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我敬爱的老师们(下)

忆在雄狮学校的闪光岁月
【字号】    
   标签: tags:

作者:dahsan

当然,在学校的往昔中,还有数不清的感动瞬间:比如大家都称呼为“小王爸爸”的小王老师,为自己班级曾经的问题学生即将要被退学而放声大哭,他担心的不是自己和学校的麻烦,他想到的是如果这个学生就这么走到社会上就真的毁了!小王老师跟校长做了所有争取挽留的努力。起初该同学还抵触、对抗,最后他心中的冰山终于被小王老师的大爱光芒融化得无影无踪,从此他真的改变了!现在已是一名人见人爱有好多优点的可爱男孩。

除了小王爸爸还有一个被同学们亲切称呼为康妈妈的专业老师,她的班级有很多学生都是被其他学校“完全放弃”的问题学生。而康老师用她真诚的、如同慈母般无微不至的爱,给予了学生超越血缘的关怀。一次,康老师得知学生逃寝室,半夜两点钟在网吧找到学生后带回自己的家中,并耐心地加以劝说。

康老师也经常自掏腰包给班级中贫困的学生买生活和学习用品,在康老师班级中的学生不仅非常敬爱康老师,在家中也变成了懂得孝道的孝子。

还有可爱博学的董老师,经常是老师中最晚下班的。同学们有什么心结都喜欢找董老师谈心,每次谈心后都豁然开朗变得积极乐观。董老师在我心目中就是积极乐观而无私的,真的有点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精神!

学校中还有很多很多可爱的老师,让人震撼而又平凡的事!

我发自内心的呼声

如果要讲,每个在雄狮学校学习、生活过的人都能说出好多好多来,我只是将我的亲身经历、我的真实感受、我的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让人们来了解雄狮学校最真实的校长和老师!

现在我已被迫离开了雄狮学校,想起在雄狮学校和同学们快乐的学习生活,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我想念校长,想念我的老师们!我亲爱的校长和老师们,曾经那么用心的对我们的教育却换来这场镇压善良的牢狱之灾,我只想说,这么好的学校、这么好的老师为何到现在还经受着这么不平等的待遇!

后来得知老师被迫害,是因为一些老师们有自己的信仰─ ─修炼法轮功“真、善、忍”。我觉得个人的信仰是自由的,为人真诚、与人为善、忍耐包容是中国五千年的文化精髓,也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更是今天冷漠的中国人需要恢复的道德观念。在这些老师身上,我没有看到封建和愚昧,更没有看到极端和暴力,我感受到的,是信仰带来的道德回升与人性的高贵!

只要是人都有自己的思想,更有自己思考的权利!思想的自由是无法剥夺和限制的,因为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无论是我还是在任何人眼中,这是一群真正懂教育也真正把教育做到实处的人。越是 现在离开学校后,越是觉得雄狮学校的可贵。请给我们的校长老师公平的待遇!请还 给好人原本属于他们的自由!

在此,我也代表所有的同学,呼吁全世界关注雄狮学校被关押的校长和老师、呼吁中国习近平主席彻查此案,还老师公平与自由,还学生纯净的校园!

善恶有报是中国几千年的价值观,我相信历史会解开一切对我们学校、我们校长和老师的错误判决,上天也一定会给这所难得的学校一份公平。好人终究会得到好报!我想无论今后我在任何环境中,我都要把老师教导的乐观向上、真诚善良传播各方,因为那是上天赋予炎黄子孙最高贵的财富。

在此呼吁,全世界正义之士,关注雄狮学校,声援被关押的老师们。

(全文完)@

责任编辑:黎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蓝天、阳光、白云、树叶随风摇曳的沙沙声、鸟儿们穿梭在树丛,你一言我一句,像是好友的寒暄,又像是即兴演唱的多部合音。大自然的声音,是多么的纯净、悦耳,总是能让快要打结的脑神经,得到彻底的舒缓和疗愈。
  • 亲情,让每个人的生命历程增添许多能量和希望。它像强力胶般地将全家人黏在一起,让亲情更紧密。感谢我的父母、我的姊姊,让我感受到浓浓的亲情,让我每天都过得自在快乐。
  • 中国人的老毛病,人多时就没有人愿意负责任,甚至连奉养父母也是如此,报纸上刊七、八十岁的老爷爷、老奶奶被子女弃养,或被当成人球在子女间踢来踢去。看到这类的新闻,我觉得很难过,父母跟子女间的亲情,怎么可以放在磅秤上论斤论两呢?孝养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啊!
  • 谢谢书为我开一扇窗,我不会再把窗关起来,就算遇到再大的风,再大的瓶颈,也会珍惜书给我的一扇窗。
  • “逆光飞翔”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给予失败者东山再起的机会......
  • 生命中,每一个第一次,都是一个惊喜的开端;每一个结束,都是为了迎接下一次的开始。从小到大,我经历过很多旅程,有些愉悦而难忘,有些短暂却充实;有些让我恐惧尖叫连连,有些则是柔软而抒情地让我游玩其中,乐不思蜀。
  • 刚上国中那年,我还不懂事,整天跟刚认识的好朋友玩耍。上了国二,我渐渐地较懂事了,我们开始比较分数高低,虽然我基本垫底,但分数还算不错。
  • 人的需求有限,不必贪多。何不把多余的部分拿出来分享呢?看见人们扬起嘴角,相信你也会感到快乐。
  • 5年前,父母离婚后,我跟着妈妈回娘家,那是与她最美丽相识的开始。
  •  我曾经在《大纪元时报》看到一则新闻,讲述民国87年,正值垃圾风暴,肮脏恶臭的垃圾四处流窜,人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危险性。一位从营造公司副总退休的老者——陈清盛,意识到垃圾分类的观念尚未普及,于是以积极的“行动”展开了终结垃圾计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