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评论】解读解散党组织

人气: 53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10月28日讯】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前几天中共发布了一个新的纪律处分条例,有人称这是史上最严党纪,不过民间对它的关注并不是条例的内容,而是《北京青年报》在第二天解读这个条例时候的排版。当天该报纸头版的通栏大标题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应解散》,标题下面没有任何这个最新条例的内容,只写了详见A4版,但是在A4版上的文章它又是另外一个题目,于是这个头版的大标题就赋予了民众无限的遐想空间。我们今天就这个话题来讨论一下。

横河先生,《北京青年报》它是相当规模的专业报纸,大家觉得在中共严格的新闻审查机制,和各个新闻单位的自我审查之下,能出这样的一个排版,真是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您认为这是一个事故呢?还是说这是有意这样排的?

横河:有三种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性就是“高级黑”,现在很流行这个,就是说故意把它做成一种耸人听闻的样子,结果让人读出别的意思来,所谓“高级黑”的话,这是有意的。

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无意当中犯的错,这个也是有可能的,就是说无意当中在排版的时候,他当时没有想这么多,因为中共有一个什么正式通知,或者什么文件下来以后,现在各个报纸有它们的机动余地去另外起一个题目,为了耸人听闻,吸引人眼球,无意当中可能出了这个问题。

再一个可能性,就是他根本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就是说他觉得这很正常,即使大家从另外角度去解读,他也不觉得他当时是有这个想法,会出这样的问题。

我觉得主要可能是解读的角度不一样,因为你要“高级黑”的话,必须是某一个派系想专门做一件什么事情,现在看不出来《北京青年报》有这样的意图,或者是从中会得到什么好处,所以我认为可能性最大的是,《北京青年报》根本就不知道民意是什么,就跟民间隔得太远了!所以就是在做这件事情绝对不会想到民间会从那个角度去解读这件事情,这是一方面。

但是,我们从另一角度看,就是不管《北京青年报》的动机是什么,目的是什么,或者仅仅是一个错误,它未尝不是一个预示?就是是来自其它地方的预示。那么这个预示是《北京青年报》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这些人绝对没有想到的一点,但是他无意当中是被神也好,被什么利用了来说这句话,或者做这件事情,来引起这样一个讨论,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主持人:您刚才讲的这个预示,还有您讲到的什么被神利用,可能很多人会觉得这是迷信,因为中国人是不太相信这种事情的,就算历史上有过一些预言,但是大家都只觉得是机缘巧合罢了。

横河:是的,这种事情在中国大陆确实有人会不相信它是有其它的原因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因为无神论的教育嘛,认为这些事情可能是迷信。但是实际上这种事情不是巧合,其实历史上改朝换代的时候的异象是每次都会出现的,只是说人们在真正改朝换代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但是事后总结出来的其实还是不少的,比如说古代五星连珠,就是五颗行星排成一条线,被认为是一种很吉利的天象。

这里就有很多比较有意思的例子。公元前1953年出现过五星连珠,那个时候就是夏朝建立。公元前1576年的时候,出现过四星连珠,还有一珠金星是比较靠近,它没有完全五星连起来,是成汤灭夏立商。公元前206年的时候,“五星聚于东井,沛公至霸上”,就是刘邦进关中,这实际上后来就奠定了他建立汉朝的基础。这个一系列的都是有意义的。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武王伐纣的时候,大家读过《封神榜》就知道,他在起兵的时候就看到慧星了,扫帚星,据《淮南子.兵略训》里面曾经写到“武王伐纣,东面而迎岁,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 武王伐纣的准确年代,我们现在其实还是不清楚,有十几种说法,其中有一种说法就是认为,当时他们看到的就是哈雷慧星,他是以哈雷慧星的回归来计算,来推论武王伐纣,有一个时间点,就这么推出来的。

