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中共如何应对中国人质被ISIS杀害

人气: 139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11月26日讯】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上个星期接二连三的恐怖袭击让全世界都把反恐这个事件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说到反恐呢,中国人一向认为这是美国和欧洲的事情,跟中国没有关系。是的!以前恐怖组织攻击的对像大多都是欧美国家,还有这些国家的人民。那亚洲国家里面最多涉及到的也只是日本。

但这次ISIS用残忍的手段处决了一名中国公民,而且基地组织在马里的攻击也伤及了三位中国商人的性命。现在中国人包括中国政府再也不能置身事外了,不得不开始考虑要如何面对这个问题。那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中共应该如何对应中国人质被杀害的事件。

横河先生,ISIS这一次在巴黎制造了多起爆炸之后,紧接着又用残忍的手段处决了两名人质,其中还有一名是中国人。这是他们第一次公开的挑衅中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个好像是要对全世界宣战的意思吗?

横河:它是伊斯兰国嘛,它实际上早就宣战了。它有两个部分,一个是对周边国家,因为它在建国的时候,它要建一个伊斯兰的“哈里发国”嘛。它的这个纲领呢,它把周边的国家都纳入伊斯兰国的版图了,所以对周边国家的进攻呢,它是一直在进行的。它的版图很大,一直延伸到原来的奥斯曼帝国统治的那些地区,一直延伸到新疆地区。从那个时候,其实严格的说,已经对世界很多国家宣战了。

另外一部分是跟它距离比较远的国家,但是是在意识形态上它认为是敌人的,就包括美国、欧洲那些主要的国家。它正式宣战过十八个国家,其中也包括中国。这个一系列的作法其实是符合伊斯兰国建国的战略目标的。

我认为以前没有注意呢,其实只是中共当局一厢情愿的认为它不去惹它可以躲开这些事情。这是一方面,就从伊斯兰国本身的性质来说的话,它早晚要走到这一步的。

另外一个呢,就是为什么会处决中国人?就是绑票以后不成就撕票。伊斯兰国它是一个政权统治区,同时它又是一个属于绑匪这种性质的。它的钱很多,现在它是有收税的方式了。但是在这前和现在仍然保有的重要方式之一是绑票,绑票曾经是伊斯兰国重要的筹款方式之一。绑票不成以后撕票,这是绑匪经常做的事情。这两个因素可能是跟伊斯兰国这一次处决一个中国人有关系。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中共当局一厢情愿的认为它可以躲开这个ISIS,这个问题我们等一下再讨论。我们现在来讨论一下中国官方这次对这个事件的反应。虽然习近平和李克强他都很快的做出了反应,对这种行为表示了强烈的谴责,这个跟以前历任的中共首脑已经有所不同了。但是世界各界包括中国,对中共官方的这个整体反应还是诟病颇多的,为什么呢?

横河:它这个分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就是媒体报导的事情。18号杀害人质的消息被伊斯兰国公布以后,中国的各大新闻和门户网站都在当天晚上就已经发布突发新闻了,很多都设了专栏准备大量开始讨论了。到了第二天早上,大家起床一看到发现几乎所有的这些消息都被删除了,官方就接过去报导了,后来各大门户网站几本上都是转载官方的报导。这一点老百姓是不满意的,就是说又按照原来的这套去做了,尽管官方报导这次和以前也有所不同,就说消息好像还是比较全的。

另外一方面,就是它这个整体反应当然和以前有所不同,我们知道外交部是立即回应的。就是说18号晚上宣布以后,19号凌晨3点钟的时候,外交部网站就发表回应了,说已经注意到这件事情了,正在核实当中。到了10点钟的时候,外交部网站就发表消息说确认是中国公民樊京辉被伊斯兰国杀害。这是一个比较快的回应。

另外一个就像你刚才讲的,习近平和李克强分别发表声明,从他们发表声明的措辞来说,比以往要强硬得多。但是和其它国家采取的行动相比的话,就是其它国家人质被杀害、或者是被绑架以后,他们所采取的行动,中共这次采取的行动,除了措辞强硬一点以外,一般人看来,中共现在还没有具体的、实际可行的措施对待这个事件。

