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谁是柳城爆炸的真嫌犯

人气: 56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0月19日讯】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8月份天津爆炸案的余悸未消,9月30日在广西的柳城县又发生了连环爆炸,当天是一共有17处爆炸,加上第二天又有一起,一共是18起。到了10月2日下午,中共官方媒体新华社发布消息称,爆炸案告破,犯罪人是广西柳城县大埔镇的33岁的男子韦银勇,但是韦银勇的家属并不承认官方的指控,民众也不认同官方的结论,这么大规模的爆炸,绝非一人之力可以做到。这起爆炸案到底是个人报复社会?还是有预谋的团伙犯罪?我们来请横河先生分析一下。

横河先生,官方已经公布了嫌疑人是韦银勇,称他是因为采石生产,和附近的村民、相关单位产生了矛盾,而制造的这起案件,原因是报复社会。他本身又是采石厂的炸药保管员,他自己制造了定时爆炸装置,而且通过自己投放和谎称寄送包裹雇人运送的方式,先后在多处制造爆炸。这个人按官方的说法,是已经在案发现场被炸身亡,从官方说法的表面上看,有犯罪人、犯罪动机、作案条件,那为什么民间不认可?韦银勇的家人也不认可这个结论?

横河:这个有这么几个方面,我觉得很难让大家相信,第一个就是官方公布的情况,它是自相矛盾的,广西警方是最先说作案人已经被捕了,但是很快的由最高层,就是由新华社来接管了新闻发布权,广西警方自己就不能发布新闻了,这样在新闻发布会当中把他们停下来的,喊停的。接管了以后,嫌疑人就变成在现场被炸死了,这个矛盾就没办法解释。

另外,在网络又曝光了有一个综合市场下发了一则通知,这个通知上面说是援引爆炸嫌犯的供述,他一共做了61个炸药包,目前还有43个包裹没有炸。如果人已经炸死了,怎么知道有61个炸药包的?官方公布的情况和外面了解的情况完全矛盾,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就是柳州警方发布过一个协查通报,他说有两种爆炸方式,一种说是嫌疑人到街上雇人,帮他把包裹运到某个地方,然后拆包的时候,触发引起爆炸,这是一种爆炸方式,这个方式他只举了一个例子,就是有一个卖水果的摊主,他接到一个人给他付了180块钱,叫他去送包裹,送到了以后,那个收货人说没有空,让他把包裹打开来,他就打开来,结果爆炸了,爆炸他是手指炸断,脸部炸伤。

另外还有一种爆炸方式,他怀疑是嫌疑人先把爆炸物放好在爆炸地点,然后再遥控引爆的,这种爆炸方式威力就要大很多,比如说造成柳城县畜牧局的宿舍楼塌了,大概就怀疑是这一类的。事实上,这两种爆炸它的规模和爆炸方式是相差非常大,你像水果摊主的这一例,就是比较典型的邮包炸弹,这种炸弹比较小,它可以把开包的人炸死、炸残,但是很少会影响到建筑物本身,而建筑物炸塌,那就是非常专业爆破了,这个除了有一例邮包炸弹是一个证据以外,那个建筑物是根据建筑物倒塌情况来推测,他可能是这样放置炸药的,并不是真的就这样。

这个就有点像汽车炸弹爆炸,那不是一般的,这个爆炸方式上的推理,也很难把它放到同一个人身上去。另外一个,从专业水平上,不是说一个采石厂的炸药管理员就能够做到的,采石的爆炸是安置炸药,怎么样把这个石头采下来,这个引爆不是问题,因为那个地方没有人,引爆你用什么方式都可以,而邮包炸弹最难的是引爆,怎么样能够把它引爆,引爆炸弹的方式,不要看同样是采石也是爆炸,邮包也是爆炸,这两者实际上就是隔行如隔山了。

做这个爆炸不是容易的事情。我记得几年前有一个恐怖分子,准备在纽约的时代广场引爆汽车炸弹,结果汽车炸弹冒了烟没炸起来,警察看见冒烟,怀疑了来看,才发现是汽车炸弹。制造汽车炸弹的恐怖分子应该是算是很专业的了,都没能够引爆,所以这个不是一般的水平。

