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浴败刀:我的中国梦

人气 98

【大纪元2015年11月23日讯】时下,中国梦成为中国社会各阶层普遍热议的一个话题。中国梦,顾名思义:中国追求国家富强、追求民族进步、追求我华夏实现现代文明和伟大复兴的梦想。然而,究竟何为中国梦?究竟怎样的中国梦才能促使中国实现现代文明?恐怕每个社会阶层、每个社会成员个体的理解都各有不同。在这里,仿佛是有种强大的精神力量催促着我把我心中的中国梦表述出来,与大家共同探讨。

时至今日,人类社会中大多数国家都已经步入了现代文明。然而,这个地球上也不乏有一部分国家在享受现代科技文明和物质文明的同时,这些国家社会结构中上层建筑部分的政治文明仍然没有摆脱已经统治了人类社会几千年的一元政治模式(词意详见文后备注)。很不幸的是,这其中,也包括我们中国。

我们不否认,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完美的社会制度。但这个世界上绝对存在比一元政治更进步的社会制度;——比如多元政治(词意详见文后备注)。多元政治之所以比一元政治要进步,最根本的理由是它改变了人类历史上每次上层建筑的新陈代谢都要付出千百万生命的惨痛代价的残酷事实,与血淋淋的暴力抗争相比,多元政治通过法律程式便可以实现上层建筑的新陈代谢,这种新陈代谢模式显然是人类社会的巨大进步。每个一元政治的执政者在执政之初都希望自己这个执政团体会励精图治、会通过努力促进国家的富强和民族的进步,他们无不坚信他们这个执政团体会千秋万代地执政下去。然而,从千百年的历史事实看来,这些都不过是执政者的美好的愿望而已,执政者的一厢情愿都没有改变一元政治这个怪圈似的恶性循环。而在多元政治的社会里,宪法已经赋予了民众每五年就有权决定是否继续让台上的执政者继续执政的权力,不用通过暴力,民众便可以把不合格的执政者换掉。相反,如果台上的执政者深得民心,民众自然会继续通过选票授权执政者继续获得一定期限的执政权力。

由此而言,在我心中积淀了多年的中国梦便是:我们中国在将来可以摆脱一元政治怪圈似的恶性循环,我们中国的民众可以不通过暴力相反是通过法律程式就可以实现中国社会上层建筑的新陈代谢。

在我的中国梦里,任何政治团体都不可以凌驾于国家机关和宪法之上,任何政治团体都必须在国家机关和宪法的框架内活动,任何政治团体都不可以无限期不受有效监督地把持国家执政权力。

在我的中国梦里,任何政治团体想被授权而获得国家的执政权力,都必须平等地依照修改后的宪法,接受民众选票的选择,都必须获得民众的授权和认可。同时,任何政治团体通过民众授权获得的执政权力都不可以是无限期的。期限届满时,民众可以选择继续让某执政团体执政,也可以选择让其他政治团体执政。

在我的中国梦里,任何执政者都必须要受到竞争对手、民众选票执政期限以及相关国家监督机关的监督和制约,他们必须时时刻刻考虑到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当执政团体的利益与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们也不得不把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作为首要利益才能确保自己的执政地位。

在我的中国梦里,执政权力仅仅指的是执政团体在国家的行政机关的框架内实施执政行为的权力。国家的权力机关、司法机关以及检察机关等等不应当受执政团体控制和指挥。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理所当然的应当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国家的行政机关、司法机关、检察机关等等理所当然地应当独立的各行其责。在我的中国梦里,国家的军队是国家和民族整体利益的捍卫者,它不是某个政治团体的私有财产。国家的军队不应当把某个政治团体的利益放在首位,国家的军队应当是接受国家的国防部门的指挥,而不是接受任何执政的政治团体的指挥。

在我的中国梦里,中国的执政者不再是把民众的意见作为可有可无的声音,相反执政者必须足够尊重和重视民众的意见和支持率,中国各地基层甚至中层的官老爷们不再是唯领导和上级指示的马首是瞻,中国腐朽落后的官场文化将无立足之地,中国的上层执政者和中下层管理者将接受各方面有效的监督,不可以在为所欲为。