主持人:那么我们就来看一下其它国家是怎么来应对这件事情的。两个人质之一是挪威人,挪威国家也只是在态度上有一些表示,他们也没什么具体的措施。

横河:我刚才讲的它有两类,一类就是附近的国家,就是他的军事力量能达到的;还有一个就是比较远的。先看一下附近的国家,你像约旦的飞行员被烧死以后,约旦是在第一时间就猛烈轰炸伊斯兰国的目标;埃及人质被杀以后,他也是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目标进行狂轰滥炸;法国这次在被恐怖袭击以后,对伊斯兰国的占领区,特别是对他的首都地区进行轰炸,而且是非常密集的轰炸。

另外一个就是日本人质,日本人质被害以后,安倍出访中东。日本的情况比较特殊,他宪法是非军事化的,他基本上没有远程派出军事干预的实力和宪法基础。但是他马上就访问了中东,而且保证对中东参与反恐的国家以经济援助,所以他有实际措施的。

俄国情况有点复杂,就是在开始的时候,他已经参加打击伊斯兰国了,但是在参加打击的开始的阶段,他更多的力量是放在维持阿萨德政权,而不是真正去打击伊斯兰国。但是伊斯兰国可不卖帐,照样把他的民航机给炸了。炸了以后,伊斯兰国已经宣布要对这个负责。而俄国也得出了这个结论,开始的时候他没有得出这个结论,也得出了这个结论就是客机是人为爆炸的。而且俄国现在,普京发誓要上天入地找到这些制造炸弹袭击俄国客机的责任人,要严厉惩罚。很少有人会对俄国普京这个决心有怀疑的,就是说当俄国人真的决心要做这件事情的话,他会想出办法来做的。有人认为俄国可能对伊斯兰国的策略可能会有所转变,就是从支持阿萨德政权,在一定程度上可能转向真正的去打击伊斯兰国。

总的来说,就是这些国家在比较强烈的态度后面他有具体的措施,有的已经实行,或者正在实行。挪威是作为欧盟的一个部分,所以他的计划可以通过欧盟的整体计划来实现,包括北约的整体计划来实现,因为他在这里有他自己的贡献,他自己并不拥有单独进行军事行动的实力。这个跟中国是不能比的,因为中国整个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比挪威要大得多。

主持人:这么看起来,难怪大家觉得中国政府的态度实际上不够强硬。那么中国网民以前在“911”事件的时候,虽然大多都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这次因为牵扯到自己的国人,倒是颇有点同仇敌忾的情绪。

横河:这次的反应相当多数是认为当局应该除了声明以外,要采取更强烈的、具体的反击行动,持这种看法的人各个阶层都有。当然因为他惹到了中国人,所以中国民众有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但是这部分人当中,就认为中共当局应该采取行动的,其实目前是抱比较悲观态度的,就是认为当局不会采取有效的反击措施。

这个也不是说他们无缘无故的就持悲观态度,因为历来中共对境外的公民、或者是华裔遭受迫害、或者是被暗杀、或者是被屠杀所采取的行动往往是非常软弱的、或者是没有行动,历史上一直是这样。如果说中共对于类似的行动从来就没有反击过,他当然就不可能对这个事情抱希望、或者是持乐观态度。

主持人:但是还有一部分网民的,当然这是很小一部分,他们的反应就非常让人难以理解,比如说有人写文章认为这位受害的樊先生是有些不负责任,甚至是有意拉中国下水;还有的人认为是美国把中国拖入了反ISIS的阴谋。

横河:这两种其实是同一类思维方式,只不过是把罪魁祸首放在不同的人身上,放在受害者樊京辉身上,或者放在美国人身上,都是阴谋论。有一部分人他当然是抱怨樊京辉给政府添了麻烦,美国之音把这些人称为“毛左”,当然我认为这是一部分人,也可能会包括五毛,但也不一定是仅限于五毛了。他们对这类事件的一种习惯性反应,实际上是替政府辩解了,就是政府没有行动是有原因的,是因为这本来就是个阴谋,如果要行动的话就陷入了这个阴谋当中去了,是这种想法。

这种事情其实是随着中国的经济和世界各地的经济联系在一起,全球化的程度越高的话,中国和世界经济的联系也就越多,尤其是中国的经济现在走向很多是往第三世界方向的,就像中等、或者比较贫穷的地区,这些地区又是恐怖分子比较活跃的地区,和这些国家来往也不少,你再想独善其身,跟别人没有关系,这已经做不到了。