另外一个怀疑的就是跟这有关了,就是一个人能够同时在17个地方引爆炸弹,这种水平大概不应该自己在这个爆炸现场被炸死。如果自己要被炸死的话,这种水平就太低了,但是17处同时引爆,这水平又太高了,相差太大,所以从这几点来看的话,我觉得要认定是韦银勇一个人作案的话,为时过早。

主持人:那如果我们排除官方的这种说法,就是韦银勇他不是嫌犯,那么我们下面就要讨论,谁有可能是嫌犯?也有民众分析说,这个后面应该是有一个集团在支持,这个集团有可能是什么人呢?

横河:我觉得分析谁可能是真正的嫌犯的话,主要是看谁有能力进行这种规模的爆炸,邮包炸弹引爆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制炸弹失误的概率非常高,有些人自己制造的时候就自己被炸死了。根据报导,现在我们看到的至少有两种邮包炸弹的引爆方式,一种是拆包就爆炸的,就是水果摊主的这种说法,就是这个包你一拆,它就爆炸了,引爆是在包上面。

另外还有一种是定时炸。柳城购物中心有一个经理,他在检查的时候发现存库的地方有一个黑包,然后他就把它放在收银台上,10分钟以后爆炸了,他说在里面听到了闹钟的声音,这叫定时炸,所以至少已经有两种爆炸方式了,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这是指邮包炸弹。至于说大的爆炸,就是我们刚才说的能够把楼房炸塌一半的,这就是他们假设的,就是预置,把这个炸弹炸药先预放在那个地方,然后再遥控,这个一个人操作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的。

就像《大纪元时报》采访的一个快递员魏先生,他就说他在大埔镇送快递的时候,目击了一次爆炸,是两声巨响,一栋三层楼被炸塌了,他没有离开那个现场的时候,就又听到了另一声巨响,说地点在国贸城,这已经是两个地方的巨响爆炸了。另外网上还流传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一个六层的楼房倒塌了一半,这个很可能是畜牧局的宿舍,所以至少我们可以看到有3处以上,是属于大当量爆炸的。

爆炸地点除了集中在一起的大埔镇以外,根据网上有一个人,叫作奉命归国,那个人说的爆炸地点还有两个地方,绝大部分在大埔镇,还有在沙埔镇和寨龙镇,寨龙镇是在大埔镇的西面10公里左右,沙埔镇是在大埔镇的东面10公里左右,那么也就是说,在2个小时之内,相差这么远的地方,就是最远两端距离是20公里的地方同时爆炸,而官方又说这个引爆人自己已经被炸死了,就是说这是一种非常专业的爆炸了。

从爆炸的种类来看的话,它有拆包触发、定时触发,另外就是预置炸药,多点同时遥控触发,这几种方式不大会是一个炸石头的人能够做到的,就比如说那个人听到了那个里面有闹钟的声音,有闹钟的声音就证明它是一个机械的计时器,其实现在要拿闹钟去改装炸药(引爆),比用电子表改装炸药(引爆)要难得多,电子触发要容易得多,当然不管是电子触发,还是机械触发,虽然不是高技术的话,一般人还是不容易掌握的,所以从这点来看的话,整个爆破我认为是非常专业的。

美国有部电影叫《Demolition Man》,就是爆破手,我觉得这个爆破的手法,就有点像这种美国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那种爆破手了,就是在中国的话,他也是专业人员,再加上这么多的炸药,从购买、运输到制造爆炸装置以后,安置在爆炸点,还要购买触发装置,然后要自己装触发装置,肯定不是一个人的工作量,这是一帮人的工作量,这是一个非常专业团队的运作,而且家人居然一无所知,而且其他人也一无所知。从这点来看的话,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阴谋,比较同意是一个大的阴谋。

网上比较多的人认为,可能是江系的人马作案,目的是给当政者添乱,就是制造社会恐慌和社会动乱。从动机和能力这方面来看,这个假设是满足的,就是他们确实有这个动机,一个集团当它利益完全要失去的时候,它做垂死挣扎的可能性非常大,另外一个,它有这个能力。

