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剑:羊年,该还债了

九天剑

古人留下的800里洞庭,如今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水域,再难有刘禹锡“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的姿色。肆虐数载的阴霾,污染殆尽的几大淡水系,来去无踪的黑死病、SARS、防不胜防的百种毒食品……一切都令国人忧心。(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古人留下的800里洞庭,如今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水域,再难有刘禹锡“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的姿色。肆虐数载的阴霾,污染殆尽的几大淡水系,来去无踪的黑死病、SARS、防不胜防的百种毒食品……一切都令国人忧心。(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人气: 21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1月29日讯】又到年关。天朝债权“孙子”又该跪求债务“爷爷”施舍了。这一当代特色“扑食价值”使我又想起那条铁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虽然人类文明演进到今天,这一铁则被繁复的法律条文替代,以求公允精致,但法条再苛责,最终也要还原为简洁的道理——只要你住在地球村,随便你属于哪个部落,随便你尊为长老抑或乞丐,都不能任意剥夺别人生命,也不能闭眼拿别人钱放自己兜里。

道理够简单,法律却庄严。但这一村际间公认的秩序,总是被一些混混挑战。特别在东方共产中国村,不走运的常常是好人,坏蛋一再蹬鼻子上脸。比如, 60多年来,几千万村民没病没灾,没遭战乱,没招谁惹谁,却被“大救星”毛泽东枪决、饿杀、斗死;特别是最近20多年来,毛的徒孙江大蛤蟆世袭了共产独门魔技,一再搅合潘多拉的魔盒,放出骇世毒气,致中国无官不贪,无地不娼,无人不狠。

苏轼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村民之所以浑浑噩噩苟活,甚至自己找乐,只因身陷村中,难有比对,以为世界就这样。大爷大妈们知足的想,人活百年,终有一死,我70了,这不活着呢么,还能咋地?阴霾了,我不出屋;鄱阳湖干了,我家水管子出水;讨薪女孩子从楼上摔下来,我孙子没摔死;那个书记被毙了,他只能怪自己八字不好;央视几个漂亮小妞为啥要做领导情妇?有点想不通,不通不通呗,我闺女儿媳妇没做人情妇就好……

说蛤蟆狠毒,除了支持“六‧四”杀人、割送大片国土给俄国主子、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这些举世皆知的大罪,其实,最最阴险的,就是它毁了一代中国人,毁了尊严,毁了道德,毁了信仰,毁了善良!让原本怀揣五千年文明宝物的我中华后人敢遭非洲兄弟侧目。

如今,街上有老人摔倒,没人敢扶,听说真有“碰瓷”为生的老者,你碰上只能欲哭无泪;

村南边广东公安何副厅长大言宣布,扫黄刑拘万人,黄都东莞摘帽。我看了不得不莞尔——那个丢人现眼的帽儿,竟可以冠冕堂皇的摘,小姐们指定醉了;

村北头的黑龙江,有个王姓犯人忽悠手段了得,坐监不耽误骗色,竟发展7个情人,甚至在监房里也如此,生可忍,熟不可忍!

村东南浙江刘生坐家里啥也没干,银行账上250万一夜被贼人提走,只剩下4大元,大概是要挤兑主人,4块钱买碗面,吃完哭死算了,多歹毒的留数!而我朝堂堂银行无任何提款信息!你找谁说理?

更惊人的是1,200吨大船,愣能在船主上岸吃顿饭功夫人间蒸发!简直让美国异人大卫•科波菲尔拜服!船主站岸边,下巴差点掉水里,赶紧报警。第二天下游100公里外找到大船,警方拘了人犯,届时该船已被该犯按废铁挂牌出价25万。天朝真有人才!

几十年大戏,悲剧唱翻天。如今天朝易主,戏折子随之刷新,悲喜剧成主旋律。两年来,戏码高潮迭起,包袱越抖越多。男一号二号三号尚不知排到几号是队尾,女一号二号三号还有N号翘首以盼。好戏连台上,看傻地球村!