作为一般的人来说的话,我们认为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去责怪受害者,因为不管怎么样,国际旅行的权利是任何人都应该有的,不被恐怖分子绑架的权利也是任何一个人都有的,并不在乎这个人本来个人怎么样,或者是这个个人有什么缺点,或者是曾经有过什么怪想法,这都不是被绑架、被杀害的理由,也不是政府不出面的理由。任何一个政府保护自己公民应该是无条件的。

美国你看任何公民被绑架了,美国绝对不会官方出面说他不应该到那里去,我们劝他不要去,他自己要去。绝对不会这样说的,这不是一个政府应有的态度。当然这一次中共官方也没有这样说,这是一部分网民这么说的。

你像这次马里恐怖袭击的时候,三名中国国企高管受害就是一个例子,他们并不像樊京辉那样子,自己去的。它就是官方的正式的经济活动。躲是躲不过去的。认为是美国阴谋论,这也是为当局不作为做辩解的一种说法,这个也跟中共历史上美国阴谋论有关。美国阴谋论已经不仅仅限于这件事情上,任何事情觉得当局面子上过不去的,或者行动上采取不出来的,都会找一个美国陷阱的这种借口来推托,实际上这还不是官方的正式推拖,而是替官方去想的一些人。其实当局自己还没这样说,他们就要去想着替它分担了。

主持人:是的,因为这位樊先生事实上我当时在北京的时候,还跟他有过几面之缘,他是中国一个普通家庭长大的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其实他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到这个地区去旅行,就像您刚才讲的一样,他都应该有不被绑架的权利,和受政府保护的权利。其实落在樊先生身上的命运有可能就落在任何一个中国人的身上,所以我也希望那些提这样怪想法的人,认为这位樊先生不负责任,或者有意拉中国下水,或者是给政府添麻烦的这些人,都要站在另外一个角度来想一下,也有可能明天这个受害的人就是你,那你是不是还会站在这样的角度去说话?

我们刚才前面讲到,大家都期望说中国政府应该在声明之外还要做一些实际的行动,那您觉得中国政府它有没有应对这类事件的手段和经验呢?

横河:中共当局这么多年来积累的所有的手段和经验基本上都是在国内,对国内异议人士,或者是宗教信仰团体,或者是其他的中共认为是危害它政权的这种人进行镇压。就是这方面积累了很多手段和经验。但是在国际上,它基本上是没有经验的。比如说对中国人或者是华裔在其它国家受害,官方它基本上处于不管的状态。就像以前印尼反当地华人,中共说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自己的法律,它是不干预的。

对于中国公民在海外被绑架、被杀害,我们讲的不是一般的绑匪,一般的绑匪,你像在金三角地区,那种情况可能比较多,但是我们不讲这种。讲的是什么呢?讲的是恐怖组织,或者恐怖组织政权。这种情况以前不多,官方也不会去大肆宣传。

去年有一起,石油部门的一个人被绑架了,绑架以后,当初其实并没有渲染,现在知道是当局出面付了赎金。这种事情它也不好去说,因为从世界各地来说的话,一般的政府是反对付赎金的。甚至有的国家立法,被绑架的亲属都不能去付赎金。尽管有的时候从人道角度出发,它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不能让它知道,所以这些人就不能够大肆的在外面募捐。你不能说我们家的人被绑架了,我要募款把他赎出来,你不能这样做的。偷偷的做,在底下做,那政府不管。所以就是付赎金这种事情也确实是不能够大张旗鼓的,因为一付赎金以后,下次它胃口就更大,这个不是解决像这种政治绑架的方法。因此,从目前来看的话,中共确实在这方面没有应对的手段,没有应对的经验。

主持人:但是据我们知道,自从“911”以后,中共它已经加入了国际反恐组织,到现在已经14年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应对的措施呢?

