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横河:黄洁夫器官移植捐献系统是骗局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近日对器官问题再次发声,令外界再度聚焦中共备受诟病的器官移植系统和器官移植的重重黑幕。中国问题专家横河接受大纪元专访进行深度剖析。(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18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5年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近日对器官移植问题再次发声,令外界再度聚焦中共备受诟病的器官移植系统和器官移植的重重黑幕。中国问题专家横河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进行深度剖析说,黄洁夫本人就涉活摘器官罪行,他是用没有正常运作的器官捐献系统来欺骗国际社会,掩盖中共政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

黄洁夫的“死囚也应可以捐献” VS“死囚可否捐器官是伪命题”

《纽约时报》17日的报导《换个说法,中国继续摘取死囚器官》,引用了黄洁夫曾对媒体说过的话:“死囚犯人的临刑前真实的良心忏悔,也要尊重他们有捐献器官的权利。如果是自愿,在法律法规完善的前提下,也应可以捐献。”

此报导引起国际社会很大反响,黄洁夫随后再要求《纽约时报》记者要求采访,一改之前说法称:“当前在法律制度尚未健全时讨论死囚是否可以公民身份自愿捐献,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并撇清称,从2015年开始 ,中国合法移植体系内,没有一个器官来自死囚。

横河向大纪元记者表示,《纽约时报》的报导也是黄洁夫自己公开说的,公民可以捐献,死囚为什么不能捐献呢?所以这不是一个伪命题,这是确实存在的问题。从最早他承认移植器官主要来源于死囚器官,到现在称不使用死囚器官,他只是要让人知道,中国的器官捐献系统已经没有问题了。

横河表示,囚犯因在不自由的情况下会受到很多条件的约束,使他不情愿地去捐献,所以不是说死囚签了就是他自愿了。正因为死囚可能在不自愿的情况下签,所以国外才一直禁止使用死囚器官。

横河认为,黄洁夫所说的这些规定,主要是讲器官分配系统,但网上是查不到有关器官分配系统的网站,而且关于器官移植,除了2007年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以外,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官方的东西,即使是在卫计委网站也没有这些东西,都是黄杰夫一个人在讲。没有政府的文件、或者政府的正式通知或者宣布过这些东西。

黄洁夫只是在做公关

陆媒报导中,黄还称,作为器官捐献中两个最重要的部门—红十字会与国家卫计委的协调不顺。两部门于2014年3月1日共同组建的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形同虚设,“至今都未开过一次会议”。

横河表示,黄洁夫任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的主任委员,官方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网站上通报过他这个职位。这种任命是很正式的,但是你在什么地方都找不到,所以整个这个东西就是一个骗局。

他说,让黄洁夫在外面乱跳一气,以他曾经是是卫生部副部长的身份在这件事情上迷惑外国人。

横河强调,黄洁夫高调提及的人体器官捐献系统,除了黄洁夫一人外,官方从没有任何公开说明,这个捐献系统连网站都没有。

他认为,中共现在也没有把1984年原来可以利用死囚器官的通知废除掉,所以黄洁夫忙到现在为止都是在做公关,掩盖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横河提醒国际社会说:“人们把黄洁夫的讲话当成是中共官方的政策,这本身就是错的。黄洁夫在官方网站上是没有头衔的,什么都不是。国际社会不愿意得罪中共,把黄洁夫讲的话说成是中共政策的变化,其实这个政策从来都没有变化过。

所以黄洁夫讲话可以不负任何责任,国际社会根本就不应该承认他的话,因为他不是现任政府官员。”

黄洁夫再撒谎掩盖黑幕

《北京青年报》在报导中披露,黄洁夫18日向《纽约时报》记者强调:“过去死囚器官来源也并不单是中国采用这种方法,是在为挽救病人生命,在国家无公民捐献系统下不得已的做法。”

横河表示,黄洁夫再度撒谎掩盖黑幕。横河分析:“1984年的时候,就由公检法和卫生部联合发布一个关于利用死囚器官的通知,从一开始就是中共设计好的,并不是说不得已。

中共有规定,就是用死囚器官,这个有什么不得已,好像是被逼拿死囚器官一样的,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是死囚器官从四十年前,差不多已每年百分之十的速度下降了,现在的话死囚应该很少了,但为什么他整个移植的人数还不见减少?”

横河分析黄洁夫今年两会后接受凤凰网采访的事件时候说:“黄洁夫把这个责任推到周永康身上。在死囚器官问题上,周永康不可能负全部责任,1984年时周永康还没有权。而且黄洁夫说是在上一届胡、温及这届的习、李的支持下,作出取消死囚器官移植的决定。周永康在台上的时候,利用整个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搞活摘器官,却没有人能够动周永康,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去年“十一”前,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前军队总后卫生部长白书忠调查取证,白亲口承认,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直接下令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并且还不止军方从事这种杀人的罪行。

横河认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事情不追究,你再追究其它的东西都没有用,这是最根本的一个问题。法轮功学员是没有犯罪,被杀、被盗取器官,把中国的医学最基本伦理给毁了。医学本来是救人的,用杀活人、杀正常人去救其他的人这种作法,本身就是反人类的,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的医学界在道义上无法面对全世界。

黄洁夫不仅要对全国的情况负责 还要对自己所做的手术负责

横河认为,黄洁夫作为卫生部分管器官移植最主要的人,不仅要对全国的器官移植情况负责,他还要对自己所做的器官移植手术负责。

他举例说:“黄洁夫做的这么多手术当中,包括他曾经在新疆做的那一次手术,当时是取了三个肝脏做的移植,因为黄洁夫要做手术,至少有两个人为了他而在那一天被处决。”

横河表示,就黄洁夫一年做五百多例肝脏移植手术这个公开的数字来说,黄洁夫本人和大多数那些知名的移植专家一样,他们手上的肝脏肯定不只是死囚犯的捐献,更主要是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所以他本人是要负责任的。不管他怎么玩花样迷惑国际社会,犯了这么严重罪行的人最终肯定要受到清算。#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5-11-30 8: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