另外就这次炸弹的目标,部分指向政府和政府有关部门,另外一部分就比较随机了,所以他不完全像个人有目标的报复,因为个人有目标的话,他就光炸政府,他不可能去炸超市。

也不太像是个人完全无目标的滥杀,所以这就比较符合本身制造混乱。但是这个假设比较难解释的,就是为什么选柳州那个地方。这是非常南部的一个小县城,当然从操作上来说的话,他的防范是比较弱的,可以说是几乎没有防范,但是另外一点来说的话,它的影响力也会小,比起在一个大城市爆炸的话,它的影响力肯定要小。从影响力小来说的话,也可以有个解释,就是因为它的时间非常敏感。它是“十.一”前一天9月30日下午,也就是说按中共的那个系统来说的话,是一个最敏感的日子,中共建政的纪念日嘛。

另外一个就是当地有一个国际水上狂欢节,正在进行,所以它的影响力实际上要大得多,事实也证明它的影响力不小,国际上都报导了。

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地方官员的利益冲突,这个可以跟刚才我讲的江系人马有关,也可能没有关,因为当天柳州官场人事有调整,另外就是中宣部长刘奇葆和公安部长郭声琨,都有广西的背景,都曾经在广西任主要官员,打老虎触动的利益集团等等都有可能的,就是如果说是地方官员有利益冲突的话,它实际上也是跟打老虎有关系的,他们也有动机,也有能力。

所以我认为有这么几个可能性,就是如果说不是他个人报复作案的话,那么可能性最大的是这么几个因素。

主持人:那刚才我们分析到说,有可能是一个集团在后面作案,一般这种的集团的作案,如果发生在国外,事后都会有人出来认账,然后提要求,因为它是个集团作案,他一定是有一个要求在后面的,那我们现在也没看到有什么人出来认账,那这个组织它这么做,它目的是什么呢?

横河:首先就是看,如果是恐怖袭击发生在国外,为什么会有人出来认账,其实是这样的,恐怖组织它要招募人员,它要筹集资金,这两点都需要它扩大影响力,就是让别人知道它是有能力来满足某些要求的,这样的话金主才会给钱嘛,就是想做这样的人就会给钱,而且那些恐怖主义的极端分子也就会去加入它,所以有的时候你可以看到,一个恐怖袭击出来以后,有好几个恐怖组织,不相干的,纷纷去承认,因为你也没办法证明。它为了要钱、要人,它会抢著承认,所以它是有目的的。

但是如果说是,我们刚才讲的这个组织,如果它的目标是给今天的中共最高当局去添乱子,那么它就没有具体的要求了,它就不会说需要宣布是哪一个人做的,因为制造混乱就是它的目的,而且它钱有的是,它根本就不需要外界去支持它钱,这就可以解释了。

换句话来说的话,如果是某个人个人报复社会的话,他去公开宣布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因为个人一定是有了很大的冤屈,如果有冤屈,或者是他有明确的报复的对象,或者有明确的报复的目的,他一定不会让自己默默无闻的死掉,一定要宣布出来以达到他的目的,因为他的目的本身就是报复,而且这种报复就是一定要让人家知道他是为什么报复。从这点来说的话,也比较容易排除韦银勇作案的因素。他为什么不说?因为现在把他以前在网络上说的那些话,而且是……

主持人:两年前说的。

横河:对!几年前说的话把它拿出来,而且还不能肯定那个人是不是他。用这种方式来证明他要报复社会,这个如果说他两年前就说他要报复的话,现在为什么在爆炸的前一天,或者是几小时前为什么他不宣布。这时候宣布人家也来不及阻止他,也不知道他从哪去炸,为什么不宣布?从这点来说的话,我觉得对于排除韦银勇是有利的。

主持人:刚才我们是把这个爆炸跟国外的恐怖袭击来做一个类比。但是中共的官方是把这次爆炸定位为刑事案件,虽然是说有18次的爆炸,它还是定位为刑事案件不是恐布袭击。这个结论在网站上就引来了一片质疑之声,大家都在问说这个不算恐袭的话,恐袭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呢?