横河:这就是我刚才讲的,它主要考虑的是国内的问题,所有事情的出发点都是国内问题。“911”以后,它加入国际反恐,但实际上它并没有真正的参加。当时是利用反恐这件事情让美国减少对中国国内人权迫害的批评,一种策略。它把它用于作为国内镇压的借口,既然要中国参加反恐,那么你就要帮助解决一些问题。所以它就给美国提交了一批名单,这些名单里面是中国国内的恐怖分子,美国就把其中的一个列成恐怖组织。但是很多年以后发现,并没有证据证明这是一个活动的,或者是有能力进行恐怖攻击的恐怖组织。所以最后就把它从名单上拿掉了。

另外一个就是2001年,那时候正好是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所以在国内一个是迫害法轮功,再一个是打击新疆的维吾尔人。在这一方面占用了它所有的精力,基本上就没有精力再去对国际恐怖主义做任何研究,或者对应的措施。

另外,中共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对外只要和恐怖组织有关的国家搞好关系,恐怖组织就不会惹到它。所以这14年它并没有真正的从任何角度去考虑,有朝一日成为国际恐怖分子袭击的对象的时候,它应该怎么对应,它是没有的。是跟它的维稳、维护政权作为它的第一考量是有关系的。

主持人:中共的军事力量表面上看起来是非常强大。以前我们在节目中也分析过,它实际上是不能拿出来作战的。您觉得中共现在如果它想对国际恐怖组织进行远程打击的话,它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实力?

横河:我们先看一下能够对国际恐怖分子进行打击的有哪几种?一种就是对伊斯兰国打击的是周边的国家,就像阿盟国家,阿拉伯联盟的,它们有直接军事行动能力,因为就在它们旁边,它们可以参加打。

另外一种就是属于国际上的强国,就是有远程打击能力的,它并不是它的周边国家,但是它有投放军事力量的能力,像美国、英国、法国、欧盟和北约的国家,甚至俄国。俄国前一段时间,因为俄国的经济不好嘛,被很多中国人认为已经是属于二、三等的弱国,但实际上对于中东的恐怖分子实施军事打击的话,俄国是有军事能力的。

另外一种就是小国,但是一般人惹不起它,这个很典型就是以色列。以色列它不属于世界强国,但是它肯定是一个地区强国,目前还没有看到伊斯兰国故意找以色列惹麻烦,原因就是除了它属于周边有直接军事行动能力的国家以外,它的情报,和针对犯罪分子的直接报复能力,和它的报复决心是世界著名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面,有这么三类是有能力对国际恐怖分子进行打击的。

中国到目前为止,这三个方面都没有。有没有远程部署呢?其实我们看到是有远程部署的,像马里的维持和平部队,参加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还有针对索马里海盗的海军护航。但这些到目前为止,没有真正实战型的,基本上是属于象征性的。

主持人:“911”事件发生以后,对世界隔局有了很大的改变。这一次的恐怖主义袭击特别是巴黎这一次,大家都认为说也会像“911”那样,对世界格局产生一个新的影响。那您觉不觉得这一次ISIS对中国人质的处理也会改变中国对恐怖主义的态度?

横河:从某种程度上,现在官方的表态和它的这些文章来看的话,确实有这种转变的可能性。因为它既然经济上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国了,从而在军事力量投射方面,其实在国际事务上也应该有相应的措施。如果再有类似的事件发生的话,而仅仅只能够限于发表声明抗议的话,那对中国整体的国际形象是不利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的话,它要在某种程度上改变这种形象,来树立一个和它的经济实力、甚至军事实力相对应的国际解决问题的能力,倒不一定是军事能力,就是解决国际事务,特别是跟中国有关的国际事务的能力,这个是比较迫在眉睫的问题。你不能老让人家绑架你的人,然后伤害了以后,你就光抗议。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的战略可能会有一些改变。

但是这个改变它受到一些箝制,一个是中共自己,它仍然是以保持它的政权为第一位的。中国公民在海外的安全,如果不是太丢面子的话,它基本上还是不会把它放在优先地位的。另外一个就跟中共的本质还是有一定的关系,它跟恐怖主义是有一定的相关性的。

主持人:对,现在也有一种理论是认为从本质上来看,中共它跟ISIS是一样的。那您能不能具体讲一下这方面的理论,就是它这个理论有什么根据吗?

