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少年岁月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在贫穷的童年时光里,整个夏天我们都是靠着田边那棵芒果树度日子。饿了渴了,就跑到芒果树下,吃着从树上打下来的芒果。夏天结束时伙伴们蹲在田埂上,望着彼此的脸互相取笑,惹得系着围裙的清水婶抱着大萝卜从园子里探出头来,笑骂着:“都成了芒果脸了。”

几个夏天下来,一个个练就了打芒果的功夫。大伙跑到了芒果树下,屏气凝神静听,只要浓密的树叶里有一点动静,最好还带着麻雀的啁啾声,那就一刻不能迟疑了,手中的石头朝发声的地方狠狠掷去。谁都知道,麻雀选了熟透的芒果先尝了,果然,树上掉下来的红彤彤的芒果,给啄了几个小洞,若遇上饿坏了的麻雀,掉在衣襟里的芒果就汁液横流了。

要是叶荫里鸟声喧哗,几个孩子便赶紧使足了劲,抢着将石头掷出去,只见一群麻雀拍着翅膀飞向天空,带走了一阵杂沓声后,树上的芒果该落的都落了下来。于是,大伙坐在地上剥着芒果皮,嘻嘻哈哈的吃了起来,几个伙伴还抚着头上被石头砸出的包包喊着痛。在那个贫穷的年代,嘴里有了芒果吃,头上的痛忍忍就过去了。

一个头顶冒着热气的夏天,谁都想着冰棒,伙伴里有头脑灵活的,找到了赚钱的差事,于是大伙一起挤在长长的丧葬队伍里,手里举着高高的旗幡,一路上耳朵灌满了呜呜咽咽的哭泣声,绕了半个市镇后,有人发给了我们每人两个铜板,我兴冲冲的跑去买了两枝冰棒,坐在那棵芒果树下尽情的吃起来,耳里仍然萦绕着丧家的哭泣声,虽是满嘴冰凉,可吞进肚里的都是泪水。

上了初中的第一个暑假,我提着水桶,跟在父亲的冰担子后面,穿梭在火车站区的货场里,从一堆木材边钻出来时,担子旁已围了一群光着臂膀的工人,远处一列长长的火车正冒着白烟开出车站,我看见一个旅客,抱着包包从月台跳了下去,快速跨过一条条闪亮的铁轨,从一个水泥栅栏的窟窿钻了出去,月台上那个戴圆盘帽子的还朝那人张望着。那时我才明白,原来搭火车也有不用买票的方法。后来,我通学搭火车到嘉义读高职,这窍门就让我用上了。

就是那一个周末放学后,在书店里看到了一本叫“封神榜”的书,翻了几页就把我迷住了,当我想到口袋里没钱时,月台旁钻水泥栅栏那一幕瞬间浮上脑际。于是,整整一个月我背着书包,学着钻水泥栅栏窟窿,拿买车票的钱来买书,不只“封神榜”,还有“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一本一本都进了我的书包里。

贫穷的年代已经过去了,那天报上报导了一个坐车没买票的人,要把几十年前积欠的车资寄还给铁路局。一时,勾起年少岁月的回忆,想起了那棵芒果树下纷纷掉落的芒果,想起哭号的送葬队伍,还有那段乘车逃避验票的惊恐日子;那时,那个少年,只顾着肚子饿了想吃,嘴里渴了想喝,也不知道什么是苦,却把那一份酸楚,留给了几十年后的我,想着想着,不禁怜悯起那个天真的少年来了。@*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一条街道跌跌撞撞的商店招牌,红红绿绿的遮蔽了整片天空,一路迤逦向街尾的北门口,下午软软的阳光不争不闹的铺洒在市街上,菜摊子、行人塞满了街道,一辆机车后座堆了高高的蔬菜,把骑车的人都遮住了,噗噗的弯来转去,闪过一堆人后,带着一股白烟,钻进了路口那家文具行旁边的窄巷里。
  • 砰然一声巨响,大师啊!我终于看见了那一道曙光;亘古繁衍的三千纹路被断然劈开,鸿蒙浑沌中,赫然划破宇宙洪荒的,就是这一道斧光。
  • 天空濛濛黑黑的,还看不清楚屋外的苦楝树,大城就被站立在墙外斜坡上的公鸡给叫醒了,“咕咕咕……”的长长啼叫声,一年的日子里就只这一天听起来不吵人,若在往日里不嘀咕几句,心里准不舒服的,可今天就过年了,各行各业都忙,米店掌柜老大昨晚还叮咛今天要提早个把时辰上工……
  • 大师茶艺工夫一流,这武夷大红袍进了大师壶里,才显其意境高远,端起茶杯即似闻风声,茶一入喉又像看见高山清泉,及入腹顿觉熨人心脾,中国茶道文化深厚悠远,大师的茶艺想必与修行相辅相成。
  • 妇人望见一位穿着褂衫的老者,脸上挂着微笑迎面走来,飘逸的长衫带着一阵微风,只觉神态高雅。妇人才一转身,一堆男女青年手上执著高高的饮料杯,带着一股热气迈步开了过来,轻松的把那位老者挤到边角去了…
  • 晨曦里,姥姥煮了一大锅大麦茶,卷起宽袖筒,向窝在灶边的我说:“省得他乡外里奔波的人,口渴了跑进庄头灶房来化缘。”
  • 祖父到了八十岁还挑着担子在街上卖竹帚,难怪那根扁担常累得直挺挺的躺在暮色里,祖父却敞着胸膛,坐在院前脸盆旁,拧干了毛巾擦背,吩咐我说:“赶紧吃了饭去戏院看戏去。”
  • 顺着小孩胖胖白白的小手臂向窗外望去,一群白鹭鸶绕着耕耘机飞舞,耕耘机在农田里一步步辗过去,黄色的泥土从草地里翻了出来,远处连绵山銮飘渺无际。这是一趟回家的路,我们的女学生却突然觉得熟悉又陌生。
  • 晨曦里的莲花开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红的花在静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着温柔的晨风,瘦长的枝梗撑着大如脸庞的绿叶,护着花朵。叶掌里滚动着点点露珠,盛的都是种莲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还重,难怪尽管晨风温柔,叶子仍然摇荡不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