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来自地狱的求救信背后的故事

《马三家咆哮》选载8:自由 求救信现身

人气 17

编者按:2012年12月28日,美国俄勒冈州一名妇女从她花29美元从Kmart购买的一套万圣节装饰品中发现了一封英文求救信,署名是中国辽宁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二所八大队的一位匿名法轮功人士。这封信曝出了马三家教养院奴工生产的黑幕,被放上脸书后,引来当地报纸、《纽约时报》和美国有线电视网(CNN)等媒体的强烈关注。

2013年4月,中国大陆《Lens视觉》杂志发表调查报导《走出“马三家”》;几乎是同时,中国知名摄影记者、纪录片制作人、作家杜斌在香港发布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随后出版图书《阴道昏迷》,曝光了女性劳教人员、特别是法轮功修炼者受到的酷刑凌虐和性侵犯,推进了马三家这座人间地狱的解体以及罪恶的中国劳教制度的终结。(同年6月,杜斌被北京市公安局秘捕,取保候审一年。)

求救信的故事没有结束。2014年12月,杜斌在香港出版了一本新书《马三家咆哮——从东半球到西半球的墓志铭》,以精炼平实的文字记录了他找到的那位匿名写信人在马三家29个月中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书中写道:“他说,他是‘在马三家期间受酷刑折辱最严重的人’。”

大纪元将陆续选载该书的部分内容。
◇ 自由
(2010年8月25日——2012年12月26日)
2010年8月25日,他劳教期满获释。他共被加刑期二十天。

他之所以没被多次加刑期而关押更久的时间,源于他的拚死抗争、家人在外界大声疾呼,也是通过律师给马三家施压后的结果。

他的妻子本来打算跟他离婚。离婚需要双方协定。在他的一再挽留下,他的妻子选择了跟他继续生活下去。

他因为修炼法轮功,家里所有人的档案和社会关系都被警察查了个遍。他先后八次进过中共的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等强制场所。他在马三家的二十九个月中,超过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单独关押和酷刑中度过的。“在马三家,我的头发白了,”他说,“胡子大部分也白了。”

他是他在马三家期间受酷刑最严重的人。他曾经是一个“懦弱又贪生怕死”的人。他说,他之所以能够无所畏惧中共的迫害,跟他修炼法轮功有关。他认为,修炼法轮功,让他内心变得无比强大。“法轮功中有这样一句经文:‘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他说,“我就是靠着这个信念闯过了马三家所有的酷刑关。”

他偶尔会想起自己写的那些求救信。他很失望那些信没能在当年被人发现。他觉得那些信可能要石沉大海了。随着时间推移,他慢慢地将信的事情淡忘了。

“这几千个纸箱,谁知道都积压在哪个仓库或哪个超市的角落呢?或许有人买到商品打开时,”他说,“信掉在地上,踩踏在脚下或随手就丢弃了。没有人去注意到这是一封来之不易的求救信。”
◇ 求救信现身
(2012年10月22日)
这个世界没有忽略他。

他写的二十多封信中的一封信,漂洋过海,超越九千公里,从东半球来到了西半球,最终,到达美国俄勒冈州一位两个孩子的母亲手里。

2012年10月下旬的一天,四十二岁的朱莉‧基斯(Julie Keith)从储藏室取出前一年购买的万鬼节装饰品的黄黑相间的纸盒。这是她2011年于凯马特(Kmart)商店购买的“全食尸鬼”饰品。她打算用它来装点五岁女儿的生日派对。还有几天就是万鬼节。

当基斯女士打开包装时,一张被仔细折了三折的纸片从两个塑胶墓碑之间掉了出来。她的五岁女儿捡起了它。她打开这张半透明的纸片,才发觉这是一封信。没有署名的写信人,用蹩脚的英语发出呼救:
先生:

如果您碰巧购买到这件产品,恳请您善心地将这封信转发给世界人权组织,如此的话,身处在中共政府迫害下的数千人将永远感激和铭记您。

△这件产品是由中国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二所八大队生产的。

△在这里做奴工的劳教人员们每天不得不工作十五小时,没有周六、日和节假日休息时间。如果不这样,他们将面临打骂、体罚、虐待,甚至是酷刑的对待。几乎没有劳动报酬(每月仅有十元人民币)。

△在这里做奴工的劳教人员都是经非法判刑一到三年的人。他们中的许多人是法轮功的修炼者,是完全无辜的民众。他们有罪的唯一理由是他们与中共的信仰不同,为此他们经常遭受比其他劳教人员更残酷的迫害。
基斯女士后来告诉美国《俄勒冈人报》(The Oregonian)说,她看完信,当时震惊不已,颓然坐下,脑中一片眩晕。她不停在想:“这真是勇敢的举动。”她能感受到写这封信人的绝望和期待。她非常担心写信人的生命是否遇到了危险。

基斯女士知道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当那封信蹦出来并被我的女儿捡起来时,我怀疑它的真实性。”她后来告诉《纽约时报》说,“但当我在谷歌(Google)上搜索马三家时,我意识到,‘哇,那可不是个好地方。’”

“我知道中国有劳教所,但这件事让我警醒。我不知道写信的这个人在劳教所是否还活着。”她后来告诉美国有线电视台(CNN)说,“这封信能从中国一路来到这里,简直是奇迹。”

基斯女士找到人权团体,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应该把消息传出去。怎么办呢?

