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再思当代经济学

人气: 27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10月20日讯】光辉的十月又到了,本月属于全球性的大事是一年一度诺贝尔奖的揭晓,尽管该奖的光环已褪色不少,还是最受瞩目的奖项。其中,1969年才开始颁授的经济学奖,系瑞典中央银行在1968年为庆祝其成立三百周年出资设立的,全名叫“瑞典中央银行纪念诺贝尔经济学奖”,简称“诺贝尔经济学奖”,虽非诺贝尔遗嘱所列的奖,却是社会学科中独一无二的受奖学门,因其具有“科学性”。不过,自诺贝尔经济学奖诞生以来,“异声”几乎没有间断过,最有力的反对意见竟然是“经济学并非科学”。

“经济学是不是科学”的争论或许没完没了,但当代经济学属于技术层面的分析工具,确是愈来愈多,一直以来都受到严正的质疑,因为如此一来,当代经济学已经欠缺清醒的社会哲学作为基础,对人性以及人的社会欠缺基本的正确认识。

奥国学派第三代掌门人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早在其1949年出版的巨著《人的行为》(Human Action)第235页中就这么写着:“当今在大多数大学里以经济学为名所传授的东西,实际上是在否定经济学。”(What is taught nowadays at most of the universities under the label of economics is practically a denial of it.)这句话在现今更显其真确。

在2003年SARS肆虐之际,我已对当代经济学作了省思,如今金融风暴、金钱游戏、泡沫经济和登革热疫情笼罩,更觉得必须再省思。基本上,“经济学是人的行为学之一部分”,而问题的出现就是在这句话的那个“人”字的正确概念,没有被念经济学的人时时刻刻紧紧把握住。经济学家所必须了解的“人”,与生物学或动物学家心目中的“人”不一样。经济学家虽也知道“人”具有一般动物的欲望、冲动和本能的反应。但更重要的,是“人”还具有异于禽兽的意志、理念和逻辑思考。

人类社会的形成与扩大,是由于人的自觉行为之互动。“互”字显示出主词的“人”是指的多数,而且多到说不出他们是谁。其互动也是在独特的环境,各凭其独特的零碎知识而行为,而互动,决不是靠一个人或少数人的设计、规划、指挥、或命令而组织成的所谓“团队”行为。

团队的行为是受制于这个团队主宰者个人的知识,即令他有所谓“智囊团”的帮助,也只是有限的少数人。至于分散在社会上无数个人的知识,个别地看来是零碎的、琐屑的、乃至微不足道的。但是那些散在社会的知识之总合,却不是任何一个人或一个集团的知识所能摄取其万一的。此所以非团队行为不仅未造成混乱,反而是分工合作的社会所赖以达成、扩大的基础。用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的话讲,这是“无形之手”的作用;用海耶克(F. A.Hayek)的话讲,是“长成的社会秩序”。

重视“无形之手”,并非排斥“有形之手”;尊重“长成的社会秩序”,并非排斥“法制的社会秩序”。有形之手不应阻碍“无形之手”的运作,只能为其去碍,使其运作顺畅;法制的社会秩序不应干扰或搅乱长成的社会秩序,是要提供一个有利于后者得以保持活力而无僵化之虞的架构。这也就是自由市场与政府之间的关系问题。自由市场就是长成社会秩序的一部分,而政府就是法制的社会秩序之建立者。政府对于市场的运作,只可维护或给予便利,不得有所干扰或阻挠。

对经济学的此种认识,正是将人当人看待,由人的自身由衷地遵行“长成的秩序”,在和谐地分工合作方式下与自然界共存共荣。真正的经济学当然强调人类的伦理、道德,对市场机能和市场竞争也由衷地遵循。

当前天灾人祸不断的冲击,正是逼迫世人深切反省,而强调数理和数量化、将人机械化了的当代主流经济学,是应返还“将人当人看待”的古典经济学本质了!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5-10-20 9: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