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妻子耿和:逃亡路再艰辛 比回去好得多

高智晟妻子耿和与儿子在一起。(马有志/大纪元)

人气: 56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0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梁博加州硅谷报导)六年前的冬天,中国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带领一双儿女,从北京秘密出发到达云南边境,经缅甸、泰国,经历千里奔逃、爬山越岭和几次遇险,终于来到美国。

当年,与耿和一起出逃的女儿耿格16岁,恰与本月初按照大致相同的路线逃往美国的16岁少年包卓轩同龄。但是,不同的是,包卓轩没有走完这条路径,他和两位想帮助他的人一起被中共从缅甸押回,他目前重新被软禁在内蒙古。有消息说,包卓轩曾遭到警方殴打,并受到更加严密的监控。

耿和对这个引起全世界关注的少年深表同情。

她的丈夫高智晟包卓轩的父母王宇、包龙军一样,都是中国大陆维权律师,都因为替包括法轮功在内的受迫害群体做无罪辩护而成为中共的打压对象。王宇和包龙军于今年7月被当局抓捕,至今没有律师和家人会见过他们。而高智晟于去年8月刚刚结束三年多的冤狱,仍被软禁在西北偏僻的小山村里,与妻子儿女天各一方。

耿和说,她相信这个孩子一定也是走投无路,否则不会冒这个险,就像当年她和她的两个孩子一样,“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据媒体消息,自父母入狱后,包卓轩受到警察的24小时公开监控,护照也被没收,警察曾经明确告诉他,他不仅不能按原计划赴澳洲留学,并且“以后也不用再想了”。由于包卓轩的消息一直被警方严密封锁,这个孩子的更多真实境况不为人知。

耿和在回忆她们一家在2009年时的可怕境遇时说,她们也是“不得不逃”。

“六、七个警察住进我们家,上厕所不能关门,睡觉不许关灯;还有几十个警察轮流住在外面楼道里,加上住在小区楼下临时盖起来的小房子里的,每天有上百个警察全天24小时监视。”

“两个孩子上学上幼儿园都是一大堆警察押着。耿格上课的时候,警察就坐在她后面。同学都不敢和她说话,老师警告这些学生,如果谁敢把手机借给耿格用,或者同情她,那管他(她)的就不再是学校,而是警察。”

“后来耿格上不了高中,所有的学校都拒收,孩子痛苦得都快崩溃了,老想拿小刀割腕自杀。”

耿和说,当年出逃的时候,从北京到云南这段路,她们还不知道将要来美国。可是,自从她们从家门口小贩手中接过一个朋友写的小纸条,仅凭上面简简单单几个字,就马上决定按照上面所说的话行动。

一路上,她每到一地都用公用电话与一个陌生人联络,并接受这个陌生人的指令,然后领着两个孩子匆匆赶往下一个指定的地方。“我宁可相信这个陌生人,是因为前面任何一条路都有希望,都比回去好,哪怕这是一条不知道未来的逃亡路。”耿和说,当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耿和还记得,刚刚离开北京那个家,她和孩子们躲在北京南站的地下室里抱头痛哭。但是16岁的耿格很快擦干了眼泪,在从北京开往云南的火车上,耿和时刻注意着躲避乘警查验身份证,有时躲到厕所里几个小时不敢出来,而耿格也不敢睡觉,一直守在5岁的弟弟身边哄他沉睡,因为她担心,弟弟不加遮拦的童言童语会不小心泄露她们的秘密。

“天昱也很乖,当他被我藏在床脚被子里的时候会一动不动;当他醒着的时候,他经常会问——妈妈,我可以说话了吗?我可以说话了吗?”

耿和说,因为害怕被中共发现后再抓回去,孩子们宁可忍受饥渴、疲惫,甚至各种各样她们无法预料的惊险,表现出“令人惊讶的坚强”。

这种坚强支撑她们继续在缅甸和泰国历险,直到安全抵达美国,耿和对高天昱说:“孩子,你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如今,天昱还在读小学,耿格上大学,她们已经习惯了美国的自由。但是她们知道,在她们曾经逃离的那片土地上,有一个叫包卓轩的少年,曾经勇敢地逃过,现在却不得不回到那里,过着比原来更悲惨的生活。

耿和称赞两位帮助孩子的人“很仗义”,呼吁国际社会给予更多关注和支持。

她还表示,她的丈夫高智晟非常理解并支持妻女当年的出逃。高智晟在给女儿的信中这样写道:

“……当庆幸你终于能生活在正常人类群体中,与正常人类常识、理念及价值观发生着原本当有的联系,这是国内绝大多数同龄孩子不可得的。”#

责任编辑:盛源

评论
2015-10-22 1: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