最刺激的是,开戏规矩也变了——没人知道大幕拉开,台上会出现啥惊悚画面!几卡车拉不下装不完的美刀欧刀和人刀……接下来准是百女奉一官,千官皆为奸的儿童不宜。有P民台下分解:在天朝自命最优秀社会制度里,广电总局只能为武媚娘剪胸。官员大戏舍弃分级制,坏胎子个顶个根红苗黄。

更不可预料的是,台下正襟危坐的天朝官吏,分分钟被拉去台上,即兴出演主角,过把瘾去死,去缓死,去无期……

比如权倾一时的薄家二媳妇谷开来,幕没拉开时,谁知道古语“最毒不过妇人心”的涵义?仗着老公和老公公两代酷吏,杀死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卖器官换钱还不算完,连尸体都要最后赚一把!东窗事发,不惜下毒杀死英国家臣。这种毒妇,遇到包公,早凌迟刮了。前二年看央视放那女魔在“法庭”上满不在乎的德性,真是无语。如今该罪妇死缓早已到期,谁看见斩立决的后戏了?这就是天朝!换我等草民试试,杀你八回还要你谢主隆恩。

然后轮到罪妇老公上演。昨天还坐主席台上侃“唱红打黑”毛主席万碎呢,今儿个自己就碎了。半年秦城星级享受,梗著脖子叫板,咬著槽牙骂娘,半年后就服了,骂周麻子、曾太监、江蛤蟆,全都秃噜了。薄三那厮如果没披着天朝匪儿爹的红袄,拉到人堆里,就是个混混。踹折亲爹肋骨,杀了民企老板抢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有一样够个人么?可上了天朝“法庭”,判个无期,法官还要哆嗦一下,什么世道!

最新戏码有期待。天朝媒体放风预告,说周叛徒、徐国妖属于准顶级孽障,很可能遭遇极刑,以平民愤,以正视听,以警蛤蟆。更有前神秘人物令计划的故事令人咋舌——今上抓了前上的大内总管,什么状况?昨日带队去捕薄三、康师傅,今日便去和其团聚,同桌吃牢饭。天朝狗血剧真是瞬息万变,难以琢磨。我们广大P民最好打开思维的天窗,如果今年奥斯卡特设中国特色政坛戏大奖,我等都不要惊叫。

我想,晚清吴趼人能高寿到今天,定会手撕自传《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不气死也会就此搁笔。不是写不来,是来不及写,就算他学会拿摄像机拍,都会累死在路上……没累死在路上,最终也会心梗在和党国审查官死磕的公堂:当年老子写得《二十年》,如今为何写不得《六十年》?呔!我天朝60年怪么?这就是我朝遗风!你小子分明是嘲弄我党红权!本官判你妄图以文字、镜头颠覆天朝罪,下狱60年,不得取保。您说,吴老先生能不当场心梗么?

其实,我们放下观景心态,站到世外,看如今天朝政变大戏、治贪大戏、宫闱大戏、淫乱大戏,会领悟这都是上天导演的收官大戏。人说,共产党作恶一世,江蛤蟆毁尽天理,属十恶不赦,天怒人怨,天治人行,还债大限已到!

乱,看似匪夷所思,都有定数。哪有铁打“江山”,只有朝代更替。顺天者,天降福泽,逆天者,天谴剑至!

肆虐数载的阴霾,污染殆尽的几大淡水系,来去无踪的黑死病、SARS、鼠疫、埃博拉,加上高发的艾滋、癌症,令人防不胜防的百种毒食品……一切都令国人忧心。不说李白笔下的“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早已不再;古人留下的800里洞庭,如今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水域,再也难有刘禹锡“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的姿色,连我中华国民之淳朴、好客、侠义、忠勇也成珍稀民风,打灯难觅!

谁是致祖国于绝地,毁民风大几代的罪犯?不是那一堆堆党国中纪委公布的贪腐通奸官吏么?是,也不是。他们确实成吨的抢了我们的财富,侮辱了所有他们想侮辱的妇女,但如果不是有个大逆不道的贼寇党,可能他们中至今还有一些谦谦君子。是这个逆党毁了无数善良民众和人中精英,沦落到被地球所有村民另眼相看,毫无尊严,就算你一万次振臂高呼“不差钱”,“有钱就是任性”,有意思么?

羊年将近,阴鬼难逃,善恶分野。欠命的还命,欠债的还钱。天朝垃圾官场成吨消长的态势定会持续,御用媒体的党性表述也只能是最后的哀鸣。这个烂摊子,谁也整不了。60年的沉痾,终将化作中国人的南柯一梦,留与后世嗟叹。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5-01-29 3: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