横河:从它的性质和它的运作方式方面来看,伊斯兰国和中共早期的革命是最相似的。有几个特点:一个就是国中之国。中共当时是在中华民国内部进行割据,成立了苏维埃共和国。当时苏维埃共和国是各种政权结构一应俱全的。伊斯兰国是在多个国家的领土建立的政权,它有完整的税收,甚至会提供一定程度的政府服务,这跟当时中华苏维埃的那种做法是很类似的。

第二个相同的就是政教合一,因为中共是一个以马列为意识形态建立的政教合一的苏维埃政权。我们以当时革命的时候说,当然现在还是。伊斯兰国和其它恐怖组织是有很大区别的,因为其它的组织没有政权,而它有政权,而且它没有世俗的法律和政权结构,只有伊斯兰国的政权和法律结构。这两个政教合一,它也是类似的。

第三个类似的地方就是从国家恐怖主义来看,它都对自己占领区的人民实行国家恐怖主义。你像中共在当时割据时代,它杀党内红军内的不同派系,对外杀地主、杀反革命,杀得血流成河。伊斯兰国它也是,它去杀那些不按照它们规定的规矩生活的穆斯林。要注意,它们现在杀得最多的还不是别的国家的人,是穆斯林,都是周边国家的穆斯林。有一种说法就是说,现在在第一线跟它作战的也都是穆斯林,就跟伊斯兰国作战的。

另外还有斩首、杀人质,最近还有一个录像,屠杀200名儿童,就是没有任何底线的。一般的组织,它再说的话它也不会公开把自己屠杀儿童作为一种成果来炫耀。甚至我们刚才讲的连绑票筹款都类似。当年中共没有夺取政权的时候,在江西的时候就绑架地主,绑票,钱不交就撕票,跟伊斯兰国一模一样的。

中共,当然它后来好像有点变化,但实际上它对自己本国人民的屠杀,到现在都没有停止。就像包括建政以后的所有的政治运动,一直到最近的这一次大规模的对法轮功进行迫害,其实都是这一种恐怖行为的延续,只不过它是以国家政权的形式出现的。

主持人:那您最开始的时候讲到,中共它一直一厢情愿的认为只要它不去惹这些国家,就是恐怖主义者,它就不会被它们攻击。是不是跟它们本性上有类似,相近的地方相关?

横河:对,它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它为什么在国际社会它经常会在联合国否决一些联合打击的,这次它参加了。

主持人:对!以前它从来都是投反对票的。

横河:以前就是这么一两个投反对票的,它总是在里头。一个,它是有一点同情它,这是一方面,它认为它自己其实也是这样,它心底里知道它自己跟它是一样的。另外一方面的话,它也不想让美国主导的任何政策成为联合国的政策。它有一点错了,就是说这一种所谓的协定,或者是默契,或者是信誉,国和国之间只存在于君子之间。

另外一方面就是中共反恐它是自己有所图的。巴黎恐袭以后,公安部的官方微博就高调透露了在新疆歼灭了17名恐怖分子;但是又另有消息人士指出,那些人当中有妇女、儿童,不是恐怖分子。据说这个案子跟早先的阿克苏煤矿的袭击案有关,就用这个机会把它披露出来,有人就认为当局意图借伊斯兰国的恐袭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它在这个之前它有先例的。2008年的奥运期间是最有意思的,它列出了奥运安保要防范的五大敌人,其中第五个就是恐怖分子,但是它那个恐怖分子指的是新疆维吾尔人,不是国际恐怖组织。当时负责奥运安保的人直接了当公开的说,因为中共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关系良好,因此受到国际恐怖袭击的可能性很小。

实际上它指的所谓“第三世界”就是那些酝酿国际恐怖主义的温床,那些国家是支持国际恐怖主义的,而中共是跟那些国家关系很好的,所以国际恐怖主义不会去袭击中共。它是没有明说,但实际上它潜含的意思是这个。它希望恐怖活动永远是西方的麻烦,而且保持这个状态,就是没有想到最后会轮到自己。

主持人:好,这次节目因为时间问题我们就只能讨论到这里。按理说,这种对恐怖主义应该采取什么态度,都不应该是我们一个讨论的话题,因为对无辜民众的杀戮是对人性最大的践踏,也是对人类文明基石的攻击。我们看到这次无辜生命的鲜血唤起了大家对清除邪恶的紧迫感,也激起了人们的勇气。

所以这个反恐从根本上来说是一场道德价值的战争,也是善与恶的较量,对任何邪恶的沉默就等于是助纣为虐。在这场战争里头,事实上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任何一个政府可以成为旁观者的。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5-11-26 9: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