值得提醒的是,哈雷慧星的另外一次回归,就是前一次回归,是1910年,宣统二年,第二年清朝就被推翻了,中华民国成立。这些东西就是说你不相信也好,但它事实是存在的。

再一点,我想我们现在在世的人大部分都经历过的一件事情,是1976年,76年是中国现代历史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在这之前的1975年,河南溃坝,我是到美国以后才看到电视说,就是人类科技的直接后果造成的死亡人数,最大的灾难,第一位的是河南的溃坝,第二位是契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当时是一周死了20万人,那年全国的竹子都开花,中国人讲竹子开花,那个竹园就死了。这是我亲身经历的,就是很多很多竹子都开花了,这是一个很凶的凶兆。

还有一个就是铁树开花,中国人讲千年铁树开花,铁树实际上南方是年年开花,但是它到了长江以北以后就不开花了。那年的北方到处铁树开花,1976年初的时候,吉林的陨石雨,这个大家都知道,然后就是唐山地震,死了20多万。

中共开创的元老当中,朱德、周恩来、毛泽东,应该说三个最高的元老了,同一年死去。尽管当时到现在还有一些阴谋论,但是这也是天命,就是该在那年他们结束了,就一个时代结束了。

我们知道很多后来成了大事的人,在他年轻的时候,或者在他成事的过程当中,都有人陷害他,但是天命他要做那件事情,谁陷害都陷害不了。所以这个阴谋论之所以能够成立也是天命如此。而且毛泽东他的警卫部队的编号是“8341”部队,“8341”就是他活83岁,从遵义会议开始掌权41年。这个没有人能够解释,为什么当初他的警卫部队编号是这样的。

当然我们说的是天象,而《北京青年报》是人写的文章,这两者还不是一回事。但不管怎么说,人说什么,人做什么,它也有被用来传递某种信息的,我认为这里就不排除这个可能性,这是传递的一个信息。

主持人:好,那我们先放下这个被传递的信息,等一下再来讨论。有的人说这次新规定是算最严党纪,主要是因为它里面有一条说“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这一条。但是我们都知道文革时期,你别说什么妄议什么方针,就是不把领袖当神供起来都是死罪,那难道不是比这个更严厉吗?

横河:那个文革时期当然是更严厉,其实从中共建政以来,严格的说是从延安整风以来,在中共的内部,党内是不允许议论中央大政方针的。

主持人:从来就是如此。

横河:从来都是如此,毛泽东时期是这样,邓小平时期也是这样,后来每一个都是这样,只是说这一次把它列出来,就是具体把它作为一个党的纪律列出来了,所以人家就假设这个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我们现在需要关心的,因为它这是党内的规定,中共自己本来它就是“黑帮”,有人说中共“黑社会化”,这个说法是不对的,这实际上是对于黑社会的一种贬啊,拿黑社会去比中共的坏,这是不应该的事情,因为中共本来就是黑帮之黑帮。它任何规定实际上是黑帮内部自己订帮规,外面的人根本就不需要去瞎操心,你不是党员,你不归它管,你管它呢!你在外面议论,你就去议论好了,是吧?

我觉得现在需要担心的是,担心这件事情的人,就是对这个“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这件事情担心的人,是因为可能这个方针、这条政策会管到他,也就是说这些人还是党员。那么为什么到今天你还留在中共内部呢?要被管的话,不是自找的嘛!所以我想不想被这条规定管着的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退出中共,至少这个纪律处分条例不是用来管老百姓的!我觉得这件事情很容易解决。

主持人:民间对这个排版是有非常强烈的反馈,它这个反馈有几种观点,我看到比较多的一种是说,哪个地方的党组织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根本就找不出一个任何党组织,其中清廉的是大多数,那还不如直接就说共产党解散好了。那另外一种观点是说,共产党的党组织多了,这句话只是说明要把有问题的组织清出去。当然还有一些直接就是觉得这是海外媒体的一种曲解。那您觉得这些观点它反映了什么样的民意呢?

