记者采访时的说法,“主人公西门闹的转世轮回遭遇是一九四九年以来中国农民遭遇的写照。中国农民在四九年之后,完全被当作牛羊一样地对待:他们的处境在随后便每况愈下。”
  • 故乡是一个人的诞生地,是婴幼的摇篮,是哺育童年和青春幻想的一方热土,是一个人今后无论走到哪里都难以忘怀的心理地图的中心。
  • 包尔斯〈希腊奴隶〉雕像的默照禅,勃朗宁夫人名诗的话头禅,发出了人间佛教的最强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