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亡党危机”系列特稿之四:

中共亡党危机:中共灭亡是即将到来的现实

中共灭亡是即将到来的现实。顺天者昌,逆天者亡。抛弃中共,回归中国,是所有明智中国人的选择。

人气: 2879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10月11日讯】在中共建政66周年前后,“中共不等于中国”成为各界民众持续讨论的热门话题。

有知名地产商发表长篇微博《新国家还是新政权》,从中国传统文化和从国际法的角度得出结论:中国还是原来那个中国,66年前中共政府掌权只是换了个政权,并非一个新国家诞生了。以上作者在更早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我们爱这个国家。但不等于一定要爱这个国家现行的制度和法律!”

有知名的法学教授说“朝廷如流水 故国河长在”。他质疑中共对“祖国”的定义:“既然说祖国历史悠久,文明灿烂,那就绝对不是这个刚刚60多年的‘国’。”这位教授说他的祖国不是中共建政60多年的这个国家。

“中共不等于中国”这个话题之所以能得到众多知名人士和网民的关注和呼应,是因为民众对中共政权的厌恶已经到了极点,都看到中共正在消亡的现实,已经到了可以无顾忌地讲出两者区别的时候。这个讨论的实质含义是:中共这个窃国政权必须从具有悠久历史和文化的祖国中剥离。“抛弃中共、回归中国”业已成为中国各界的共识。这代表了真正爱国意识的觉醒。

亡党只是政权更替 剥离中共才能解脱中华民族的危机

中共窃权执政不过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中的短暂一刻。正如网民所说,“只有那个源远流长的中国是你的祖国,这个中国已经存在几千年了。当局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难道没有政权,土地河流疆域和平民百姓就都不存在了吗?政权代表不了国家,不能代表祖国。”

一个国家必有其立国原则。美国建国时间虽短,但有“天赋人权”为本;中国源远流长,故有“君权神授”、“天人合一”的精髓。《黄帝阴符经》开首第一句,或者说中华民族有文字记载的第一句话,就是“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意思是,体悟天道,顺天而行,所有道理尽在其中。“天不变,道亦不变”,中国历朝历代无不循道而为。

中国历史悠久,疆域辽阔,政权更替,风俗各异,能把中国人维系在一起、能使中国人成为中国人、使中国成为一个国家的纽带,显然不仅仅是经常变动的地域疆土和朝代政权,更重要的是文化和传统,就是这个天道。天道之下,中国人敬天信神,共祭祖先,使用同样的文字,学习一样的典籍。这才是中国之本,中华之根。

中共短短60多年的暴政,全面和系统地摧毁中国传统文化,切断了中华民族延绵不绝的根。中共以无神论、权力斗争、利益至上等党文化替代中国传统文化,又把“历史唯物论”和“阶级斗争”等当作认识世界和历史发展的基本方法强行灌输给中国人,等于是抽掉了中国之所以为中国的内涵。仅从中共和中国两者水火不容的对立性质上看,中共绝不等于中国。中共执政,国将不国,不幸成为现实。

失本必乱。传统文化的断截必然导致道德的沦丧,引发社会整体堕落。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共切断了中华民族的血脉,也就摧毁了中华文明古国。所以老百姓称“十一”为国殇日。

“中共不等于中国”的另一层意思是,中共是一个外来政权,相对中国而言是个异端邪物。正因为中共依托的是异邦马列主义邪说,不为中国故有文化所接受,其政权既非君权神授,又非人民授权,所以它一定要把“枪杆子里出政权”等同于建政的合法性,将暴力和强权等同于“历史的选择”,而且一定要冠之为“中国特色”,其实是中共特色。

实际上,中共的老底和渊源就是苏共的一个国际支部,其存在是苏共选择和扶植的结果。从中共的指导思想、经费来源、长期接受苏共具体指导以及学习发展苏共专制独裁的历史来看,它确确实实是苏共的一个衍生物。后来中共与苏共闹翻,是权力斗争邪恶本性在共产党内部的体现。

由“中共不等于中国”必然导出“亡党不等于亡国”的结论。中共在给中国带来巨大危害的同时,自己已病入膏肓,临近亡党边缘,解体不可避免。中共绑架中国虽区区66年,但在残害人民、破坏法制、割地丧权、污染环境等方面已罪不可赦。

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亡党才能兴国。剥离中共将使中华民族解脱深重的灾难和危机。

国际“去共化”浪潮及其教训

放眼世界,跨世纪的国际“去共化”浪潮已为中共亡党和清算其罪行做了预演和铺垫。

从1848年共产邪恶主义出笼以来,超过一亿人死于共产邪恶的暴虐之下。共产党的种种暴行和其反人类的本性,使其很快成为昙花一现的历史现象。从上世纪末东欧共产党阵营的解体到本世纪方兴未艾的“去共化”浪潮,人类见证了共产邪灵由制造无数悲剧开始,至被逐步彻底清除的过程。