在我的中国梦里,中国的综合国力应当是可持续地平衡发展,而不再是官员们为了获得上级和领导的赏识而往上爬而大搞面子工程,不再急功近利地采取断子绝孙似的发展模式。中国地方政府为了土地财政而靠钢筋加水泥作为经济支柱的笑话将是中国经济死无葬身之地,而靠掠夺式开采自然资源来维持经济增长,中国的经济想长远地可持续发展,必须重点发展具有核心技术的现代产业。

在我的中国梦里,中国的农业绝不应当再是目前这种一家一户来耕种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小农经济,农业的现代化要求中国的农业必须走规模化种植、企业化管理的道路,中国现有的农业生产模式大多非常落后,是对人力物力的极大浪费。而规模化种植、企业化管理则可以让中国的农业生产效率极大提高。现在中国的农村劳动力大多都在向城市流动,农村劳动力大量流失,这必将对将来几十年中国的农业生产产生巨大的冲击。从这一个角度讲,原有的农业生产模式已经不合时宜。只有走规模化种植、企业化管理的道路,中国的农业才能焕发出现代文明的光彩。

在我的中国梦里,中国的工业必须付出足够的精力来发展掌握核心技术的产业,中国不能再仅仅满足于表面繁荣的GDP增长,这种增长模式看似获益迅速,但却埋藏着巨大的隐患。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国家利益。一旦国与国的之间的矛盾对立起来,中国的这种经济增长模式将因为被别人掐住脖子而不堪一击。中国只有掌握了多数产业的核心技术,才能不受制与人,才能真正让中国国力傲视群雄。

在我的中国梦里,中国的媒体必须摆脱执政党的绝对控制,不应当仅仅满足于作为执政党的口舌,必须要掌握独立的话语权。对于执政党的不合理行为,应当不受任何制约地发表自己的意见,真正对执政者以及各行各业形成足以服众的舆论监督。只有这样,媒体工作者才有资格被称之为无冕之王。

在我的中国梦里,中国的教育不再是严重制约人们思维能力和创造能力的僵化守旧的奴化教育。中国的教育将是提倡百家争鸣、注重发展被教育者思维和创造力的教育。中国学生的优秀与否将不再由那一场场教室里的考试来决定,中国学生将通过自己的思考和判断来决定他们对于某些问题的观点。中国的学生将不再必须去被欺骗性地接受某些观点和主张,在他们真正踏入社会的时候,将不再突然发现课本和现实的差距如此之大。只有这样,中国的未来才不是僵化的未来,才是生机勃勃有核心竞争力的未来。

在我的中国梦里,医疗和社会保障等基础事业将是国家与全体民众共同分享现代化建设成果的事业,执政者对于医疗和社会保障事业的投入和作为将是决定其是否获得足够民意的重要因素。中国目前医疗行业为攫取巨额利润而为非作歹的严重局面应当得到坚决遏制。

当然,我们若想真正实现上述的中国梦,绝对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坦荡通途。中国社会各阶层中认识到中国实现现代文明真正让中国国富民强应当推行什么上层建筑模式的有识之士应当联合起来,去组成中国民主党,通过不断发展的社会力量去共同推进军队国家化、推进宪法修改、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也只有这样,中国才可能摆脱一元政治怪圈似的恶性循环,中国才能进入依照法律程式来实现国家上层建筑新陈代谢的良性循环。也只有这样,中华民族才能实现整个民族和国家的真正复兴。

备注:

1、一元政治:指某个国家只有一个或松散或紧密的政治团体无限期的把持国家执政权力。

2、多元政治:指某个国家的多个政治团体依照宪法通过民众选票的授权来竞争这个国家一定期限的执政权力。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国梦(外二首)
新诗:女儿红
新诗:路灯
新诗:路灯 人气 65
美食中有天地
美食中有天地 人气 16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讲话:强调生命权
【重播】蓬佩奥:自由世界联合应对中共威胁
【珍言真语】黄伟国:中共孤立 香港成国际焦点
【重播】川普疫情发布会:整体趋缓
【新闻看点】习打压香港 促蓬佩奥组灭共联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