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灾两大元凶指挥救市 习或破双重金融政变圈

“习近平破获双重金融政变圈” 系列报道之三

人气 19018

【大纪元2015年11月24日讯】系列报导之一

系列报导之二

(接上文)今年牵头救市的三名证监会高管,两人被抓,一人退休。回头来看,这场救市已经成了证监会与中信证券、私募基金等联手进行的一场瓜分财富的行动。

但是,根据现在已经曝光的资料,还有一个更深的金融圈的部分成员,也涉及到这场股灾,在慢慢浮出水面。

张育军因一次“厕所行”被抓

中信证券12名高管被带走后,中纪委监察部网站9月16日公布,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接受调查。

按中共组织系统规矩,证监会主席助理级别高于局级干部,虽不属于副部级,但已属于中管干部,享受类似待遇。因而在证监系统内,主席助理也往往被视为未来的副部级。

微信公众号“投融资俱乐部”的一篇文章披露了张育军被抓的戏剧性故事。这篇文章说,下午证监会开了个五人会议,每个人都不允许带手机,讨论清理配资的事,看是否缓冲一下。期间张助理说出去(厕所),大盘就涨了。谁知道,手机被监控了。这会议,其实是反间谍会议。有网友戏谑说:张育军就是因为一泡尿被抓。

讽刺的是,2014年9月12日,在郑州召开的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资产管理业务座谈会”上,当时一位参会人员讲,张育军在会上警告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现在监狱已经坐不下了,但是你们要是硬要往里钻,我帮你们想办法”。

张育军先后在沪深两大交易所担任总经理,目前中国大陆独此一人。2000年,他担任深圳证券交易所党委书记、总经理,2008年转到上证所。财新网说,张育军奠定了深交所作为中国两大交易所的地位。2012年张育军由上证所总经理升任证监会主席助理一职。《新京报》一文说:有人如此评价,“中国真正把证券监管搞懂弄透的人中,张育军算一个”。

有媒体报导,一位券商高管曾透露,上海某家大型券商由于救市不力,在一次会上被张育军当众点名批评。

股灾两大元凶指挥救市

讽刺的是,今年牵头救市的三名证监会高管,除了原证监会副主席刘新华退休之外,另外两人就是已经落马的姚刚和张育军。

在张育军被调查前一天,中信证券成为北京清查股市“内鬼”的风暴中心,加上张育军同学、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被查,很容易让人联想张育军被调查与中信证券和股灾之间的三角关系。而在金融投资圈的几大派系里,张育军与程博明同属一大派系,且是师兄弟,两者之间的关联更让人浮想联翩。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在其社交媒体上评论说,如果一个证券公司顶着“国企”的名号,打出坚决救市的大旗,可是心里想的却是“闷声发大财”,这真的是个绝好的机会。其手段应该是通过控制舆论、找到监管部门内线递送资讯以控制市场。

有市场人士猜测,张育军主导“救市”,多次召集券商、基金等业内高管研究策略,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享有信息优势的“救市主力”摇身变成“套利先锋”,颇有点“贼喊捉贼”的味道。

同时,有多家媒体暗示张育军就是股灾凶手。

《新京报》的报导说,张育军负责的“机构部”是业务创新最多的领域,其中就包括融资融券、配资。在“两融”业务最兴盛的时候,余额曾高达2.7万亿元。此外,还有约1.4万亿元的配资,巨量的高杠杆资金,在当时推动了股市的暴涨。

场外配资的资金规模究竟有多大?据央广了了解到的信息,中国证券业协会6月30日答记者问时所给出的数据是大约5,000亿。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真实的规模可能是官方数据的两倍甚至还要多。

《华尔街日报》提供的数据说,“两融”交易对中国股市的上涨起到了助涨的作用。中信证券在2015年上半年的业绩报告中称,截至6月30日,该公司“两融”业务余额达人民币1,130.61亿元。

张育军极力推动的业务创新“两融”,因为数量过于巨大,引发高层的担心。从4月开始,证监会开始严查。

4月中旬,证监会发文明确要求券商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等活动。2015年5月份,证监会开始表态严查场外配资,之后,多个平台都已经收窄了融资杠杆以及重仓比例。6月,证监会发布《关于加强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的通知》。6月13号,证监会微博发布《禁止证券公司为场外配资活动提供便利》。

再后面,随着A股指数的暴跌,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的资金遭遇强制平仓。而此时,张育军摇身一变成为“救市总指挥”,“券商一哥”中信证券成为绝对的“救市主力”。

