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房中的碧纱橱是什么?

作者:于海心
  人气: 579
【字号】    
   标签: tags: ,

近日偶然读到清人曹庭栋所着的《养生随笔》,其中有碧纱橱的记载。想到多年前读《红楼梦》评论,见有讨论碧纱橱是什么,印象颇深。因此拿出来与红楼爱好者共享。

“有名‘纱橱’,夏月可代帐,须楼下一统三间,前与后具有廊者,方得为之。除廊外,以中一间左右前后,依柱为界,四面绷纱作窗,窗不设棂,透漏如帐,前后廊檐下,俱另置窗,俾有掩蔽,于中驱蚊陈几榻,日可起居,夜可休息,为销夏安适之最。”(《养生随笔》)

“当下,奶娘来请问黛玉之房舍。贾母说:‘今将宝玉挪出来,同我在套间暖阁儿里,把你林姑娘暂安置碧纱橱里。等过了残冬,春天再与他们收拾房屋,另作一番安置罢。’宝玉道:‘好祖宗,我就在碧纱橱外的床上很妥当,何必又出来闹的老祖宗不得安静。’贾母想了一想说:‘也罢了。’每人一个奶娘并一个丫头照管。”(《红楼梦》)

林黛玉第一次来贾府,在进入贾母房间之前看到两边的穿山游廊,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鸟雀。可以与曹庭栋的笔记相照应。

叫碧纱橱,当是因为纱橱挂的是绿色的绢纱。传统礼法男女有别,女儿住在深闺之中。这很符合贾家这样的诗礼簪缨之族,钟鸣鼎食之家的女儿的教养。

碧纱橱既合养生之道,又合礼教。写到这里,顺便说说礼教这个词。

礼教这个词在1949年以后总是和封建礼教连在一起,成了贬义词。其实,封建是封土建邦之意。旧时君主登基,要把自己的兄弟封王,分封到各地去做王,从此在礼法上是君臣之分,也减少了手足日日以君臣之礼相见的次数。礼教,旧时于国以礼乐治国;于家以礼教齐家。就是在琴棋书画的礼仪的教养下,才产生了大观园中一群才貌出众的贵族女孩儿。金陵十二钗到现在依旧是中国人记忆中微微泛黄的温暖而骄傲的记忆。礼教,是合乎天道的正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再说回贾母房中的碧纱橱。周礼中男女七岁不同席,当时黛玉进贾府六岁,不到七岁。另外贾母的女儿贾敏去世前可能和贾母有过书信嘱托,托付黛玉的终生。贾母苦心安排,想让这两个小冤家从小培养感情。

两人分住在碧纱橱内外,为宝黛二人今后的感情提供了条件。“便是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亦自较别个不同,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略无参商。”

黛玉葬花,被宝玉听到,黛玉转身不理宝玉,宝玉说出这样的话:“当初姑娘来了,那不是我陪着顽笑?凭我心爱的,姑娘要,就拿去;我爱吃的,听见姑娘也爱吃,连忙干干净净收着等姑娘吃。一桌子吃饭,一床上睡觉。”一段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爱情就从碧纱橱开始。@*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首诗出现在《红楼梦》的第一回,我一直把它当作《红楼梦》这部鸿篇巨著的开篇引言。全书的开篇,僧道出场,红楼梦问世,以这首诗示以世人后,僧道退场,红楼梦上演。
  • 王熙凤,在《红楼梦》中名列金陵十二钗之第九位。王熙凤出身于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中的“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的金陵王家。王熙凤嫁到了贾家,她的丈夫贾琏,是宁国府的贾赦的公子。她的姑姑王夫人,嫁给荣国府贾政,是贾琏的堂弟贾宝玉的母亲。王熙凤和贾宝玉,既是姑舅表姐弟,又是叔嫂。王熙凤和薛宝钗,也是姑舅表姐妹。林黛玉是王熙凤的丈夫贾琏的姑舅表妹。王熙凤就处在贾府这样一个错综复杂的血亲和姻亲关系的纽结上。
  • 林黛玉原本是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绛珠仙草,宝玉是赤瑕宫的神瑛侍者,仙界生活自在,每天用甘露灌溉那株仙草,仙草得以久延岁月并修成人形。在神瑛侍者决定下凡后,仙草也跟着转世,转世前发愿要以一生的眼泪还给神瑛侍者以偿还灌溉之恩——宝黛在转世前就已经注定是悲剧的宿命。
  • 林黛玉在金陵十二钗中和薛宝钗同列首位。几百年来,黛玉以她的美丽、才情和气质在中国文学史上卓然独立,俯视群芳。几百年来,人们研究她、赞扬她,当然,批评的声音在最近几十年来也不曾断绝。黛玉仿佛不是文学作品中人物,而是活生生的在历史上好像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过。这一点,也算是红楼女子的共性。
  • 看到中国大陆媒体整天的在渲染什么“中国梦”,不禁使人想起了《红楼梦》那本旷世奇书。想起了贾、史、王、薛四大家族那段“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飞鸟各投林”的辛酸历史。雪芹先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上写的是四大家族的家族史,实质是在写一个王朝的兴衰成败历史。
  • 主妇相夫教子与宰相辅佐君王本是一理
  • 1940年秋,21岁的英国姑娘格莱迪丝(Gladys B.Tayler)不顾家人的反对,以惊世骇俗的勇气、义无反顾地随未婚夫飘洋过海、长途跋涉来到中国。一头金发飘拂着天堂的光纱,一脚却踏进了战火纷飞、饥馑贫困、满目疮痍的大地。
  • 人人必须看透的一个人生的真相:人生就是一场梦幻,功名利禄不常在,儿女人伦之情到头来也都是一场空,何必把虚幻无常错当成真相,借此劝人实在不必太执著。
  • 虽然曹雪芹在开卷头一段就交代了《红楼梦》的主旨为梦幻人生,提醒人们千万不要把红尘中无常而短暂的人生当作真相。但是由于林黛玉凄凉的“悲剧性的人生”写的实在让人心酸,人们不自觉的就会对作者的本意视而不见。将红楼梦视为典型的男女爱情的悲剧。然而曹雪芹自己在开卷第一回的“缘起部分”就借“通灵宝玉”这块石头非常明确的告诉读者,他对风月笔墨和才子佳人的书籍持否定态度,既然如此,他怎么可能违背自己的观念去创作男女情爱的东西呢?
  • 《红楼梦》既然要告诉人们人生如梦,生死富贵皆天定,转瞬即逝,不过是个幻化的假象,那么真相又是什么,如何让人从虚幻的假象中跳出来,显然更是本书最后要给大家解答的问题,也是写此书“看似满纸荒唐言”的根本目的所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