1987年6月12日,美国总统里根在德国柏林的勃兰登堡门前发表了著名的“推倒这堵墙”的演说,呼吁当时的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拆除柏林墙。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果真应声轰然倒塌。东欧共产阵营发生巨变,共产邪党政权先后土崩瓦解。1991年苏共这个人类历史上首个具有标志性的、曾不可一世的共产政权,作孽73年后终于解体。这个当时无人能预测到的史诗性变化能够发生,除了苏共亡党已成必然趋势外,苏共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卓见、胆识和魄力也是重要因素。

在东欧各国共产党相继解体的过程中,有一个现象令人深思。当时苏联的退党比例是22%,东德是8.3%,匈牙利居中是15%。今天退出中共党、团、队的总人数已超过2亿1千万。这么一个庞大的人群与中共决裂,说明中共的统治基础已被掏空。也就是说,以史为鉴,中共的崩溃已不是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

美国政治学家福山曾把东欧共产阵营的瓦解说成是“历史的终结”,其实这在当时显示出的还只是一个必然趋势和共产邪恶主义终结的开始,接下来的是对共产党罪恶的彻底清算。在东欧共产阵营崩溃后不久,前东欧共产国家先后通过了《除垢法》。

捷克于1991年通过《除垢法》。该法规定:曾在共产党政府情治系统或特务机构任职的人员、线民或前共产党高层干部,5年之内不得在政府、学术部门、公营企业中担任某个层级以上的职位。结果刚当选的16名国会议员中有6人选择辞职,其余不辞的10人,他们的名字在全国电视上公布后被撤职。据统计,在名单公布的5年中,有4万多人从政府、军队、警察、司法、国营电视台和电台等机构的高级职务上被撤换。捷克总共清查了30多万人,其中1万5000名前共产党线民和帮凶被判为五年内不得担任公职。

德国清查共产党是最严厉的。1991年12月德国议会通过了《前东德安全部档案法》,即德国的去垢法,详细规范了对前东德国安部档案的收集、整理、利用、处罚的方法。1992年1月起,普通德国民众可以查询自己的档案。德国投入巨大财力复原了前秘密警察的档案碎片,据此对曾为东德政府服务的各类人员进行了大范围清查。前东德1700万人,被调查的人数达310万。调查结果十分惊人:东德除了有9万秘密警察,还有18万线民;约600万人被建立过秘密档案,超过东德总人口的1/3;7万8000人被控“危害国家安全”而坐牢;18万教师中有2万人经审查后被解聘;法官和检察官近一半被免职;4万2000名前东德政府官员被革职。多个前东德共党最高官员和秘密警察头子被起诉和判罪。

波兰1997年和2007年两次颁布《除垢法》。波兰国内近70万人必须向当局汇报是否曾经为秘密警察提供过情报,任何拒绝合作或者隐瞒过去的人将不准担任公职。

国际“去共化”浪潮扩展到整个欧洲,甚至北美。2009年4月2日,欧洲议会通过了“关于欧洲良知和极权主义”的决议,谴责极权和共产专制,在全欧洲范围内建立“极权主义和专制政权受害者纪念日”。美国、加拿大先后建立了“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许多国家禁止在公共场所出现共产党与纳粹法西斯的标记。

国际“去共化”浪潮至少给人类两个深刻教训。第一,宇宙万事万物都有一个兴衰过程,国际共产邪恶的兴衰如过眼烟云。如今中共也步入末途。中共虽然靠1989年的“六四”镇压躲过了上一波“去共化”浪潮,却无法躲过这一波。苏共和东欧共产阵营灭亡前的特征,中共都有,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民众对中共的信任早已荡然无存,相反对中共的仇恨却如干柴烈火。“党员”在公开场所已是使人感到耻辱和被嘲笑的称号,党票和官职只是公开捞钱的手段。从老百姓到党的最高层都无人再信共产主义了。虽然中共接过了苏共的交椅,却处于被人民扫进历史垃圾堆的过程之中。

第二,宽容本是人类善良的本性。但是对共产极权犯下的累累罪行必须追究和清算,这是天理和人类的普世价值,也是正常国家恢复正常秩序的前提,更是申张正义行使法治的必要程序。德国于1963年开始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中下层管理人员进行审判,审判中确立了“服从上级命令即是谋杀共犯”的原则,对纳粹分子实行无限期追责。德国从1997年起对前东德共产党头子进行清算。在“去共化”的过程中,“主谋犯罪”和“服从命令犯罪”都受到了惩治。这对至今仍在充当中共帮凶者是一个严正的警告。

中共灭亡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必然

2004年《九评共产党》问世,至今近11年,“三退”人数突破了两亿。这说明,认清中共邪恶,并用行动与之决裂的人群数量已经相当巨大,且与日俱增。这股冲破中共体制、从内部觉醒的力量是中共极为恐惧的,因为这股不断壮大的力量直接体现出中共亡党的现实。

中共亡党之势不仅在中国人眼里日益明显,也使一些本来对中共存有幻想的西方学者转变了看法。曾看好中共应对能力的美国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2015年3月6日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评论说:“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开始进入尾声。”