另一个股灾元凶姚刚也有很大问题。

回顾姚刚的履历可以发现,姚在海外工作后回国任职的初期,主要与期货工作发生关系。1993年,姚刚开始出任证监会期货部副主任、主任。

在姚刚出任证监会期货部副主任时,中国期货市场仍处于起步探索阶段。

1990年10月,郑州粮食批发市场经国务院批准成立,标志着中国期货市场的诞生。该市场以现货交易为基础,引入期货交易机制。1992年9月,中国第一家期货经纪公司广州万通期货经纪公司成立。1993年,由于认识上的偏差和利益的驱动,全国各地纷纷创办期货交易所。到当年下半年,全国各类期货交易所达50多家,期货经纪机构近千家。

总体来看,姚刚在证监会期货部任职期间,中国的期货市场出现了不少过度投机、监管不力的典型事件。诸如“3.27”国债事件、广联“籼米”事件、上海“粳米”事件、苏州“红小豆602”事件等等。

姚刚也是中国股指期货的主推者之一,2010年4月16日,股指期货合约正式上市交易,时任上海市副市长屠光绍与当时已经成为证监会副主席的姚刚共同为股指期货合约揭牌。

在这次的股灾中,股指期货成了空头主攻的对象。

有专业人士将6月末股灾暴跌周通过股指期货做空砸盘的路径归结为:IC1507(中证500指数期货1507)率先砸盘,负基差持续扩大,带动正股市场杀跌,引发场外融资爆仓、场内融资盘平仓、公募基金赎回,先跌停的股票卖不出去,只能卖出尚未跌停的股票,造成A股市场的大面积跌停。

有市场人士将IC500期货形容为中国股市的“七寸”,而当时这波做空力量,深谙中国资本市场特征,对IC500进行了定向爆破,使得众多的中小票几乎天天跌停,而流动性大的蓝筹股,却意外地成为了赎回的主要对象,股价根本拉不动,一拉升就遭到卖出赎回。

期指做空成为这轮暴跌的重要催化剂,也得到了监管层的默认,7月2日即周四晚间,证监会要求“查处空头”、“限制做空”。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曾通过微博公开表示:有人利用股指期货恶意操纵中国股市,必须暂停股指期货交易。近期公布的伊世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也是通过操纵期权非法获利20亿元。

今年9月初,中金所出台了打击股指期货成交量的新规,其中最严厉的当属单个交易品种当日开仓数量不得超过10手。这一规定使得股指期货交易量下跌99%,可以说中国的股指期货市场已经名存实亡。

争议中的金融派系

9月中旬被查的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均属于一大金融派系。此外,去年落马的曾任西部矿业(总部在青海西宁市)副董事长的江彪也曾在央行金融研究所读过硕士,是程、张两人的师兄。

说到大陆金融方面的这个派系,就要说到当年的赵紫阳。赵紫阳在经济体制改革方面最信任的人是这个派系的一名元老。此人不但在赵掌权时期力推了央行与工行分离,而且培养出很多金融方面的专家。

港媒报道说,在赵紫阳下台后,这个派系不但未受损伤,反而呈现乘数级发展,但太子党早有警觉。

在程博明与张育军相继被查后,网上出现部分文章指向了这个金融派系。陆媒上也含蓄地点到为止。

东方财富网在9月17日的文章说,在金融投资圈的几大派系里,张育军与程博明同属一大派系。

陆媒无法公开表述的内容,是这个派系的一名元老在官场上一度向江靠拢。比如说,此人曾与江泽民有过两小时的飞机上长谈,希望江不要撤掉深圳股票市场试点。由于此节,此人已开始有“脱赵投江”的嫌疑。

另一标志性的事件是,张德江妻子编有《商业银行个人业务丛书》,在2007年出版发行,该书由此人亲自站台作序,此点更加深了外界的看法,即这个派系已经有人向江势力靠拢。

港媒曾披露,广西官场曾传江彪多次与落马的原南宁市委书记毛小兵在背后说习近平的坏话。#

责任编辑:李晓清

相关新闻
胡锦涛挫败江政变后 习对江派前常委发警告
五吉林高层同日遭调整 分析:习回击张德江
中组部人事异动 江提拔贪官丑闻频被曝光
世界的金融中心 大英帝国的伦敦金融城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洪水滔天习发声 中共报复惹川普怒?
【拍案惊奇】制裁中共小心暗招 大陆囤粮能吃吗
【纪元播报】蓬佩奥:病毒大流行让全球看清中共
【十字路口】中共“制裁”美方 面临四大风暴
【重播】伊万卡与商业巨头讨论促职业发展
【纪元播报】内幕:中共防疫 严控国民回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