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沉静:另一个中国

宋代未知艺术家,孝经插图。(公有领域)

人气: 58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2月31日讯】“香江第一才子” 陶杰眼中的另一个中国,不是版图空间的,而是百年时间长流的另一个中国,是文化的、人文细节的中国。

10月31日在狮城,陶杰与许知远(大陆独立作家)关于《另一个中国》对谈中,陶杰首先在大屏幕上展示了80年前的小学课本——民国老课本,叶圣陶编写、丰子恺画插图的《开明国语课本》。

其中一篇课文是《包书》:“兄弟二人同上学,各买新书一册,兄用厚纸包书皮,以防污损,弟不能包,兄代之。”

陶杰赞道,寥寥数语(31个字),简简单单,却包含着环保、俭朴、珍惜、家庭伦理、关爱互助等内涵,丰子恺的插图,一点也不俗气,是温馨优雅的民国美学。

屏幕上又出现民国的阁家照,都在照相馆里的,父母端庄,孩子天真纯洁。

他感慨:“30年代,不崇尚名牌,脚踏实地的价值观。简约生活,尊重大自然——另一个中国的精神,早已投胎到了西方。”

美的丧失 信仰危机

49年后,经过大跃进、人民公社、大锅饭,到了文革,人们戴毛像章,举语录,神情大变样……

“60多年来,前30年的红色信仰,共产主义实验,非常极端。”陶杰说,76年毛死,四人帮倒台,个人帝王的红色宗教的疯狂结束,78年,邓小平解除了毛教对中国人的摧残,告诉老百姓,不争论,不管白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摸著石头过河,发展就是硬道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陶杰叹道,用什么手段富起来?富多少个百分比?富成世界级的还是亚洲首富?当初没定义清楚,民众没有独立思考,全国30年对这几句话没有质疑批评,一党专政也容不下并消除质疑批评。

“结果,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道德信仰极度真空的时代,盲目追求GDP,好大喜功。”GDP的增长是用人命的鲜血为代价,以严重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水污染、土壤污染、沙漠化,雾霾侵袭……贪腐惊人,六四反官倒,那时几十万,现在几百亿、上千亿……贪官富豪们到国外买油田、矿山、房地产或买艺术品……

他侃侃而谈,毛时代是独裁寡头政治,现在是集团垄断——中央集权的裙带资本主义,充满高度扭曲的功利色彩。49年后,以工农兵为荣,美成了资产阶级、封建腐朽的东西……改革开放,一切向钱看,功利实用,人文教育丧失,诚信崩溃,中国山寨版无所不在,假冒伪劣,中国人的美学价值被破坏掉了。

大陆游客大声喧哗、粗俗的举止和衣着色彩,“早没了二、三十年代朱光潜、宗白华、丰子恺、徐志摩的鉴赏力,没有了民国的美学。”陶杰说,“许多有钱人为外游感到发愁,他们想去Chinese-free的地方(Free不是自由,而是‘见不到’的意思)。”

“如今,使用智能手机长大的中国年轻人, Facebook(脸书)、twitter(推特)、Youtube(优酷)上不了,还整天低头刷什么刷?!”陶杰指出,科技发展到极致就是魔鬼,充斥着色情和暴力,沉迷于高科技,受魔鬼的诱惑,觉得拥有全知全能,却失去了心灵。互联网变成五毛党、爱国奴谩骂攻击“汉奸”、“洋奴”的场所,在网络宣扬仇恨暴力,是对人性良心的挑战。“你是要信上帝还是魔鬼?这是中国特色很大的危机!”

“到底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急功近利,挣多少钱吗?应该是培养一个品德高尚的好人,有自己的独立思考,收集资料,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以自己的兴趣和激情选择职业。”

陶杰称赞大陆近期的几部独立电影拍得不错,如《白日焰火》、《山河故人》等。

海外华人的文化发展空间

谈对国家统一的看法,陶杰讲,《三国演义》开篇云,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很客观的,不要被政治宣传控制,3000多年历史长河中,很多事情瓜熟蒂落。

哪个时期对文化艺术的发展较好呢?陶杰笑言,不是大一统时期,先秦、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国,诸子百家,百家争鸣,最有创意;近代的是北洋军阀时期的20年代,虽是军人大老粗,但敬重读书人。

许知远说,历史流转的过程,不满、愤怒也会转化成推动的力量。中国充满了失败者,失败了就下南洋。福建、广东民众的流散漂泊,促进了整个南洋的繁荣,香港、台湾、新加坡,近百年来,边缘地带对内陆的影响蛮大的。

历史学家、国学大师钱穆1949年客居香江,为香港培养了大批人才,尤以研究国史的人才为多。后来成为著名历史学家、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的余英时,便是钱穆那一时期培养出来的学生。20世纪的中国,大规模的偏离倒退,每一次的选择都是最错的。知识份子掉入历史的怪圈,被耗费吞噬掉。中国文化海外飘零,钱穆到边缘后,又重新影响中心。

陶杰说:“海外华人保留了华夏文化几千年的价值观,传统美德,信用、孝心、勤奋等等,那是文革后的中国人所缺乏的,既然来留学、来移民,那就把海外华人的优点学来,不要迷失在高科技里。在海外民主、自由、宽容的环境里,把中国文化美德断的线头接起来。”

他解释,儒家讲礼义廉耻,大仁大爱,大智大勇,而不是变质演化的奴才文化,应声虫、拍马屁,互相踩、嫉妒。道家崇尚自然,天人合一,注重环保。佛家讲慈悲。

“文化上你永远是华人,活出你自己真实的信仰,儒释道是中国传统文化最优美的东西,把这恢复起来,把中国人的良好气质重新建立起来。”他说,“城管把小贩追打得鸡飞狗跳,你有没有一点‘仁’?‘孔子和平奖’发给津巴布韦独裁者,人家都不要,闹笑话!”陶杰强调,儒释道精神应是连结华人的共同纽带。为自己争自由,也是为中国争自由。

改变制度最重要

文如其人,陶杰嬉笑怒骂,毫无顾忌。许知远在国内被禁书,陶杰为避免他回去后授人以柄,就直言“许知远不方便回答”,自己接过话题一针见血地讲开了。

有听众问:习近平反腐会不会遭报复?

陶杰答:“最重要的是要改变制度,改变产生腐败的制度。”像邓小平那样,党错党自己改正,制度老一套,不迈向政治的民主改革,绝对不行。毛泽东一路来干掉了所有的对手,集朱元璋、洪秀全、刘邦于一身,拥有越来越多的权力,还是至死都怕,怕被夺权报复。陶杰表示:“如果没有一个合理合乎人性的制度,高处不胜寒,不改革制度,其他都不重要。”

责任编辑:尚一

评论
2015-12-31 6: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