国外学者的预估与近两届中共高层的判断不谋而合。2008年3月中旬,胡锦涛在回应民主党派议论 “官僚特权阶层”时说:“社会上有这样的评价,在某种程度上又能引起社会共鸣,是对共产党发出了危机信号,如果哪一天,共产党沦为官僚特权阶层⋯⋯那就证明共产党已经蜕化变质,背叛了人民,那注定消亡。”

2015年6月中旬,习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扩大生活会发放了一份调研报告,其中罗列了中共“亡党”的六大危机。报告显示,中央和地方高级官员平均合格率仅达1/4左右,地方基层单位党委不合格、表现差、需改组的“领导班子”高达90%以上。因此习近平在讲话中呼吁要“勇于承认、接受党蜕化变质事实”。

中共高层的话并非危言耸听。它说明,连中共领导人也不得不承认,中共已从根上彻底烂掉,已处于亡党的前夜,处境非常不妙。也就是说,中共灭亡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必然。

2002年6月在贵州境内发现了2.7亿岁的“藏字石”。这块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释出的信息每一个亲眼看过的人都心知肚明。古往今来有许多与石刻有关的史实,都十分发人深省。《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记载:秦始皇病死前一年(公元前211年),天落一块大陨石,上面刻着:“始皇死而地分”。秦始皇查不出来是谁做的,于是把居住在那块石头周围的人全部抓来杀了,焚毁了那块陨石。可是秦始皇在第二年就死了,他死之后秦朝分崩离析,应验了陨石的预言。1976年3月8日吉林省发生了一场陨石雨,当年毛泽东等相继死亡。

古诗预言又是一种天意的点化。北宋邵雍遇事先知,料事如神,其留下的《梅花诗》预言了苏共和东欧共产阵营的解体以及中共的终局。《梅花诗》共十节,前七节预言历史,后三节预言当今和未来。其中第八节预示了共产阵营包括中共的结局:“如棋世事局初残,共济和衷却大难。豹死犹留皮一袭,最佳秋色在长安。”“豹死留皮”,也就是苏共和东欧阵营瓦解后,只留下空皮被中共所继承。此时的中共当权者也只是利用共产党形式维持自己的统治而已。“最佳秋色在长安”是寓意中共当权者极力粉饰虚假的所谓大好形势。但秋色再佳也无法长久了。“长安”指中国的京城,也泛指中国。

中共的罪恶使其走到亡党这一步,可以说是它自己打倒了自己,完全是自作自受。

首先,江泽民的腐败治国与迫害法轮功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已无人能解决。江泽民以自身淫乱和家属巨贪为榜样,带动全党全国的淫乱腐败,又用纵容淫乱腐败来收买拉拢官员,借惩治淫乱腐败来打击和威胁不听话的人,其结果反而使中共官场淫乱腐败恶性蔓延,一发不可收拾。

江泽民出于嫉妒利用国家机构和资源对法轮功长达16年的迫害,不但使整个司法系统沦为执法犯法的机构,而且使社会道德迅速下滑,庞大的人群成为迫害的帮凶。迫害中发生了用活摘器官大规模屠杀法轮功学员的反人类罪行,史无前例,人神共愤,无数笔血债根本无法偿还。中共又将迫害法轮功的手段用于镇压广大民众,激起社会此起彼伏、愈演愈烈的反抗,局面大乱不可收拾,而矛头回头集中对准中共,中共不亡也难。

今天乱局已至如此,中共黔驴技穷,回天无力,保党不能,无人救得了中共。

其次,中共造成了亡党危机和整个社会的礼崩乐坏,已根本不可能在中共体制内找到解决问题的出路。中共的体制就是“劣币驱逐良币”、滋生屠夫酷吏和大小贪官的土壤;中共黑暗的司法体系本身就是制造无数冤案错案的根源;中共宣传机器散布的党文化以及新闻网络警察的严密控制使宪法规定的言论、信仰和新闻出版自由成为一纸空文。这些问题在中共体制内根本无解,也无法通过中共自身的调整或所谓改革寻得出路。

中共用修补和改善体制来解决问题的思路是一条死路,因为中共体制就是制造和加剧这些问题的根源。

最后,中国的发展、中国人的福祉与共产党的存在是一对天然的无法解决的矛盾。从目前民众与官方的空前对立,到两亿多人的“三退”和18万余人的诉江;从到处可见的毒食品假食品,到人人无法逃脱的空气、水污染;从新闻控制到网络屏蔽;从政治镇压到对宗教信仰的迫害;从大小“老虎”贪官盛行到各种社会道德败坏现象,诸如此类,都可最终归结于中共和中共体制的存在,都可归结于中共的作恶。中共已经造成了中华民族今天的深重危机,如其统治继续,也必将毁掉中华民族的明天。

中共必亡,谁保党谁亡。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共也会毁掉执政者的未来,除非他们最终选择抛弃中共。

共产主义实践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失败了,中共当然也不例外。2004年11月《九评共产党》的发表就确定了中共必亡的结局。腐败并不是中共亡党的唯一威胁,中共亡党是天意,是作恶多端的必然结果。中共灭亡是即将到来的现实。顺天者昌,逆天者亡。抛弃中共,回归中国,是所有明智中国人的选择。#

责任编辑:唐青

评论
2015-10-11 10: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