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野溪来自孤寂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气: 114
【字号】    
   标签: tags: ,


植物园已有百年历史,穿梭园林的这条野溪,也吟唱了百年的孤寂。

早起的市民漫步园林小径,密叶间泼洒下早晨的第一道阳光。我跟着他们的脚步踏上园区东边露湿的木桥,一眼撞见了野溪从山上流下来,从脚下穿过,虽然不见水声,却感觉野溪连系着这个八公顷广阔的园林,隐藏着绵密的生机。

秋天已走到尾巴,树林园里仍然不见秋天气息,晨风里,大片的银叶树叶霸占了天空,绿意盎然的叶子增添了空气里的宁静。散步的市民,或结群,或三三两两,有的整齐快步,有的话语稀疏,也有独自慢步的,像诗人,像哲学家,时间不由得慢了下来。我踏着人群足迹,耳边忽有水声飘过,稍一停脚侧耳倾听,瞬时不见人踪,我已落了单,顿时陷入了寂静的空间,抬头看见巍峨树木仍然遮蔽天空,脚步划过摇晃着水滴的姑婆芋叶片,遁入矮树丛里的黄土小径,却又领略了另一番情趣。

只见树丛里的小径脚印斑斑,我顺着黄土路转弯,踏着脚印亦步亦趋,偶而听见沙沙树声,循着声音,轻步赶了过去,岔路上,已有两人提着布鞋,脚心贴着黄土地,低着头轻步慢行,我不敢出声,只在心里窃笑,踮着脚走回原路。

再经过一段石桥时,阔叶树的叶子们摇曳眼前,叶片上的水珠沾湿了衣衫,我惊喜的向桥下探去,近日久旱未雨,野溪到了这里,只剩涓涓细流,像个娇羞的村姑,寂寞的弯入草丛里,待散步的人声远飏,才能辨识细微水声。收回视线时,又见前面不远处树叶草丛间,隐然出现另一小桥,横面望去,石砌梁柱斑驳质朴,静寂中,心里已一片迷糊,猜想着野溪是从那桥下流过来的,或溪水正向那小桥流去,抬头望向天空,满眼古树参天,天光在树梢绿叶间穿飞,捉摸不定,身处树影风声里,已迷失了方向。

幸闻阵阵花香从脚下传来,低矮的七里香就带着我走过林中小路,滑下一段木梯后,视线豁然开朗,在两旁高大的榄仁及银叶树下,晨风送我来到了一座长长的凉亭前,晨风就逗留在这里了。凉亭三面环路,不时有行人匆匆走过。站在斜坡上,可以瞧见凉亭屋顶上已积满了黑褐色落叶,在风中摇摇欲坠,翻飞着岁月的痕迹,不愿离去,只任大自然灰飞烟灭。凉亭里有人悠坐聊天,老人端坐椅上,一位妇人带着年轻女孩坐在旁边,指着女孩跟老人家说着家常俗语,一时让我坠入人间烟火里。

凉亭旁矗立的一棵超过百年的橡胶树,壮硕树身爬满青苔,树干高耸天际,一旁的南洋杉林,虽场面广阔,整齐挺立,相较之下就被橡胶树比了下去,阵阵晨风忙着穿梭树林间,望着这片南洋杉林,手指触摸过橡胶树身上的青色藓苔,向园区北边的生态湖走去。

生态湖入口有一狭窄小桥,步上桥时,忽见一片天光越过低矮叶丛,从身侧直射过来,这是园区唯一阳光直接照射的地方,光线来处就是外面的世界了。桥下一条水柱正从水管流进小池里,红色花朵闪烁其间,紫色小果实散布草叶里,颗颗熟透诱人,使我不忍匆匆走过去。

生态湖区又是另一方世界了,走近湖畔,水花已在湖面高高喷起,朵朵白色睡莲处处盛开,莲叶铺满了水面的天空,湖旁奇石嶙峋,蝴蝶也在湖上翩翩飞舞,跟森林的宁静相比,这里可是个遗世的芬芳而热闹的地方,几个人正在湖边舒展着身躯,人群也陆续轻步绕经水湖四周,带着满身水汽走向树林里去了。


摄影者摄取画面,也跟着睡莲们映入了湖里。(摄影:王金丁)
摄影者摄取画面,也跟着睡莲们映入了湖里。(摄影:王金丁

我站在湖的这边望去,一位摄影者正拿着相机蹲坐湖岸摄取画面,跟着睡莲们一起都映入了湖里,晨风徐来,湖面的天空跟着微微波动,缤纷色彩将湖里湖外连成了一片,我心里正叫好时,湖水已激起阵阵涟漪,一圈圈往外扩散,惊动了湖里的睡莲,小蜻蜓四处纷飞,虽也美丽,规律的画面却起了皱折,心里骂着时,只见一只鸟儿已从湖上飞往树林里去,准是嘴里的东西掉进了湖里。

于是,我也提起脚步往森林里赶去,去寻找那条野溪,访问野溪的孤寂。@*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晨曦里的莲花开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红的花在静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着温柔的晨风,瘦长的枝梗撑着大如脸庞的绿叶,护着花朵。叶掌里滚动着点点露珠,盛的都是种莲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还重,难怪尽管晨风温柔,叶子仍然摇荡不停。
  • 金秋阳光下,一袋袋收割了的稻谷被驮进晒谷场里,黄橙橙的谷粒在庄稼汉吆喝声中,一粒粒从麻袋里洒了出来。烟尘中,姥姥绷着皱纹可看清楚了,戴着斗笠围巾的农妇把稻谷耙舒坦了,姥姥的皱纹也舒坦了,阳光自然公平正义地铺了上去。
  • 我托着下巴从棋盘这端望过去,正好跟四岁小孙子投射过来慧黠的眼神撞了个正着。这一刻,我们孙爷俩正厮杀得紧。
  • 母亲已近九十岁,一生过着农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风檐下忆起了年轻时,经历的“煮三年烂饭,娶一个媳妇”的故事,说出了半世纪前农家妇女的辛酸。
  • 走过寺院凹蚀的石板,从天井筛进来的微光里,仿佛听到了远处传来,昔日洛津码头工人粗犷的吆喝声,帆樯云集的港口…
  • 一时,法国号也来了,双簧管也来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众声喧哗中,大鼓击出震聋发瞆的一响,指挥家双手在空中展开时,乐团已将充满灿烂色彩的交响音符送上了云霄。
  • 阳光才从肉松铺高高的店招照过来,清晨的菜市场已人声鼎沸,在铺前的菜摊旁,我又听到了那一串变调的琴声。
  • 转过身来,看见和尚仍然殷勤的扫着落叶,一阵风吹起了地上的几片叶子,他拿起扫帚追逐着。阳光从树梢渐渐褪去,鸟声跟着聒噪了起来,此时,我的心里已一片宁静。
  • 高山茶具有独特的韵味,阿里山屏障中央山脉,山势从低海拔连绵攀高,层峦叠嶂,也是地形自然形成的茶区,这边山坡种了茶,隔一个树林才能见到茶园,越过一片竹林,才看得到翠绿的茶叶。
  • 几天后,猫头鹰的羽翼下又钻出了一只小猫头鹰,有人说是猫头鹰在呵护着小鹰,也有人说猫头鹰在教小鹰飞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