横河:从这次的反馈来看的话,我觉得至少有两点,一点就是像第一种说法,就是说绝大部分党组织,清廉的党员已经是极少数了,所以说所有的党组织应该都是被解散的。这个说法就是说,相当多数的民众对于中共这个组织的解散,党组织的解散,以至于中共整体的解体,都是持欢迎态度的,这是一点。第二点呢,就是对中共的解体其实是有思想准备的,不管是替中共说话的,还是不是替中共说话的,都有这个思想准备。这两点我觉得是相关的,但是它们的内容其实不同,说明的问题不同。

前者对这个解体持欢迎态度的,他是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就从历史上中共对中国、对中国人民、对中华民族犯下的罪行是不可饶恕的,所以这个不存在说它改革问题,它应该解体。这点我想已经是相当多的共识了。

对此有思想准备呢,又有不一样了,因为前者是相信中共解体是必要的,他不仅相信是必要的,更是可能的和可行的。那以前我们讲到要解体中共,就有人会替中共辩解。辩解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其中理由之一就说,没有了中共,中国会乱!中国没有取代的政治力量。这种说法,实际上它一部分就承认了中共是坏的,是应该解体的,只是说不可行。但现在大部分人已经不考虑不可行的问题了,就是说认为这是可行的,即使是替中共说话的人也认为这很可能是一个无法抗拒的潮流。

主持人:现在中共正在进行反腐,也是比较得人心的,那您觉得这个反腐它有没有可能让中共免于被解散,或者是解散的这个命运?

横河:我觉得不可能。首先我们来看一下,中共它现在的腐败和它的反腐。腐败它是来自不受监督的权力,人们早就说了,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反腐它是自上而下的,就是说这个反腐的力量是来自权力,有了权力才能反腐。全世界反腐成功的经验都是自下而上的监督,就是说有民众对直接的官员进行监督,民选的代表,你像议员之类的,对间接的官员进行监督。自下而上的监督才有成功的例子,自上而下的监督是没有成功的例子的。因为这个监督的权力和腐败的权力是同样的来源,所以一般认为自上而下的,它不属于监督的范围,就是纪委的监督,或者监察部的监督,它不属于监督。

第二个是,腐败是来源于权力的,但是中共现在的这种腐败,它的具体的启动因素,却来自于挽救中共的努力,就是说是为了挽救中共而导致的腐败。我们知道大规模的腐败是来源于改革开放以后,最严重的是江泽民统治时期,我们可以逐步分析一下。

当初的设计者设计出来一套东西,就是为了挽救中共,所以在经济上开放,但是政治上不开放。经济上一开放,有了钱了,人的贪心就出来了,中共又是无神论,就给了这个贪心一个基础,又没有相应的制度可以来制约它。这个设计者认为只要把经济搞上去了,作为合法性的替代品,就可以挽救中共免于崩溃,因为当初是中共政权要崩溃了嘛!但它没有想到为了挽救中共而设计出来、而放出来的是最终灭亡中共的因素。

你比如说当年改革开放,政策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这个一部分人先富的设想,就是让包括中共官员在内的所谓精英阶层先富起来,因为只要官员一富了,从当中得到甜头了,他就不会去阻碍改革开放,减少这个改革开放的阻力。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很多政策的制定,像最早期的时候不是有价格双轨制吗?谁都想不出来价格双轨制有什么好处?唯一的好处就是有权力的人可以得到低价的东西,然后卖到自由市场去。所以它设计就是向权贵倾斜的。就是说触发因素是发展经济而挽救中共,结果放出来一个却是腐败因素。

到了江泽民时期,他完全是为了巩固他个人的权力,他跟邓小平不一样,他没有战功、他没有军队基础、他没有官僚阶层的基础,所以为了巩固他的权力,他就不仅是允许腐败,他更是鼓励腐败,甚至强迫腐败,你不能不腐败,这样他就可以笼络整个官场的人心。他是笼络官心,不是笼络民心。

除了笼络官员以便巩固他的统治以外,他可以用反腐作为打击对手的工具。腐败就从改革开放初期的自发行为,就是难以制止的行为变成了有意设计的制度。一旦腐败成为官场运行的动力的时候,你要全面反腐就不可能了,因为人人腐败,99%官员都腐败的话,那你一反不就把共产党给反掉了?就像潘朵拉魔盒,你一打开了就不可能再关上,这就做不到了。

