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破空:中国人国民性败坏 皆因共产专制

旅美中国作家、政论家陈破空(前中)在台湾出版新书《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书中提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涌向全世界,却不怎么受人欢迎。图为陈破空11月11日晚间在台北以“面对红色霸权,台湾如何转身?”为题举行演讲会(钟元/大纪元)

人气: 366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1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旅美中国作家、政论家陈破空在台湾出版新书《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书中提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涌向全世界,却不怎么受人欢迎;今日中国人之形象与“文明古国”、“礼仪之邦”相距遥远。他认为,中国人国民性的败坏,最大因素在于(共产党)专制制度。

共产党打断中国人脊粱

陈破空表示,1949年,共产党夺取政权。这个红色政权,不仅用枪杆子摧毁中国人的肉体,而且用笔杆子摧毁中国人的精神。中共当政,反复而频繁上演恐怖剧,土改斗地主、镇压反革命、反右派运动、文化大革命、大屠杀加大饥荒,总计有八千多万中国人死于非命。

“中共是外来政权,意识型态上,是德国与俄国混血的马列怪胎”;他说中共发迹过程中,仰仗苏联一意扶持,并借助日中战争,暗通日本占领军,才终于成了气候。共产党将治下民众分为层层等级。毛泽东时代,划分阶级,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分子被视作“阶级敌人”;知识分子,被贬称为“臭老九”。

陈破空说,中共制造了“六四”屠城、虐杀法轮功(学员)、镇压西藏、血洗新疆等惊天血案。中共政府把异见人士视作敌对势力,打入另册,严密监控,动辄投入黑狱,横加迫害;或驱赶出国,流亡在外。

他强调,共产党对中华民族的战争,从物质到精神,从肉体到灵魂。历经大半个世纪,中国知识分子残留的“士大夫精神”即“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被彻底摧毁;中华民族,非但一步步地丧失勇气、锐气、独立思维和创造能力,而且彻底沦为一个胆战心惊、自私自利、冷血无情、唯利是图的物化民族。

旅美中国作家、政论家陈破空2005年摄于香港。 (陈破空提供)
旅美中国作家、政论家陈破空2005年摄于香港。 (陈破空提供)

两岸三地“同种同文不同质”

陈破空表示,由于邓小平有言:“让部分中国人先富起来。”于是,部分中国人富了起来,首先是那些有权有势的,他们位处金字塔的顶尖;然后是那些接近权势的,处于金字塔的上层。更广大的中国民众,则被压在金字塔的底层,陷于相对贫困。贫富悬殊。

“部分中国人变得阔气起来,财大气粗”。陈破空说,阔气起来的中国人,涌出国门,把中国人的种种弊端、陋习和劣根性,也带出了国门。大家多用“暴发户”、“土豪”或是“蝗虫”来形容他们。中国人现在不仅在街上跟人家打架,在飞机上也要跟人家打架;不仅在家乡西湖洗脚,到法国卢浮宫也在洗脚。

他提到,两岸三地的中国人、台湾人与香港人是“同种同文不同质”。香港回归中国后,港人眼睁睁地看着中国的达官显贵和红顶商人蜂拥而至,水陆并进。上市垃圾股,炒作房地产,渗透各行业,圈钱、捞钱、洗钱。转眼间,就把这座国际大都会变身为中共高官专设的洗钱中心。伴随而来的,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贫富分化。在“回归祖国”的主旋律下,这颗昔日明亮的“东方之珠”黯然失色。

陈破空说,台湾因辽阔海峡的天然阻隔,暂时得以幸免于难。台湾民众对“两岸服贸协议”说不,台湾拒绝红色中国。借势“中国崛起”,振兴本地经济,在这种图利思维的魅惑下,台湾与香港,都迎来了汹涌澎湃的中国人潮。前往台港“自由行”的中国人(陆客),把消费力带到台港的同时,更把当今中国人的劣根性、低素质和不文明形象展示于台港。

他举例,在香港,中国人(陆客)抢购婴儿奶粉、巧克力、化妆品等被港人视为基本生活用品的物质,导致在港民生资源短缺。面对这些从天而降而无处不在的“水货客”,港人倍感紧张。于是,一个日益不安的疑问困扰着香港人:他们到底是谁?我们到底是谁?为何同种同文不同质?数十年间,或者更长时间,相同的疑问,同样困扰着台湾:他们到底是谁?我们到底是谁?为何同种同文不同质?

陈破空说,中国人只要一有门道或缝隙,就会削尖脑袋,钻出国门,远遁异国他乡。留学、移民、婚嫁、偷渡的,因旅游或探亲而滞留外国不归的……其数量、规模、速度稳居世界之冠。不仅平民,官员和富人也大量出走,前赴后继,如过江之鲫。无数高官与富豪首先送走他们的子女、配偶,同时转出大量钱财,惟自己暂留中国,当“裸官”、为“裸商”,待贪饱赚够捞足之后,再拔脚开溜。

“中国人以移民为能事”,他强调,尤其大大小小的中共官员、党员,动辄举家移民。他们移民的外国,绝非北韩、古巴、越南这些“共产主义”同类,而是他们一贯狠批痛骂的异类:西方民主国家。他相信,中国国民性的败坏,最大因素在于(共产党)专制制度。因为专制制度的本质,就在于以粗鄙的力量压制文明力量。

他还说,一旦中国发生制度变革,成为一个民主与法治的正常国家,他坚信,中国的国民性必将转向正面发展,假以时日,必获得根本改善。同种同文的台湾人和香港人就是现成的示范。

例外的中国人

此外,陈破空说,可幸的是当代中国,尽管红墙森严,红朝魔力无边,把控着社会的每一道缝隙,反抗的中国人却代代相传、生生不息。上世纪五十年代,有质问体制的右派;六十年代,有勇气反毛的烈士;七十年代,有人头攒攒的民主墙;八十年代,有波澜壮阔的八九民运;九十年代,有独立寻找信仰的法轮功群体;二十一世纪,有与极权者斗智斗勇的维权律师群体……

他强调,挺身而出者,尽管不是大多数,或许,又是一个5%,却是这个民族最后的魂魄所在,也是例外的中国人。#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