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茶园危机 大禹岭雪乌龙成绝响

松露茶园原来在海拔2650公尺高的农场种植苹果,后经由蒋中正总统建议开始种植乌龙茶苗,首开高山乌龙茶种植的先河。(赖瑞/大纪元)

人气: 440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1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邓玫玲台湾台中报导)近日关于大禹岭105K高山茶园将被林务局砍伐的事件,东势林区管理处5日已前往松露农园,切除古茶树。东势林区管理处林政课长李彦兴表示,他们保留树冠的部分,让茶树的生机还能维持,因此不会影响水土保持,日后会再栽种台湾原生种树苗,营造生态多样性的复层林。接手经营松露农场的陈丽美表示,现场的铲除工人连茶树枝叶一起锯掉,没有所谓保留树冠枝叶的状态。往后大禹岭105K雪乌龙茗茶,将在台湾茶业史上消失。

数百名爱茶人士与许多专家学者表示,园区种植的800株青心乌龙是超过50年的古茶树,由平地转植到高海拔地区的抗寒变异种,为世界各国认定的活文物,更是茶树种植历史的一页奇迹,原希望茶园土地归还国家后,茶园原地保留,委托改良场或大学管理,采用与树林共生栽培的方式,让世界最高的茶园与制茶技术得以保留下来。

林务局认定违反自然生态

创建世界最高海拔种植茶树的农场主人陈金地已于去年过世,实际经营茶园产业的陈丽美为保留父亲辛苦种植的50年老茶树,四处奔走请托,希望提报为文化景观,成立“世界最高海拔乌龙茶研究暨历史园区”。

经南投县文化局会勘后,虽提出具有保存本土农业景观特殊意义的报告,但行政院农委会林务局东势林区管理处则表示,园区800棵古茶树是从山下移植上来的,违反自然生态,更无法表现人类与自然的互动,不符合《文化景观登录及废止审查办法》第23条规定,将于5日依照法院判决及强制执行命令,拆除地上物(茶园)。

首开高山乌龙茶种植先河

松露农场负责人陈丽美不舍古茶树被砍伐,只要能保留茶树,她愿意把这片3公顷的茶园全部奉献出来,完全交给政府管理。(赖瑞/大纪元)
松露农场负责人陈丽美不舍古茶树被砍伐,只要能保留茶树,她愿意把这片3公顷的茶园全部奉献出来,完全交给政府管理。(赖瑞/大纪元)

松露农场负责人陈丽美表示,父亲陈金地于民国47年上山开垦种植时,是当地第一个平地农民,没有荣民租借土地的资格,因此借用叶世德荣民身份在中横大禹岭段105K,海拔2,650公尺高的农场种植苹果,后经由前总统蒋中正建议开始种植乌龙茶苗,首开高山乌龙茶种植的先河,大禹岭茶因此名声远播,被称为全台最高海拔的茗茶,冬天时大片积雪覆盖在茶树上的奇特景观,让茶园的“雪乌龙”奇货可居。

愿奉献茶园登录文化景观

陈金地在大禹岭种植了五十几年的苹果与乌龙茶,曾经以“现耕人”的身份,在民国69~81年缴交过租金,82年后的确没有再缴租金,但是陈丽美说:“是因为政府不给税单啊!”陈丽美指出父亲在这边种茶树,真是历史的美丽错误。

50年古茶高2公尺,采茶工人必须架上梯子采茶的景观,绝无仅有。(赖瑞/大纪元)
50年古茶高2公尺,采茶工人必须架上梯子采茶的景观,绝无仅有。(赖瑞/大纪元)

50年古茶树的生长已超越海拔高度极限,全靠特别的栽种技术才有办法存活,应设法保留这个台湾奇迹。(陈丽美提供)
50年古茶树的生长已超越海拔高度极限,全靠特别的栽种技术才有办法存活,应设法保留这个台湾奇迹。(陈丽美提供)

如今,古茶树已高2公尺,树根已紧抓土壤,不但没有破坏水土保持的疑虑,每次采茶时采茶人必须架上梯子采茶的景观,更是绝无仅有,因此她申请“登录文化景观”,实在是不舍这些古茶树被砍伐,只要能保留茶树,她愿意把这片3公顷的茶园全部奉献出来,完全交给政府管理。

应采混林间植以保老茶树

对于林务局逐年收回的高山茶园、菜园,但育林效果不彰,南投县副县长陈正昇表示,若贸然砍除大面积的茶树对水土保持冲击更大,应该审慎评估,如能实施混林间植的林务管理应该更理想,只砍伐少数茶树,而在茶树的间隔中种植适合的树种,才是保持水土不会崩坏的最好方式。

国立自然科学博物馆博士杨宗愈也表示,这些茶树生长已超越海拔高度极限,全靠特别的栽种技术才有办法存活,应设法保留这个台湾奇迹。仁爱乡荣兴村长吴国宝也说,松露茶园位在荣兴村,难得有这么高大的茶树能适应寒冷的高山气候,砍掉实在太可惜。

数百位爱茶人士求助无门

南投丰满生技精致农场谢瑞裕博士为这800棵古茶树的存活,找遍南投县长、议员、文化局长、政府首长与民代都表达支持保留茶园的态度,但却没有实际行动,让他非常痛心。他与南投数百位爱茶的人士与茶农们近日来四处积极奔走求助,至今仍没有具体抢救的办法,他们只能无奈地等候古茶园另一个奇迹到来。

林管处“砍断”雪乌龙

东势林区管理处带领三十几位工人,登上松露农园以电锯切除古茶树,拆除地上物。(陈丽美提供)
东势林区管理处带领三十几位工人,登上松露农园以电锯切除古茶树,拆除地上物。(陈丽美提供)

东势林区管理处林政课长李彦兴带领30余位工人,登上松露农园以电锯切除古茶树。李彦兴表示,他们依照法院的判决执行强制拆除,但会留下30公分左右的树根,也就是会保留树冠的部分,让茶树的生机还能维持,因此不会影响水土保持,日后会再栽种台湾原生种树苗,营造生态多样性的复层林。
松露农场的陈丽美眼看父亲辛苦种植的茶树,被砍除的惨状,感受非常沉痛。(陈丽美提供)
松露农场的陈丽美眼看父亲辛苦种植的茶树,被砍除的惨状,感受非常沉痛。(陈丽美提供)

接手经营松露农场的陈丽美眼看父亲一生的心血成果,即将化为乌有,感到非常沉痛。她表示,现场的铲除工人连枝叶一同锯掉茶树,没有所谓保留树冠枝叶的状态,并强调供应大台中饮水的是苗栗的明德水库,德基水库只属于战备水库,林务局一直指责上游农垦作物污染大台中饮用水的现况是不公平的,如今铲除全部茶树的工作还需要耗费4、5天,往后大禹岭105K雪乌龙茗茶,将在台湾茶业史上消失,成为一个真实又传奇的故事。

责任编辑:罗令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