再一个就是,中共的危机它并不仅仅来自于腐败,腐败只是它危机的表现形式,因为它的根源实际上是制度和它这个系统,这是中共先天带来的,这是不可避免的,即使反腐有作用,它也是表面和暂时的。如果不去动它的政治制度和政治制度所衍生的经济制度的话,就不可能根除腐败,只有那个才是腐败的根源。所以我认为中共现在所进行的反腐不可能挽救中共。

主持人:您刚才讲了反腐的作用,有作用也只是表面和暂时的,那么它有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呢?

横河:这次特定的反腐,我觉得是有特定的意义的,反腐不能救中共,但它不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分几方面说,一方面,在这次反腐运动的开展之前,中共最大的腐败是来源于权力,而这个权力是什么地方来的?我们知道官场持续腐败多年,我们知道这次腐败是持续二三十年了,打击的都是已经腐败很多很多年的,为什么这当中就没人想要去查?总有人对腐败不满,想要去制止它,对不对?为什么做不到?

我觉得就有二个条件,一个就是权力。当然所有的腐败,古今中外,都跟权力有关系,这个不奇怪。另外一个就是权力不受监督,在极权政权下面,权力都不受民众的监督,外国也一样,这都是一样的。但是它仍然会有来自上层,自上而下的监督或者惩罚。一般的统治者,当他掌握最高权力以后,他当然不希望自己被监督,但是他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他希望他下面的腐败有某种程度的监督和控制。就是他不会让所有人都腐败到无法收拾的程度,因为那样可能会危急自己的统治。这就是为什么多数极权国家它并不是放任腐败到不可收拾的程度,就是腐败都是被限制在某种程度的。

像前几年中共的政权下面,腐败到了随便一个县官、地区官员都可以上亿的程度,在世界上是很少见的。即使毛泽东时期,你想想看,他还杀了刘青山、张子善,刚刚执政没多久就把老红军给杀了。就是说统治者是要反腐的,尽管毛泽东他自己大跃进以后的困难时期,全国各地建了这么多行宫,但是他还是要把底下腐败的人杀了。

到了江泽民统治时期和他垂帘听政时期,就是胡锦涛的时期,只有一个集团在古今中外大概是很罕见的,就是不受任何监督可以肆无忌惮的腐败,这个集团就是在政治上投靠了江泽民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这个集团它的腐败是不会以任何理由被调查,或者被惩罚的,就是说这个集团任何成员都是这样。

所以在这一次反腐之前,我们没有看到什么政法帮、610办公室、政法委书记有一个曾经因反腐被调查过的,调查都没有,不要说惩罚了。这一个集团目前被查处的典型代表就是周永康。我们可以看到依附于周永康权力的:石油帮、四川帮、政法帮、秘书帮,没有一个是在这次反腐之前,哪怕被调查过的。就是你只要依附到这个权力,就没有人能够动它。而周永康的权力怎么来的呢?我们以前分析过很多次了,今天不讲了,我们就说一个结论,就是完完全全是来自迫害法轮功,他的权力没有其它任何别的来源。

第二点,这就不奇怪了,这一次反腐打击的目标和实际打击到的腐败官员,几乎都是和迫害法轮功的政策直接有关的,无论是石油帮还是军委副主席都不例外。比如说按照系统,在工业系统里面,现在所知道的,对法轮功迫害最严重的就是石油部门,什么大庆油田、胜利油田,你去查好了,就是从部门来说,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也是最多的。而军队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操作部门;政法帮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打手。

这样的反腐我觉得它也是一举两得,既反了腐败、争取了一部分民心,又打击了迫害法轮功、迫害人权的这些人权凶手。不管这是不是反腐的本意,它实际上起到了这样的作用,所以我觉得是有意义的。

另外一个,除了我刚才讲的一举两得以外,还有一得就是,中国人往往说看不到恶有恶报,总觉得做好人吃亏,做好事不得好报,现在不是还出了一个什么叫做“扶老人险”?保“扶老人险”。就是老人摔倒了没有人敢去扶,要设一个保险。你说说看荒唐到什么程度了!

