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芬兰遭遇比经济衰退更棘手的难民问题

人气: 69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0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赫宇芬兰报导)随着难民危机越演越烈,芬兰政府上周宣布冻结伊拉克和索马里申请庇护者的申请。难民潮俨然已成芬兰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移民假难民?

10月2日,芬兰外交部发布最新数据,今年已来到芬兰的申请庇护者总共大约为18,000名,其中11,898名为伊拉克人,占约69%;1,758名为索马里人,占10%;真正的叙利亚战争难民比例很小。而仅9月,到芬兰的申请庇护者就为近11,000名。

同日,芬兰移民局也发布了新估算的2015年申请庇护者总人数。这一数字原来估计为30,000人,如今移民局认为,至年底,将会有大约有五万人抵达芬兰寻求庇护。

面对汹涌而来的人潮,9月21日,芬兰移民局宣布更新对伊拉克和索马里的安全评估;9月24日,宣布冻结伊拉克人和索马里人的庇护申请。

芬兰移民局表示:他们认为,伊拉克北部和南部地区是安全的,该地区的不安全感不是避难的理由。而很多伊拉克人都是从那个地区或者途经那个地区到达欧洲的,给予经过几个安全国家赶到芬兰来的人庇护是没有道理的;索马里的情况也与之相似。与前些年不同,如今这两个国家的申请庇护者不能被认为是难民了。

20万成员的Facebook庇护申请指南

Facebook上,有一个著名的阿拉伯语的公开讨论小组,成员将近二十万。主持者宣称他们已经观察了芬兰很多年,过来人在上面分享他们的申请芬兰庇护的经验,以图帮助其他申请者顺利过关,里面的指南具体而详尽,从进入芬兰怎么办手续到怎么对付芬兰的警察一一介绍。如:避免带有欧元的分币,这些硬币在芬兰一般是不流通的,但它们可以表明申请人是经过其它欧元区国家来到芬兰的;要注明经常居住地在巴格达,那里出现了内乱不安全等等;还有一个人教导入境芬兰者怎么回答审查官的问题,并评论芬兰政府在庇护申请的处理上如何没有足够的经验;更有人提醒申请者注意指纹、文件、口音,甚至于怎么撒谎等等。

大批伊拉克难民涌入芬兰被指跟这个网络小组有很大关系。美联社消息说,伊拉克人之间传闻,芬兰庇护政策宽松,很容易就能在芬兰定居,此话口耳相传,再透过脸书扩散,导致大批伊拉克人涌入芬兰。

失分的抗议

9月30日,芬兰第二大城市奥卢Hiukkavaara的紧急救助中心,约七十名寻求庇护者聚集到当地的警察局门前示威,表示中心的伙食不合口味,他们无法下咽。除了食品外,抗议者们对供给他们睡觉的只有床垫而不是床、空间狭小也表示了不满。

事件惊动了芬兰几大媒体,纷纷对此事件进行了报导,从当日傍晚开始,从负责生活的官员到食品供货商甚至社会人士都加入进来。纷纷找原因、出主意、提出解决办法。

当天下午,Hiukkavaara紧急救助中心的负责人撒密瓦朗(Janne Salmivaaran)向媒体表示, 中心的供餐和当地的学校和幼儿园是一样的,营养和品质不可能有问题,但口味是芬兰式的,可能是难民们不爱吃的原因。

第二天,供应商改变了原先的食谱,不再供应麦片粥,改用茉莉香米,增加白面包、酸奶和鸡蛋供应,并使用伊拉克人熟悉的配菜。晚餐时分,抗议者们的活动结束。

两天以后,抗议的真正原因揭晓,是背后的钱。

如果紧急救助中心不供应餐点,每个难民获得的救助金是每月316.07欧元,如果中心提供饭菜,那么他们每月获得的救助金只有223.43欧元,少了92.64欧元。因为各地的救助中心都是临时建立的,条件不一,有些地方申请庇护者可以自己做饭,领取全额的救济金,有些由救助中心供餐,难民到手的救济金就比较少了。

Hiukkavaara救助中心地方狭窄,不能开伙只能供餐,而人们希望的是拿到更多的钱。芬兰媒体Ilta-Sanomi采访时,有个伊拉克青年直接对着镜头说:“给我钱,附近有S-MAKET(超市名),我去那儿买。”

消息一出,坊间哗然。芬兰外交部长蒂莫‧索伊尼(Timo Soini)说,把芬兰人给老人和儿童吃的食品拿来做文章,这种做法超出了芬兰人的理解。

而很注意措辞的芬兰媒体Ilta-Sanomi则直接把这个事件称作“申请庇护者食品丑闻”。

针对难民的暴力

首都赫尔辛基有人组织一批支持者,开着插满芬兰国旗和种族主义标语的车招摇过市;见诸新闻媒体的还有各地的芬兰民众往难民营投掷石块、扔汽油瓶、扔燃烧弹。

上周,拉赫提市大约三十到四十名示威者手举芬兰国旗,暴力攻击了一辆载有难民的大巴车。示威者们除了投掷石块,还高喊敌视外国人的口号。

库沃拉市也有一家难民庇护中心遭到燃烧弹攻击。

口头上的暴力当然更多,从冷言冷语到高声咒骂不一而足。总理西皮莱主动表态腾出自己的家收留难民,也遭到很多人的批评,说他的姿态像给人贩子和难民发放圣诞礼物。

庞大的游行示威与反示威活动

芬兰社会一直存在对移民两种相左的意见,近来反移民的声音越来越大,两边的观点也越来越对立。进入10月以来,至少在赫尔辛基、托尔尼奥、拉赫蒂、坦贝雷、米凯利等城市都发生了反移民和支持移民的游行示威,当然也包括难民人数最多的托尔尼奥,警方估计有数百个事件,数千名示威者。

反对者认为,移民已经在一段很短的时间内使芬兰付出了巨额的费用,大大增加了犯罪并令居民陷入了巨大的不安全感中。首都赫尔辛基市的反难民示威组织得非常庞大,周六下午在五个地点同时进行,数百名示威者参加。而难民的支持者们则打出反对种族主义的旗号,并表示声援寻求庇护者。

同样的活动在其他城市甚至引起了暴力事件。第三大城市坦贝雷,对立的两个阵营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集会示威,双方互不相让以致发生肢体冲突,忙坏了早已高度戒备的警察。督察考高宁(Pekka Kokkonen)说:“我们都在现场全力以赴,我们站在两个组织之间,从而使他们平静下来。”

难以招架的难民潮

目前,涌入芬兰的寻求庇护者以每天400人~500人的速度增加,与此同时,芬兰所有的接待中心和紧急住宿单位都满到爆棚。政府每天需要增加约五百个新的住宿地,才能解决新到者的住宿问题。

对于国土和人口都相对较少的芬兰来说,边境地区的设施更为不足,随着天气渐冷,如果每天不停地增加安置场所供新来者安身,就是一个大问题。

芬兰总理西皮莱日前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与难民问题相比,芬兰的经济连续倒退反而是个小问题,因为难民潮是无法控制的。

在芬兰,这个不安定因素已经越来越无法忽视了。

难民问题日益严重,芬兰只是其中一面镜子,这是整个北欧乐土甚至欧洲以后十年、二十年需要面对的大难题。#

责任编辑:童景

评论
2015-10-08 3: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