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茶趣:郎士元品茶与马将军喝茶

作者︰舒晴

品茶‧文人与茶趣(pixabay)

  人气: 5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唐代宗大历年间,有“大历十才子”之称的钱起与郎士元并称“钱郎”,两人是诗坛著名诗人,也是嗜茶之士。

当时,朝中自丞相以下各级官员到外地任职或奉命出使,如果没有钱起、郎士元写诗作文为他送行,此人就会感到非常没有面子,二人的诗文就是如此受到重视。

郎士元虽没有知名的茶诗,却有出名的饮茶故事。郎士元的诗清丽雅致,但恃才清高,经常语出惊人,有时出口不免伤人,所以往往自食其果。宋代王谠《唐语林》中就有一篇关于郎士元饮茶的记载:

“安史之乱”平定后,藩镇据地拥兵自重,不受朝廷约束,身为河朔三镇之一的田承嗣尤其骄横跋扈,他不听朝廷号令、不缴纳赋税钱粮,还不把皇帝放在眼里,从不入朝拜见。因此,当时人们对他多有看法。

郎士元当然也听过人们议论“田承嗣不入朝”,他就曾说:“郭令公不入琴,马镇西不入茶,田承嗣不入朝。”

郭令公是指平定安史之乱的名将郭子仪,他是一个武将,说他“不入琴”是指他不懂欣赏琴曲。马镇西则是镇西节度使马燧,说他“不入茶”是指他不懂茶道。田承嗣原是安禄山手下的将官,后来被任命为节度使,说他“不入朝”是指他不懂遵守臣子的本分,暗示他有二心。

原来,郎士元是讥笑郭子仪、马燧只会动刀舞枪,不懂斯文。琴、茶乃属文人雅士之事啊!

“马镇西不入茶”这句话传到马燧耳里,他当然心里不服了。一次,马燧遇到郎士元便说:“先生说我不能喝茶,我在寒舍设茶宴,就请您到我家中来喝一次茶吧!”说完并和郎士元约定了日期,郎士元也一口就答应。

当时,豪门贵族家饮食中有一种食品叫“古楼子”,就是用一斤上等羊肉,切片后均匀地铺在一张大饼上,加上胡椒粉、豆豉、盐等调料,再浇上酥油,然后入火炉炙烤,烤至半熟就可以吃。

吃“古楼子”得有好茶伴食,否则难以下咽。茶宴当天,马燧一起床就开始吃“古楼子”,他慢慢地吃还忍着不喝一口茶水。马燧吃完“古楼子”,就在家中等待郎士元。

郎士元来时,马燧早已口干舌燥喉咙如火烧般,因此马上命人烹茶。马家有许多皇上赏赐的上等好茶,茶烹好了,你一杯我一碗,两人开始喝起来了。十碗茶喝完再煎茶,一口气两人又连喝了十碗。就这样,两人各喝了二十碗香茶。

郎士元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大碗连饮的茶宴,与他平常参加那种细品慢啜,品茗吟唱,悠闲自得的文人茶宴,自是大大不同。马燧饮茶如同指挥作战般,横扫千军,端起茶碗一口气就连饮二十碗浓茶。

郎士元年纪已大,肠胃又不好,一下喝这么多茶,他的肚子实在无法忍受,多次起身要告辞。这时,马燧就会立即语带讽刺地说:“你不是说‘马镇西不入茶’吗?你是茶家,怎好中途退席呢?”

原本郎士元所说的“不入茶”,是指马燧不懂茶道,可马燧偏偏说成“不能喝茶”,这下郎士元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都说不清了。郎士元实在不好就此告辞,于是就强忍着又坐下来喝茶。但他哪里知道马燧平日喝茶就是大碗喝,为的是消腻解渴,这二十碗茶对他根本算不了什么。

于是两人对饮又拼了七大碗,这时郎士元总算见识到马燧喝茶的厉害,他知道再喝下去非撑破肚皮不可,就坚决告辞逃出了马家。刚走到自己的马车前就上吐下泻,十分狼狈,回家后病了很久。

马燧原意是想比谁能喝茶,没想到把郎士元折腾得病倒了,他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就派人送给郎士元二百匹绢作为慰问,并表示歉意。

其实,郎士元与马燧都善饮茶,但郎士元重在品,体现的是茶的精神作用;马燧则重在饮,着重于茶的解渴功能。虽然两者差异很大,但有一点却是相通,就是茶不仅是文人雅士爱之,纠纠武夫也喜之。@*#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