而在中国做坏事也没有人看到惩罚,你现在看,做最大坏事的人权恶棍,又是最大的贪腐犯的,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薄熙来、李东生,我就不举名字了,就这么一大批人权恶棍,一个一个的被收拾掉。让人看到不仅是“恶有恶报”,而且是大规模的“现世报”。人家说做坏事下世遭报应,对不对?

主持人:或者报到孩子身上。

横河:对,它现在就是“现世报”!而且这么大规模的“现世报”。当然具体做这件事情的人不一定知道,但是我觉得何尝不是神做给人看的?就是说如果你连这个都不相信是善恶有报的话,那就没有办法再显示给你什么样是“善恶有报”了。

主持人:那从前面咱们的分析中来看,从理论上、从民心上、还有从天意上都看出来是中共解体,一个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可能是一个不是很遥远的事情。那么在以前的共产党国家,比如东欧、前苏联,我们都会看到共产党政权在更替之后,那个当地国家的共产党都会以一种小党派的形式存在,或者是说改头换面换一个招牌,但是那些人继续还留在政府里参政。那您觉得中共解体之后,这个党派能够换一个招牌继续在中国参政吗?

横河:我觉得不太可能,其实东欧一些国家,它并不是所有的国家的共产党都改头换面能生存下来的。中共解体以后,我相信在中国可能会像大部分东欧国家一样,会有禁止共产党和去共产主义化的立法。如果中共解体了,如果中共原来的成员要成立一个新的党派的话,在去共产主义化的立法以后,党章和党纲它不允许有共产主义内容,这时候成立的就不是共产党,甚至连共产党的变种都算不上了,因为党纲都变了。

另外一个就是,我说假设,假设有一个改名换姓、改头换面的这种做法的话,那么它就有一个继承的问题,就是中国共产党的纲领和党章要不要继承?如果继承了,那就还是中共。

另外就是,中共犯下的罪行,也同样应该被改名以后的政党去继承。其中很简单的一个事情就是很多受害者会要求赔偿,中共统治时期这么多人受害对不对?新的政权它跟共产主义政权没有直接关系,它肯定不会承认它继承了它的政权,也就不会继承它的罪行。新政权不会为中共政权去赔偿。那么这个继承了中共的血债的党,它即使没有法律清算的话,也会有天文数字的赔偿会把它拖垮掉,但这已经是很小的事情了。

还有一个就是党员来源的问题,就是现在的中共党员经过退党大潮以后,它的实际人数已经远远低于官方数字了。一旦中共不成为执政党了,我们假设它还能生存,这些人就不是党员了。现在在中共党内留下来的大多数,应该都仅仅是为了利益而留在中共党内的。一旦中共丧失了执政地位,党员没有好处的时候,愿意留在改头换面的新政党当中的人恐怕会少到可以忽略不计;也就是说如果它改头换面的话,那一个党会没有党员。

况且中共解体以后,即使可以组建新党,等于是在丧失权力以后重新登记党员,我就怀疑即使有人会去登记,恐怕也是屈指可数的。即使是从法律上允许它改头换面的话,恐怕它还改不成!这里我们还没有讲到这么一个罪大恶极的政党中共,神会不会让它存在下去?这样来看的话,我认为改名和重组的可能性都极小。

主持人:或者是说因为它有这么多的法律诉讼在等着它,还不如不要去改名和继承了。

横河:对,我觉得也是。

主持人:那么这个问题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讨论到这里。报纸的排版看上去有可能是一个偶然的事件,也许排版者并没有这么多的想法,就像横何先生刚才分析的一样。但是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而且在这个偶然的表面背后还有它的必然性。

上一期我们有讲到说中国传统文化的智慧,那么中国传统文化在这个方面的智慧已经讲了很多了,比如说“把握历史的机遇”、“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在社会大变革的时候,我们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选择对的一方。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5-10-28 1: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