横河:对,这个就是比较奇怪的了。因为恐怖袭击的话,实际上就是针对平民或者是针对某些机构,进行了突然的袭击造成大规模的杀伤,以起到恐怖威胁的作用。从这个定义上来说的话,这次袭击就应该算恐怖袭击了。

为什么在破案之前就直接宣布这是刑事案件?因为太快了,实际上就是第二天就宣布这是刑事案件。当然中共造了一个新词叫“暴恐”,这个也特别奇怪,“恐袭”就是恐怖袭击,为什么要叫暴恐呢?我就不相信难道恐怖主义还有非暴力的和和平的吗?这特别奇怪。

其实我们可以做一个比较,就比较一下当时有一家维吾尔人,母亲、儿子,还有孩子,四个人驾车在天安门冲撞事件,当局是立刻就宣布这是恐怖袭击。这是一辆吉普车,就是撞人。而且当时官媒还专门发了一篇文章,去谴责外媒为什么不用“恐怖袭击”这个词。说是用“冲撞”这个词是对恐怖袭击双重标准。

如果说一家人没有火器,他们家是没有枪的,没有什么炸弹的。如果他连现代火器都没有都能说是恐怖袭击的话,那么17处爆炸死伤惨重,为什么反而不是恐怖袭击,而是刑事案件呢?中共说别人是双重标准,但实际上天安门撞车定为恐怖事件,和柳城的爆炸案定为刑事案件的话,中共不仅是双重标准了,它实际上是完全颠倒标准了。

中共官方在谴责西方媒体当时对天安门撞击事件,没有用“恐袭”这个词的时候,它就说西方媒体强调了民族因素,而忽视了恐怖因素,意思就是说不管谁在天安门广场做那样的事情都应该算恐怖袭击,你们不要去强调这是民族因素。

现在反过来我们看,柳城爆炸案唯一不把它定为恐怖袭击的原因,恐怕正好是民族因素,也就是说是中共在这里采用了民族因素。就是说因为不是维吾尔人干的,所以不是恐怖袭击,否则的话,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中共这么急着把这个案子定为刑事案件,而不是恐怖袭击。

主持人:这次官方的媒体对柳州爆炸案是一律噤声,就像您前面讲的本来他们有宣布发布会的,新华社半路给它叫停了。这次的媒体控制比以往的更严厉,包括微博、微信、社交媒体上都一律删帖。您觉得这个背后它们想隐藏什么东西吗?

横河:我觉得有这么几个因素:第一个是时间太敏感了,不想冲淡了所谓中共的庆祝活动,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柳州仍然是在大肆的搞国际水上节日的庆祝,没有受任何影响。这么惨重的损失它都不管它,这是一个因素。

第二个原因,我是相信高层更相信这是阴谋论,就是背后有人在捣乱。因为相信这个而必须封锁。

你现在可以看到,就是以往任何封锁没有这么严的话,马上就会有人去采访各种各样的目击者,一采访各种各样目击者的话,人们就可以把第一手的原始资料拿过来做对照比较。而这次你可以发现,能够拿到手进行对照比较的原始资料非常少,比天津爆炸还少得多!天津爆炸现场都炸成这样一片了,居然能够找到这么多证词来证明它当中的矛盾。

但这次柳州的爆炸非常难找到第一手的资料,就是因为它提前就封锁了。要是这个真的是一个个人行为的话,没有必要封锁的这么严,即使是为了它的10月1日也没有必要。所以我认为可能高层立即就意识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人报复事件,而是有更复杂的背景在后面,所以才需要把所有的报导全部封杀掉,以免别人能够从各种报导中找到蛛丝马迹。

主持人:官方媒体同时发文提到说社会应该和谐,少一点戾气。从这种语气来看,高层好像又觉得这有可能是一个人在做案、在报复社会。所以也有人谈到所谓一个人的阶级战争什么的。

横河:对,我就想说明一点,广西的爆炸到现在来说,我们只是在分析各种可能性,到现在为止也不能够完全排除个人做案,当然不一定就是他,就是所谓现场炸死的。这两种似乎对立的说法,就是官方提到应该和谐,而有人提到所谓一个人的阶级战争,阶级战争和社会应该和谐是完全对立的说法,但是这个说法是以个人报复为前提的,不是阴谋论。