她想到了自己的社交工具脸书(Facebook)。2012年10月22日,她把这封信的原件拍照后公开在脸书。她在下面写道:“我在万鬼节装饰品的纸盒里发现了这个。”

她的留言激起一系列反应。“我敢肯定这个人把这封信放到这个产品里面的时候会担忧他/她的生命。但是他/她显然愿意冒这个风险。”一位朋友写道,“而我们把我们的自由当作是理所当然的。”

“那些人在他们发出这封信之后,在盼望着,祈祷着这封信将带来一些什么。”另一位朋友写道,“我为这样的事情感到伤心。”
◇ 传媒报导
(2012年12月23日)
美国《俄勒冈人报》记者雷切尔‧斯塔克(Rachel Stark)看到了基斯女士发出的信息。

2012年12月23日,她通过自己供职的报纸头版首次向他——这名向自己寄存的这颗星球寄出求救信的人发出了回应:一个在好意企业(Goodwill Industries)担任捐献专案经理的女人,“曾经打算捐献这个标价29.99美元的坟墓玩具包”。但她最终还是打开了这个盒子,发现了这封令人“难以忘怀”的求救信。

由此开始,这封来自中国的不寻常的求救信,引发全球关注。
◇ 震撼
(2012年12月26日)
2012年12月26日,他在浏览新闻时,无意中看到他放进万鬼节纸箱中的一封信被人发现,并且上了当地报纸的头版,引起了美国人的强烈关注。

“突然间发现这封信竟然在九千公里之外的美国俄勒冈州登陆了。我是非常震撼。”他说,“当时,我连俄勒冈州在美国的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他将此事告诉了他的妻子。“这件事会不会出危险?”他的妻子急迫地问,“咱们会不会遭到不测?”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出危险,更不知道会不会遭到不测。”他说,“那天,我和妻子就在这样震撼而又忐忑不安的气氛中度过的。”
◇ 真正写求救信的人
(2012年12月28日)
2012年12月28日,他通过朋友找到我——本书作者。他自称是在万鬼节装饰品中写信和藏求救信的那个人。

之前,我也看到了写求救信的新闻。与此同时,我也已委托朋友去查找写求救信的人。

此时,我正在访谈和拍摄关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酷刑幸存者的纪录片。

他希望我能帮他“做点什么”。他不知道如何处理求救信曝光的事情。他更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当然,我对他的请求不可能无动于衷。

为了印证他所言非虚,我查看了他的笔迹,与基斯女士公开在脸书的求救信的笔迹相符;更好的证人,是我正访谈中的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酷刑幸存者和见证者,其中有数人与他相识而又相互有交集;还有一个很棒的旁证,即曾跟他一起在马三家受酷刑的数名受害者,在致中共当局的控诉信中,也提及曾目击他受到的酷刑。

由此,我确认他就是真正写求救信的人。
◇ 讲述
(2013年1月4日——2014年8月7日)

2013年1月4日,我开始请他讲述自己写求救信前后的心路历程,以及他所承受的酷刑折辱。

他是一个沉稳而又不善言辞的人。访谈的过程是艰难的,始终在断断续续地进行。期间,我会就某个细节,与他不断地进行确认,确认,再确认。

这本书,前前后后(期间包括忙碌其他的琐事),用去了二十个月的时间。

在讲述中,他对自己承受的酷刑,没有激烈语言,只是平静地道出,似乎在讲述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

他将马三家施加到自身的暴虐视为共产党政权对他的灵魂信仰的考验和淬炼。他闯过了所有的酷刑关,而没有背叛自己的信仰。他偶尔也会调侃一下自己受刑时的惨状。他似乎已将自己受到的磨难转化为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和桂冠:他守住了自己的道。

在写作这本书时,基于他的安全原因(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仍在继续),我没有交代他是哪个省份的人,也没有交代他的家庭背景。我把焦点聚集到马三家,他在那里遭遇到什么、耳闻目睹什么,以及写求救信的心路历程。

他做了他能做的事情。我做了我能做的事情。

他没有审阅我的书稿。谢谢他对我的信任。

我对这本书中的所有文字负责。

马三家教养院,是苏联古拉格的中国版。

他讲述的文字,既是一个孤独的个体生命捍卫灵魂信仰的檄文,也是丑陋而又野蛮的中国劳教制度的尸检报告,更是恶贯满盈的共产党政权为祸人类的最佳见证。

(未完待续。)

《马三家咆哮》,杜斌着,(香港)大清文化2014年10月出版,田园书屋发行,定价港币69元。

(点阅《马三家咆哮》选载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相关新闻
杜斌新书《马三家咆哮》掀求救信背后的残忍迫害黑幕
专访杜斌:再揭马三家罪恶 这个星球无法容忍
前北京官员修炼法轮功 冤狱12载再遭绑架
《马三家咆哮》选载1:引子 男二所六大队
最热视频
【直播】3.28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六十万
【直播】3.28纽约州每日疫情发布会
【十字路口】赣鄂警察冲突 4大挑战冲击中共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为何用垃圾车运菜肉
【纪元播报】红二代转发建议书吁高层问责
【罗厨寻味】蘑菇烤比目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