我们再谈谈中国社会戾气的来源。如果说它是个人报复的话,这个戾气的来源只有一个,是中共官方。它的来源从理论上说是马列主义、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学说,毒害中国大陆上百年,因为从马列主义传入中国的时候就开始了。

从实践上来说,中共从建政以来就杀个不停,“土改”杀二百万地主,“镇反”又杀了很多,“反右”、“文革”,不仅是系统的杀,还要公开羞辱、还要酷刑、还要让老百姓互相之间杀。所以杀戮已经变成了中国社会中共统治以来一直存在的社会现象。

它不仅是要杀,另外要把和平的人关起来,你像和平非暴力的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要被关到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去。那么让谁来看管他们,让谁来给他们施以酷刑,或者是要他们转化呢?是那些暴力的刑事罪犯。它那个看守有的时候自己不动手,它让那些暴力的刑事罪犯来看管他们。

而中共这个宣传机构反法轮功的宣传也是充满暴力和戾气的;再从司法机构来说,它也是充满戾气。现在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在法庭上辩不过律师,就把律师赶出法庭,甚至当庭殴打。像王宇律师在被抓的前几天,就在三河市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被法官命令赶出法庭,法警把她从三楼拖到一楼,然后把她扔到马路上。为什么这样的事件我们就没有看到官媒建议法庭少一点戾气?这个戾气是来自法庭的。

中国发生的这些拆迁暴力是举世闻名的,而且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的,这个车子可以把抗拆迁的老百姓直接压死,可以让人家自焚,可以点火烧人家,从来也没有官媒去建议拆迁方要少一点戾气。

所以从这些方面来看,中共的官方是鼓励暴力的,但是它鼓励的是针对民众的暴力;而对民众的反抗暴力,它就要用减少一点戾气去说别人。从这一点来说,中国社会的戾气其实就是来自中共的。

主持人:现在这个案子到目前为止都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一个是个人报复社会,或者是某一种的官场阴谋,那么这两种对社会的影响也应该是不同的,您可以给我们具体分析一下吗?

横河:社会矛盾尖锐化以后会发生冲突,表现形式有多种多样的。如果是个人报复的话,那么它是这种阶级矛盾的暴力冲突。现在确实有很多人认为在中国社会,目前的社会矛盾的主要体现形式就是阶级矛盾,因为贫富两级分化,按照中共自己的那种分法的话,那就是阶级矛盾了。

所以有人说如果这是韦银勇一个人的报复的话,实际上它代表了某一个阶级对统治阶级的报复行为,他认为杨佳也是这种类型的行为。这种形式就是阶级矛盾的暴力冲突表现出来的。

如果说不是个人的报复,而是阴谋论的话,它也是一种冲突,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冲突,不管谁整谁、谁整谁,它都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冲突,但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冲突它也反映了全社会的冲突,就是说这个社会其实进入乱象了。

所以我们说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了类似于王朝末年的乱世,不管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了。你看天津爆炸前后全国发生了十几起的化工爆炸,现在又发生柳州的爆炸事件,其实还有很多事件,今天不去列举这种事件。

就整体感觉的话,这种事件你防了这里防不了那里、防了那里防不了这里。不管它的背后因素是什么,说明这个社会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从天象角度来看的话,在王朝末年其实人为的努力,特别作为老百姓个人,人为的努力已经很难改变这种现状了。

现在老百姓能够做的事情是要知道这是由中共这种统治所造成的中国社会的这个乱局,因此为了保自己,我觉得应该是远离中共、告别中共,用这种方式在这种乱局当中能够保住自己。

主持人:好,这次节目时间已经到了,关于这个话题我们暂时讨论到这里。横河先生刚才讲了,这是一个“多事之秋”,其实我想可能用“多事之年”来形容更合适。现在社会矛盾包括群体事件、包括有官场阴谋可能性在内的各种事件其实已经多到我们点评不过来了,我们也不可能每件事情都点评。通过这个节目希望您能更清醒的认清形势。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5-10-19 2: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